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彩霞王娜娜,到陳春秀和苟晶,爲什麼是「她們」高考被頂替?


從羅彩霞王娜娜,到陳春秀和苟晶,爲什麼是「她們」高考被頂替?

2021-01-11 楊一lis

高考被頂替的案例從前段時間被爆料出後,陸陸續續牽扯出許多人,直至今日,仍是火爆的議論話題。

從陳春秀到苟晶,再到山東甚至全國更多被頂替的高考學子,今天我們來剖解一下,這些被頂替者們的相似之處。

陳春秀——沒上過大學一直是心結

2004年,20歲的陳春秀參加高考,分數是546分,比山東省理科本科分數線低了3分,但高出大專分數線27分。她在志願中填寫了離老家山東聊城不遠的山東理工大學,因爲家裡窮沒電話,郵寄地址就寫了鄰居家,但鄰居家始終沒收到她的錄取通知書。

在那個網絡不發達的年代,陳春秀並未多想,只以爲自己沒被錄取,因爲家裡清貧,陳春秀放棄了復讀,背起行囊出門打工。

這期間,陳春秀做過工廠流水線工人,當過餐廳服務員,因爲沒有學歷,一直游離在社會的最底層。可那麼多年她一直還有個大學夢,在結婚後,她一邊從事幼兒教師的工作,一邊自學高考成人大學重圓大學夢。

就在今年5月,當她準備報考成人大學時,卻被告知自己已經上過大學,陳春秀和丈夫疑惑的查詢學籍信息,發現這所大學竟是當初自己報考的山東理工大學。

初聽聞當初自己高考被頂替,陳春秀心內五味雜陳,大腦一片空白,16年來,她一直爲高考落榜深深自責,她出身農村家庭,父母靠種地爲生,直到去年才實現脫貧,但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父母沒有重男輕女,一直支持她的學業。學習刻苦成績優異的她,曾是全家人的希望,而16年後,她才知道,她和整個家庭的大學夢,不是沒有實現,而是被人竊取了。

而在媒體的採訪中,陳春秀的父親,一位滿頭花白,滿嘴牙都快掉光了的老人,坐在低矮的房屋前,乾癟瘦巴,說出那句讓人動容落淚的話「爲什麼欺負我們家孩子,因爲他們打聽過我是個老農民,是個慫人!」

話里並非怨恨,更多是看透世俗的自嘲。

苟晶——兩次高考被頂替

在陳春秀事件在網絡火熱傳播之時,苟晶在網上爆料自己曾兩度被頂替高考,而頂替者是自己高三班主任的女兒。

1997年6月高考後,在班裡成績中上等的苟晶騎車30公里趕到學校,在高考成績榜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後面卻是一個低得驚人的分數,這與她平常的成績相差甚大。

1998年苟晶復讀,明明平時成績優秀,高考前模擬考還全區第四名,結果她依然低分落榜。一個多月後,她收到了湖北黃岡一所中專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她從未填報過這所學校的志願,去了之後才知道那是一所「野雞學校」。

然後苟晶的人生軌跡和大多數農村女孩一樣,出門打工,結婚生子。

而苟晶稱早在2003年的時候,當時的高三班主任邱老師曾讓人帶信給她,在信中邱老師承認是自己的女兒頂替苟晶去北京上了大學。

據媒體報導,邱老師的女兒頂替苟晶上大學,畢業之後被分配到濟寧的一所中學,任後勤部老師。邱老師的女兒去學校上任時,卻被同時在校任教的苟晶的同學發現並非苟晶本人,苟晶被班主任之女頂替之事由此在同學之間傳開。

在此之前,苟晶從未見過邱老師的女兒,2016年的某一天,苟晶在同學羣里看到退休了的邱老師和女兒參加同學聚會的照片,那是苟晶第一次見到邱老師的女兒。

苟晶感覺邱老師的女兒和自己長得很像,個頭都差不多,都戴著眼鏡,臉型也是方形的。稍微站遠點看,是有些容易混淆。苟晶這才明白,她被老師選中,原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而苟晶稱在爆料自己被頂替以後,昔日班主任邱老師「兩次登門來訪」,一次是前往苟晶老家,看望其家人,並帶去禮物和1萬現金,請求和解。第二次則直奔浙江,帶著幾名大漢去苟晶工作之地,找她希望能夠「面談」。

班主任至今未公開出面發聲道歉,但卻在私下裡積極「奔走」,欲以金錢來換取「和解」,並不遠千里奔至浙江以求私了,其想要私下裡解決事情的做法,反而顯示了他的心虛,印證了冒名頂替情節的存在。

而最可誤的是,從苟晶第一次高考被頂替後,她已經註定不能再考大學了,因爲她的學籍檔案已經屬於班主任的女兒,而當時蒙在鼓裡的苟晶並不知道,自己無論再怎麼努力,都上不了正規大學了。班主任不僅包辦了她第一次的高考頂替,甚至還怕露出馬腳,在第二次高考將她發配到一所不要檔案的野雞大學!

相對於陳秀春被頂替已經實錘,苟晶的案列就眼下看來,還有些許疑點,還待有關部門求證證實。

爲什麼是她們?

從陳春秀到苟晶,光山東就陸續爆料出200多人被頂替,再想想全國那麼大,得有多少人十年寒窗大學夢被人破滅。

無論是現在話題火爆的陳春秀和苟晶,還是早兩年的王娜娜和十年前轟動一時的羅彩霞,無疑都有一個共同身份「農家女」,因爲家裡貧窮,惹不起事,父母社會地位低下,老實巴交,在某些人眼裡「翻不起什麼大浪」,所以就被人肆無忌憚地欺負。

她們的父母堅信知識改變命運,所以無論家裡條件多麼艱苦都咬牙供孩子讀書,知識改變命運不錯,可是她們的父母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一家兩代人努力改變命運,可命運早已被別人操控玩弄於股掌之間。

竊取別人的成績冒名頂替上大學,無疑是一場謀殺,謀殺了一個人的青春和未來。

陳春秀和苟晶站出來要一個公道,卻也已要不回自己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