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新型冠狀病毒:為什麼我們會忍不住摸自己的臉? – BBC News 中文


Girl, distracted, touching her face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們每天都會下意識到觸摸自己的口耳眼鼻很多次。

在所有將人類區別於其他動物的行為當中,有一種在新冠疫情肆虐下是特別令人擔憂的。

人類是少數幾個會不自覺地摸自己臉的物種之一。

而這一點,增加了像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傳播機會。

為什麼我們會這樣做呢?我們如何戒掉這種下意識的行為?

觸摸自己“就是停不下來”

我們所有人都會以某種出乎意料的頻率觸摸自己的臉。

2015年,一項通過日常觀察做的研究針對對澳大利亞的醫科學生進行了分析,發現連醫科生都控制不了會觸摸自己。

可能醫科生應該比其他人更能意識到這樣做的風險,但是他們還是會每小時摸自己的臉不少於23次,當中包括頻繁地接觸眼、鼻和嘴。

包括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內的公共衛生機構和專業人士都說,這種“自摸”是危險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細菌會通過眼睛、鼻子和嘴侵入人類體內

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預防指引當中,經常會提到的就是手不要亂摸,並且經常洗手。

我們為什麼觸摸自己

對於觸摸自己這件事,人類以及一些靈長類動物似乎是不能自製的——這源於我們進化的方式。

有一些物種觸摸自己的臉部是為了修飾面容,或者將害蟲趕走,而我們人類和一些靈長類動物這麼做則是出於其他各種原因。

據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的心理學教授達赫·凱爾特納(Dacher Keltner)說,有時候, 這種動作是某種舒緩撫慰的機制,有時候則是我們下意識地通過觸摸臉部來調情,或者“像舞台上的幕布一樣,結束一幕社交劇目,然後開始下一幕”。

其他行為學方面的專家則判斷,觸摸自己是一種幫助控制情緒和注意力時長的方式。

德國心理學家、萊比錫大學教授馬丁·古倫沃爾德(Martin Grunwald)說,這是“我們這個物種一種基礎行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般動物只會出於修飾面容和趕害蟲才觸摸自己的臉部,而人類和一些靈長類動物還會有其他原因。

“觸摸自己是一種自律的動作,通常不是為了溝通,並且常常不帶有意識,”古倫沃爾德向BBC表示。

“它在所有認知和情緒進程中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它是所有人都會做的行為,”這名教授說。他在2017年出版了著作《人屬的觸覺:我們為什麼離不開觸感》(Homo Hapticus: Why we cannot live without a sense of touch)。

觸摸自己的問題是在於,我們的眼睛、鼻子和嘴是一切“臟東西”進入我們器官的門戶。

比如新型冠狀病毒是通過鼻子和嘴的粘液從受感染的人傳給另一個人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觸摸接觸了病毒的物件和表面,也能受到感染。

不過,在我們觸摸那些接觸到病毒的物件或者表面時,也會發生感染。

專家們仍然在研究這種新病毒,而已知的是,冠狀病毒非常頑強,一些可能在物體表面存活長達九天

這種存活的能力加上我們喜歡觸摸臉部的行為,就變得危險。

2012年,一個美國和巴西研究團隊發現,一組隨機選擇的人平均每小時觸摸公共地方的表面超過三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口罩能夠幫助我們避免觸摸自己的臉。

他們還會“大概每小時3.6次”觸摸自己的嘴或者鼻子。這比澳大利亞醫科學生每小時23次的頻率低得多,可能是因為他們被觀察的場景是坐在演講課堂的時候,而不是在有更多干擾的戶外。

對於一些衛生專家來說,這種觸摸自己的傾向才是戴口罩保護自己不受病毒感染的更主要原因——它不是為了過濾空氣中的病毒。

“戴口罩可能會減低人們觸摸臉部的傾向,那是在手不干淨的時候主要的感染途徑,”利茲大學教授史蒂芬·格里芬(Stephen Griffin)解釋說。

我們可以怎麼辦?

但是,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至少降低觸摸自己臉部的頻率呢?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行為學家邁克爾·霍斯沃思(Michael Hallsworth)曾在英國前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治下的政府當過政策顧問。他解釋說,要將這種建議付諸實踐真的非常困難。

“叫人們不去做一些下意識的事情是一個經典的難題,”他向BBC表示。

“叫人們多洗手要比叫他們少摸臉要容易得多。”

“如果你只是向一個人說‘不要做一些你不自覺的事情’,是不會有用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你下意識會做的事情,自己怎麼能夠戒掉呢?

不過,霍斯沃思認為,有一些小技巧還是可以幫到我們的。

其中一條是腦子裡想著,我們是多喜歡摸自己的臉。

“比如,當有身體上的需要,比如抓癢等,我們可以找一種替代行為。”

“用手背,你就能降低風險,哪怕不是一個最理想的解決方案。”

找到誘發觸摸動作的源頭

行為學專家也建議,我們要搞清楚自己為什麼要觸摸自己。

“如果我們認識到那些讓我們想摸自己的狀況,我們就能加以控制,”霍斯沃思解釋說。

“那些揉眼睛的人可以戴太陽眼鏡。”

“如果在他們感覺可能會摸自己的時候,就把手壓在屁股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常洗手的重要性,需要被一再強調。

我們也可以給我們的雙手找點事情做——比如指尖陀螺或者減壓球等——特別是在那些手指閒著沒事的時候。

不過,它們必須事先消毒。

用“提示貼”提醒自己不要摸臉,也可能有幫助。

“如果某個人知道自己有情不自禁的行為,可以請朋友或者親戚給自己警告,”邁克爾·霍斯沃思說。

戴手套提醒自己行不行呢?這不是個好主意,除非你像洗手一樣頻繁地換洗手套,否則它們也會變成一個被污染的表面。

老方法——洗手最重要

說到底,沒有什麼比日常洗手和多加註意更重要。

“我們不需要等待疫苗和治療方法,”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2月28日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說。

“要保護自己和他人,有些事情是每一個人現在就能做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