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作品被全部下架,給所有女人敲醒警鐘,15年前這劇是到底如何過審的?


近日文藝片《隱入塵煙》下架,累計票房過億,爭議卻一直沒停過。

甘肅農民馬有鐵夫婦被嫌棄的一生與卑微的愛情,震到無數觀眾說不出話。

有人感嘆全劇沒有說苦,卻苦出了天際。全劇沒有說愛,卻愛到了骨髓。全場沒有眼淚,卻哭成了泉湧。

有人則吐槽過度宣揚負能量,抹黑中國農村,對“貧窮”的描寫太過誇張……

只能說在如今衣食無憂的年代,很多人確實已經失去了對貧窮的想像。

而作為這部電影的女主角和當中唯一的職業演員,海清成功顛覆了大家對她的固有印象。

很多觀眾佩服她的突破,也讓我想起了她還沒有大紅大紫時,被大家認為演技巔峰的現實作品——《雙面膠》。

男人就是婚姻裡的雙面膠,將母親妻子和自己緊緊粘在一起,一旦存有私心,行為有所偏向,那麼這段關係勢必會失去連接的紐帶,走到分崩瓦解。

這戲起初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無非就是家庭生活中的那些雞毛蒜皮,夫妻之間、婆媳之間的矛盾。

但播出之後反映超級強烈,簡直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熱點話題。

上海姑娘胡麗娟,被父母養得驕縱了點,但骨子裡沒什麼壞心眼。

看似精明,實則是個頭腦簡單的憨憨。

從小在弄堂里長大的她,執意要嫁給了一個大學畢業後留在上海工作的東北小伙子李亞平。

亞平出生貧寒,獨自在上海打拼,索性他自身條件不錯,在那個年代已經薪資過萬,算是個鳳凰男。

麗娟媽一直想讓女兒找本地男朋友,於是極力反對:這個人吶,要家境沒家境,要背景沒背景,你是個上海小姑娘呀,滿世界的男人隨便你挑,你能不能給媽挑個好一點的?

胡麗娟則一頭沉浸在戀愛腦裡,她認為,亞平“個子高,有安全感“,更重要的是,不小家子氣,從不查她手機,也不反對她接別的男人電話。

為了說服母親,她甚至不惜用”假孕“矇騙,非他不嫁。

在麗鵑爸媽的幫助下,小兩口買了房辦了婚禮。

婚後一年多里,李亞平對麗鵑言聽計從,噓寒問暖,百般呵護,完全一個好丈夫形象。

麗娟對丈夫也是崇拜又依賴,並慶幸自己當初沒有看錯人。

延伸閱讀  童瑤海清新劇,播出1集就拿衛視收視第一,終於有解決劇荒的劇了

直到亞平爸媽的到來,徹底打破了這對夫妻平靜的生活。

要說麗鵑和婆婆,交往之初都沒有故意怀揣的惡意。

婆婆(李明啟飾)初到上海,搶著給家裡擦洗做飯做貢獻;麗鵑也會邀請婆婆一起看電視,讓她別吃剩菜剩飯。

但後來各種小事的衝突堆積,暴露了兩家人的核心矛盾——三觀不合。

婆婆來了以後,亞平再次享受到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待遇,開始抱怨起麗鵑不給他燒洗澡水、不會準備衣服。

甚至在遇到衝突的時候,亞平總是無條件站在母親的一面,總是希望麗鵑可以忍耐。

而在家遭受大男子主義作風的婆婆,看著使喚人的麗鵑,心裡各種不舒服——

你哪能那樣慣你媳婦兒?都沒個形了。

這是家風!男人在家是被供的,哪能那樣作踐?我就是不許!至少當老人面兒不作興!瞧她那樣兒,還叫你給盛飯,她那兩手空著幹嗎來了?賤貼貼的。

老婆,那得教育!

接受過新時代思想教育的亞平,並沒有糾正母親“男尊女卑”的理論,反倒是被說服了的。

於是老太太在亞平的沉默下,開始替兒子管教媳婦。

一盤紅燒肉要緊著丈夫和公公吃,麗鵑多吃一塊就要被罵“嘴饞”;

兒子不回家吃飯,就只熱剩菜;

不許亞平給樓上的麗鵑倒水,頤指氣使地指揮兒媳婦刷碗……

麗鵑表示沒準備好先不生孩子,被大男子主義的公婆訓哭。

在這些爭執裡,亞平一直嘗試用冷暴力的方式來換取麗娟的妥協。

亞平爸被查出癌症,婆婆心疼兒子白天上班累,要求麗鵑和自己輪流陪床。

麗鵑因為氣不過她只心疼自己的兒子,拒絕了,提出加上亞平,三人輪流。

亞平爸怒罵:這種女人,不賢不孝,只當沒有。而亞平當晚也用自己冷漠的行為來表示對麗鵑的譴責。

延伸閱讀  怎樣解讀《美麗人生》這部影響孩子一生的電影

被折磨的麗鵑讓亞平產生了成就感,他覺得自己終於不被麗鵑“踩在腳下”了。

時間久了,他的暴力便不再只停留在精神上。

隨著李亞平的家人頻繁出事,他們一家人瘋狂的吸麗娟家的血。

終於有一天,麗鵑爆發了。

但一向是嘴硬心軟的她,根本沒想到,自己原本溫柔體貼的老公會露出那麼恐怖可憎的面目。

“胡麗鵑!我殺了你!!!”

亞平一躍而起,一把掐住麗鵑的脖子,鉚足了勁按下去,麗鵑的後腦勺狠狠地被砸在牆上。

這次動手後,婆婆暈了過去,麗鵑死裡逃生,從家裡搬了出去。

面對無法挽回的局面,他目露凶光,追著麗鵑喊:

“要走你走,這個家,還有我媽,還有我兒子,還有我,都得留下,你給我滾出去!”

最後亞平爸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想抱個孫子。

亞平又開始對余情未了的麗娟展開“愛”的攻勢,各種甜言蜜語,不惜設計讓麗鵑懷孕。

之後亞平爸去世,麗娟生子,他又默許表姐和親媽合夥欺負媳婦。

甚至在某天下班回家,寶寶見到麗娟就喊:媽媽……壞。

麗娟聽了覺得是婆婆教的,終極大戰爆發了!

亞平發狠的打他媳婦,真是往死裡打。

故事的最後,亞平媽病危,麗娟帶著孩子來見了老太太最後一面。

很多人覺得這劇充斥在一種家庭壓抑的氛圍中,太曲折,普通家庭哪有這麼多驚天矛盾呢?

但看了解了原著小說的原型,才發現電視劇中的結局是多麼溫馨融洽。

電視劇的劇終,他們只是離婚了。

延伸閱讀  強推!職場騷擾、蕩婦羞辱,今年的國產黑馬,這部劇必須榜上有名

現實中,麗娟的原型被丈夫打死,女方爸爸承受不住打擊,心梗去世,媽媽也因此精神失常,至今還在上海精神病院……

原著作者曾經去採訪過男主的原型,她後來回憶說:

“那個殺人犯對著我們咧嘴一笑,說他找上海女人就是為了全家脫貧,現在上海丈人丈母娘不肯拿錢出來補貼他家,還留著上海老婆幹什麼?”

李亞平是個典型的鳳凰男,懦弱自私,不擇手段只為留在大都市。

在他的眼裡,胡麗娟從來不是愛人,不是老婆,而是個跳板,滿足他們全家利益的工具。

如果說《隱入塵煙》已遠離現實生活,但不管時候,人都會被世俗,私慾,矛盾,疾病困擾著,被變幻莫測匪夷所思的生活裹挾著。

不論何時,你都要明白:婚姻是扶持,而非扶貧。

只有門當戶對勢均力敵,才有幸福可言。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