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品水滸:黑白通吃,橫行鄆城的插翅虎,爲何竟栽在一碗羊肉上


紅塵品水滸:黑白通吃,橫行鄆城的插翅虎,爲何竟栽在一碗羊肉上

2021-01-15 紅塵若鏡

插翅虎雷橫,梁山排名二十五,上應天退星,位列梁山步軍頭領之一。

說到雷橫就不能不提朱仝,他們兩人都是鄆城縣的都頭,而且朱仝號稱美髯公,形象做派都是十足十的關羽關二爺,而雷橫正好就頗有幾分張飛張三爺的意思,和關勝林沖這對五虎大將的CP倒也是相映成趣。

只不過說到爲人,雷橫比起朱仝來說就差得太遠了,朱仝仗義,豪爽,人人喜歡,而雷橫雖然也不能說是壞人,但是貪婪,自私,心胸有些狹隘。

今天咱們就好好的來來聊聊這位雷都頭,他的經歷還真的非常特殊,和絕大部分梁山好漢都不一樣。

黑道出身

雷橫在書中亮相頗早,當時鄆城縣的知縣時文斌安排人巡夜,就喊了他和朱仝一起過來,這時候就提到了他的出身。

那步兵都頭姓雷名橫,身長七尺五寸,紫棠色麵皮,有一部扇圈鬍鬚,爲他膂力過人,跳二三丈闊澗,滿縣人都稱他做插翅虎。原是本縣打鐵匠人出身,後來開張碓房,殺牛放賭,雖然仗義,只有些心地匾窄,也學得一身好武藝。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雷橫原本是打鐵出身,倒和那位金錢豹子湯隆是同行,不過雷都頭顯然不甘心於一輩子做個鐵匠,而是打算撈偏門——殺牛放賭。

這「開賭坊」從古至今都屬於官府禁止的生意,所以想干自然就等於是投身黑道,但是也不知道是世道亂官府需要招攬人手,還是雷橫運氣好結交到了權貴,最後竟然成功洗白,做了鄆城縣的都頭——相當於如今的縣偵緝治安隊長。

大家千萬不要小看這個「都頭」的身份,不信的話可以看看自己身邊,能幹上這個職業的好歹也算是做官了,和咱們尋常百姓已經拉開了差距。

舊習不改

但是雷橫雖然成功洗白,可是那些過去黑道上的老毛病依然沒改。

比如當時他奉了時知縣的命令去巡夜,然後在廟裡面發現了赤發鬼劉唐,就把他捉了起來——其實這倒不算冤枉,因爲劉唐確實是賊,這次也是圖謀梁中書的生辰綱而已的。

但是接下來雷橫的陋習就又暴露無遺了,此時捉到劉唐任務也算完成了,你回去交差就是,但是他卻打算來東溪村晁蓋這裡用些點心酒肉,順便打打秋風,一個深諳潛規則的舊社會官差形象躍然於紙上。

雷橫道:「我們且押這廝去晁保正莊上討些點心吃了,卻解去縣裡取問。」一行衆人卻都奔這保正莊上來。

要知道他可不是一個人,還帶了二十多個土兵,這一羣人放開吃喝起碼不也得三五十斤酒肉?但是晁蓋自然不敢怠慢,一邊好酒好肉招待還一邊送上了十兩銀子(差不多一萬五)的好看錢。

這雷橫出來公幹一趟,又吃又喝又拿著,委實快活的緊,而且從他這熟練的操作來看,這絕不是第一次來,這種事情平時絕對沒少干。

當然了,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後來晁蓋生辰綱案發,他自然也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私下裡放晁蓋他們一條生路。

栽在一碗羊肉湯上

從上面的描述我們可以看出,雷橫對於黑白兩道的這些規矩十分熟悉,因此自然在當地混的風生水起,黑白通吃,快活無比。

但是雷橫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的這個鐵飯碗最後竟然栽在了一碗羊肉湯上。

原來有一次雷都頭又在街上閒逛,湊巧碰到了一個幫閒的李小二——所謂幫閒其實也就是那種介於黑白兩道灰色地帶討生活的人,這種人自然要巴結雷橫,就告訴他最近縣裡來了個色藝雙絕的粉頭,說完自己就去「趕頭腦」也就是喝新鮮出爐的羊肉湯去了。

咱們之前說過了,雷橫本來就是黑白通吃的,這種賣藝賣唱的行業其實也算得上他的「管轄範圍」,因此就大刺刺的去看戲了,還坐在「vip中p」的首位之上,結果人家要錢的時候他卻沒帶——其實這也正常的緊,以雷都頭的職業在縣城裡無論下館子上瓦舍聽大戲喝花酒,又有誰敢收他的錢?自然出門不習慣帶錢。

有認得的喝道:「使不得,這個是本縣雷都頭。」白玉喬道:「只怕是驢筋頭。」雷橫那裡忍耐得住,從坐椅上直跳下戲台來,揪住白玉喬,一拳一腳,便打得脣綻齒落。

結果和白秀英的老爹起了口角,若是李小二這種「灰色地帶中間人」在場的話,兩邊說和說和也就沒事兒了,卻恨小二喝羊肉湯去了,結果事情鬧大,最後白秀英耍威風激怒了雷都頭,最後更是直接搞出來一場命案出來,雷都頭的鐵飯碗也打了,只能被逼上了梁山。

紅塵說

雷都頭的這場紛爭呢,說冤枉也冤枉,但說不冤枉呢,也不冤枉。

說他冤枉,是因爲這確實是一場誤會,李小二也說過,這白秀英他們初來乍到也是很識趣的來雷橫這裡拜過碼頭,只不過他當時出差不在,再加上李小二貪嘴吃羊肉去了,不然本來可以避免。

但說不冤枉呢,是因爲這雷橫確實在鄆城縣黑白通吃,橫行霸道慣了的,因此吃白食聽白戲也都理所當然——甚至那些人反而還要倒貼他一些「好看錢」才是,而這次的白秀英偏偏和閻婆惜那樣的無所依靠的底層歌女不同,人家也是知縣的相好,「上面有人」,最後導致雷橫踢了鐵板。

不過話又說回來,雷橫這次發飆又是爲了老娘受辱導致,也說明他是個極爲孝順之人,所以這件事中的是是非非,並非那麼簡單就能說的清楚。

由此我們也不得不佩服施公的妙筆,把雷橫這樣一個優點缺點都很明顯的人寫的活靈活現,而不像是如今許多網絡小說或者NC電視劇里的角色那般非黑即白,所以《水滸傳》才能成爲流傳千古的名著,而那些小說和電視劇就只能丟到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