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譽爲什麼迷戀王語嫣


段譽爲什麼迷戀王語嫣

2021-02-07 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金庸先生很狡猾。他寫美女,並不正面寫她們的五官容顏。老評書里會說「眉似春山,眼如秋水,鼻如懸膽,櫻桃小口」之類。金庸先生不會。

他寫美女,一般是概括性描寫,比如趙敏:

自來美人,不是溫雅秀美,便是嬌艷姿媚,這位趙小姐卻是十分美麗之中,更帶著三分英氣,三分豪態,同時雍容華貴,自有一副端嚴之致,令人肅然起敬,不敢逼視。

外加,描寫他人的反應。於是,我們只能通過他人反應來想像:讓大家這麼震驚,美成什麼樣子呢?

所以,美女的美貌程度,也只好靠反應判斷。

比如張翠山初見殷素素,居然被震懾得掉頭跑了:

張翠山見她清麗不可方物,爲此容光所逼,登覺自慚,不敢再說甚麼,轉身躍上江岸,發足往來路奔回。

比如小龍女到大勝關,當場震懾所有人:

堂上羣雄本來一齊注目朱子柳與霍都二人,那白衣少女一進來,衆人不由自主的都向她望去,但見她臉色蒼白,若有病容,雖然燭光如霞,照在她臉上仍無半點血色,更顯得清雅絕俗,姿容秀麗無比,世人常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女子之美,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誰也不知,此時一見那少女,各人心頭都不自禁的湧出「美若天仙」四字來。她周身猶如籠罩著一層輕煙薄霧,似真似幻,實非塵世中人。

比如陳圓圓出場,闖王手下所有人失去理智:

忽聽得絲竹聲響,幾名軍官擁著一個女子走上殿來。那女子向李自成盈盈拜倒,拜畢站起,燭光映到她臉上,衆人都不約而同的「哦」了一聲。

袁承志自練了混元功後,精神極是把持得定,雖與阿九同衾共枕,亦無非禮之行,但此刻一見這女子,不由得心中一動:「天下竟有這等美貌的女子!」

那女子目光流轉,從衆人臉上掠過,每個人和她眼波一觸,都如全身浸在暖洋洋的溫水中一般,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

皇極殿上一時寂靜無聲,忽然間噹啷一聲,有人手中酒杯落地,接著又是噹啷、噹啷兩響,又有人酒杯落地。適才袁承志的酒杯掉在地下,李自成甚是惱怒,此刻人人瞧著陳圓圓的麗容媚態,竟是誰也沒留神到別的。

忽然間坐在下首的一名小將口中發出呵呵低聲,爬在地下,便去抱陳圓圓的腿。陳圓圓一聲尖叫,避了開去。那邊一名將軍叫道:「好熱,好熱!」嗤的一聲,撕開了自己衣衫。

又有一名將官叫道:「美人兒,你喝了我手裡這杯酒,我就死也甘心!」舉著酒杯,湊到陳圓圓脣邊。

一時人心浮動,滿殿身經百戰的悍將都爲陳圓圓的美色所迷。

最可怕的是香香公主。一個人,把數萬軍隊給鎮住了。

那少女頭髮上、臉上、手上、衣上都是淡淡的陽光。清軍官兵數萬對眼光凝望著那少女出神,每個人的心忽然都劇烈跳動起來,不論軍官兵士,都沉醉在這絕世麗容的光照之下。兩軍數萬人馬箭拔弩張,本來血戰一觸即發,突然之間,便似中邪昏迷一般,人人都呆住了。

只聽得噹啷一聲,一名清兵手中長矛掉在地下,接著,無數長矛都掉下地來,弓箭手的弓矢也收了回來。軍官們忘了喝止,望著兩人的背影漸漸遠去。

兆惠在陣前親自督師,呆呆的瞧著那白衣少女遠去,眼前兀自縈繞著她的影子,但覺心中柔和寧靜,不想廝殺,回頭一望,見手下一衆都統、副都統、參領、佐領和親兵,人人神色和平,收刀入鞘,在等大帥下令收兵。

兆惠不由自主叫道:「收兵回營!」將令下達,數萬步兵騎兵翻翻滾滾的退了下來,退出數十里地,在黑水河旁紮下大營。

相比起來,王語嫣呢?

阿朱、阿碧、段譽三人當下各自除去了臉上的化裝。衆人看看王語嫣,又看看阿朱、阿碧,想不到世間竟有這般粉裝玉琢似的姑娘。

效果差得很遠。實際上,王語嫣從來沒有能夠震懾全場過。除了段譽,很少有人看王語嫣看得傻住過。

那麼您會問了:爲什麼段譽,獨獨對王語嫣那麼著迷呢?

這裡就有深層心理了。

段譽愛王語嫣,是因爲王語嫣像神仙姐姐,即,李秋水雕的那個玉像。

他爲什麼迷戀玉像?一部分原因是:《北冥神功》捲軸里,李秋水的畫像,是全裸的。

但見帛卷上赫然出現一個橫臥的裸女畫像,全身一絲不掛,面貌竟與那玉像一般無異。段譽只覺多瞧一眼也是褻瀆了神仙姊姊,急忙掩卷不看。

於是顫抖著手翻過帛卷,但見畫中裸女嫣然微笑,眉梢眼角,脣邊頰上,儘是嬌媚,比之那玉像的莊嚴寶相,容貌雖似,神情卻是大異。他似乎聽到自己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動之聲,斜眼偷看那裸女身子時,只見有一條綠色細線起自左肩,橫至頸下,斜行而至右乳。他看到畫中裸女椒乳墳起,心中大動,急忙閉眼,過了良久才睜眼再看。

後來,他自己也意識到了:

段譽躺在地下,見到帛軸和裸體男子的圖形,登時想起了那個給自己撕爛了的帛軸,心想:「身上的穴道經脈,男女都是一般,神仙姊姊也真奇怪,爲甚麼要繪成裸女之形,而且這裸女又給上自己的相貌?」隱隱覺得不妥,似乎神仙姊姊有意以色相誘人,教人不得不練圖中的神功,自己神智迷糊中將帛軸撕了,說不定反而免去了一場劫難。只是如此推想未免褻瀆了神仙姊姊,這念頭只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再也不敢多想。

也許這就是真相:

段譽一個處男,看到了一個美女的裸像。那容顏,是他的初戀,是他的性啓蒙。

從此他就割捨不下,魂牽夢縈了。於是,一再尋找跟她容貌類似的姑娘。

哪怕王語嫣並沒有美得那麼勾魂奪魄,但畢竟像極了玉像,於是成了神仙姐姐的化身。

男人就是如此:對自己見過的第一個裸女,哪怕不是百分百的美貌,也有感情加分的。

這才是段譽對王語嫣迷戀的真正祕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