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央助港府全民检测:“政治疫情”下的抗疫之路何去何从 – BBC News 中文


市民接受检测图片版权
AFP

从七月到八月,香港的新冠疫情夹杂政治撕裂中滚滚而来一场抗疫活动,似乎也已被政治裹挟。

700万人口的香港正式从9月1日进行全民检测。然而这个检测的时机,比香港刚开始爆发“第三波疫情”,每日180例新增时的社会呼声晚一个多月。截至8月31日,香港共有4811疑似或确诊案例,其中89例死亡。

中国已向香港派出两支队伍支援抗疫。第一支“(中国)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由广东省卫生健康委从省内20余家公立医院选派约60名临床检验技术人员;中国卫健委还组建“(中国)内地方舱医院支援队”,为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改建为“方舱医院”提供设计、运营和管理经验的技术支持。

钱和人,费用全由中央买单。

但香港的民主派和医学界有声音呼吁杯葛(或抵制)全民检测,林郑和中联办则批评“别有用心人士”抹黑全民检测。

对全民检测的批评和“抹黑”其实直指中央。全民检测从传染病和流行病学角度讲,是帮助找出隐形患者的有效方式之一。为何即使涉及到个人生命安全,香港社会也会出现抵制全民检测的声音?

全民检测前的政治“疫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20年7月香港教育局称考虑规定教科书要送审可行性。

7月1日港区《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的政治局势发声翻天覆地变化,中央和香港社会的不信任沟壑越来越深。在支援香港进行抗疫筹备工作的同时,香港的立法会选举被延迟、教育和媒体等享有香港民主自由发声的领域被重点警告和悄然改变。

七月底港府宣布因应新冠疫情,原订9月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将顺延一年,于明年9月5日举行。当时民主派阵营认为,建制阵营是“怕输”,担心会同去年区议会选举一样大败。延长选举也被视为对民主阵营造成进一步的打击。

  • 香港立法会选举因疫情延后一年,反对派称政府“怕输”
  • 香港立法会获全体延任至少一年 民主派“齐上齐落”的两难选择

8月10日,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等七人因被指“勾结外国势力”被捕。警方派遣约200人搜查壹传媒集团的总部,检走25箱证物。而此前,警方甚少高调搜查媒体机构,尤其在全球观看的直播信号下搜查传媒机构。

这种变化也延伸到香港的教育界。2019年底中国的官媒《人民日报》开始批评香港的通识教材不送审,无标准;既有错误,更有偏见,并点出“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戴耀廷当教材顾问和审查。今年7月香港教育局称考虑规定教科书要送审可行性。

8月,多本有香港教育局“专业咨询服务”的通识教科书,经修订后内容多处被改动,包括删去“三权分立”、“公民抗命”、“六四”等篇幅。香港的民主人士批评,自从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当局不仅限制市民叫喊口号,连教材也不放过。香港教育局否认其中存在政治筛选。

杯葛全民检测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

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全民检测终于在9月1日开始实行。但不同于中国大陆已经做过全民检测的武汉、北京、大连和新疆,香港采取“愿检尽检”,属于市民自愿行为。

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8月30日表示,全民检测须有封城、居家令配合,并须于短期内替全港市民做检测。余慧明认为,政府是次全民检测无上述配套,质疑成效。

余慧明引述外国文献指潜伏期做检测出现“假阴性”机率极高,因此全民检测未必可及早侦测没有症状的隐形患者;而取得阴性结果的市民或误以为自己健康,继续将病毒于社区传播。她认为,全民检测非“为己为人”,反是“累己累人”。

立法会议员朱凯迪表示,将会于社区宣传杯葛全民检测。

特首林郑月娥称,这些呼吁市民杯葛全民检测的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政治计算,即找一件事抹黑中央,破坏香港与中央的关系。

中联办发言人8月30日表示,香港极少数别有用心者制造和散布恶毒谣言,诋毁抹黑内地援港抗疫举措,行径卑劣,令人不齿。

此前反对中国内地派员到港协助的人士质疑,中国当局是否会以防疫为名,收集全民DNA。但港府则表示,所有检测只会在香港进行,不会将样本送往中国内地。

中联办还表示,相信广大市民能明辨是非,不会被蛊惑误导。

  • 肺炎疫情:中国派员助香港大规模检测 引发担忧及质疑

观望者能看出民意吗?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疫情暴发后,香港餐饮业受到严重打击

截至8月31日早上8时,有48万人预约全民检测。检测工作正式从9月1日开始,为期两周。坊间对登记做检测的数字解读不一,亲北京的建制派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郑泳舜认为,整体计划受欢迎,因民建联昨在多区摆街站宣传,有不少市民即场登记和查询,他也指人数仍有增长空间。

香港民主派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则指,若以全民检测来看,只有逾40万人参加“都好失败”,强调计划应与禁足令、封关等配合,否则作用不大。

港漂(在香港生活工作的中国内地居民)王林(化名)称她还没有报名登记全民检测,还在观望。

她说本来希望香港政府在七月“第三波疫情”暴发时能提供大规模检测,但足足延误一个月,疫情受控后才开始做检测,时机晚了。

她说:“我怕被测个‘假阳性’出来,本来没病被拉去隔离住在方舱医院染上病。”

除此之外,她还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参加检测。如果总参与人数不及香港总人数的一半,“即使我去做了,也没有意义啊,还是有很多隐形患者在外面,也还是存在传播风险。”

她说,这次的全民检测结果不会作为通关的直接依据。如果要通关,可能还需要自费。所以全民检测看起来像为全民,其实更像帮港府。港府前期抗疫不力,现在需要全民帮手。

新冠疫情发生后,港府于2月初宣布封关,现在已经封关半年多。严重依赖大陆游客的香港旅游业、酒店业和部分餐饮业出现倒闭潮,香港失业率飙升,港府通过给全民派一万等方式帮助市民渡过难关。

港府称,会视登记情况,看是否延长全民检测时间,会在最近一两日有公布。

到时观望者或许能看出香港社会参与全民检测的积极性和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