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神藥連花清瘟「二戰成名」,起底背後的以嶺藥業-虎嗅網


國民神藥連花清瘟「二戰成名」,起底背後的以嶺藥業-虎嗅網

2021-01-12 虎嗅APP

4月14日,以嶺藥業公告稱,連花清瘟膠囊的說明書獲批,增加「可用於輕型、普通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治療」。受此消息影響,公司股價再度拉至漲停。

誕生於非典時期、平時主要用於治感冒抗流感的中藥,連花清瘟膠囊,由於在治療新冠肺炎時表示出良好的臨牀療效,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列爲醫學觀察期推薦用藥,得到了包括鍾南山、張伯禮在內的多位院士的推薦。目前,該中藥火爆海外華人圈。

圖 | 連花清瘟膠囊知乎

近期,各國的海外留學生紛紛曬出了大使館派發的健康包,有口罩、消毒溼巾、中藥等。包里的防疫用品大同小異,但唯一的藥品——連花清瘟膠囊成了標配。

「收到健康包,感覺好暖,這個藥在美國藥店買不到,電商平台上的價格比國內貴3倍-5倍,我在新澤西州的親戚說,當地華人也囤了這藥,有的是國內親友寄過去的,也有找華人代購買的。」美國留學生子高告訴《財經》記者。

隨著連花清瘟的走紅,國內唯一的生產商——以嶺藥業,自然也成了資本市場關注的焦點。

疫情初期,國內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嚴重缺貨,電商平台、藥店售罄。在此背景下,以嶺藥業調整生產計劃,所有生產線24小時用於生產連花清瘟產品,3月初,連花清瘟產品的日產量爲膠囊劑5000多萬粒、顆粒劑一百多萬袋。

據《財經》記者走訪了解,目前國內實體藥店、電商平台供貨充足,24粒裝的連花清瘟膠囊,價格穩定在15元左右。

雖然連花清瘟火遍海外華人圈,但以嶺藥業發文提示風險稱,海外銷售收入占公司營業總收入比例較低,目前暫未實現規模銷售,對公司經營業績不構成重大影響。「未來,希望通過海外代理商能打開當地市場,但要獲得華人以外的境外人士認可,還需要時間。」一位以嶺藥業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

疫情帶動了連花清瘟產品的銷售,也改變了以嶺藥業的淨利潤增幅較低的困境。3月30日公司發布第一季度業績預告,預計2020年一季度淨利潤,同比增50%-60%。

一衆醫學專家的加持,讓以嶺藥業的股價「一飛沖天」。截至4月14日,公司2020年以來股價漲幅已高達152%,市值達到377億元。這也讓股東的身價水漲船高。在胡潤2020年2月26日發布的《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中,創始人吳以嶺家族擁有15億美元財富。

數據來源:Wind

股價迭創新高,以嶺藥業股東、實控人親屬藉機減持。數據顯示,其中,持股5%以上股東田書彥減持約890萬股,套現1.45億元;實際控制人吳以嶺的弟弟吳以紅,減持744萬股,套現1.46億元。

海外高價難求

「原來聽說過這款中藥,但沒有關注它的具體成分和適應症。最近留學生羣里不少人在討論連花清瘟膠囊。聽說一個紐約的留學生發燒好幾天,有人給了他這個藥,留學生覺得很有用。」子高說。

火遍海外華人圈的連花清瘟膠囊,在國外市場已經身價暴漲。

在跨境電商eBay平台上,24粒一盒的連花清瘟膠囊,包郵價格已經被炒到50元至70元/盒,而國內電商平台上每盒售價僅爲14元左右。eBay平台顯示,不少訂單的收貨時間還要等半個月以上。

日本留學生王夢也加入了囤貨大軍,她4月13日剛剛在亞馬遜下了單,打算買幾盒備著,她告訴《財經》記者,日元價格換算成人民幣在70元-80元/盒,「特殊時期這個價格可以接受」,她展示的訂單截圖顯示,產品從浙江發貨,預計4月18日至25日到貨。

與國外市場供不應求相比,國內貨源則十分充足。《財經》記者走訪了多家藥店,均有連花清瘟膠囊出售,24粒裝每盒售價爲15元。

「連花清瘟庫存相對充足,市場供應有保障。」工信部消費品工業司副司長曹學軍在4月8日的發布會上稱,截至目前,連花清瘟膠囊日產能達到了200萬盒,庫存3000萬盒。

有店員表示,連花清瘟價格一直比較平穩,近期有不少顧客購買郵寄給海外親友。但她也提醒,連花清瘟畢竟是藥品,不是用來預防的,只有出現感冒發燒症狀時才需使用。

近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通過實驗發現,連花清瘟抗病毒作用不強,但抗炎症方面表現突出。

儘管如此,連花清瘟成爲「網紅」抗疫中藥的消息,還是給投資者注入了一針強心劑。4月以來,不少股民紛紛在以嶺藥業的互動平台上留言,關心公司的海外銷售情況。

公司回應稱,藥品需根據當地相關法律法規註冊獲得上市許可。目前除大陸地區外,連花清瘟已在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巴西、印度尼西亞、加拿大、莫三比克、羅馬尼亞等地註冊獲得上市批文。

雖然目前在已註冊國家和地區,連花清瘟訂單相較之前有明顯增加,但從整體看未形成規模銷售,對公司經營業績不構成重大影響。

「該產品在海外銷售以華人團體爲主,海外銷量較小,以零售爲主。」有以嶺藥業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

公司透露,正在積極推動連花清瘟產品的海外註冊工作。以美國爲例,連花清瘟在美國FDA開展的二期臨牀研究試驗仍在正常推進中,但二期臨牀結束後還需要開展三期臨牀工作。目前連花清瘟產品未在義大利註冊獲得上市許可,公司也未接到義大利銷售訂單。

《財經》記者注意到,2017年,以嶺藥業定增募資13.06億元,其中2.06億元擬用於連花清瘟膠囊國際註冊項目。截至2019年8月31日,該項目實際投入金額0.55億元。

拉升淨利潤

連花清瘟產品的火爆,改變了以嶺藥業營收大幅增長、淨利潤近乎原地踏步的窘境。

2019年,以嶺藥業營業收入58.52億元,同比增21.5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6.02億元,增幅僅爲0.42%。研發費用和銷售費用的增加,是公司去年利潤增速低於收入增速的主要原因。

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以嶺藥業感冒類核心產品–連花清瘟產品銷量開始暴發。

2020年1月起,公司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先後列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及湖北、北京、上海等20個省衛健委、中醫藥管理局新冠肺炎診療方案推薦用藥,列入13個省儲備用藥及應急醫療物資採購品種。

連花清瘟產品營收大幅增長帶動公司利潤飆升。以嶺藥業預計2020年一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4.33億元-4.61億元,同比增50%—60%。

「公司今年前兩個月的產銷計劃主要圍繞連花清瘟產品開展,截至2月末其銷量較去年同期有較大增長,銷售費用支出有所減少。」

以嶺藥業董祕吳瑞3月初對機構表示,公司根據市場需求,於2020年1月20日調整生產計劃,將所有生產線24小時用來生產連花清瘟產品,日產膠囊劑五千多萬粒、顆粒劑一百多萬袋,目前連花清瘟產品的終端缺貨情況已經緩解。

以嶺藥業一位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2020年一季度,公司連花清瘟產品收入超過10億元,進入4月份後,該產品生產、銷售進入平穩狀態,國內市場需求與疫情前相差不多。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連花清瘟產品實現營業收入14.15億元,占總營業收入的32.54%。

2011年登陸資本市場之際,以嶺藥業主要產品爲心腦血管類藥、抗感冒類藥、其他產品,當期上述產品收入分別爲15.76億元、3.04億元、0.73億元,抗感冒類藥收入占比15.57%。

自成爲A股市場成員以來,公司歸屬於母公司股東淨利潤,除2012年出現大幅下滑外,其他自然年度都處於增長態勢。

近年來,以嶺藥業第一大產品心腦血管類收入增速起起落落。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該產品營業收入同比增幅分別爲18.31%、9.60%、1.10%、11.16%。同期,抗感冒類產品收入增速,分別爲23.83%、-11.95%、84.98%、8.46%,波動較大。

值得注意的是,抗感冒類產品毛利率下滑,拖累了公司淨利潤增速。2019上半年,以嶺藥業該產品毛利率下滑4.98%。同期,公司營業收入增長10.51%,而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下滑0.77%。

作爲以嶺藥業抗感冒類核心產品,連花清瘟產品在2018同類產品銷售排名中,出現下滑。公司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爲國家醫保甲類品種、國家基本藥物目錄品種,是治感冒抗流感的專利中成藥。

連花清瘟顆粒和連花清瘟膠囊,在2018年度中成藥感冒用藥銷售收入排名中,分別排名第5名和第12名,相對於2017年的第2名和第4名,下降不少。

進入2020年,隨著連花清瘟產品對新冠肺炎的療效得到認可,市場供不應求。在此背景下,公司擬擴大該產品產能。

3月28日,以嶺藥業公告稱,擬變更募集資金用途,將化學製劑國際產業化項目的部分募集資金2.55億元用於連花清瘟系列產品產能提升項目。

上述項目實施後,公司將實現新增年產連花清瘟膠囊75億粒、連花清瘟顆粒9.9億袋、連花清瘟片21億片生產規模,項目建設期擬定爲2年。

對於上述擴建項目,會否導致連花清瘟產品的產能過剩,市場存在一定疑慮。

對此,以嶺藥業上述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公司擴大連花清瘟產品產能是爲增加儲備,除新冠疫情需求外,每年流感期間市場對該產品需求都會大幅增加,未來產能將會根據市場需求、產品銷售增速來釋放,以銷定產。

藉機減持

以嶺藥業是一家以創始人名字命名的上市公司。它的成功,離不開擁有中國工程院院士、中醫心血管病專家、河北醫科大學學術副校長、教授、博導等諸多頭銜的吳以嶺。

1949年,吳以嶺出生於河北的一個中醫世家。1977年恢復高考後,他相繼考取了河北醫科大學中醫系、南京中醫藥大學碩士研究生。研究生畢業後,吳以嶺成爲了河北省中醫院心血管科的一名醫生。1992年,吳以嶺創辦了醫藥研究所,即以嶺藥業前身。

2011年7月,以嶺藥業正式登陸A股中小板,吳以嶺身價接近50億元,一舉超越袁隆平,被稱爲「A股院士首富」。胡潤2020年2月26日發布《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吳以嶺家族擁有15億美元財富,折合人民幣約105億元。

圖 | 胡潤百富官網截圖

以嶺藥業屬於典型的家族企業。2013年,公司完成了一次代際傳承,吳以嶺的兒子吳相君子承父業,成爲以嶺藥業的法定代表人,並出任總經理一職。其女兒吳瑞,自2010年開始,任職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祕書職位。

以嶺藥業2019年半年報顯示,吳以嶺通過以嶺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間接持有以嶺藥業23.73%股份,吳相君、吳瑞分別直接持有公司20.59%股份、2.31%股份,吳以嶺的弟弟吳以紅直接持股0.68%,四人爲一致行動人。吳以嶺、吳相君、吳瑞爲公司實際控制人。

疫情暴發以來,以嶺藥業的股價一路高歌猛進,從年初的12.43元/股漲到4月14日收盤價31.32/股,公司更是多次發布股價異常波動公告。以嶺藥業股東和實控人親屬也藉機加快了減持動作。

深交所數據顯示,2020年2月份,吳以紅減持744萬股,套現1.46億元;吳以嶺的另一位親屬吳以成,減持9.3萬股,套現186萬元;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躍民減持11.66萬股,套現227萬元;高管高秀強減持19.31萬股,套現329萬元。

持股5.73%的股東田書彥,在2020年2月26日至2020年3月17日,減持公司股份890萬股,套現1.45億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減持完畢後,田書彥持股4.99%,不再是公司持股 5%以上的股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