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愛情》:安傑最令人討厭的一點是她總愛跟姐姐比,壓過姐姐


《父母愛情》:安傑最令人討厭的一點是她總愛跟姐姐比,壓過姐姐

2020-12-20 海濱湖畔

《父母愛情》裡,安傑有一點很招人討厭就是她總是喜歡明里暗裡跟姐姐安欣比,總要壓過姐姐的風頭她才開心。

當初姐姐嫁給歐陽懿,歐陽懿有文化又有情調,安傑其實心裡對姐夫是些許愛慕的,但是姐夫卻看不慣她的刁蠻任性,更喜歡姐姐的知書達理。

以安傑那麼高傲的性格來講,即使她再喜歡一個人,如果那個人對她表現出不屑,她是斷不會嘴上承認喜歡那個人的,所以她跟江德福說她不喜歡姐夫的自以爲是。

安傑要跟江德福結婚時,其實她是不甘心的。她的夢中情人是又白又高又大,又懂浪漫,在她耳邊輕輕地說,I love you Miss An。

而江德福卻是個大老粗,沒文化又不懂浪漫。

姐姐也擔心她跟江德福過不到一塊兒,在她矛盾糾結時,姐姐跟她說,讓她聽從自己的內心,不必勉強自己。

安傑婚後參加姐姐姐夫的宴席上,江德福因爲不會用刀叉吃西餐,向服務員要筷子,安傑覺得他丟了自己的臉,敏感多疑以爲姐姐也在看他們的笑話,就在上洗手間時逼問姐姐是什麼意思?

當時哥哥嫂子對江德福非常恭敬巴結,他們明顯占了上風,可她從沒考慮過姐姐姐夫的心情,偏偏要壓姐姐一頭。

姐姐終於發火了:你現在還只是團長太太,等你做了司令太太再顯擺也不遲!

這是姐妹倆第一次發生不愉快。

第二次是在安傑懷了雙胞胎馬上要臨盆時,請姐姐過來幫忙伺候月子。

那時,姐姐姐夫正在落難,姐夫每天下苦力,姐姐每天壓麵條。姐夫心裡很不痛快,強烈的自尊心讓他感覺安傑這是看不起他們,把姐姐當傭人。

姐姐心裡也不好受,但她還是偏向妹妹這一邊,說,她是我的親妹妹呀,我去伺候我親妹妹怎麼就是當傭人了?

可當姐姐盡心盡力伺候安傑生產之後,有一次,葛老師去看望安傑時,對安傑說,你姐姐可真好看!

安傑馬上說,比我更好看嗎?

葛老師很聰明,她說各有各的好看。

安傑又問,姐姐哪好看了?

葛老師說,她的聲音很好聽,她說,「您請喝茶」。嗯,大戶人家的人才這麼說話,真好聽!

安傑有點吃醋,脫口而出說,「您請喝茶」那是大戶人家下人端茶倒水說的話,哪裡好聽了?

這句話剛好被前來送湯的姐姐聽到了,姐姐心裡很不是滋味。

姐姐受江德華之託,來勸說安傑跟葛老師不要走太近,怕影響安傑一家的生活。因爲她受過那種苦,不想妹妹也走自己的老路。誰知安傑振振有詞地反駁她,她忍不住哭了,她問安傑就因爲她說了一句「您請用茶」她就是下人了嗎?安傑沒吭聲。

這就是安傑沒有同理心的表現,姐姐正在落難,當初也是貴爲千金大小姐,如今淪落爲壓麵條的農婦,受盡白眼與冷落,現在連親妹妹也說她是下人,叫她情何以堪?

雖然說安傑不是故意的,她並沒有從心裡看不起姐姐,認爲姐姐是下人。但是她的日子蒸蒸日上,姐姐的日子風雨飄搖,本來處於劣勢的人心理就會更加敏感脆弱,可她偏偏要爭強好勝,逞一時口舌之快,結果傷了姐姐的心。

老年的時候,姐姐知道安傑就那樣的性格,也不跟她計較了。

姐姐跟她訴苦姐夫網戀了,說還是妹夫好,妹夫心細。她卻說,心細有什麼好?天天圍著你轉,煩死了!

姐姐直接遞給她一個眼神讓她自己體會,她也覺得不好意思,說,我是不是有點王婆賣瓜呀?

姐姐撇嘴笑了。

在去海島的輪船上,安傑再一次跟姐姐炫耀,姐姐,跟你比,我這輩子算是幸運的!

此時的姐姐心態已非常平和,沒再像年輕時那樣計較了,而是溫柔由衷地對她說,你不僅幸運,你很幸福!你跟任何一個人比你都是幸福的!

安傑滿意地笑了,說自己這輩子真值,沒有白活!

有些人就是這樣,要處處顯示自己的優越感才開心。你顯擺就顯擺了,還非要拉一個人墊背,從沒考慮過那個無辜人的感受,讓人反感。

到了海島上,安傑跟姐姐誇耀自己老公打靶很厲害,就是閉著眼睛都不會脫靶,結果打臉了,江德福有兩顆子彈脫靶了,垂頭喪氣地回來了。姐姐笑笑拍了一下安傑的肩膀示意她安慰江德福就趕緊閃開了。

接著,漁民們鑼鼓喧天歡迎姐姐姐夫回島,安傑他們心裡很不是滋味。以前他們一直占上風,沒想到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他們處於下風了。姐姐姐夫邀請他們下去吃螃蟹,他們賭氣不去。

回去後跟女兒說漁民們太庸俗,小家子氣。他們也終於嘗到了別人風光自己被人冷落的滋味。

兄弟姐妹之間,尤其是兩兄弟之間或兩姐妹之間互相有比較,這都是很正常的。但是比較也有個度,要注意分寸,不然就傷感情了。

兄弟姐妹親,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兄弟姐妹之間的感情是我們除了父母、配偶和子女之外最親的人了,別因爲自己的爭強好勝去傷害自己的兄弟姐妹。

如果遇到寬容大度的兄弟姐妹,人家笑笑不跟你計較。如果遇到小心眼的兄弟姐妹,可能就會從此結下仇恨,那就太不值得了。你們說是嗎?

結尾。

我是海濱湖畔,如果你喜歡我的文字,歡迎關注、留言或轉發!我會持續更新,期待與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