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特種神醫》正文 第十章 情敵


《女總裁的特種神醫》正文 第十章 情敵

2021-01-10 海鷹視線

蘇白墨的步伐輕盈,高跟鞋踩在了堅硬的路面上發出了一陣陣悅耳的聲音。 楊凡跟在她的背後,看著這個天之驕子,越發感嘆造物主對她的喜歡。 如果這妞的個性不是如此的冷漠的話,那就更完美了。 看了一會兒,楊凡敏銳的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 不動聲色的扭頭看了看,卻是見一輛勞斯萊斯—古思特正勻速跟在了後面。 透過擋風玻璃,楊凡看到了一張俊朗的面孔。 對方見楊凡在看他,便淡淡地笑了笑。 就在這個時候,蘇白墨突然停下了腳步。 看樣子,這妞也感覺到有人在跟著她。 勞斯萊斯開到了楊凡同蘇白墨的跟前,車門打開,一位面孔俊朗至極,氣風度翩翩,器宇不凡的年輕男子下了車。 韓超那種小紈絝跟他一比,簡直就是跳樑小丑。

蘇白墨看到了這男子的時候,原本冷漠的面孔突然變得柔和了不少,尤其是那雙眼睛,竟然出現了一絲絲的笑意。 楊凡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覺。 但,蘇白墨的表情變化卻是那般的真實。 看樣子,蘇白墨跟眼前這傢伙的關係不俗。 「你怎麼來了?」蘇白墨問道。 語氣不在冷漠。 楊凡甚至聽出了幾分溫柔的味道。 原來這妞也有這么女人的一面,只是不曾對楊凡展露。 「正好路過臨海市,就來看看你,我聽你父親說,又來了一位醫生,想必便是這位楊先生吧!」 聲音不卑不亢,略帶笑容的面孔,讓人竟然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楊凡笑道:「是啊,我就是來給蘇白墨看病的楊凡!」 「你好,我叫范耀輝,你可以叫我耀輝,或者是小輝都行。」對方主動伸手說道。 得體大方。 是個讓想討厭都難的傢伙。 楊凡與他簡單的握了握手說道:「你好,我叫楊凡!」 「古人云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一直覺得這話有些偏頗,可不曾想,今日看到了楊先生之後,突然覺得,這話一點兒也不假,沒想到你年紀輕輕,便有了如此了得的醫術,我佩服你!」 這一番話,范耀輝說的要多真誠有多真誠。

容不得別人半點懷疑。 楊凡笑道:「是啊,我也覺得我挺厲害的。」 蘇白墨臉色微變有些不悅的看了楊凡一眼,這傢伙是不是就不知道什麼叫謙虛。 范耀輝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變化,依然笑的讓人如沐春風的說道:「我喜歡楊先生你的自信。」 「謝謝,我也喜歡你的誇讚。」 蘇白墨不敢讓楊凡再跟范耀輝聊下去了。 天知道這傢伙能無恥到什麼境地。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吧!」蘇白墨衝著范耀輝道了句。 范耀輝點了點頭。 隨著蘇白墨的腳步朝著別墅裡邊走去。 不過,臨走的時候,卻又衝著楊凡笑了笑。 楊凡咧嘴笑了笑,跟了上去。 看到了蕭媚的時候,范耀輝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蕭媚同樣笑著說道:「范先生來了啊。」 不少,並不嫵媚。 「嗯,過來看看墨墨。」 看樣子,這倆人也很熟悉。 「哦,你們聊!」蕭媚說道。 范耀輝點了點頭,跟著蘇白墨進了別墅。 「這傢伙什麼來頭?」楊凡好奇問道。 「管你什麼事兒!」蕭媚不屑說道。 哪裡還有對待范耀輝時的態度。 「媚兒,你不能因爲那傢伙長的帥就對他另眼相看,哥也很帥啊!」 「某些人的臉皮可真厚啊!」 「是吧,我也覺得姓范的那傢伙的臉皮真厚。」 蕭媚瞪了楊凡一眼說道:「我說的是你!」 楊凡當然知道蕭媚說的是自己,笑了笑說道:「別鬧,快告訴哥,這位范先生到底是什麼來頭,跟墨墨是什麼關係!」 「哼,告訴你就告訴你,只不過,某些人聽了之後別受打擊就行!」 「怎麼會呢?我這個人不僅帥,而且,抗壓能力也很是不俗,不信,你說說看!」

蕭媚真心不想跟這傢伙聊天了。 無恥界他要排第二的話,絕對沒有人敢排第一。 「人家是這個省二把手的孫子,哈佛高材生,留學歸來自己創業,沒有依靠家裡邊的半點關係,三年之內身價過億,零緋聞,而且,更爲難得的是,人家低調卑謙,人品好的一塌糊塗,不像某些人那麼自高自大。」 蕭媚不忘記打擊楊凡一番。 不過,楊凡卻似乎並沒受打擊,笑了笑說道:「原來是個二代,他跟墨墨的關係很好?」 蕭媚似乎及其不喜歡楊凡對范耀輝的評價,便不耐煩地說道:「蘇小姐是她的未婚妻,如果不是因爲蘇小蠻突然生病的話,倆人恐怕早已訂婚!」 這話讓楊凡著實意外。 完全沒想到的事情。 難怪蘇白墨看到她的時候,表情的變化會如此之大。 楊凡不高興了,很不高興。 蘇世雄竟然沒有跟自己說過這件事情。 爺爺個雞大腿的。 「哼,受打擊了吧,讓你再問!」 楊凡笑道:「是啊,我很受打擊,媚兒,你安慰安慰我吧,不如親我幾下?」 「滾!」 楊凡也不生氣,笑了笑,正要說話,卻是見范耀輝跟蘇白墨一起從別墅裡邊走了出來。 「范先生,這就要走了?」蕭媚笑著問道。 這妞變臉的速度那叫一個快。 范耀輝點了點頭說道:「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所以得走了,下次來的時候,我給你跟墨墨做飯吃!」 「好啊,范先生你做的菜我們蘇小姐很喜歡吃!」蕭媚笑了笑說道。 「媚兒,你胡說什麼呢。」蘇白墨俏臉微紅說道。 聲音雖然略帶幾分冷漠,可話語間卻流露出了一絲絲撒嬌的味道。 傻子都聽的出來這話是什麼意思。 范耀輝笑了笑說道:「你們喜歡就好,楊先生,墨墨這邊就拜託你了,回頭我一定重重酬謝你!」 「好說,好說!」 說著,范耀輝跟衆人打了個招呼,轉身走人。 上了車的范耀輝並沒有馬上離去,而是迅速的撥號,將電話也不知道是給誰打了過去。 很快,電話通了。 剛剛還對每一個人都笑的讓人感覺如沐春風的范耀輝,語氣無比森冷地說道:「給我查個人。」 謝謝大軍,偶家產品哥,真鵬哥,老林,你們四位的守護,也謝謝衆兄弟的禮物,你們真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