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国安法》的国际战场:北京的“完美时机”和西方如何博弈 – BBC News 中文


两会保安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该法案预料将于5月28日在中国全国人大闭幕仪式上宣布通过。根据北京当局宣布的草案,北京中央政府将在香港设立国安机构。

在中国传递最重要政治风向的“两会”上,过去一周里,国际社会的焦点集中在北京突然宣布将审议有关制定香港《国安法》的草案。许多中国观察者形容,对这一消息的震惊程度仿佛一枚“核弹”。

预计此法案将于星期四(5月28日)在中国全国人大闭幕仪式上宣布通过。根据北京当局宣布的草案,北京中央政府将在香港设立国安机构。此消息一出,瞬间引发香港和国际社会的担忧,认为将违反香港《基本法》,侵蚀香港基本自由和高度自治。

北京似乎不再顾忌可能的香港抗议反弹、美国制裁,以及经济影响,以一些分析所称的“底线思维”将香港推向国际博弈战场。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系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对BBC中文分析说,北京选择在此时行动,堪称找到一个“完美时机”。

但北京为何在此时推出香港《国安法》?在当前国际环境下,支持香港追求自由的西方国家还能在多大程度上参与这场博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人大审议香港新《国安法》时,香港街头再现抗议。

北京的“完美时机”

新冠病毒大流行令很多国家陷入危机,各国官员忙于处理本国疫情,无暇东顾。香港也因受疫情影响,规定不允许在公共场所聚集八人以上。去年持续半年之久的抗议活动目前尚不知何以为继。这就是高敬文所称的“完美时机”。

此外,高敬文还认为在9月立法会选举之前通过新《国安法》,有助防止泛民主派当选。

去年11月,在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所引发的大规模抗议运动中,香港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分析认为,对北京持批评看法的阵营也将在本次立法会选举中占上风。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BBC中文访问时也认为,北京在此时推出香港国安法“具有强烈的机会主义特征”。

香港《国安法》的国际战场:北京的“完美时机”和西方如何博弈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立法会审议《国歌法》市民街头抗议被警方驱散

中国大陆“民主和民生诉求合流”

不过,夏明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北京正在对香港采取进攻式策略,而是由于对威胁政体安全的深层恐惧而采取的“防御性措施”。这与目前中国政治和经济形势密切相关。

夏明说,过去40年,中共政权合法性主要由国内经济增长来维系,而今年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受到重大打击,因此成为“考验中共政权的重要关口”。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5月22日人大会议上宣读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明确表示,中国2020年不设GDP增长目标。这是中国近30年来首次没有经济增长目标,意味着中国经济的复甦过程艰难,并且面临难以预料的影响。

夏明认为,这是过去40年来“首次出现民主和民生诉求合流”。以往大多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和精英阶层为底层劳动人民发声,包括要求废除收容遣送制度,提高农民工权利和待遇等。而新冠疫情的冲击令中国许多民众的生存受到影响,不少人意识到,没有信息自由可能令人民付出生命代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5月27日,香港警员在街头戒备。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担心,如果香港继续成为中共无法控制的经济、政治和文化飞地,将对中共意识形态带来相当大的震荡。”夏明说。

这不难理解中国经济虽然受挫,但在国防支出上仍保持增长。中国政府在“两会”上透露,2020年中国国防预算按年增长6.6%。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表示,中国在国家安全领域面临新风险挑战,“反分裂斗争形势”更严峻。他强调,中国在考量国防预算时,“既要算经济帐,更要算安全帐”。

中央治港步步为营

香港时任特首董建华在2003年尝试推动与国家安全有关的《基本法》第23条立法,引发大规模游行,令此法搁置。北京认为,从那以后,该法已经被“严重污名化、妖魔化”,由香港政府完成立法已经有实际困难。因此决定由中央直接干预。

加之2019年香港爆发了震撼世界的抗议运动,数月期间北京不断谴责香港示威者的暴力行为,甚至表示在香港已“出现恐怖主义苗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联办大楼曾经成为香港示威者的目标,向大楼外的中国国徽泼墨涂污。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朱志群对BBC中文说,这是“北京决定立法的导火线”。

分析人士指出,自去年以来,北京对香港的举动步步为营。去年10月,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为中央治港政策划下蓝图,其中明确指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今年年初,骆惠宁和夏宝龙被任命分别掌管两个重要治港系统——中联办和港澳办,是中央强硬治港的关键一环。

“他们被指派完成一项任务:迫使香港遵守管制,控制抗议活动。”高敬文说。

已有迹象表明,两位官员上任后即刻开始布局。今年4月18日,中联办发出声明,称两办是中央授权专责处理香港事务的机构,不受《基本法》订立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不得干预香港事务”的规范,有权代表中央政府行使监督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二十三条立法曾在香港引发抗议活动

此举在香港掀起轩然大波,反对者批评,一直藏匿在背后“西环治港”的中联办已经走入管治前线。

夏明认为,北京虽然会高调通过香港《国安法》,但在今后实施和执行方面,不一定强行推进,而是采取“温水煮青蛙的策略”。“可能先宣讲,让法律慢慢深入人心,过几年再认真执行,或者找个合适的机会试一下风向。”

西方博弈胜算多少

新《国安法》引发对侵蚀香港基本自由和高度自治的广泛担忧。

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如果北京强行在香港推动国安法,将重新评估香港的特殊地位。美国总统特朗普警告,华府将作出“非常强烈”的反应。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者认为可借美国之力逼使北京让步。

香港目前拥有独立关税区地位,该地位一旦取消,意味着美国可以对香港限制出口,施加关税,令香港与上海无异。特朗普去年11月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每年评估香港的自治情况,决定是否继续让香港享有特殊地位。

美国刚发布的《对华战略方针》表明,华府已放弃对华接触战略,转为全面竞争性的战略。主管中国政策的前白宫官员何瑞恩(Ryan Hass)此前对BBC表示,美中将在很多领域转为“对抗性”。这意味着,一旦中国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威胁,美国将强力反击。

不过,针对可能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的举动,朱志群说:“美国吓唬的成分比较多。如果取消香港特殊待遇,谁会受益,谁会受害?美国能既惩罚北京又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吗?”他认为,受害最多的是香港民众和商业,以及在香港的众多美国公司和其它跨国公司。

高敬文说,“新国安法可能对香港商业产生负面影响,削弱外国公司对香港的信心,妨碍法治和社会稳定,并且干扰访问互联网的自由和商业信息的机密性。”

“香港有超过1200家美国公司和8万多名美国国民,他们将对特朗普政府施加很大压力,要求保持香港的特殊地位,并免于受到更高关税的影响。因此即使美国修订对港政策,也只是象征性修订,”高敬文说。

除了美国,由27国国家元首等组成的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26日表示,重视保持香港的高度自治,并重申支持“一国两制”。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三国外长此前也发表联合声明,指对国安法立法表示“深切关注”。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黄之锋曾赴美争取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朱志群认为,“西方国家一定会继续支持香港民众争取民主保持自由,但他们能够做的很有限,北京也不会退缩”。

高敬文也说,“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可能改变对待香港的方式,但我认为对北京的影响不会很大,无法阻止采纳该法”。

“新冷战”的前沿阵地

高敬文说,目前已经进入“新冷战”阶段,而主要原因是“中国的攻击性和反对民主的战争”。他说,“新冠疫情危机没能缓解紧张局势,反而加剧了这场冷战。但是中共领导层不在乎。”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指责美国一些政治势力绑架中美关系,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新冷战”。他说这种做法可能断送两国多年的合作成果。

有分析认为,香港是这场新冷战的前沿阵地,即把香港比作二战后冷战时期的西柏林。当年西柏林虽然被东欧共产主义控制,但在美国及其盟国的对抗中,自由体系得以保存,被称作“自由之岛”。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不过,与冷战时期不同的是,目前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政策已经使得美国与其盟友渐行渐远,而此次肺炎疫情更加剧了西方社会的分裂。冷战时期的模式似乎难以再现。

夏明说,“最根本的变数在于美国能否再次成为西方的轴心。”

他对此持怀疑态度。“很不幸的是,香港处在大国博弈之下,如果要真正保护自己的权利,恐怕要付出相当大的牺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