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旅行團”到“煤炭工人”,內蒙古額濟納旗為何成疫情風暴眼?


本輪“旅行團”疫情仍持續蔓延,10月26日,內蒙古額濟納旗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揮部發布訊息,經流行病學調查和核酸複檢,並經內蒙古自治區臨床專家組診斷,額濟納旗確認新增20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截至目前,額濟納旗共有確診病例78例。而在此前內蒙古額濟納旗通報的近期新增的確診病例中,已出現了醫護、學生、幹警等人員。從10月25日起,額濟納旗宣佈全旗居民落實足不出戶的防疫要求。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10月25日一天內,內蒙古就通報了兩例當地拉煤司機被確診的訊息。其中一人來自鄂爾多斯伊金霍洛旗,另一名則是額濟納旗策克口岸一家從事境外煤炭銷售運輸企業的運煤司機,這已不是內蒙古尤其是當地策克口岸首次出現煤炭從業者感染的情況。

從策克口岸到額濟納旗,從“旅行團”到“煤炭工人”,這背後隱藏著怎樣的疫情傳播鏈條?在國內煤炭需求旺盛的今天,當地煤炭行業的防疫是否規範?帶著以上問題,紅星新聞記者對話了內蒙古當地運煤司機以及煤炭企業經營主,以求找到本輪疫情鏈條下的隱藏密碼……


從策克口岸到煤炭工人……

僅3.2萬戶籍人口的額濟納旗,何以掀起疫情風暴?

近期,以“老年旅行團”為主要傳播鏈的疫情感染者數量仍持續增加。自10月16日西安通報2名外省遊客(閆某夫婦)核酸檢測陽性以來,本輪疫情至今已波及陝西、內蒙古、寧夏、甘肅、湖南、北京、貴州、河北、湖北、青海、四川等11個省份,有明確關聯的新冠病毒陽性病例已超170人。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本輪和旅遊相關的疫情傳播過程中,地處邊陲的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存在多個病例行程軌跡交集。而距離該旗旗府所在地達來呼布鎮80公里的策克口岸,也逐步成為關注重點之一。

梳理官方公佈的病例流調結果,多個曾有甘肅、內蒙古旅居史的旅行團成為疫情傳播的“中轉站”。其中,多人暴露出額濟納旗旅居史。

10月25日晚間,額濟納旗公佈了此前19例確診病例的詳情情況。根據通報資訊,當地已出現醫護、學生、幹警等人員感染的情況。

額濟納旗,一座戶籍人口僅3.2萬的內陸城市,何以成為本輪疫情的一大漩渦中心?從現有病例感染前後的鏈條更深處挖掘,位於該旗境內的策克口岸,逐漸浮出水面。


如10月19日甘肅蘭州釋出的通告,蘭州旅行團張某一行人,就曾在10月13日當天前往策克口岸參觀。10月21日,內蒙古對外發布的1名核酸檢測陽性病例郭某某,此前也曾在策克口岸參與裝煤工作。

郭某某的行動軌跡顯示,郭某某一行6人在結束四川的旅遊後,郭某某便在10月16日前往策克口岸蒙峪煤場裝煤。

10月25日通報的19例新增病例軌跡中,65歲的男性高某某,便是額濟納旗星晨煤業貿易有限公司職工。該公司地址同樣位於策克口岸工業區,企業經營範圍也為煤炭批發經營、加工,道路普通貨物運輸,對外貿易等。

策克口岸社會事務局:

口岸已關閉,但並非因為出現關聯病例而關閉

策克口岸是阿拉善盟對外開放的唯一國際通道。公開資料顯示,該口岸位於中蒙邊境572界碑附近,距額濟納旗府達來呼布鎮77公里。現已發展成為全國第四大、內蒙古第三大陸路口岸,也是陝西、甘肅、寧夏、青海四省區和內蒙古共有的陸路口岸。

中蒙實現貿易互通,策克口岸是關鍵樞紐。從2009年起,策克口岸正式實現中蒙雙邊性常年通關。到2012年,經內蒙古自治區政府批准,這裡正式成為策克口岸經濟開發區。

然而,疫情衝擊之下,這個實現常年通關超12年的口岸,被按下了暫停鍵。


10月19日,阿拉善盟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揮部發布第31號公告,宣佈額濟納旗啟動IV級應急響應機制,採取“關閉出入額濟納旗通道和策克口岸,實行臨時管控”等措施。同時,為切斷傳播,額濟納旗也自10月18日關閉了出入旗通道、關閉口岸,實行48小時臨時管控。

延伸閱讀  骨質疏鬆易骨折,還可加大心血管風險,做好這5點,有助強健骨骼

另據“中國額濟納”公眾號訊息,策克口岸經濟開發區此前已對當地170家餐廳、超市、賓館和52家煤炭、商貿物流企業開展環境消毒消殺。

近期,紅星新聞記者也從策克口岸經濟開發區社會事務局一名工作人員處瞭解到,目前策克口岸也已被暫時關閉。

該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之所以關閉策克口岸,主要原因並非由於有相關病例曾到策克口岸後被確診而關閉策克口岸,而是考慮到策克口岸距離額濟納旗較近,人員流動和貨物流通都需要經由額濟納旗。但自額濟納旗封控後,口岸的旅遊、貨運等活動也被暫停,因此才被關閉。

該工作人員表示,到目前策克口岸經濟開發區在全員核酸檢測中,並未發現陽性病例。

內蒙煤炭企業經營者:

從經驗來看,運輸過程仍是防疫薄弱環節

煤炭工人出現感染,已不再只侷限於額濟納旗。10月25日,內蒙古鄂爾多斯伊金霍洛旗也新增了1名本土確診病例金某某。流調結果顯示,金某某系一名拉煤司機,曾在10月15日到新疆金能煤礦拉煤,後於17日進入內蒙古。直到24日收到核酸檢測結果陽性通知的當天,金某某仍在伊金霍洛旗進行裝煤作業。

內蒙古是我國進口煤炭的交通要塞之一,其中策克口岸發揮著重要作用。相關資料顯示,策克口岸經濟開發區駐區煤炭進口企業多達52家。另據“全國能源資訊平臺”統計資料顯示,2020年12月8日,策克口岸累計煤炭進口量1005.63萬噸,貿易額達31.97億元。

然而,眼下內蒙古多地卻出現了數名煤炭行業從業者感染的情況。那麼,當地煤炭行業此前防疫的真實情況如何?目前新增了哪些新的防控手段?一名內蒙古煤炭企業主向紅星新聞記者講述了當地的防疫現狀。

“內蒙古的煤炭行業對全國用煤市場而言,幾乎是‘後花園’般的存在。”煤炭企業經營者劉先生說。

自2018年開始,劉先生就在鄂爾多斯開起了一家面向國內市場的煤炭運輸和銷售的公司。在劉先生看來,整個煤炭的來料及銷售過程中,運輸正是煤炭行業防疫較薄弱的環節。

劉先生向紅星新聞記者解釋,無論是進廠拉貨還是入廠卸貨,大部分國內企業都有了相當的防疫經驗和防疫措施,所以司機在廠區內更便於檢測和防控。但在長時間的長途運輸過程中,企業就難以把控司機在路上的每一個防疫環節是否落實,過程中是否會出現交叉感染也成了未知數。

“國內疫情控制良好,被感染的機率較低。但如果涉及境外煤炭運輸,那麼過程中接觸到國外感染者的概率就會升高,一旦司機被感染就有可能將病毒帶回國內。”因此,劉先生提出,負責煤炭運輸的司機,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必須在每一個礦點嚴格遵守當地相關部門的防疫要求,以及背後工作單位的防疫規定。

劉先生的煤炭企業也在此前執行著必要的防疫措施。“我們公司在車輛正常執行期間,要求司機每進入一個礦區,都要提前消毒,且必須全程佩戴口罩,目前這些基本的防疫措施仍在實施。”

而自內蒙古當地出現疫情後,劉先生經營的企業也對司機增加了新的防疫手段。“我們規定拉煤司機要保持一週做一次核酸檢測,出車時車上必須配備消毒用品,直到卸貨完畢,都需要在作業時佩戴手套。”

同時,劉先生表示,要減少運輸過程中感染情況的發生,還需要拉煤司機自生提高防疫意識。“我們就對員工的防疫有獎懲制度,如果沒有按要求做好防護,一經發現就會有懲罰,這樣做都是為了司機們著想。”劉先生說。

內蒙古拉煤司機講述防疫現狀:

煤炭送至省外,無48小時核酸證明不得卸貨

在鄂爾多斯從事拉煤行業的司機趙師傅,近期也明顯察覺到了國內各地疫情防控逐步升級的態勢。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從出現疫情開始,無論是自己拉煤的單位還是對方用煤的單位,都有相關的防疫措施,近期變得更加嚴格。

延伸閱讀  世衛組織: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達235673032例

現年39歲的趙師傅,是鄂爾多斯一家煤炭企業的運煤司機。近十年的拉煤經驗,讓他對當地煤炭運輸產業有著相當的瞭解。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由於他的運煤路線為省內運輸,因此趙師傅仍繼續著拉煤工作。

“一個月差不多要跑10次,一次跑車平均要一天半的時間,算起來一個月得來回20趟。”趙師傅說,冬季來臨,眼下正是煤炭企業加足馬力生產供煤的旺季,尤其今年國內用煤緊缺,所以很多面向省內市場的拉煤師傅都沒有休息。

在趙師傅看來,內蒙古對拉煤司機的防疫措施一直比較嚴格。據其介紹,在發生本土疫情之前,當地大部分企業就規定了拉貨裝煤時,需經過供應廠商的防疫登記,出廠前人和車都需要經過消毒,完成測溫。

當貨物運至目的地準備卸貨前,還需經過統一的人車進場消毒,洗手測溫,並必須全程佩戴口罩,檢查健康碼為綠碼方可進場卸貨。至於是否會對煤炭產品進行環境樣本檢測,趙師傅表示,由於其所運送的煤炭出自國內,因此目前相關部門尚未對其開展相關防疫作業。

自本輪疫情發生後,趙師傅也表示行業正面臨更加嚴格的拉煤篩查程式。“每下一次高速路口,就需要做一次測溫和登記,也有相關人員前來查驗健康碼。”同時,據趙師傅透露,在進場卸貨前,尤其是外地企業,都增加了查驗48小時核心酸陰性證明。“只要沒有這個證明,煤送到了也不讓進場卸貨,甚至高速都下不來。”

同時,疫苗接種也成了內蒙古當地拉煤司機出行的“通行證”。趙師傅說,無論是將煤拉至省內還是外地,進廠前企業會專門檢查司機是否已經完成了疫苗接種。用趙師傅的話來說,沒有接種疫苗,很可能連送貨單都接不上。

對於日趨嚴格的防疫要求,趙師傅表示理解,在用煤需求增加,貨物運輸需求增加,且存在疫情的關鍵時期,提高拉煤司機的防疫要求很有必要。“多做一次核酸,大家都能多一份放心。多進行一次消毒,也就能多降低一分感染的風險。”

額濟納旗防控升級:全旗所有居民、遊客足不出戶居家抗疫

專家:不排除額濟納旗此前已出現隱祕傳播

從10月21日起,額濟納旗達來呼布鎮鎮區範圍被劃定為高風險地區。截至10月25日16時,國內已有兩個高風險區域(另一為北京昌平巨集福苑社羣)以及17箇中風險區域。

因疫情防控不力,額濟納旗多名衛生系統官員被免職。根據中共額濟納旗委員會10月23日通報,內蒙古額濟納旗衛健委原黨組書記、主任曲江輝因疫情防控工作履職不力等問題,已被免去其黨組書記、提名免去主任職務,並將由旗紀委監委嚴肅追責問責。

此外,原黨組成員、副主任劉琴現已免去其黨組成員、副主任職務,並將由旗紀委監委嚴肅追責問責、黨組成員副主任圖娜木拉被予以全旗通報批評,並將由旗紀委監委嚴肅追責問責。


近兩日內,為阻斷疫情持續傳播,額濟納旗防疫力度不斷升級。自10月24日開始,額濟納旗已開啟全旗範圍內第四輪全員核酸。同日,額濟納旗新冠疫情指揮部緊急釋出公告,要求自25日零時起,對居民和遊客實行足不出戶(店)的居家抗疫措施,不聽勸阻擅自外出並造成嚴重後果者,將依照法律法規嚴格追究民事、刑事責任。

額濟納旗旗委副書記、代旗長布和也在當地10月25日召開的疫情防控新聞釋出會上指出,額濟納旗現已根據居民近期旅行史或居住史、目前健康狀況、病例密切接觸史等判斷其傳播疾病風險,將居民劃分為高風險、中風險、低風險人員,將居民區劃分為16個封控區,其餘為管控區,採取針對性的管控措施。

本輪疫情的溯源工作仍在繼續。但據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長吳良有在10月24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釋出會上介紹,本起疫情的病毒為德爾塔變異株,根據現有的流調和病毒測序結果,本次疫情是由一起新的境外輸入源頭引起。

香港大學病毒學專家金冬雁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指出,目前尚無法確定額濟納旗是否為此輪疫情的源頭,但不排除額濟納旗此前就已出現了一定規模的隱蔽性傳播,經過一段時間積累後,造成了當前的疫情局勢。

“從事涉外運輸的工作人,一直是疫情傳播的高危人群,也是疫情防控的重點人群。”金冬雁指出,儘管當前溯源仍沒有定論,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存在境外病毒通過煤炭運輸進入國內的可能性。

對於未來幾天疫情的發展趨勢,吳良有曾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釋出會上提出,現存感染者大多有跨地區旅遊活動,國內已出現多點散發的本土疫情,近期疫情進一步擴散風險仍在加大。就此,金冬雁認為,儘管眼下疫情形勢不容樂觀,但整體局勢並未失控。應當重點採取的措施仍是鼓勵出現聚集性疫情的地方百姓接種疫苗,有條件者緊急接種加強針。

另一方面,金冬雁認為,築牢境外疫情輸入的防線,還需要國內尤其是重點區域加大核酸檢測頻率和覆蓋範圍,同時做好閉環管理設計,最大程度杜絕外部人員接觸社羣居民,儘可能切斷所有潛在的風險傳播可能。

延伸閱讀  IPO中的阿諾醫藥被舉報CEO為融資行賄,公司迴應稱“全無事實依據”阿諾醫藥和舉報人誰在說謊?

紅星新聞記者 楊雨奇 吳陽 實習生 艾小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