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台湾如何利用网络黑客防疫 – BBC News 中文


Taiwan

班机直飞武汉,2400万人口多数集中在人口稠密的城市,在新冠病毒刚爆发之际,台湾面对的情况似乎十分严峻。

但是,迄今为止(2020年6月8日),在台湾,新冠肺炎仅夺走7人生命,同时没有出现过全境封锁。

台湾领导者认为口罩扮演了关键角色,但原因恐非你所想像的那样。

负责信息科技的台湾政务委员唐凤表示:“口罩的功用首先是提醒我们要正确洗手,其次避免手去碰触口腔,这是佩戴口罩的主要益处。”

自1950年代以来,台湾人出于健康和其他原因开始佩戴口罩。但2020年新冠病毒的散播引发了口罩抢购潮。为了平衡供给需求,政府与民间厂商合作,将口罩的生产量增加,从每天200万个增加到2000万个。

药房和便利商店排起长队,这本身就有病毒传染的风险。因此,政府决定应公开提供有关每个地点口罩库存水平的数据。唐凤负责的部门便启动了一个平台,让每个口罩供应商都可以随时更新其库存数量。

然后,与台湾政府建立了多年牢固关系的黑客(骇客)社区介入了。

它开始利用已公开的数据来构建一系列的口罩实时地图。

Image caption

黑客创建了实时地图显示口罩库存数量。

这些地图为民众提供了最新信息,告知他们可以在离家或工作地点的哪些地方找到口罩,以及商家的口罩库存量。

  • 黑客如何利用新冠肺炎疫情传播计算机病毒
  • 肺炎疫情:通过黑客侵入新冠疫苗研究?美中再爆口水战

互信

随着口罩地图的普及,更多的黑客团队加入其中,并为视力障碍的用户添加了“语音使用”功能。

至今,超过1000万的人使用了这个口罩地图应用程序。

唐凤表示,结果是,如今只有少数人不配戴口罩出门,后者也会“感到社会压力”。 她补充说:“这是黑客第一次真正感到自己像是从事公务资讯工程的设计师。”

“因为此次我们(黑客)实非信任人民,而人民反馈信任给我们。”

不过,台湾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关系并不总是那么顺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唐凤解释,2003年发生的非典疫情(SARS 沙士),当时社会是“十分混乱”。部分原因是中央政府当时未能建立一个中央机构来协调应对措施。

政府之后汲取教训,于2004年成立了国家卫生指挥中心,确保在未来的危机中,政府机构能够更好地合作。他们还命令将个人防护设备(PPE)的库存保持在足以应对任何未来大流行病初期的水平。

2014年,台湾内部政治角力激烈,当时许多民众冲进并占领立法院抗议“服贸”法条。抗议者认为这法案若通过,将让台湾过度接近中国。该次政治示威被称为“太阳花革命”,因为抗议者将向日葵作为希望象征。

他们当中便有一群来自民间的黑客,他们合作开发了一些软体程序,希望运用数据协助解决社会面临的挑战。

台湾政府之后邀请他们通过众包(crowdsource)和分析民众意见,以更好地影响法律的制定。

Image caption

软件工程师唐凤2016年开始在台湾政府担任政务委员。

唐凤(在当时也是一名公民黑客),现在认为台湾政府能迅速对付冠状病毒之威胁,部分原因是因为过去的危机,使台湾政府提高了应对能力。

因此,当12月底凌晨,当一个“网民”在台湾类似Reddit的网路论坛张贴武汉传出类似SARS疫情的警讯贴文时,台湾民众开始表示关切,政府也立即关注此事。该警讯后来证明是参考武汉在地医生李文亮发出的信息,后者当时让全世界首次意识到Covid-19病毒。

此后不久,台湾开始对于自武汉返台,并有健康异状的民众进行测试与追踪。 这些工作最后起了作用,台湾有效控制住了疫情。

和假信息赛跑

台湾之所以能够控制住肺炎疫情,还有其他原因。

Image caption

地铁站里检测体温的仪器

不久前,台湾前副总统,同时也是知名流行病学家陈建仁向英国议员解释,精心设计的追踪联系系统,以及对入境游客实行严格的隔离规定也是防疫大功臣。

但陈建仁也强调,岛上“十分民主”的特质,以及其卫生官员为赢得公众信任所做的努力,是台湾防疫成功之关键因素。

当地掌权者不仅回应公民,而且亦响应后者共享的网络迷因(meme)和其他信息。它帮助政府反驳了虚假信息:譬如制造口罩的材料与厕纸相同。 回应这假信息,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当时发布了一个自嘲的卡通片,作为卡通主角苏摇晃臀部,同时解释了制造厕纸和口罩材料的不同。

唐凤称:“这在网路上大肆流传。因为政府的策略是以幽默战胜谣言(Humour over Rumour)。”

该策略使用像推特上吸睛且简短的贴文,这些帖子希望在网上能比假信息传播的更快。唐凤解释:“多数人有机会在读到络谣言之前,就先读到澄清信息。”

她又开玩笑称:“那么他们将具有群体免疫力(herd immunity),或者,如果是先读到网络迷因,则具有书呆子免疫力(nerd immunity)”。

唐凤表示,在其他国家对政府的信任日渐衰弱之际,对台湾而言,如果第二波疫情袭来,却反而可以采取一种自上而下的方法。但她补充说,但是“这决策必须由整个社会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