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是否會阻礙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 BBC News 中文


圖像:一名戴著N95口罩的男子

新冠疫情發展的速度和廣度都超過人們的預期。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一點也不比對醫療系統的衝擊弱。

美國股市頻頻熔斷,以至於短短半個月,下跌的幅度和速度多次創造歷史。

經濟學家討論的焦點,也從“是否會有經濟衰退”,逐漸變為“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經濟衰退”。

疫情最先爆發的中國面臨經濟衰退的壓力。經濟學人智庫(EIU)向BBC中文表示,預計中國今年GDP增​​長率會大幅下調到2.1%。

對於中國而言,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至少有三個不容忽視的重點:

  • 作為疫情最先爆發地,中國採取最嚴格的封鎖和隔離政策,使經濟活動整體“冰凍”;
  • 中國人均GDP剛剛超過一萬美元,正在努力轉型跨過“中等收入陷阱”,疫情打斷了這一進程;
  • 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疫情使全球意識到,過於依賴中國生產能力存在風險,“產業鏈洗牌”之說甚囂塵上。

供給與需求雙冰凍

經濟學家中流傳一則老笑話——“只要教會一隻鸚鵡說‘供給’和‘需求’,它也能稱為經濟學家。”

然而,當一個經濟體的供給和需求同時冰凍,這只鸚鵡或許也只好搖頭不語。

肺炎疫情是否會阻礙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肺炎疫情:記者北京採訪被叫停 揭示商戶陷入困境

需求一端,疫情爆發後,中國先“封城”,再“封省”,湖北之外雖沒有被封,老百姓也足不出戶,不再逛街、聚餐、旅遊、看電影。

熱鬧的春節消費季,有的如電影業一般,被直接清零;有的如汽車銷量遭重創,2月上半月同比下降92%;甚至能源需求也一降再降,過剩的原油裝在船裡,飄在海上,因為找不到買家而無法靠岸。

空無一人的店鋪,傷害的不僅是企業,還有就業。西貝莜面村在中國400多家門店,停工不到一個月,就出現資金鍊斷裂的風險——由於每月工資開銷達1.56億元,如果三個月疫情還不過去,企業將難以為繼,2萬多個工作機會隨即消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期間,空蕩蕩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

生產一端,難的是春節後復工,由於擔心工人密集的車間成為疫情進再擴散的溫床,這個“世界工廠”的複工日期一推再推。

這場風暴的中心湖北也是中國四大汽車生產基地之一,僅整車廠就有東風本田、神龍汽車、東風乘用車等10家,年產超過200萬輛,再加上數以千計的零部件廠商,都不得不在疫情影響下停產等候復工。

這種效應如多米諾骨牌一樣,通過產業鏈傳導,越複雜、技術含量越高的產品,受到的影響越大。

無論在中國的哪個角落,都能感知這場“經濟急凍”,但當揭開冰山一角,看到數據時,還是令人倒抽一口涼氣。

中國官方公佈的2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僅為35.7%,大幅下降14.3個百分點,為有記錄以來最低。這一指數一旦低於50%,代表製造業進入衰退。

而原本路透調查預估的中值為46%。數據一出,“超預期”,“急跌”,“史上最差”這些表述遍布新聞標​​題。隨後服務業PMI數據甚至更差,用詞也變成“腰斬”,“信心分化”,“慘過金融海嘯”。

1至2月的官方數據顯示,工業、消費、投資下滑都超過兩位數——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3.5%;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降20.5%;固定資產投資,同比下降24.5 %。

三項數據都是有記錄以來最低。

經濟學人智庫(EIU)向BBC中文表示,該機構預測中國今年一季度GDP將面臨同比7%的萎縮,全年GDP增​​長率從5.4%,大幅下調到2.1%。中國未來經濟復甦更可能是“U形”而非“V形”。

中國今年1-2月工業、投資與消費大幅萎縮

經濟轉型受到的影響

這場疫情來的不是時候。一方面,中國經濟已在承受下行壓力,另一方面,中國經濟正在努力轉型升級,試圖跨過中等收入陷阱。

中國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認為,中國人均GDP達到一萬美元,中國從今年開始開始走向高收入國家階段,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為核心問題,而正在此時發生疫情。

中國在改革開放後,利用人口紅利,搞大規模低水平的製造業,以及大量基礎設施建設,經濟總量不斷走高,然而這些“低垂的果實”已被摘完。

此時,擺在中國面前的中等收入陷阱裡,有深陷其中的墨西哥、巴西、馬來西亞;往前望,是鳳凰涅磐的台灣、韓國、新加坡。

能不能跨過去,成為中國最近兩年的經濟主題——“一帶一路”在地域上擴展中國以外的需求,“中國製造2025”是科技含量上向更高層級發展,加大服務業比重是在結構上優化,三個維度不同,但都為創造新動能,邁過陷阱。三者都在疫情面前停下腳步。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學者歐緯倫博士(William Overholt)此前表示,中國如果處理不好經濟,像日本一樣陷入停滯,情況將更糟,因為中國收入水平還遠不及日本,中國人不會滿足這一水平,不滿會轉變為政治上的巨大壓力。

產業鏈轉出中國?

這場疫情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過去二十年全球經濟高度產業鏈化——國際公司往往自己不具備生產能力,而是外包給一系列企業,提供各類零件乃至組裝,而這些廠商大多位於中國。

疫情衝擊下的痛感,讓眾多企業,特別全球化浪潮中如魚得水是跨國大公司猛然驚醒,“太多雞蛋都放在中國這只籃子裡”。這種風險意識,可能在疫情過後變成行動,新一輪產業鏈洗牌在所難免,中國是否還能一家獨大?

但也有經濟學家辯解,產業遷徙短期之內並不容易實現。

環顧世界,有的國家比中國的勞動力成本更低,比如越南和孟加拉;有的國家比中國基礎設施更好,包括大部分富裕國家;有的則享有與中國體量相當的國內市場,如印度。但是沒有一個國家能集三者為一身。

路透社分析稱,儘管整個產業鏈的上下游關係以及服務配套,是經過長期以來市場尋求供給與需求所形成的,尚難在短時間內尋找替代,但不能低估全球疫情迅速擴散對全球產業鏈的負面影響,中國官方在加緊醞釀針對性措施為外貿企業提氣增力、加速企業多元化佈局,同時更意在穩定國際供應鏈,鞏固自身產業鏈優勢。

肺炎疫情是否會阻礙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 BBC News 中文 2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肺炎疫情:行走在空蕩蕩的北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