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不相忘,可抵歲月長


唯有不相忘,可抵歲月長

2021-02-23 央視新聞

「閻寶霞,你的男人接你來了,

你在哪裡!」

近17個月來,

甘肅徽縣72歲老人王玉明

徒步數千公里,

走壞6雙鞋,

貼了一萬多張尋人啓事,

尋遍了附近的鄉鎮和山溝,

只爲找到患阿爾茨海默症、

走失的老伴閻寶霞。

每次出門,

王玉明總會帶上200張尋人啓事、

20管膠水、

一牀薄被子和幾個饃饃。

一路走一路打聽,

從天亮走到天黑。

風餐露宿他不覺得苦與累,

他說:

「每天我吃飯的時候就在想,

她吃啥啊……」

提起老伴,

他哭得像個孩子。

5月1日,

是兩人的結婚紀念日,

他們已在一起度過了

48個春夏秋冬。

而今年的結婚紀念日,

王玉明卻只能獨自在外

苦苦尋找妻子的蹤影。

王玉明是名退伍軍人,

1970年8月他去前線打仗時,

與閻寶霞剛剛結婚三個多月。

新婚燕爾,

兩人只能靠寫信聯繫。

親愛的寶霞,

你好!

好久沒有通信了,你還想我嗎?我很想你,但是爲了革命工作,我們雖然相隔千山萬水,但是我們的心在一起。

結婚的頭十年裡,

閻寶霞獨自帶著孩子

在河北唐山老家生活。

王玉明去探親時,

兩人從唐山大地震中死裡逃生。

爲了救他,

妻子還受了傷。

後來,

一家人來到甘肅徽縣定居。

爲了貼補家用,

閻寶霞賣過冰棍,打過零工。

她第一次賣冰棍掙到的兩元錢,

被王玉明當作紀念保存至今。

「她說她不怕吃苦,

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就行。」

經歷過戰爭,

經歷過大地震,

經歷過物質匱乏的苦日子,

王玉明覺得這輩子

虧欠妻子太多。

「只要有人把你尋著,

我就把房賣了感謝人家。

沒有你,我要房幹啥……」

近17個月,

500多個日日夜夜,

王玉明從未放棄尋找妻子的腳步。

走到哪裡天黑了,

把塑料布往地上一鋪,

展開被褥就能睡。

他說不想睡旅店,

睡在外面可以看看

有沒有流浪的人,

是不是自己走失的老伴。

經過風吹日曬,

曾經貼過的尋人啓事

都已經掉色、脫落。

王玉明就沿著幾十條

尋人路線再走一遍,

換上新的尋人啓事。

「她跟著我兩千公里到徽縣來,

我咋能放棄她呢?

找不著,我永遠找下去!」



王玉明的老伴閻寶霞,

66歲,身高1.5米,

家住甘肅徽縣南橋頭萬方小區西區,

說普通話帶唐山口音,

患阿爾茨海默症,

於2018年1月25日走失。

老人特徵:小腹動過手術有疤痕,

左上牙鑲的能取下,0型血。

幫老人轉發找線索吧,

多個轉發,多個希望!

腦海中的橡皮擦

「1、2、3」,

每3秒鐘,

全世界範圍內就會

增加一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

他們的大腦里像下了一場大雪,

最後是「白茫茫的一片大地真乾淨」。

雖然記憶會因爲疾病消逝,

但是

卻不會被磨滅。

他們,

可能是你我的愛人

「她是我妻子,

是我這輩子要負責到底的人。」

自從妻子2008年

被診斷爲阿爾茨海默症,

蘇州退休醫生周昆吾

就開始了24小時看護的生活。

十一年,

3000多個日夜的守護,

直到妻子去了另一個世界。

「感覺她的眼神忘不了我,

她平時叫我媽媽,

可能她就是感覺,

媽媽是最好的。」

2018年7月5日,

南京正下著大雨,

一位患有輕微阿爾茨海默症的

八旬老人在超市門口摔倒了,

連傘都給摔壞了,

但他還是一直念叨著,

擔心下雨天出去買菜的

老伴被淋溼,

要去給老伴送傘。

老人連自己的姓名和住址

都記不清了,

卻牢牢記著與妻子

結婚歲月,

以及相處55年來的點點滴滴……

他們,

可能是你我的父母

今年1月29日,正值春運。

一位老人在成都火車站售票廳

逗留了很長時間,

遲遲沒有買票。

民警詢問調查後得知,

老人患有阿爾茨海默症,

因想念近6年未歸家的兒子,

瞞著老伴獨自一人來到火車站,

準備買票到陝西看望兒子,

但錢不夠,才徘徊了很久。

老人記性一年不如一年,

但他唯一記得的,

是遠在他鄉的兒子。

「最漫長的告別」

阿爾茨海默病三大早期症狀:

①記憶障礙:剛發生的事很快就忘

②自理能力下降:原來會用的電器工具現在不會用

③性格發生變化:之前熱心開朗的人,變得沉默,喜歡自己待著

患者和家屬往往認爲這些是自然衰老的表現而忽視就診,調查顯示,輕度患者就診率僅爲14%。

從今天起,多關心一下身邊的他們吧!

《沒有你,萬般精彩皆枉然》

作者/[英]傑拉爾德·達雷爾

我見過千種日出日落,在大地上森林與高山都被籠罩在蜜色光澤之中,在海里爲一團五彩雲朵平添並渲染上一道血橙色的殷紅,在廣闊的大洋之中潮汐潮落。

我見過千般的月亮;滿月如金幣,寒月蒼白如冰屑,新月宛如雛天鵝的絨毛。

我見過的海平靜如止,顏色如緞,藍如翠鳥或者通透如玻璃,亦或烏黑褶皺地泛起泡沫,沉重又危險地翻動著。

我見過蜂鳥如同寶石一般圍繞著開紅花的樹閃爍,如陀螺一般哼鳴作響。

我見過飛魚如水銀一般穿越藍色海浪,用他們的尾翼在海面上劃下銀色痕跡。

我聽過樹蛙在無數螢火蟲點亮的森林中,演奏著如巴赫管弦樂般美妙複雜的旋律。

我聽過狼羣在冬夜對月長嚎,我聽過珊瑚羣中異彩斑斕的魚羣發出的呢喃。

我感受過來自南極的烈風,寒冷呼嘯著像一個走失的兒童;感受過如愛人呼吸般的柔風。

我曾置身於溫潤如奶、柔順如絲的水中,周圍有海豚做我的客人。

我遇到過千種不同的動物,目睹過千般絕妙的事物……

然而——

沒有你,我做了什麼都是失落。

有了你,我做什麼都是收穫。

爲了有你一分鐘的相伴,我願把這一切都放棄。

爲你的笑語,你的聲音,你的眼睛……尤其你可愛甚至不可思議的心。

圖/視覺中國

點擊【閱讀原文】

爲有需要的老人申領”黃手環”。

轉發分享,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