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必看電影,我提名它


這屆中秋檔的電影,親情“濃度”超標了——

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中秋節(9月10日)的單日預售票房已破1000萬元。其中,《哥,你好》《世間有她》和《媽媽! 》分列預售榜前三位:

一部是主角穿越時空、讓父母相戀的喜劇片;一部是關注普通人命運的劇情片;一部是聚焦母女的文藝片……

不論怎麼看,這個中秋檔的電影院,戲裡戲外都注定闔家團圓。

今天,我們不妨來聊聊其中的《媽媽! 》——

不僅因為它是一部關於親情的電影,更難能可貴的是,它講述了一個特別的故事。

中秋節該看的電影,

我提名它

這是一對不尋常的母女——媽媽不像媽媽,女兒也不像女兒:

65歲的退休教師馮濟真(奚美娟飾),與85歲的母親蔣玉芝(吳彥姝飾)相依為命。因為對父親的意外離世感到自責內疚,身為女兒的馮濟真,多年以來一直過著苦行僧般的生活。

從一開始,這對母女的關係便是倒置的:相比不苟言笑的女兒,媽媽才更像是一個享受生活、熱愛生命的“老小孩”,動不動就約女兒小酌一杯:“來一杯(酒),勝過安眠藥。”

這也是一個對死亡並不避諱的老人,她曾在半夜躺在客廳惡作劇,嚇唬緊張兮兮的女兒,再向後者打趣撒嬌:“今晚要不要陪我睡?我一個人睡,’涼’了怎麼辦?”

直到有一天,一個名為“阿爾茨海默病”的疾病,打破了她們的平靜生活:與大家想像中有所不同的是,這次患病的不是媽媽,而是女兒。

65歲的女兒得了阿爾茨海默病,需要85歲的母親照料——

在人們的刻板印像中,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似乎與“癡呆”畫上了等號。但電影卻為我們呈現出其更真實的一面:

在確診阿爾茨海默病之後,女兒馮濟真的生活能力逐漸下降,一開始只是忘記了學校的路怎麼走、接下來要做什麼事,到後來則逐漸失去自理能力,不會穿衣服、大小便失禁,給母親帶來了極大的挑戰。

而更嚴重的是,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並不會“老老實實”地呆坐在家裡等人照料。他們既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也無法遵循社會的公序良俗和道德規範——

馮濟真在逛超市時,不結賬就把商品塞進衣服裡,也被路人視作不齒的“小偷”。而這一切讓她產生了焦慮和抑鬱症狀,發病時面對好言相勸的母親,不惜出言責難:

延伸閱讀  電影《媽媽! 》10日公映,85歲吳彥姝:我要演到不能演為止

“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老東西,把我的計劃都打亂了,(你身上)真臭,快去洗洗,別在這丟人了。”

在阿爾茨海默病面前,本該被女兒照料、安享晚年的母親,此刻再次迎來“身份置換”,扛起了身為一個母親的責任:

為了保持充沛的體力,母親每天堅持鍛煉身體,一字馬、燕兒飛、平板支撐;為了減緩女兒的症狀,母親每天叮囑其按時吃藥、一筆一劃地教她寫名字;

為了照顧女兒的自尊,母親在她忘記學校大門的路時,不動聲色地裝作自己不識路,向旁人請教;在超市路人誤解女兒是小偷時,她也會毅然揮拳,大聲申明“我女兒不是小偷”。

女兒的病沒有好轉,甚至忘記了母親。但母女兩人卻說開了昔日心結,比以往更加接近和理解彼此。

片中曾引用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的一首詩,此時此刻也成為親情的映照:

“你愛的是春天,我愛的是秋天。你那緋紅的面孔,像春天盛開的玫瑰,我這疲倦的眼睛,像秋日黯淡的光輝。

假如我向前一步,再跨一步向前,那時,我就站到了冬日的寒冷的門邊。可是,我假如退後一步,你又跳一步向前,那我們就一同住在美麗的、熱烈的夏天。 ”

一個母親的誕生

《媽媽! 》的誕生並不容易。

第一次看到“阿爾茨海默病+中老年”題材的故事,製片人尹露的反應是“肯定沒戲”:

2021年4月,導演楊荔鈉找到尹露,說想要拍一部以“85歲媽媽和65歲女兒”為主角的電影——

導演一直關注老年議題,曾用3年的時間拍攝紀錄片《老頭》,這次則將目光聚焦在阿爾茨海默病人群上,試圖探討與生命相關的議題。

一開始,尹露從市場的角度出發,認為年輕人不愛看這類電影,便拒絕了。直到快一個月後,導演遞來一份詳細的大綱,用內容打動了她:

“我看到了一對老年母女,感受到她們內心磅礴的世界,以及對生命的大氣和體面,當時我就想,就算這個戲賠錢,我也要做。”

這一次,導演將鏡頭對準阿爾茨海默病群體,且沒有憑空虛構一個故事,而是實打實地做調研、採訪患者及家屬。

而現實生活中也早有相似的實例:今年春節期間,上海便有一位90多歲的老太太,報警尋找出門未歸的阿爾茨海默病女兒,令人揪心。

劇本的台詞對白並不多,大部分時候都需要依賴演員本身的表演狀態,來傳遞應有的情緒、呈現相應的氛圍——而老戲骨吳彥姝和奚美娟的演繹,無疑也是在為這部電影錦上添花:

延伸閱讀  請不要再美化阿爾茲海默症,電影《媽媽! 》告訴你最艱難的真相

奚美娟在創作札記中提及,為了演繹好一個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她不僅觀看了大量的相似題材作品,借鑒優秀同行的表演經驗,還閱讀了相關的醫學書籍,試圖觸及角色“有形或無形的輪廓”。

而年過八旬的吳彥姝更為敬業:在拍攝一場門鎖失靈、破窗而入的戲份時,吳彥姝本來只需完成敲破窗的動作,卻在敲破窗戶後匆匆爬進室內為女兒開門,完全沉浸在一個媽媽的角色裡;

在拍攝一場女兒夜晚出逃,媽媽追著跑的戲份時,吳彥姝因長時間奔跑導致體力不支摔倒,卻沒有喊停,而是起身繼續表演:“蹭破點皮,常事兒。”

其實《媽媽! 》的題材並不討喜,故事看上去更是“遠離群眾”:

阿爾茨海默病,本就是一個離年輕人還很遙遠的概念;主人公出身於知識分子家庭,說話方式帶有種文縐縐的“話劇腔”;故事的展開更是平緩而克制,沒有“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的情節。

但正是這樣一部“有瑕疵”的電影,能夠憑藉人類共通的生命體驗、細膩溫情的情感刻畫,打動不少年輕人——

演員張子楓在觀影后便稱,這是一部有“呼吸感”的電影,自己能感受到演員情緒裡的一呼一吸,以及這份愛背後所承載的生命力。

在電影的結尾,母女倆來到海邊,已然忘記自己是成人的女兒,在母親耐心的引導下咿呀學步,再到兩人翩翩起舞,彷彿回到了生命誕生的初始時刻。

而這也是導演想要傳遞的全片基調:“我認為(海)代表著人生的浪潮,海浪接納所有人的風雨人生,也接納母親和女兒的命運,接納我們所有人對這個世界的愛。”

戲外的“媽媽”,

成為最佳女主角

2022年8月20日,在第十二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的頒獎現場,吳彥姝憑藉《媽媽! 》拿下了最佳女主角的獎項——

從話劇舞台上的女主角,到國民奶奶、黃金配角,再到今天的最佳女主角,這是她拿下的第一個有如此分量的獎項,也是一個實至名歸的獎項。

儘管吳彥姝的演技不需要用獎項來證明,但她的獲獎對大家來說仍然意義非凡。正如導演楊荔鈉所說,自己想通過這部電影向觀眾傳遞同樣的訊息:

“我就是想讓大家看到一對65歲、85歲的老演員,她們在大銀幕上依然能散發出魅力。演員(可以)是沒有’危機’的,在任何時候、任何年齡都能散發光芒。”

電影院的銀幕上,很少會出現這樣的高齡女主角;電影節的紅毯上,也很少出現這樣的高齡女演員。

在片中,母親曾有過一段這樣的獨白:

“我想說生活不是按下了暫停鍵,說不定我們(這樣)比以前沉默的交流更有趣,就像又重新認識了一次。我退休20年,也休息了20年,本來覺得活夠了,你又無意當中挽救了我。”

延伸閱讀  中秋檔票房《哥,你好》獨占四成兩部老片表現生猛

戲裡,母親的生活沒有按下暫停鍵,她將人生的變故視作一個機遇;戲外,中生代的演員職業生涯也沒有按下暫停鍵,她們正在迎來越來越多的機會:

老戲骨吳彥姝,近年來在《又見奈良》《穿過寒冬擁抱你》等作品中的演繹入木三分,新片不斷;

曾經呼籲市場“給中年女演員多一些機會”的演員海清,也在3年後的今天,為我們帶來了《隱入塵煙》中令人過目難忘的貴英。

導演想拍、演員能演、觀眾買賬,是三方的共同成就,才有一部部細水長流的作品,一部部充滿詩意的作品——

它可以是一部柴米油鹽式的紀錄片、可以是一部現實題材的文藝片,也可以變成一首優雅老去的散文詩。

而被鏡頭所記錄下的,也是屬於這批演員的、最好的花樣年華。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