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賀建奎CRISPR“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深圳法院判處三年徒刑


賀建奎在香港大學出席國際論壇(28/11/2018)
賀建奎的研究曝光,讓他在短短48小時內從科研明星變成國際科研界的眾矢之的。 ©AFP

轟動全球醫學界的中國“免疫艾滋病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發生剛滿一年又一個月後在司法層面落幕,主導研究的生物學家賀建奎被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法院以非法行醫罪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罰款300萬元人民幣(32.8萬英鎊;42.9萬美元)。

2018年12月,賀建奎在香港一場大型學術會議上公佈一對艾滋病(又稱“愛滋病”)病毒帶毒者的雙胞胎女嬰“露露”和“娜娜”已經出生,並稱這對嬰兒在胚胎階段經過他和研究團隊編輯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屬全球首例。

賀建奎的宣布引發全球科學界的普遍譴責,多位世界基因研究先驅紛紛質疑其研究所牽涉之醫學道德倫理問題。中國醫療與科研監管部門馬上立案調查。

廣東省當局組建的專責調查組其後認定這起事件為賀建奎“為追逐個人名利”而組織的違法人類胚胎基因編輯活動。官方媒體稱,法院星期一(12月30日)對賀建奎等三人判刑,三人“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 基因編輯:研究稱賀建奎的行為“愚蠢而危險”
  • 基因編輯嬰兒:賀建奎五條倫理原則能說服誰
  • 賀建奎問答實錄:會讓自己孩子嘗試基因編輯
  • 基因編輯:中國科學家是否打開“潘多拉魔盒”

賀建奎事件的前前後後

每年12月1日是聯合國世界艾滋病日。 2018年11月26日——世界艾滋病日前五天——美聯社與中共《人民日報》發布了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團隊宣布“露露”和“娜娜”誕生的消息。

賀建奎當時介紹,他們採用了CRISPR技術來編輯胚胎內的CCR5基因,使嬰兒將來可能具有天然抵抗艾滋病的能力。

消息發布後短短半天內,中國中央與廣東省級醫學與科學部門先後公開批評賀建奎的行為涉嫌違反科研道德倫理,媒體先後查出賀建奎這次研究所涉倫理審查文件存在問題,並稱其研究牽涉有“莆田系”背景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但該院迅速否認曾與賀建奎合作。

與此同時,南方科技大學也公開否認此項研究與該校有關,並稱賀建奎早已在2018年2月停薪留職。

兩天后,賀建奎如期出席在香港大學舉行,由香港港科院、英國皇家學會和美國國家科學院聯合舉辦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賀建奎原本是作為受邀嘉賓,以“人類胚胎編輯”為題與其他學者參與研討,但最終演變成他個人發表其研究結果,並接受專業同儕質詢的大會。

賀建奎獲大會安排從秘密通道離開會場,自此再無公開露面。2018年12月,美國《紐約時報》稱賀建奎在深圳被監視居住,但有關說法一直未得到獨立證實。

賀建奎CRISPR“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深圳法院判處三年徒刑 1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2019年1月21日,官方新華社引述“廣東省‘基因編輯嬰兒事件’調查組”消息,公佈初步調查結果,認定其行為違反中國相關禁令,並將其涉嫌犯罪行為移交警方偵辦。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與科學技術部分別表態,配合廣東省當局善後。

12月30日,深圳市南山區法院一審宣判,裁定被告人賀建奎、張仁禮、覃金洲因共同非法實施以生殖為目的的人類胚胎基因編輯和生殖醫療活動,構成非法行醫罪。法院判處賀建奎有期徒刑三年,罰款人民幣300萬元;判處張仁禮有期徒刑二年,罰款人民幣100萬元;判處覃金洲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罰款人民幣50萬元。

三名被告人當中,覃金洲此前已被認定為賀建奎之研究助手,同時身兼深圳市羅湖區人民醫院生殖醫學科的胚胎培養師暨細胞研究員;據新華社報導,張仁禮系“廣東省某醫療機構”人員。

法院裁決有何結論?

新華社報導引述深圳南山區法院稱,據法庭審理,2016年以來,賀建奎得知人類胚胎基因編輯技術可獲得商業利益,即與張仁禮、覃金洲共謀,在明知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和醫學倫理的情況下,仍以通過編輯人類胚胎CCR5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的嬰兒為名,將安全性、有效性未經嚴格驗證的人類胚胎基因編輯技術用於輔助生殖醫療。

法院認定賀建奎等人偽造倫理審查材料,招募男方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多對夫婦實施基因編輯及輔助生殖,以冒名頂替、隱瞞真相的方式,由不知情的醫生將基因編輯過的胚胎通過輔助生殖技術移植入人體內,致使兩人懷孕,先後生下三名基因編輯嬰兒。

法院認為三名被告人未取得醫生執業資格,貿然將基因編輯技術應用於人類輔助生殖醫療,擾亂醫療管理秩序,構成非法行醫罪。三名被告人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報導引述法院稱,因涉及有關人員個人隱私,法院並未公開開庭審理此案。

CRISPR-Cas9 基因編輯技術示意圖
賀建奎採用的CRISPR-Cas9技術仍有其缺陷。 ©Science Photo Library

國際科學界如何評價賀建奎的行為?

中國科學院生物與化學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椰林曾對BBC中文表示,賀建奎的實驗引起巨大爭議的原因,是CRISPR技術的“脫靶效應”很明顯,導致實驗風險巨大。 CRISPR基因編輯技術開發者之一,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詹妮弗·杜德納(Prof Jennifer Doudna)親自到香港聽取賀建奎的說法後也大表不安,覺得其技術遭賀建奎“玩弄”。

屬英國《自然》雜誌系列的《自然醫學》月刊(Nature Medicine)於2019年6月發表的一篇研究質疑,經賀建奎基因編輯的雙胞胎女孩可能發生基因變異,令其壽命縮短。

英國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遺傳學家羅賓·洛維爾—巴奇教授(Prof Robin Lovell-Badge)在評論上述研究時,批評賀建奎所作所為“愚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