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阿拉斯加之死”——以生命追尋離群索居人生的故事 – BBC News 中文


《荒野生存》圖片版權
SHUTTERSTOCK

Image caption

電影《荒野生存》中的公車和克里斯

大約30年前,美國一名年輕畢業生放棄世俗間一切物質追求,隻身奔赴阿拉斯加的荒野,希望過上一種離群索居的新生活。

他就是克里斯·麥肯蒂尼斯(Chris McCandless)。在經歷了千辛萬苦之後,克里斯終於在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的一處荒郊野外定居下來。

這裡有一部廢棄的公共汽車,有時出外打獵的人如果無法返回,用它做臨時棲息住所。

克里斯在這裡開始了自己的夢想生活,靠狩獵和採集野果和植物為生。但好景不長,四個月之後,克里斯年輕的生命嘎然而止。

後來,有人根據他的日記寫了一本書叫《阿拉斯加之死》。

2007年,美國好萊塢還把此書改編成電影《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講述克里斯這個理想主義者的流浪傳奇故事。

克里斯本是亞特蘭大私立名校的優等生。但畢業後卻放棄了令人羨慕的工作和前景,把自己2萬4千美元存款捐給慈善機構,之後隻身前往阿拉斯加尋找自我。

克里斯在體驗了幾個月的荒郊野外生活後,悟出了世道併計劃回歸社會,但不幸的是,他誤食毒蘑菇身亡。

前赴後繼

圖片版權
GAVIN BRENNAN

Image caption

被白雪覆蓋的公車

不過,克里斯的死不但沒有讓後人怯步,反而鼓舞了一代探險者的獵奇心理。他們也想去體驗一下這種新奇刺激的冒險生活,脫離每日朝九晚五的枯燥人生。

許多人還試圖抵達那輛“神奇公車”,見證那裡蒼涼的曠野和克里斯度過最後時光的地方。

然而,一些人為此卻付出生命代價,因為通往這輛公車的路佈滿了荊棘和坎坷。

儘管當局一再發出嚴厲警告,但前往那裡獵奇的人卻似乎毫不動搖。

荒蕪險惡

圖片版權
GAVIN BRENNAN

Image caption

公車內有克里斯家人關於兒子的一段介紹。

首先,這輛公車地處阿拉斯加丹奈利國家公園(Denali National Park)的北端,地勢荒蕪險惡。距離它最近的城鎮大約也要30英里。

這還不算,要想找到這個公車,人們還需跨過一條湍急的河流,特克拉尼卡河(Teklanika River)。

已經有兩人在試圖過河時死亡,其中一人是一位剛結婚不久的新娘,年僅24歲。

去年7月,這位年輕女子在和丈夫過河時被沖走溺水而亡。

就在不久前,還有5名遊客被營救,其中一位生了凍瘡。他們在公車附近13英里處迷了路。

2009至2017年間,當地政府總共展開15次搜索和救援行動。

為什麼人們還要前赴後繼地去冒險呢?

尋找自我

圖片版權
GAVIN BRENNAN

Image caption

公車內的一些留言,有人感謝克里斯給他們帶來的靈感和鼓勵。

一位成功抵達公車的女士馬丁娜·特雷斯科娃(Martina Treskova)對BBC表示,人們都有逃離社會、擺脫束縛的想法,並且希望迷失在曠野中,重新找回自己的感覺。

馬丁娜和她老公一起成功地找到了克里斯曾經住過的這輛公車。

馬丁娜說,她爸爸對此並不理解。他說,你找到了那輛公車,還在同一張床上睡過覺,那又怎樣呢?

但馬丁娜說,我們覺得那一刻離克里斯很近,而且感到快樂,因為我們能理解他。

克里斯嚮往野外生活,在變賣家產抵達阿拉斯加前,他曾劃橡皮艇穿過科羅拉多的一段河流,之後還搭車穿越美國。

像克里斯一樣,加文·布倫南(Gavin Brennan)也熱衷旅行和戶外活動,特別在讀了克拉庫爾(Jon Krakauer)根據克里斯真實經歷所寫的《阿拉斯加之死》後,更堅定了他探尋克里斯足跡,前往尋找阿拉斯加公車的決心。

加文定了三星期的長假前往阿拉斯加。他表示,願冒一切風險來體驗公車所在地的神奇。加文沒有失望。

他的探險之旅充滿崎嶇坎坷,途中不但遇到暴風雪,還曾碰上駝鹿、發現熊腳印。但他最後終於抵達了公車。

加文把《阿拉斯加之死》留在克里斯的“床上”,並發誓永不再回來。他說,自己已經完成了阿拉斯加荒野之旅。

不同聲音

圖片版權
GAVIN BRENNAN

Image caption

希利啤酒廠已經安裝了一個跟電影中一摸一樣的公車複製版本,供遊客拍照。

阿拉斯加當地人並不認可這些前來獵奇的探險者的行為。

那裡的居民喬恩·尼倫貝格(Jon Nierenberg)表示,大多數本地居民希望能把這輛公車弄走。

他說,他本人過去多年曾多次使用過該車過夜。這也正是它的目的:遇到麻煩的人的緊急庇護所。

但他說,最好能把它運走,放到希利(Healy)附近,這樣比較安全。

但是丹奈利區市長沃克(Clay Walker)則表示,即使拆除公車也未必能解決問題。

他說,或許總會有一些人想來探索該景點,他們想嘗試阿拉斯加荒野的考驗。他建議可以在河邊豎個牌子,告訴人們怎樣安全過河。

還有人認為所有這些爭議都沒有什麼意義,公車早晚可能會被人摧毀,因為這裡畢竟是阿拉斯加。

其實,公車現在的狀況已經相當糟糕,車身的數字已經不見了,窗戶也沒有了。車頂開始生鏽。這意味著,它可能很快就無法再為人們提供庇護了。

尊重當地文化

與此同時,希利啤酒廠已經安裝了一個跟電影中一模一樣的公車複製版。那些旅行日程緊迫的遊客可以選擇來這裡拍照,不用冒險去尋求真車。

這一辦法似乎正在生效。

斯帕恩女士就遵照當地的人建議,選擇來啤酒廠外的公車拍照。她說,她是在跟當地人交談後決定這樣做的。

斯帕恩女士已經七次拜訪過阿拉斯加了,正因為這樣,她說自己非常尊重阿拉斯加以及阿拉斯加人。她說,如果他們建議你不要去,因為那裡太危險,那你就別去。

“這也讓我認識到,首先我不想到危險的地方去。我不想冒這個險。同時我也希望尊重當地居民,”斯帕恩女士說。

斯帕恩女士還表示,除非到過阿拉斯加,否則,你不可能真正了解阿拉斯加,以及阿拉斯加荒野。

“你更無法想像當大自然與你對抗的情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