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立陶宛十字架山:香港“反送中”藍黃交鋒緣何引來外長批評


立陶宛希奧利艾十字架山一景(資料圖片)
希奧利艾十字架山既是基督教勝地,也是立陶宛民族主義勝地。 ©DeAgostini / Getty Images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案示威持續超過半年之際,再次牽扯到外國社會。兩起疑似敵視香港示威者人士在該國聖地十字架山(Kryžių kalnas;英語Hill of Crosses)搗亂事件引來該國外長嚴厲批評。

香港媒體與兩名香港學者透露,兩起搗亂分別涉及有疑似香港親政府“藍絲帶”人士在他人留下的十字架上寫上污衊香港“黃絲帶”示威者字句,和疑似來自中國大陸游客把寫上為香港示威者打起鼓勁字句的十字架拔起丟棄。

立陶宛外交部長林克維丘斯(Linas Linkevicius)形容有關搗亂行為“可恥”,“不能也不會被容忍”,並稱立陶宛當局已立案偵查。

搗亂事件發生之際,立陶宛與中國關係略呈緊張態勢,當中也涉及到香港局勢。立陶宛國營電視台星期一(12月30日)引述林克維丘斯說,立陶宛與中國維持著務實、平衡之外交關係,立陶宛的一些規矩與法律,中國必須予以尊重。

  • 充滿靈異故事的立陶宛十字架山
  • 港教育局長揚言可革職辭退“問題教師”引爭議
  • 《俠盜獵車手5》:香港示威“戰場”轉至網游
  • 出生在大陸,求學在香港:政治漩渦裡他們尋找身份認同
  • 香港抗議活動考驗北京的“外國干預”說

十字架山事件是怎樣曝光的?

上星期六(28日),香港傳播學者兼地理學者梁啟智博士與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教授先後在社交媒體上透露,他們到訪位於立陶宛北部城市希奧利艾(Šiauliai)的十字架山時,發現一座紀念一位逝者的十字架遭到塗鴉,有人疑似以繁體中文寫上敵視香港示威者字句。

梁啟智透過社交媒體簡短回答BBC中文記者查詢說,沈旭暉教授是其組織的旅行團團友。

這座木製十字架上寫著,“願曱甴早日安息!願香港早日回復平靜”。 “曱甴”即粵語蟑螂,自俗稱“反送中”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案示威今年6月爆發後不久,不時有防暴警察被目擊以此描述示威者。

1994年非洲盧旺達大屠殺中,胡圖族領袖將其屠殺對像圖西族人稱之為“蟑螂”,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黨也曾以此描繪與貶低猶太人。2015年,英國極右翼評論人士凱蒂·霍普金斯(Katie Hopkins)在報章專欄中把赴英移民稱呼為“蟑螂”後,時任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侯賽因(Zeid Ra' ad Al Hussein)隨即批評此舉與親胡圖族媒體和納粹黨媒體無異,要求英國當局作出適切處理。

不過,香港警察觀塘警區警民關係主任譚汝禧總督察近日接受香港電台採訪時稱,外界無須“過分演繹”警員稱呼示威者為“蟑螂”,並稱可正面看待蟑螂富有生命力,能逆境求存。

從梁啟智發布之照片所見,還有至少一個以繁體字寫上“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的白色發泡膠質十字架,被人以繁簡體中文與英文字母混雜寫上“打倒黃屍港獨還我HK”字句塗污。

在梁啟智透露塗鴉事件後,化名已故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愛爾蘭詩人葉慈(WB Yeats)的一名香港網民發布一段視頻,片中可見幾位說普通話的遊客拔起一枚寫有“香港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小型十字架。其中一名女子在讀出十字架上文字後說:“滾蛋。給他扔了。”然後笑著說“乾了件好事。我們祖國偉大。”身旁一名男子說:“就應該這樣。”

立陶宛外長林克維丘斯轉發“W. B. Yeats”的推文,並加評論說:“立陶宛當局正調查此可恥、不光彩的破壞行為。此等行為不能也不會被姑息。”

不過,馬上有網民跟帖指出,這段視頻出現在梁啟智一行發現十字架遭塗污之前。

網名“wangping0420”的Instagram用戶於11月1日在十字架山上“打卡”發布了同一段視頻,並留言說:“香港想獨立?在做夢呢!祖國偉大!中國萬歲!”

十字架山是怎樣一個地方?

立陶宛希奧利艾十字架山一景(資料圖片)
立陶宛人多次對抗沙俄與蘇聯清拆十字架山的行動。 ©Andia / Universal Images Group / Getty Images

據立陶宛旅遊局介紹,希奧利艾十字架山本來是一座城堡,但遭到德意志騎士團(Teutonic Knights)破壞,時為十四世紀。至1800年代中期,開始有人在城堡遺址豎立十字架,以示悼念先人,同時祈求生者平安長壽。

這些豎立十字架的人有來自外地的羅馬天主教朝聖者、立陶宛愛國主義者,也有巧手藝術家與工匠在此一展身手。立陶宛製造十字架技藝目前已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

沙俄與後來的蘇聯在佔領立陶宛後,先後多次嘗試剷除十字架山,但很快又有人豎立新的十字架。時至今日,十字架山已成為立陶宛重要旅遊景點,估計豎立了超過10萬座大大小小的十字架。已故羅馬天主教教皇若望保祿二世也曾在1993年到十字架山上祈禱,並宣告此地為“希望、和平、友愛與犧牲之地”。

訪客可以購買十字架,寫上個人願望,在山上豎立。梁啟智向BBC中文表示,他們在山上見到約十多個十字架的題字是跟香港局勢有關。

羅馬天主教教皇若望保祿二世在立陶宛十字架山上踱步(7/9/1993)
1993年,波蘭籍的教皇若望保祿二世到訪十字架山。波蘭與立陶宛曾經同屬一個聯邦國家,也先後遭德國與蘇聯控制。 ©AFP
立陶宛地圖

香港“反送中”示威與立陶宛有何關聯?

立陶宛維爾紐斯群眾參與聲援香港集會(23/8/2019)
立陶宛民眾在“波羅的海之路”30週年之際集會聲援香港。 ©AFP

踏入1980年代,蘇聯走向衰亡。在波羅的海三個蘇聯加盟共和國——立陶宛、拉脫維亞與愛沙尼亞——人民尋求脫離蘇聯獨立呼聲日高。 1989年8月23日,三國社會運動人士乘蘇聯與納粹德國簽訂《蘇德互不侵犯條約》50週年之際,在個別地方共產黨政權批准下,發起跨國人鏈示威抗議蘇聯佔領。結果,三國共約200萬群眾成功組成人鏈,貫穿三國首都,史稱“波羅的海之路”。

波羅的海三國自此走上非暴力獨立之路。蘇聯最初予以強烈譴責,但隨著半年後立陶宛帶頭宣布獨立,蘇聯最終於1991年9月——蘇聯自身解體前三個月——承認立陶宛、拉脫維亞與愛沙尼亞為獨立主權國家。

2019年是“波羅的海之路”30週年,香港示威踏入8月份,網民醞釀號召國際串聯聲援之際,有人在香港連登討論區(LIHKG)提出仿效“波羅的海之路”在香港各區組織人鏈示威。結果在8月23日晚,一些市民響應號召,在中環、銅鑼灣、尖沙咀等地築成人鏈。同日,在立陶宛一些政界人士號召下,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也有約200群眾參與聲援香港集會,揮舞香港特區區旗。

  • 柏林牆30週年:撼動世界格局的1989年
  • 2019示威之年:從香港到智利 下一步何去何從
  • 香港示威:首爾校園裡的中韓學生衝突
  • 香港校園衝突後:政治分歧暴力陰影下的內地和台灣學生
  • “我在澳大利亞,但感覺受到中國學生審查”

此後多個星期,香港各區中學生也曾多次號召在上課前組成聯校人鏈,表達對《逃犯條例》修訂案的不滿。香港特區政府在10月份正式從立法會撤回修法草案,但因此前連串警民衝突而引申出來的警察濫暴指控和“反蒙面法”緊急立法等爭議,使得示威持續至今,仍未平息。

立陶宛與中國關係如何?

就在8月23日維爾紐斯群眾集會聲援香港示威者之際,一些親北京人士到場舉行反制示威。聲援集會舉行前兩天,中國駐立陶宛大使申知非在《立陶宛日報》發表署名文章,宣傳北京“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立場,稱“香港永遠是中國的香港,任何所謂'獨立之路'都是死路一條”。

立陶宛外長林克維丘斯數天后對立陶宛國家廣播電視台(LRT)表示,外交部已在調查中國使館職員有否違反外交原則,參與該場反制示威。中國大使館其後否認,並稱那是中國公民“自發”,“抗議一小撮反華分子支持中國香港暴徒”的行動,希望“污衊中國之事情不再於維爾紐斯發生”。

立陶宛駐華大使伊娜·瑪邱羅尼塔(Ina Marciulionyte)也似乎有意淡化事件。她在書面回答香港《南華早報》提問時稱,“波羅的海之路”與“香港之路”示威不能相提並論,並強調立陶宛全面恪守“一個中國”原則,承認香港是中國的合法組成部分。

9月初,LRT發表偵查報導,指出中國近年在波羅的海三國加強外交施壓,包括阻撓三國政府與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和台灣政府官員接觸,結果包括立陶宛在內的接待層級越來越低。10月的另一篇偵查報導證實申知非大使等人出現在8月23日示威現場,並指出,隨著2018年3月中國黨政機構改革,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吸收中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職能,中國正希望加強利用海外華僑作為對當地政府施壓的工具。

立陶宛維爾紐斯群眾參與聲援香港集會(23/8/2019)
“波羅的海之路”成為非暴力抗爭之典型案例。 ©AFP

當地學者隨後指出,立陶宛應當開始把中國在區內擴張野心所帶來之威脅,視為與俄羅斯無異,不能忽視。但其實立陶宛國安部門早於2019年2月已把中國列入威脅名單,與俄羅斯齊名。申知非大使當時批評說:“報告涉華內容是毫無根據的,十分荒謬可笑,我們對此感到震驚和無法接受,對其中的無端指責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到底當前中立關係是什麼模樣?林克維丘斯星期一接受LRT專訪時說:“中國對於立陶宛來說並非主要貿易夥伴,連在亞洲國家之間都不是。但這不代表我們會對問題置之不理。”

以獨立國會議員身份加入執政聯盟的林克維丘斯稱,近日已跟中國有關當局開展密集對話。 “我們(跟中國)有著務實、平衡的關係,是相互尊重的,但我們也提醒了,即便是像中國這樣的大國,有些規矩跟法律還是得遵守的。”

在野保守黨派祖國聯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黨(Homeland Union—Lithuanian Christian Democrats)兩名議員則在上星期五(27日)向國會提交一份決議草案,要求立陶宛在開展進一步經貿合作前,先加以評估當前與中國之關係。據立陶宛通訊社(ELTA)報導,兩位議員認為,中國大陸對香港與台灣的威脅、北京在南中國海之活動,以及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打壓,都是中國對立陶宛威脅的體現。

今年7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的22個成員國發表聯合聲明,批評中國在新疆地區大規模拘押維族人。立陶宛當時有參與其中。

還有別的旅遊區受到香港“反送中”示威所波及嗎?

早於今年8月,台灣網民率先在當地最主要網上電子報告欄(BBS)“批踢踢實業坊”發帖,稱有大陸游客在日本東京明治神宮塗污寫有祝愿台灣獨立的祈福繪馬木牌,同時有人掛上寫有詛咒“港獨”與“台獨”的繪馬。有關帖文引起台港兩地媒體關注。

至9月,大陸美容博主“樊燁燁燁”在其微博上發帖,聲稱在大阪某神社發現有“港獨”內容之繪馬,將其摘下埋掉,並稱“誰都不許說我大中國不好”,“我也支持香港警察”。該帖後來遭到“誤刪”,當事人重新發帖稱:“我摘下港毒祈願牌的做法無論是觸犯當地法律還是冒犯神靈,我都要摘。”

樊燁燁燁微博截屏(11/9/2019)
©Sina Weibo

“樊燁燁燁”的微博帖文後來被他人翻譯上傳至Twitter,繼而有人透過Google Maps等手段,在京都府祇園八坂神社尋回被棄繪馬,並重新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