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微博上的香港網紅:我們想展現對示威的另一種聲音 – BBC News 中文


香港政府去年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容許法庭把嫌犯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引發當地主權移交以來最嚴重的政治風波。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政府去年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容許法庭把嫌犯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引發當地主權移交以來最嚴重的政治風波。

香港去年因為《逃犯條例》修訂,爆發主權移交以來最嚴重的社會危機,示威浪潮在近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慢慢冷卻,但有關示威者暴力行為和警察執法涉嫌濫用暴力的爭議仍在網絡上持續。

香港示威浪潮改變了一些當地人使用社交網絡的習慣。除了Facebook、Instagram外,部份示威支持者轉到Telegram、Bridgefy等加密通訊軟件,而另一方面,一些支持警察執法的“藍營”支持者(親建制派)也轉到中國大陸的微博開設帳戶,包括許多香港網紅。

這些網絡紅人本身在YouTube、Facebook等已經有許多支持者。他們說,進軍微博是希望讓中國大陸的用戶知道,香港輿論對示威浪潮的論述,不單止只有責怪警察處理示威浪潮的“黃絲”。

微博上的香港網紅:我們想展現對示威的另一種聲音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示威:進軍微博的香港網紅

“除了示威支持者,也有反對者”

網名“黑超哥”的Matthew是其中一名“藍絲”陣營的網紅。他的YouTube頻道去年九月至今已經有差不多10萬人訂閱,話題也從最初集中評論示威浪潮,擴展到新型冠狀病毒、中美關係等其他議題。

他去年九月起,開始在微博發表短片,內容與他在YouTube發布的短片差不多,都是評論時事。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形容自己擴展到微博是一個“順其自然”的步驟。 “有使用YouTube、Facebook的習慣,就會想為什麼也不連帶使用微博?”

但他說,加入微博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希望讓中國大陸的網民知道,香港除了反對政府一方,還有一些反對暴力示威,“支持、承認中國人身份的人”。

“Facebook和YouTube上比較少中國大陸的用戶,對不對?因為他們可能要翻牆,才能夠登入這種平台,所以我們就反過來遷就他們,我們使用微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警察在處理示威浪潮期間,多次被指濫用暴力,警方指警員只是利用”最低武力”阻止違法行為。

與他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另一名同樣是藍絲陣營的網紅孫凱怡。她去年8月在示威者發動罷工並堵塞公共交通網絡期間接受傳媒訪問時,批評示威者的行為,引起外界關注。

她說她希望透過微博,加深中港兩地的認識,也讓中國大陸的網民更加認識香港發生的事情。

她舉例說,去年10月1日一名警員在荃灣向一名示威者開槍,是主權移交後警察首次使用實彈射擊示威者。警方發言人指出,示威者當時在荃灣大規模襲擊警察,警員發出警告無效,生命受“嚴重威脅”後開槍,擊中一名18歲學生。

“為什麼警察會開槍?事情有前因後果,但我發現沒有完整片段,於是我上載到網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建制派多次舉行集會,支持警察執法,但人數大多比示威支持者一方少。

Penny認為,Facebook和YouTube等平台與微博最大的分別,是微博用戶的留言大多比較正面,比較少罵人。

“他們通常會叫我注意人身安全,外出時要多點留意,因為自從我在8月5日接受的訪問後,他們都會很關注香港的事情。”

“滅聲”之爭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浪潮從最初和平遊行,演變成多宗嚴重警民衝突。

假新聞在香港示威浪潮中成為一個關注點,許多關於警察或示威者的虛假消息不斷在社交網絡傳播。 Twitter和Facebook在示威爆發兩個多月後接連宣布,它們封鎖了數百個帳號,指這些帳號發放垃圾信息,或使用虛假帳戶,違反它們的使用者協議。香港建制派形容這個舉動“滅聲”。

Penny說,她曾經在Facebook上傳一些片段,後來被Facebook刪除,同時把她的帳號封鎖數天。但她留意到其他用戶可以上傳同一條片段,那些片段沒有被刪除,相關帳號也沒有像她一樣被封鎖。

Matthew也認為他的Instagram帳戶成為了社交網站封鎖的其中一個目標。他說他有一個以“Sunglass_gor”(“黑超哥”的英文名和諧音)為名的帳號,但後來有人以“Sunglasses_gor”為名開設帳號,發布與他政見完全不同的內容,他呼籲支持者向Instagram檢舉這個帳戶。

Instagram後來決定把他和以諧音開設的帳號同時封鎖,Matthew向Instagram提出上訴,系統卻向他發出訊息指“無法處理”。

Image caption

Matthew說他曾多次要求Instagram解封帳號,但不成功。

BBC中文就兩人的個案向Instagram的母公司Facebook查詢。公司發言人指早前“錯誤地”封鎖Matthew的帳號,至今已經將它解封。

至於Penny的個案,發言人沒有作出直接回應,但否認曾經就個別Facebook用戶的政治關聯針對性地採取行動。 “我們的使用者守則已經很清楚訂明,哪些內容可以上載到Facebook,哪些不可以。我們有理有據地執行這些守則,沒有偏頗。”

微博使人卻步之處

Matthew坦言,自己在微博上曾經談到一些政治上比較敏感的話題時,片段會被屏蔽。

他強調自己對微博這種做法表示理解,但這種審查令他發現微博“不太適合自己”,令他仍然著重使用Facebook和YouTube,不會為了遷就這種審查制度而改變自己拍攝的話題。

Image caption

Matthew在YouTube上的頻道至今已經有差不多10萬人訂閱。

“Facebook和YouTube最多不會跟我分享廣告利潤,但最少我上載的片段仍然存在。”

“我們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可以選擇的話,我當然希望繼續使用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這始終是香港的主流平台,微博不是。”

Image caption

中國大陸網民大都不會廣東話,但Penny認為身為香港人,用廣東話表達自己會好一點。

Penny說她至今沒有被微博以內容審查為由,封鎖已上載的片段,只是偶然微博以版權為由刪除某些內容,但她說她沒有故意以特別方法在微博上吸引粉絲,也堅持使用香港普遍使用的廣東話拍攝片段,頂多是配上字幕、或在片段旁簡介一下內容。

“始終我們是香港人,在香港都是用廣東話,用廣東話表達自己會好一點。”

“無論觀眾是什麼地方的人,也會希望本地人做本地的事情,有本地的特色,這會比較好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