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羣身穿粉紅沙麗的印度婦女,揍起家暴男和無良警察毫不手軟,還登上過《時代》封面


這羣身穿粉紅沙麗的印度婦女,揍起家暴男和無良警察毫不手軟,還登上過《時代》封面

2021-01-11 她影

包子 真澄

如果生而爲女孩,希望你不要投胎在印度

童婚、暴力、虐待,地位低下,任人欺凌……太多女性感受不到生而爲人的自尊與自豪。

比如15歲的印度少女Janki Devi,剛剛陷入甜蜜的初戀,還沒懂什麼是風花雪月的浪漫,愛情的火苗就被父母無情地掐滅了。

因爲在印度北方邦的鄉村里,婚姻大事需聽由父母之命

而在Janki的父母看來,愛情是什麼玩意?宗教、階級、經濟才是婚姻的根本。

於是火速給她安排了,一個所謂門當戶對的丈夫,卻沒意識到將她的餘生推入痛苦的深淵中

結婚9年,Janki把青春全投入到家務農活中,在婆家一直任勞任怨,但因爲一直沒能生小孩,在公婆眼裡,就是百無一用。

Janki的父親拿著她結婚,和躺在病牀上的照片

那天,婆家人露出比往日更爲猙獰的面孔,強硬地往Janki喉嚨里灌汽油,一把火點燃了她,想欲置她於死地。

幸虧鄰居們看到家裡有火光,才趕緊送她去了醫院,可不幸的Janki當天晚上就離開了人世。

更心寒的是,悲傷的Janki父母到警察局報案,警察卻以「這是家事」爲由拒絕記錄在案。

可憐Janki,這位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子,從生到死,她都沒有一天爲自己活過。

而她只是每年30萬印度受害婦女其中一位,在印度,每10分鐘就有一人被誘拐,每20分鐘就有一人被強姦

比如這位叫爲了Vanita的女性:爲了讓她聽話乖乖結婚,她的繼母安排求婚者強姦了她,粉紅幫救下了企圖自殺的Vanita。

爲這些女性她們主持公道的唯一希望,不是警察、執法人員,也並非是騎著白馬的王子、勇士,而是一羣穿著粉紅沙麗的大媽:

古拉比幫派

粉紅幫

這是一個完全由「女漢子」組成的幫派,人數高達40萬。

她們揮舞著結實的竹棍,懟遍政府和警察局,一言不合就乾架

然而這羣暴力的女霸王們,卻是印度婦女心中的保護神,她們尋求公平和正義,爲了保護婦女、兒童而戰!

說起粉紅幫,不得不提到它的創始人,幫派女大佬桑帕特·帕德維(Sampat Pal Devi)

Sampat出生在印度的北方邦,這是家庭暴力、性虐待比例最高的區域,對於女性來說,也是印度最不安全的省份。

2006年至2011年因爲貧窮、乾旱和童婚,女性入學率僅爲1.9%。

而且Sampat還是達利特人,也就是印度森嚴種姓制度中的最低等人,俗稱的「賤民」,因此,她的境況可想而知。

上學,那是家裡男孩子的「特權」,Sampat只能整日干農活,偶爾偷溜出來躲在教室外偷聽,還得謹防被大人發現而遭挨打。

12歲,她就成了一名兒童新娘,15歲,生下了第一個孩子。

婆家狠狠地壓榨她,與對待奴隸無異,性格剛強的Sampat實在忍不了

成功策劃了一次逃家行動。

從此,爲女性權益而奔走,一位社會活動家就此誕生了!

粉紅幫的誕生源自於她面對暴力,深感女性的弱勢與無力。

2002年的一天,她的一位朋友遭丈夫毆打,當Sampat匆忙趕過去阻止時

那個男人嫌她多嘴,甚至向她舉起了拳頭。

朋友的哭嚎聲聲戳心,可是當時圍觀的鄰里街坊衆多,卻沒有一個人伸出援手,因爲在印度大家已經默認了家庭暴力是合理存在。

大感失望的Sampat在家裡靜靜坐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召來五位女性朋友,拿著結實的棍子找上門來,把那個施暴的男人揍得青一塊紫一塊,直到他低頭求饒,不敢再打人。

施加暴力的男人遭到了懲罰,對於當地人來說不吝於驚天的消息,不過幾日,當地人都知道了女霸王Sampat,尤其在女性眼中,她被奉若神明。

誰說女性註定得被欺壓?咱們團結起來,照樣是驍勇戰士!

意識到這一點的Sampat,想要組織起自己的姐妹,成爲伸張正義的街頭新霸,這一想法在女性羣體中一呼百應。

每位成員每年交500盧比,(約50元人民幣)的年費,幫派用於定期組織婦女們練習棍法,集中學習「平權」知識。

教年輕姑娘們用縫紉機做針線活兒,用掙錢的本事換回自主,追求教育和婚姻的平等。

一根長棍,是她們馳騁鄉村的武器,一件粉紅沙麗,是她們奪目亮眼的幫服。

因爲粉紅色和任何宗教、政治組織都不衝突,這也意味著她們只爲人應有的權益而戰,對抗一切看見的罪惡!

2007年,因爲抗議警察局忽視賤民的強姦案,很多村民被投入監獄,粉紅幫衝進警察局,以武力要求釋放無辜的村民。

2011年,一名17歲的少女Sheelu Nishad,被高等種姓的男人強姦,報案後反而自己被拘捕。

她的父親找到粉紅幫,在警察局門口和立法機關的門口,發起兩場示威遊行活動,最終迫於壓力Sheelu被釋放~~

久而久之,越來越多印度婦女們,不信教、不信神,只信粉紅沙麗

Sampat每天5點鐘起牀一開門,就有成百上千的女性絕望地守在門口,她們大多是文盲,赤著腳,除了祈求粉紅幫伸出援手,別無他法。

粉紅幫不僅阻止童婚事件,監督立案調查家庭暴力,對抗天價嫁妝等陋習,更把援助每一位弱勢羣體當做己任。

電力系統故意切斷了村莊的能源供應,粉紅幫把辦公室的人都鎖在一個屋子裡,揮舞著長棍,暴力威脅,直到他們承諾不敢再犯。

道路年久失修,腐敗官員卻拒絕管理,粉紅幫衝進政府遊行示威

印度的一位高級法官曾形容,北方邦的警察就是這個國家最大的犯罪組織,這一頑疾長期無人能管,卻讓粉紅幫尋找到了解決之道。

她們挑戰階級觀念,訴諸暴力,但只是通過暴力反擊起到恐嚇的目的,至今沒有謀殺過一人

她們豎立積極有力的女性典範,告訴長期受欺負而懦弱的女性們,男人不再是唯一的權威。

Sayah Bana在丈夫拋棄她後,加入粉紅幫維護自己的利益。

Sampat的名聲從北方邦的鄉村響到國際,登上過《時代》雜誌封面,成爲國際社會的熱門議題。

2011年,她被《衛報》評爲。世界上10位最有影響力的女性之一。

2014年,粉紅幫的事跡被改編成電影,主題曲中的一句歌詞:「沒有人來保護你,只有依靠你自己,我們是粉紅的正義衛士!」

這正是這些勇敢無畏奮起反抗女性的真實寫照。

雖然全社會欽佩於粉紅幫的大無畏,但不少人正爲它的後續發展而擔憂

因爲若是沒有第二個Sampat。帶領著原本絕望的女性。粉紅幫能持續多久,沒有人知道。

根據政府的一項公開調查,印度有51%的男性和55%的女性認爲家庭暴力在某些情況下是合理的,比如忽視家務以及和丈夫頂嘴。

這種態度不只存在於民間,2015年2月,印度最高法院,曾拒絕將婚內強姦固定刑事犯罪。

深深根植於人們心頭的觀念讓強者認爲權利與生俱來,弱者認爲痛苦生來必受。

Sampat今年已經55歲了,但她仍不敢退休,老胳膊老腿,還要舉著長棍繼續幹下去。

雖然她清楚地認識到,棍棒帶來的恐懼並非是解決問題的出路,但目前,以暴制暴是最無力的方式,也是最有力的支撐,除此以外,別無選擇

反對家暴的塗鴉牆

Sampat想要通過暴力,讓原本生而懦弱的女性,懂得守衛自己的人生。

在家庭這第一戰場,勇敢面對來自家人的壓迫和虐待

「我有權利說話,我有權利去市集,我有權利受到教育」

「只有像我這樣的人,只有像我這樣做,才能真正改變印度」

喚起女性反抗意識,反對家庭暴力的海報

粉紅幫,在絕對不公平的環境中,讓絕望的吶喊被世界聽見!

沒有什麼事是忍一忍就能過去的,女性也該享有生活的選擇與權利。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益美傳媒(YeeMedia)

推薦閱讀歷史消息(👈點擊可看)

由「她影」原創,如需轉載,請登錄新榜網站版權頻道(http://cc.newrank.cn),我已加入「維權騎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權保護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