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愛人》大結局,但愛沒有結局


本文作者:Vicky刺蝟

為一個人,投入地愛一次,即使傷痕累累,也不願意放開相牽的手,你會嗎?

總覺得自己無比孤獨,但為了曾經的愛人,還願意去相信心動的感覺,這樣的衝動,你有嗎?

還深深愛著,但為了讓愛人更幸福,也選擇放手讓對方離開,這樣的豁達,你能做到嗎?


當《再見,愛人》第一季結局的時候,這三個問題,在我的心底翻湧,我的選擇也無比清晰:我會,我有,我能做到。

感覺自己渺小如螻蟻,但為了愛,願意去披荊斬棘,願意去交付真心,願意在涼薄的世間做一個溫熱的人。哪怕被傷害,被辜負,被冷卻,也無怨無悔。我想我會是這樣義無反顧的人。

一直都知道,這只是一個真人秀,即使再切開婚姻真實的剖面,會有虛飾,會有劇本,也會有臺詞,但還是被三對嘉賓的感情所打動,每看一期,就會哭得稀里嘩啦。這些眼淚,為他們流,更多的時候,也是為自己流。

每個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同的,你心有所想,就會眼有所見。外面沒有別人,只有你自己。

人是如此孤獨的生物,都沒有安全感,渴望被愛,被理解,被溫柔以待。得到愛,就如同擁有了鎧甲,可以對抗外界的風刀霜劍。得不到愛,就成了斷線的風箏,無根漂泊,再獨立堅強,一個小小的感冒,就可以讓自己潰不成軍。

延伸閱讀  沒有窮人、劇情懸浮、演技浮誇、磨皮濾鏡,國產劇還能有多爛?


總得有所愛,有所信任,有所託付,才會讓自私的人性具有神性,讓短暫的生命具有延續性,讓卑微的個體凝聚亙久不變的基因共性,生生不息。當想到這些的時候,更加理解了呂克.貝鬆導演的《超體》,當大腦被開發到百分百時,那種徹底消失有形的拘泥,體驗無處不在的廣闊與自由。

這種延綿不斷的對愛的表達,對精神境界的追求,對至真至善至美的嚮往,在《詩經》裡,在希臘神話裡,在古羅馬雕塑裡,也在每個平凡人的生活裡。自從智人誕生,他們殺戮,掠奪,但他們也創造美,表達愛,傳遞文明的理念和理想的光芒。你追隨光明,你就沐浴在陽光裡,你渴望黑暗,那就躲藏在陰暗裡。可以選擇,這是我們平凡一生,唯一擁有的自主權。

只有拆掉自己搭建的藩籬,才能真正讓別人走進來。這藩籬,是羈絆,也是安全。愛情是一座山,婚姻是一座城,可以一覽眾山小,也可以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放手,有時候只是為了更有力量地握緊對方的手。想清楚了這一點,王秋雨選擇了放手。不是不愛,不是沒有遺憾,但讓朱雅瓊可以重新擁有自我,真正開始自己想要的生活,他這個一直為她擋風遮雨的男人,只有選擇讓她獨自成長。未來,當朱雅瓊可以和王秋雨旗鼓相當地面對面,兩個人會不會再次攜手走入圍城,這都是有可能的。關鍵是,在這一場內耗的婚姻裡,他們已經疲憊不堪,看不到對方,也不再愛自己。那就放手吧,走出這個困境,迎接未來更多的可能性。

經常喝醉酒的男人,希望用孩子來證明自己存在感的男人,有些幼稚比較情緒化的男人,這曾經是魏巍的標籤。佟晨潔這人間清醒,怎麼會喜歡這樣的男人?這也許是不少人的困惑。但看到後來你就會明白,沒有人是扁平的,人總是兼具多面性。童年缺愛的佟晨潔,她需要一個特別熱情的人,來給予自己愛的回饋。她丟過去一個眼神,魏巍絕不會視而不見,這就是她想要的溫度。這段旅途,讓魏巍反省自己的自控能力,想用更主動的改變來維繫婚姻,也讓佟晨潔更加肯定了兩人之間的愛情,我相信,不管將來他們的婚姻是否長久,兩個成熟的男女,會懂得如何進行抉擇。

遇到一個相似的靈魂,剎那間就被吸引而進入婚姻,但十年的不流暢溝通,終是冷了兩顆敏感的心,也不敢再向對方袒露真情。郭柯宇與章賀,當初有多倉促,現在就有多疏遠。十年的脣齒相依,曾經愛過嗎?現在還會為對方而心動嗎?當郭柯宇摸章賀的頭,拍他的屁股,抱他的腰,那些自然而然的小動作,暴露的都是自己的內心。有時候,人的身體往往更忠於自己,更誠實地做出內心想有的舉動。章賀,這個從小就沒有母愛的型男,他渴望愛,渴望肯定,渴望郭柯宇似水的柔情,可是,他太被動,太不解風情,太不懂得該在什麼時候對郭柯宇的親暱做出迴應。一個感性的人,遇到一個理性的人,就是如此陰差陽錯。會不會再復婚,已不再是重點,當兩個人都下車走向彼此,緊緊擁抱,當章賀為郭柯宇披上外套,當他們並肩走在夕陽下,已經詮釋了情感的豐富性。



童年的陰影,會如此深地投射在一個人的生活中。得不到原生家庭的愛,匱乏感就會如暗礁,隨時讓你墜入深海。愛一個人,在潛意識裡,只是想彌補童年的缺失。這種現象,在三對男女的身上都醒目存在著。

王秋雨在童年時得不到父母的欣賞,他們只關心他的成績,以至於老王只有在工作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他沒有朋友,沒有家人,沒有娛樂。朱雅瓊和兒子是他的軟肋,為了他們,愛面子的老王,一次次在鏡頭前失聲痛哭。老王不是要故意貶低朱雅瓊,是因為他習慣了這種打壓的表達方式,不懂得如何去鼓勵自己的愛人。他以為打擊是一種激勵,是愛,但雅瓊更想要的是肯定。可惜他醒悟得有點遲,只能眼睜睜看著雅瓊離開。


佟晨潔遇到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她不想要孩子,是因為覺得魏巍沒有責任心,不成熟,不想自己的孩子繼續這種家庭悲劇。魏巍從小沒有了父親,他渴望熱鬧,享受推杯換盞間被人需要的滿足感。當一方強勢,另一方就會弱勢來平衡兩人的力量。也許當佟晨潔縮回一點鋒芒,魏巍就會扛起家庭更多的責任。這種微妙的調節,有時候也是婚姻保鮮的祕訣。

延伸閱讀  最雷人的穿幫鏡頭:李雲龍打仗那麼辛苦,喝瓶怡寶怎麼了!


小時候就失去了母親,章賀只有用封閉來對抗堅硬的世界,他表面很酷,但內心如一汪泉水,郭柯宇其實是懂他的。如果她個性熱情,就會有力量去融化他防禦的堅冰。可惜她也敏感,性情淡漠,並不具有這種能量。十年裡,她放棄曾經如日中天的演員身份,洗手做羹湯,做一個相夫教子的家庭婦女。如今,要重新回到娛樂圈,對於她這種文藝氣息濃厚的女性,真是困難重重。章賀一直在強調她是一個特別好的演員,這何嘗不是對郭柯宇的搖旗吶喊。做不成愛人,還可以做彼此支援的朋友,這樣的真情,也是動人的。


《再見,愛人》第一季雖然結束了,但它讓我對自己的婚姻也有了更加清晰的分析和認識。因為喝酒,我和老公經常鬧彆扭,我也無數次想要離婚。但我很愛他,他也是深愛我的,就因為這一點,我們的婚姻磕磕絆絆走過了二十多年。就像佟晨潔一樣,如今我也覺得我們是生死相依的兩個人,離開了對方都不會快樂。雖然有痛苦,有糾結,我還是願意和他繼續走下去。

任外面如何兵荒馬亂,握著一個人的手,總是會找到心的方向。

願每一個人,都能找到那個似粥暖熱的愛人,相信愛,握緊彼此的手,不留遺憾。


(圖片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