《我們天上見》:做一個好人,我們天上見


《我們天上見》:做一個好人,我們天上見

2020-12-15 熊菊花聊生活

《我們天上見》是蔣雯麗執導的一部影片,是關於「我」和姥爺的故事,以女主人公蔣曉蘭自敘爲主,展現「我」跟姥爺相依爲命的生活,表現姥爺對我深深的愛。

這是部女性電影,講的是一老一少的感情。可能因爲影片取材於導演本人的經歷,故事雖然平淡卻很真摯。作爲一部主打感情的電影,要有真情實感才能打動觀衆的心。

這部影片的鏡頭和構圖運用的很好。鏡頭給了小女孩兒很多特寫鏡頭,將她的面部情感揮發得很盡興。尤其是仰拍,比如小女孩兒站在屋頂上張開雙臂那個鏡頭,光影效果恰到好處。

電影色調運用的也很好,具有六七十年代的畫面色彩,映射出那段淳樸的時光。影片中陰雨連綿的灰暗的氣氛,一下子奠定了電影悲涼的基調。

這部影片中具有很多意象。比如蘭花、戒尺、布娃娃和大衣櫃。父母上山下鄉,只有姥爺與「我」相依爲命,而「我」恰好跟當時最大的階級蔣介石一個姓,就被同學們孤立和排擠,能帶給「我」安全感的只有布娃娃和大衣櫃。看到小小的人抱著布娃娃可憐兮兮地鑽進衣櫃,讓觀衆不禁心疼。

影片中最常用的意象就是傘。南方陰雨連綿的天氣里,傘也給了「我」無盡的安全感。聽說影片最初的名字就是叫《傘》,這把傘不僅是「我」在雨天的安全感,更是姥爺陪伴我的安全感。他不允許我軟弱和撒謊,教我做一個誠實善良的小孩,爲我小小的世界遮風擋雨。

我問姥爺:人死了會去哪裡?

姥爺告訴我:好人去天上,壞人去地下。

所以儘管「我」的童年經歷了太多的流言蜚語和排擠,「我」依然熱愛生活,以誠待人。因爲「我」要做個好人,與姥爺天上見。

「生活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這種高度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