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俠侶》之北俠郭靖


《神鵰俠侶》之北俠郭靖

2021-01-12 孫少俠

《神鵰俠侶》是少俠相對「不受待見」的一部金庸作品。

因爲情節時有突兀,且關鍵之處,邏輯亦有硬傷。

最不忍落目處,無過於冰清玉潔之小龍女陡然受辱。王重陽被拉下神壇,情花之詭異,漁網陣之荒誕,三次華山論劍之蒼白,楊龍愛情九死一生,更讓人心內鬱郁,黯然傷神。

如果不是靠著《射鵰》餘蔭,《神鵰俠侶》實不知該何去何從。

無奈何,談神鵰,必須還是由射鵰英雄郭大俠開路,這裡擷取《神鵰俠侶》裡郭靖郭大俠四段經典戰例,重溫下中原五絕之「北俠」成長之路。

神鵰開頭重頭戲,當屬未來的北俠惡鬥昔日的西毒。

冤家路窄,狹路相逢。二次華山論劍十餘年後,兩大高手各自精進,終於在江南展開一場惡鬥。

比拼結果,按照金老的設定,絕頂高手越是年老,功力越是精深。是不會被後來者輕易超越的。

尤其是中原五絕。

郭靖正當壯年,也只能堪堪和宿敵打成平手。尤爲稱道的是,西毒歐陽鋒的蛤蟆功,不愧是和《九陰真經》齊名的兩大神功。

就連當打之年的郭大俠,硬接蛤蟆功之下,也照樣吐血。

當然,歐陽鋒中了靖哥哥的降龍十八掌,也得老老實實的踅摸地方療傷。

而《神鵰俠侶》在開頭必須要這樣安排。

不然讀者誰會買帳?這就是傳說中的「消費情懷」。

最早在上個世紀數十年前,金老就已經這樣玩得很溜了。

緊接著,霍都王子和達爾巴來終南山重陽宮搗亂。

全真教慘遭羞辱。

霍都和達爾巴的武功,一出場設定的未免有點「過分」,兩個人險些兒把全真教給挑了。

「萬惡」的丘處機、王處一和馬鈺啊,每次讀到這裡,都扼腕嘆息。

全真七子,真的無可言語。

而重陽真人傳下來的天罡北斗陣,沒有照顧前來偷襲的蒙古好手,卻統統都招呼給了郭大俠。

可惜郭靖一個人都能使用天罡北斗陣,對付區區十四個九十八人的北斗大陣,依然遊刃有餘……

可憐的重陽真人,據說聞此一幕,在九泉之下先吐三升老血,接著險些被氣得重生。

《神鵰》的情節,必須依仗《射鵰》。全書第一大反派金輪法王的出場,也不能例外。

於是大勝關英雄大會,便應運而生了。

平心而論,這場英雄大會,寫的比較「雜亂」,沒有梁羽生的《雲海玉弓緣》「正邪大會千幢坪」一場比武寫的精彩。而且三戰兩勝的主角,更讓人感到無語。

區區朱子柳居然能代表中原英雄和霍都一戰。

而且郭黃二人的全部希望,幾乎都壓在這個狀元公的身上。

欣喜的是,畢竟在霍都眼裡天神一般的國師,無敵的金輪法王,還有大宋第一狙擊手的郭大俠與之硬扛。

兩番對掌,法王的心裡,莫名的有幾絲惆悵。

要談《神鵰》裡最精彩的羣毆,自然又離不開郭靖。

都知道《天龍八部》裡蕭峯蕭大王,以一敵三,大戰南慕容、丁春秋、游坦之三大高手,天地爲之變色。

然而《神鵰俠侶》裡郭靖大戰四大高手:金輪法王、尼摩星、瀟湘子、尹克西。萬軍從中,面對千軍萬馬,還有楊過的隨時偷襲。其聲勢比之蕭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降龍十八掌由至剛化爲至柔的妙處,就連九指神丐洪七公都自嘆不如!

此戰之後,楊過終於開始向著自己的「神鵰大俠」之路一步一步逼進,郭靖就很少再直接出手了。直到之後,在黃藥師的安排下,正面對決金輪法王的人選,還是分配給了郭靖。

三次華山論劍,郭大俠享受和老字號的東邪、南帝一樣的待遇,直接進入「中原五絕」的殿堂。

從此,東邪、西狂、南僧、北俠、中頑童齊名於世。

代表了金庸武俠,最後一座絕頂高手們的巔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