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面對抗疫科技,中港台在隱私保護與有效性間艱難平衡 – BBC News 中文


香港政府會向被隔離者派發印有二維碼的手帶,同時要求他們安裝一個用於監察的手機程式,自動監察他們有沒有違反隔離令。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政府會向被隔離者派發印有二維碼的手帶,同時要求他們安裝一個用於監察的手機程式,自動監察他們有沒有違反隔離令。

伴隨全球新冠疫情日益加重,已經經歷過一輪疫情爆發的中港台地區再度提升警惕,紛紛升級防疫檢控措施,監測重點防疫人群。

與此同時,三地同時通過不同的技術手段,對受隔離人士及不同人群進行監控與管理。在這個過程中,科技應用與隱私保護的倫理問題又一次引起關注。

香港:手機信號

香港近月實施隔制令,除了部份來自韓國、意大利等疫情較嚴重地區入境的人士需要入住政府的隔離設施外,所有其他入境人士都需要在家中自我隔離14天。政府會向被隔離者派發印有“二維碼”的手帶,同時要求他們安裝一個用於監察的手機程式,自動監察他們有沒有違反隔離令。

香港官員指出,隔離者在抵達隔離的住所或酒店房間後,需要用手機掃瞄二維碼啟動程式。手機會透過監察發射站訊號強弱改變等的因素,判斷隔離者有沒有離開隔離處。官員強調,手機程式並不會發送定位資料。

香港在2月起開始要求所有曾經前往湖北省的人士到香港後,必須進行14天的居家隔離,措施之後逐漸擴展到中國大陸全境,最後要求所有從外地回港的人士都需要接受隔離。

香港特區政府先後透過不同方法監察受隔離人士是否違反隔離命令。最初當局要求,被隔離者的手機號碼需要進行登記,不定時要求對方通過即時通訊軟件的定位功能分享所在位置,當局也會不定期派員登門巡查,或與受隔離人士進行視像通話,確保他沒有離開被隔離期間的居住地。

台灣:手機定位加報警系統

在台灣,當局使用智能監控系統“電子圍籬”,通過手機定位方式監控居家建議者的行踪。

這一系統由台灣政府與電訊業者經營的基地台合作操作,通過鎖定居家隔離或檢疫者的手機訊號,更精確地知道這些訊號的移動狀況。一旦居家檢疫者離開檢疫範圍,系統便會同步傳送“告警簡訊”給當事人、警察等相關單位,以確實掌握相關人員行踪。但若當事人將手機留在檢疫處離開,有關單位仍需要透過其他方式搜尋。

過往這些技術多被執法單位申請,用於搜查犯罪案件。但是在疫情蔓延下,台灣法律賦予政府權限,監控使用者的手機信號移動情況,同時檢疫人員並每天會打兩通電話給居家檢疫者巡查檢疫情況。

根據台灣媒體《天下雜誌》報導,台灣自今年2月1日開始,就已經成立平台,監控1萬1千多個手機號碼,掌握新冠肺炎居家隔離、檢疫者的所在位置。被監控手機號碼的實時定位會出現在防疫部門及授權平台。

之前的隔離監測技術沒有報警系統,有多人在隔離期離家外出的情況出現。而“電子圍籬”系統自使用以來,目前尚未有人違規。

此外,台灣政府也與台灣宏達電子公司(HTC)和通訊軟體LINE合作,透過後者電子機器人(LINE Bot),讓居家檢疫者可以透過LINE Bot主動回報健康情況,獲得防疫相關資訊。

中國大陸:網上填報自動分類

在中國大陸,對於隔離人員的限制主要依據人力完成。無論是在自己家中還是在特殊安排的地點隔離,都有專人監督,實行嚴格“網格化”管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中國內地,從居住的小區,到工作所在的公司大樓,許多地方都需要民眾出示代表健康的綠色碼才允許他們進出。

但疫情期間一項新的技術應用在中國得到全範圍推廣。這項稱作“健康碼”的技術自2月中旬起迅速推廣開來,目前在絕大多數省市使用。

健康碼按風險程度分為綠、黃、紅三種,綠色風險最低,紅色最高。從居住的小區,到工作所在的公司大樓,許多地方都需要民眾出示代表健康的綠色碼才允許他們進出。

申請健康碼可以在手機上完成。找到自己需要的健康碼程序後,根據提示輸入個人姓名、證件號碼、詳細居住地址、最近14天的出行經歷及健康狀況,之後系統會自動顯示健康碼結果。如果有任何一項內容髮生變化,健康碼結果也可能會隨之發生改變。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這項技術最早在2月由中國科技巨頭阿里巴巴集團的螞蟻金服協助開發,在浙江省杭州市應用,之後另一科技巨頭騰訊也加入這一行列。從中國國務院辦公廳主辦的政務服務平台,到地方政府,均有覆蓋。

螞蟻金服發言人向BBC表示,健康碼的具體測評標準與信息都由政府部門管理,螞蟻金服只負責提供平台入口。 “我們不掌握任何健康碼相關數據,”這位發言人說。 “從填表的那一刻起用戶就是在使用政府提供的服務了。”

除此之外,這種網上填表劃分人群的方法也有其他應用。中國移動、聯通、電信等通訊商推出了疫情期間行程查詢平台,顯示用戶過去14天期間是否有離開過當地或前往高危地區,在醫院等一些公共場所得到使用。

中國當局認為,健康碼的優勢明顯,可以收集更多數據,方便防疫部門管理,同時避免人際接觸,減少病毒傳播風險。但在實踐當中,健康碼的劃分標準始終是個謎。一些用戶發現,他們的健康碼在自己沒有意料到的情況下變成了紅色。

住在杭州的范良平時需要使用兩種健康碼,一個用於進出公司所在區域,另一個在杭州市通用。上週末,他在上海工作的太太來到杭州跟他團聚,在他更新妻子從外地歸來的狀態後,他發現自己的公司健康碼變紅,而杭州健康碼仍是綠色。這意味著,接下來14天他不能進入公司,需要在家辦公。

新冠肺炎康復患者尚寧(化名)目前已經康復40天,沒有復發,一切正常。但他得知,一些病友在填寫信息時選擇已治愈並打卡後,健康碼就變紅了,而自己的健康碼也顯示紅色。文字標註稱,“查詢到您身體抱恙,請不用緊張,盡快聯繫所在社區工作人員,政府將進行妥善安排”。 “真的奇怪,”他對BBC中文稱。 “已治愈還給我紅碼,有點不對頭。”

Image caption

湖北健康碼

隱私保護與追踪有效性的艱難平衡

目前香港沒有因為監察隔離者的方法引起私隱爭議。香港私人專員公署早前發表聲明指出,當地法律規定,與“公眾或社會利益有關的健康事宜”免受限制使用資料的規管。

但引起公眾擔憂的是,社交媒體上屢屢可以看到有帶隔離手帶的人外出的消息,質疑這種方式的有效性。

截至3月23日,香港政府透過監察系統發現,已有41人違反隔離令離開家居,警方截獲5人,把他們送到政府的隔離設施完成隔離。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指出,政府不會容忍任何違反隔離令的行為,會對所有違規人士提出檢控,最高可被判入獄六個月。

而在中國大陸,健康碼的推行雖然一路“暢通無阻”,但網絡上不少用戶擔心自己的信息被手機濫用。有用戶反映,去餐廳吃飯時出示自己的健康碼後,屏幕上自動出現了自己的身份證照片。 “也太沒隱私了吧,”這名網友在微博上表示。

“對於政府來說,這個問題上最重要的是建立信任,建立民眾與政府間的信任,以及與服務平台之間的信任,”風險投資公司Proof of Capital合夥人楊佩珊告訴BBC中文。 “人們最痛恨的就是意外發現。”

從社會信用體係到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與監控設施,中國當局與科技公司的隱私保護一直受到外界質疑。

楊佩珊指出,這種大規模的防疫技術應用“只有中國才可以做到”。 “中國大部分App(應用程式)都是很多功能加在一起,你可以用微信、支付寶買火車票,加一個健康其實沒什麼所謂,”她說。 “但從國外的眼光來講,這是有些瘋狂的,不可能做到。”

她認為,隱私保護上沒有全世界統一的標準,而是不同國家文化、政治、政府操作以及政策的結合。

從今天起需要在家工作14天的范良並不覺得健康碼會為他造成隱私上的困擾。 “一是為了防控疫情,這是當務之急;二是其實就跟國內滿街監控一樣,各種記錄位置的app一樣”,他說。 “個人隱私問題根本不差這一個綠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