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車險“高保低賠”,勸退理由又多一個?


隨著新能源汽車產業規模快速發展,消費者、財險公司以及新能源車企的矛盾點逐漸聚焦在了相對落後的車險上。

目前,國內新能源汽車配套的專屬車險遲遲沒有推出,在售新能源汽車只能沿用燃油汽車車險的保險條款,這一做法會在承保、理賠等實際業務操作環節遇到不少需要解決的問題。例如,絕大多數國產新能源汽車可以享受補貼,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新能源汽車投保車損險參照補貼前的車價計算保費,就會導致保費過高。

不少買完新能源的車主發現,新能源車險價格不但高於燃油車,續保、理賠的時候更是遭遇“霸王條款”,令新能源車主有苦說不出。即便實施了車險改革,但對於新能源車主來說,一直以來新能源車險“高保低賠”的窘境並未解除。

這種情況究竟何時能夠改善?消費者的利益又該如何保障?

10月21日,銀保監會政策研究局負責人葉燕斐表示,下一步,銀保監會將適時推出新能源汽車保險,不斷提高車險的服務實效。

此前8月,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已經為新能源汽車“專屬保險”開啟徵詢意見。據瞭解,國內很多大型險企包括平安、人保、太保等多家保險公司也已著手針對新能源汽車開發設計專屬保險,或正推行相關計劃。


與此同時,特斯拉、寧德時代、吉利等紛紛提速進入車險行業,多種訊號表明,令新能源車主煩惱的車險痛點,已經解決在即了。

“專屬保險”

“新能源汽車保費高的根源在於賠付率高,大概高出20%左右。特別是電池系統佔到新能源汽車總成本的近40%,三電系統佔到新能源車成本的近60%,一旦電池或者三電系統損壞,保險公司將面臨高額賠償。所以保險公司對三電系統是不願意承保的,甚至一些事故率高的新能源車品牌會遇到買保險難的尷尬。因此,少有保險公司願意接單。”一保險公司負責人表示。

隨著新能源汽車失控碰撞、電池故障、充電自燃等事故頻頻發生,車主們最關注的,莫過於這些特有風險能否納入保險保障範圍。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發布《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新能源汽車商業保險專屬條款(2021版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專屬條款》)特別明確了“新能源車”定義,包括插電混動汽車、純電動汽車、燃油電池汽車,並依照新能源車特性,對三電(電池、電機、電控)系統、電池自燃等提出針對性保障。

延伸閱讀  有意思!特斯拉在中國向車主索賠1005萬,在美國被索賠8.8億!

與傳統車險相比,《專屬條款》的變化主要有幾個方面:第一,在傳統商業車險條款的基礎上,擴大了保障範圍,針對性的保障了新能源汽車三電系統(即電池、電機和電控)及其相關風險;第二,明確了免除責任範圍及新能源車險折舊率;第三,針對新能源汽車特性,新增了包括電網、充電樁、智慧輔助駕駛軟體在內的6項附加險。

從《專屬條款》內容來看,消費者主要關心的風險已經基本涵蓋。


針對新能源汽車發生較多的火災事故,《專屬條款》還進行了保險責任的擴充。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或被保險新能源汽車駕駛人在使用被保險新能源汽車過程中,因自然災害、意外事故(含起火燃燒)造成被保險新能源汽車車身、電池及儲能系統、電機及驅動系統、其他控制系統,以及其他所有出廠時的裝置的直接損失,且不屬於免除保險人責任的範圍,保險人依照本保險合同的約定負責賠償。上述使用新能源汽車的過程包括行駛、停放、充電及作業。

而附加外部電網故障損失險、附加自用充電樁損失保險、附加自用充電樁責任保險、附加智慧輔助駕駛軟體損失補償險、附加火災事故限額翻倍險以及附加新能源汽車增值服務特約條款六項附加險,也將新能源車主在實際用車中可能發生風險損失的專案都涉及到了。

除此之外,《專屬條款》對新能源車的折舊率進行了重新規定。新能源汽車的折舊按月計算,不足一個月的部分,不計折舊。最高折舊金額不超過投保時被保險新能源汽車新車購置價的80%。


不過,《專屬條款》將讓消費者用車有了新的保障,也衍生了新的擔憂。有了專屬車險之後,新能源車險的價格會更貴嗎?

中國社科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表示,從新能源汽車的售價、出險率、車均損失等指標來分析,預計在同等保障程度條件下,相較於傳統車險,新能源車險的費率可能會高一些。

巨頭入局

隨著新能源汽車專屬產品的關鍵環節接連打通,幾家頭部財險公司已在新能源車險方面有所佈局。

半年報顯示,太保產險今年上半年已為42.46萬輛新能源汽車提供了風險保障,這將為其推進新能源車險奠定基礎。平安產險也表示將探索開發新能源車綜合商業險、動力電池責任險、充電設施責任險等專屬產品,助力新能源汽車消費。


10月13日,寧德時代與中國人保財險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並稱將重點聚焦新能源汽車後市場領域。保險作為電池生命週期裡不容忽視的一環,此次寧德時代進軍保險業,助力其其巨集觀戰略再進一程,也存在客觀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硬派“當能縱情山野 多路況試駕新一代奇駿

無獨有偶,特斯拉CEO馬斯克也於近日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特斯拉希望10月份在美國得克薩斯州推出其為不同使用者量身定做的個性化的汽車保險產品,並進一步推廣。事實上,特斯拉早在2020年8月6日就註冊設立了“特斯拉保險經紀有限公司”。


特斯拉保險的目標是為特斯拉車主提供保險和索賠管理,折扣高達20%-30%。車主可以按月支付保險費,還可以隨時取消或變更。特斯拉正打算將這一車險在紐約率先實驗,明年開啟相關業務。

國內的一些車企也已搶先佈局。廣汽集團成立了眾誠汽車保險公司,上汽集團與上汽通用等公司組建成立了上汽保險公司,小鵬汽車成立了廣州小鵬汽車保險代理有限公司,吉利控股入股了合眾財險。


新能源車險正成為車險行業的重要賽道。資料顯示,僅今年上半年,人保財險新能源汽車保費收入40.3億元,同比增長60%。據銀保監會預測,到2035年,預計全行業新能源車險年度保費將達2000億元左右。

全國乘聯會祕書長崔東樹分析,車險市場對造車新勢力吸引力很大,主要在於車企可通過建立自己的車險體系,為品牌創造售後產值利潤。同時,直銷等汽車新零售模式的普及,也成為新勢力進入車險行業的好時機。

業內人士認為,此前行業已經有不少車企險企深度合作的案例,部分財險公司直接由車企控股。隨著新能源汽車保險市場的壯大,雙方在業務層面的合作將更加緊密,尤其是在個性化的車險產品設計和銷售方面,車企可能發揮主導作用,而險企則發揮其風險承保、售後服務等方面的優勢。


除此之外,專門針對新能源汽車的三包條款也已經問世,將於2022年起實施。

可以確定的是,這些還在“畫大餅”階段的利好訊息,離變成真正的乳酪,已經不遠了。

本文為中新汽車原創,歡迎小夥伴分享,媒體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作者及出處,謝絕任何媒體、自媒體以此文任何內容製作為視訊、音訊指令碼,違者將承擔法律責任。圖片來源於網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