稜鏡|剛換豪車的養豬戶又含淚甩賣:一頭虧3千,附近村都沒豬了



作者 | 肖望

編輯 | 楊布丁

出品 | 稜鏡·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養豬戶張亮非常懊悔,年初託關係花1700元抓來的仔豬,如今出欄一頭就虧700多元,還不算這半年餵豬耗費的成本和精力。

“養豬的都知道有周期,但這一輪跌幅最大,跌得最快,卻是完全沒想到。原本想著少賺點,結果現在虧慘了。”10月下旬,張亮對作者稱。

養豬戶們正經歷一輪最慘烈的“豬週期”。與去年2月、7月的豬價高點相比,當前豬價已經下跌了近7成,生豬銷售價格在5元/斤左右。農業農村部資料顯示,9月份全國養豬場(戶)虧損面已達到76.7%。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溫氏股份、新希望等上市豬企三季報或業績預告均顯示鉅虧。

國元證券分析師楊為斆、範聖哲在近日的研報中測算,除糧食成本之外,當前的人工、藥物及水電暖成本也漲了不少。現在,生豬行業如果想轉虧為盈,豬肉價格需漲近50%。但這在短期內很難做到。

隨著天氣轉冷,非洲豬瘟疫情有所抬頭,養豬戶們又開始擔心豬場被感染。“這病毒怕熱不怕冷,而且傳染快,致死率高,一旦感染一個豬場幾乎要全軍覆沒,不如及早認賠出局。”張亮說,“我們附近幾個村已經一頭豬都沒有了。”

相同的情形在18、19年已經先行上演,並在隨後帶來一波豬價的起飛。

每隔3-4年,養殖戶賺錢-虧損的行情便會反覆出現。中國2600萬養豬人,但如牧原股份秦英林般成為首富的人寥寥無幾,大量的小散養殖戶在豬週期中隨波逐流,反覆受傷。如何打破這個週期魔咒?

賣一頭豬虧3000元

“趁豬肉便宜,趕緊灌些香腸囤起來。”在南陽市中商批發市場,市民王女士告訴作者,今年終於實現了“豬肉自由”。

河南省南陽市南召縣養殖戶張亮卻開心不起來。“(10月)14號以前,豬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7元/斤,這幾天才漲到10元/斤,主要是受中央啟動凍豬肉收儲訊息提振。但現在賣豬還是虧的。我們的養殖成本在13元/斤左右。”

而他之前高價求購的仔豬,如今也身價暴跌,出售無門。

“仔豬已經跌到200元一頭。還有養殖場因為圈舍有限,開始50元一頭甩賣仔豬。”南陽市社旗縣養豬大戶李棟告訴作者。但養殖戶一直都“買漲不買跌”,仔豬越便宜,反而要養的人越少。

延伸閱讀  遼寧省工信廳:10月4日16:00-23:00啟動實施有序用電Ⅲ級措施

農業農村部監測,10月份第2周,集貿市場的豬肉平均價格每公斤21.03元,比今年1月份下降了60.8%。豬肉價格從今年1月下旬開始連續回落,即便在傳統消費旺季如中秋、國慶期間,也沒有出現反彈。

上市豬企相繼披露的三季報或業績預告更是一片慘淡。

正邦科技(002157.SZ)預計第三季度虧損55.2億元-65.2億元,《稜鏡》作者根據其第三季度生豬出欄數和盈利情況估算,正邦平均每賣出一頭豬虧損1141元-1347元;新希望(000876.SZ)預計第三季度虧損25.8億-29.8億元,平均每頭豬虧損1098元-1268元;溫氏股份(300498.SZ)預計第三季度虧損67.5億元-72.5億元,平均每頭豬虧損1574元-1691元。

被譽為“豬中茅臺”的牧原股份第三季度虧損8.22億元,平均每頭豬虧損95元。

“牧原股份在行業裡成本控制最好,連牧原都開始出現單季虧損的時候,說明行業已經進入全面虧損了。”重慶蜜員夏農場主孫少秋表示,中小型養殖戶頭均虧損更多。“賣一頭普遍虧1800元-2000元,最慘的一頭虧3000元的都有。”

牧原股份指出,在目前的市場價格上,全行業都處在深度虧損。由於非洲豬瘟疫情常態化帶來的全行業防疫成本上升,疊加玉米等原料大幅漲價的原因,養殖成本普遍上升,導致目前行業虧損情況比上一輪的行業低谷期更為嚴重。

虧損行情下,有養殖戶選擇壓欄(繼續養),賭12月份、春節前的行情反彈。孫少秋介紹,生豬正常出欄體重在240斤左右,但現在一些養殖場的豬已經壓欄到500-600斤,甚至有養殖場的豬已經養到800斤。

但生豬養殖供給過剩的局面並未改變。

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9月末全國能繁母豬存欄4459萬頭、生豬存欄4.38億頭。能繁母豬存欄量接近正常保有量的110%,生豬存欄恢復至2017年末水平。

養豬業資深人士陳源告訴作者,全國生豬產能恢復快於預期,而且隨著養殖技術的提升,出欄生豬的體重普遍提高了30-40斤。等量的豬肉需求下,對生豬出欄量的需求其實在減少。

去年養豬的房企超過1000家

生豬產能快速恢復,是受2020年豬價超級行情的直接刺激。

“去年2、3月份吧,豬肉最高賣到了30元/斤。一整年我都沒敢多吃豬肉,甚至要買蝦解饞。誰能想到,豬肉能比蝦還貴。”王女士對作者表示。

養豬突然成了“暴利”行業。“往年的行情,一頭豬掙200元-300元就不錯了。去年一頭豬能賺2000元-3000元。”孫少秋介紹。

“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養殖戶們都換了豪車,賓士、寶馬在這兒最受歡迎。”南陽市社旗縣某畜牧業相關負責人介紹,去年掙了數百萬乃至上千萬的養殖戶大有人在。

上市豬企更是賺得盆滿缽滿。牧原股份2020年淨利潤達274.51億元,同比增348.97%。正邦科技淨利潤57.44億元,同比增248.75%。新希望和溫氏股份淨利潤同比雖然有所下滑,但也分別大賺49.44億元和74.26億元。

在賺錢效應的誘惑下,疊加非洲豬瘟疫情防控基本穩定,各路資本湧入養豬。

“做房地產的,做鋼材的,搞金融的,甚至以前賣豬肉的,但凡手上有點兒錢,或者借點兒錢,都來養豬了。”孫少秋告訴作者。原有的養殖戶們大多也進一步擴大了養殖規模。

延伸閱讀  “突破能量守恆定律”的公司被調查,怎麼回事?

新希望劉永好在2020年末的畜牧業論壇上更是稱:“過去一年多時間,僅從房地產過來跨界養豬的企業就超過1000家。”

從仔豬價格上可見一斑。“去年3-4月份,最高時15公斤左右的仔豬賣到了2600塊。”孫少秋回憶說,“如果當時的豬價能持續,喂到300斤出欄也還是有得賺。”

據農業農村部監測,2020年8月份全國有2030個新建規模豬場投產,前8個月新建規模豬場投產累計達11123個,2019年空欄的規模豬場也有11844個復養。全國年出欄500頭以上規模豬場數量由2020年初的16.1萬家增長到17.1萬家。

到2020年11月末,全國生豬存欄和能繁母豬存欄均已恢復到常年水平的90%以上。

農業農村部相關負責人提到,到今年6月份,生豬產能已經出現過剩苗頭。該部提醒養殖戶淘汰低產母豬,有序安排生豬出欄。

“養豬不像工業生產,說停就能停。”陳源對作者表示,生豬規模增長有一定的慣性。當下出欄的生豬,是4-6個月前的仔豬,而它們的孕育在10-12個月之前就已經發生。那時的母豬存欄量決定了現在的生豬出欄情況。7月份以來,全國能繁母豬存欄量才結束增長勢頭,環比連續3個月減少,但減少幅度很小,且這一趨勢是否持續仍有待觀察。因此,陳源預計,生豬供給過剩的情況還將持續至少半年。

追漲殺跌的養殖戶在離場

豬週期迴圈往復,與中國養豬市場高度分散的格局密切相關。

農業農村部資料顯示,在當前2600萬養豬場戶中,99%是年出欄500頭以下的中小場戶。2019年,我國出欄量最大的溫氏、牧原、正邦、新希望等八家養殖企業生豬出欄量佔全國總出欄量8.27%,行業集中度仍處於較低水平。

大批中小養殖戶追漲殺跌,造成豬價的潮汐漲落。

自2012年養豬以來,李棟見證了2015年、2018年和2021年三輪豬價嚴重下跌的行情。在他看來,最掙錢的時候,是玉米最便宜的時候,這時候養豬的人也最少。等到養殖戶進來太多的時候,連飼料都跟著漲價。

“大家都知道週期,但行情起來的時候,80%-90%的養殖戶都還是會隨大流。在豬肉價格高點瘋狂補欄擴大規模,到豬肉價格大跌時不願再養。大家主要看眼前的行情算賬。明擺著虧損的時候,很少有人敢逆勢加大投入。”李棟表示。

這樣的場景,牧原股份董事長秦英林也不陌生。在2019年12月的一場畜牧業論壇上他提到,“一聽說養豬利潤高,很多老總都找我說要養豬,怎麼勸都勸不住。過了兩三年,不說話了,咬著牙把豬場賣掉,多少錢都賣掉,根本就養不好。”

“家財萬貫,帶毛的不算。”李棟表示,養殖業很難獲得銀行貸款,投資200多萬元建的豬舍、存欄的豬,都不如拿縣城裡的房子作抵押好使。主要靠自身利潤積累難以滿足養殖場快速發展的需要。今年,受益於銀行推出的支援家庭農場的優惠政策,同時找公務員親友擔保,他才申請到50萬元貸款。

李棟的豬場現在可容納200頭能繁母豬,每年出欄生豬約4000頭,他不願再擴大養殖規模,因為要考慮在週期底部時自己能否承受住這些損失。李棟的想法在養殖戶中十分具有代表性。

南陽市方城縣柳河鎮政府黨建辦主任姬大偉曾告訴作者,秦英林不願小富即安,堅信規模化養殖的趨勢,並多次逆勢加碼擴張。“他並不是盲目下賭注。他曾說,即便沒錢的時候也要考慮留好加油錢。”姬大偉介紹。

“以前養豬用的是自家的地,喂的是多餘的糧食,誰都能養。”李棟介紹。但眼下,隨著環保政策趨嚴,以及非洲豬瘟疫情抬頭,養豬的門檻越來越高。防疫不到位、風險承受能力弱的小散養殖戶,正在逐步被市場淘汰。

“現階段的確是越養越虧,但要說行業大規模退出為時尚早。”孫少秋表示,“紅利期總體上才過去了8個月,多數養殖戶還沉浸在去年的超級行情裡,這很影響大家的判斷。”

延伸閱讀  林一鳴:部分地區疫情反覆疊加去年高基數拖累愛爾眼科業績

孫少秋介紹,養豬是重資產投入,建一個存欄500頭-1000頭規模的養殖場,豬舍等設施投入就要100多萬元,對農民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而且,養殖場一般都建在偏僻的地方,轉手的時候5萬可能都沒人要。如果不養豬,這100多萬相當於就是白白投入。“大家很難果斷抽離,加上去年賺到了錢,所以大多數人選擇熬下去。”

但養豬行業規模化程度、集中度不斷提高已是不爭事實。牧原年報指出,2020年末養豬業前五大企業市場佔有率上升到9.22%。


在孫少秋看來,規模化養殖生豬是大勢所趨,但散戶為主的局面不會很快發生改變。“城市居民青睞口味更好的散養土豬,散戶養殖的方式也將長期存在。作為農民在家門口就業增收的重要途徑,只要有利潤空間,養殖戶們就會重新殺回來。”

(文中張亮、李棟、陳源為化名)

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