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眯眯眼」可能涉及「種族歧視」,你並不是第一個剛知道的人


「眯眯眼」可能涉及「種族歧視」,你並不是第一個剛知道的人

2021-01-18 中央廣電總台中國之聲

這幾天,因爲一張照片,效力於中超華夏幸福隊的阿根廷球員拉維奇在網絡上引起了熱議。

這張照片由足球記者Mark Dreyer在推特上曬出,一經曝光就引發了外國媒體和網友的巨大討論。原因就在於,這個「用手指拉著眼皮往上揚的眯眯眼」動作在英語文化圈中具有強烈的歧視意味,尤其針對亞洲人。


引起巨大爭議後,拉維奇立刻在自己的微博上進行澄清和道歉,稱自己是在中超聯賽官方攝影師的要求下,配合擺出一系列輕鬆、搞怪的動作,絕無任何惡意。

5月16號,中國足協也表態,認爲拉維奇並不存在惡意,但同時也認爲,不同手勢、表情在不同文化中有不同的解讀,拉維奇作爲一名頂級球員,言行舉止要謹慎,要爲球迷和公衆做出文明示範。

目前,事情的發展還在持續發酵,關於拉維奇究竟是否存在惡意還在爭論不休。事實上,對於這個「眯眯眼」的動作很多中國網友並不熟悉。關於其中涉及的「歧視動作」,很多網友甚至是第一次聽說。

一個在中國人看來可能比較平常的動作,卻涉及「歧視」,而這個含義卻是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其實,這就是文化的差異性。正如這場鬧得沸沸揚揚的「眯眯眼」事件,在英美文化圈中的「歧視」含義就遠遠大過拉美文化圈。

而曾經故意或者「不懂」文化差異,做了產生「歧視」動作的公衆人物還有不少。

2016年5月,在南美解放者杯同巴西米內羅競技的比賽中,阿根廷球隊競技俱樂部教練甘貝德向對方球迷作出了冒犯性的動作,而這個動作在國外帶有明顯的種族歧視的含義。

而後,阿根廷球隊競技主席宣布和甘貝德解約,並稱:「他已經不是我們球隊的一員了,我們隊不允許這樣的舉動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

「香蕉歧視」在體育賽場上也並不罕見。2014年4月,在西甲聯賽巴塞隆納隊客場與比利亞雷亞爾隊的比賽中,有球迷朝巴薩巴西球員阿爾維斯拋擲香蕉,嘲諷他像猴子。然而,阿爾維斯卻當即吃下,機智地表達了對這種種族歧視行爲的蔑視。

隨後,衆多球星都接連秀出自己「吃香蕉」的照片,聲討綠茵場的種族歧視惡行。在所有參與這個活動的呼聲中,關鍵詞”#somostodosmacacos”, “#weareallmonkeys”(“我們都是猴子”)和”#saynotoracism”(“向種族主義說不”)大熱。

巴洛特利吃香蕉反對種族歧視

2017年2月,一段美國超模吉吉-哈迪德和友人吃飯時眯眼模仿佛像的視頻引發輿論不滿。網友們紛紛指責其模仿佛像的形態。

視頻中,吉吉手拿佛像形狀餅乾,不斷模仿佛像的模樣

正如我們在文章開頭所說,「眯眯眼」這個動作在歐美文化圈中具有對亞洲人約定俗成的歧視意味。因此,在歐美國家,如果做這個動作,對亞洲人來說是非常不禮貌的。

吉吉的「眯眯眼」視頻曝光後,還有網友簡單粗暴地做了一個調查:認爲Gigi的行爲是錯的 VS 只是個無辜的玩笑。結果,有52500名(66%)網友認爲這是一個帶有種族歧視的玩笑。

而早在2009年,美國女演員麥莉·賽勒斯就曾因擺出拉斜眼動作拍照而惹怒亞洲粉絲,最終道歉認錯。

之所以引起巨大爭議,還是因爲「眯眯眼」在英語文化圈中強烈的歧視意味。 無論她們是否是有意,這個動作顯然已經傷害到了很多人。不過,這裡要注意一點,那就是,並不是在所有的文化圈中都具有同樣含義。

不同國家具有不同的文化,文化差異性可能引發的誤會數不勝數,其中嚴重的可能會造成種族歧視,而因此身陷囹圄或輿論漩渦也並非空穴來風。

比如,在中國,摸小孩子的頭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可以表達我們對孩子的喜愛,然而在泰國是不能隨便摸頭的,這是一種非常不恭和蔑視的行爲,嚴重的有可能會被起訴;再如,在黑人面前也千萬不能做模仿猩猩的動作,將涉嫌種族歧視。

在泰國,想要「摸頭殺」還是悠著點

出國,這些手勢千萬要慎做


慎用地區:希臘,非洲,巴基斯坦

千萬不要以爲這是「對你愛愛愛不完」。這一手勢起源於古拜占庭,當時的習俗是要將犯了罪的人要和一頭驢栓在一起到街上示衆,當地人會往罪犯的臉上塗抹糞便和菸灰等汙物羞辱他。含義類似「去死吧」。

慎用地區:印度,巴基斯坦

是不是有人覺得很像我們自己在咬手指?Cutis手勢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可以表示發洩不滿,帶有不禮貌的含義。

Fishy smell – 食指和中指在鼻子上左右移動

慎用地區:義大利南部

這個動作有些球迷可能經常會在球場上看到。它表示你已經洞悉他人欺騙的真相,讓他不要再演下去了。有些球員就用這個動作回擊那些假摔的對方球員。

除此之外,我們最常做的「V」手勢也要注意,因爲手心向內的「反V」手勢在國外屬於不雅的動作,嚴重的還帶有侮辱性。還有「豎起大拇指」在中國表示點讚,但是在中東地區則屬於挑釁行爲。出國的小夥伴們一定要注意了!

前藍軍後衛阿什利-科爾曾因做出反V手勢遭到英足總處罰

除了動作十分容易造成「誤會」外,語言也十分容易背上「歧視」的鍋。

曾效力NBA的姚明就曾在接受採訪時說道,自己曾經在剛去美國時鬧出不少笑話。其中有一次,因爲在更衣室里說中文「那個,那個」,險些被隊友認爲他是在說「Nigger」,然後被當成種族歧視者。

最後是姚明親自向隊友解釋中文發音,才沒有產生誤會。

在不同的文化語境中,不同的詞可能會有不同的含義。我們既要記清容易對對方造成歧視的話,同樣對我們可能帶有不好含義的詞彙,我們也一樣要牢記。

比如說:叮噹聲,就是英文中帶有侮辱性含義的單詞,針對的就是亞洲人。

2012年,在尼克斯輸給了紐奧良時,美國ESPN移動平台網站評論林書豪爲Chink in the Armor.最終,寫標題的記者直接被炒魷魚,而念出這標題的新聞播報員被停職30天。

除此之外,中國人,清衝,風滿人等都具有對亞洲人或中國人不好的意味,如果真的發現有人在對你說,一定要有力地回擊他。

傅滿楚,是英國小說家薩克斯·羅默創作的傅滿楚系列小說中的虛構人物,形象極爲不堪,面目陰險,具有對中國人不好意味。

在百度百科中,「文化差異性」的定義是:因地區異同,各地區人們所特有的文化異同而產生的差異。

在一起起沸沸揚揚的「歧視」事件中,當事人大多都稱因爲忽視文化的差異,而做出無心之過。我們願意相信他們並不存在惡意,但是這也並不代表,所有一切的行爲都可以用「文化差異」四個字來解釋。

是否善意,並不是發起者的解釋,而應該是接受者的判斷和感受。

正如某位網友所說,面對「歧視」,我們不會做一味「洗白」的人,但更不會做只會跟帖咆哮的人,我們會不失血性,更有理性。

無論是否是「被誤會」,無論是否出於惡意,我們需要的從來不是事後的道歉,而是這些動作和手勢永遠不再出現。

編輯:張天健

綜合來源:體壇周報、搜狐體育、海外網、騰訊網、觀察者網、直觀中國、FOTOMEN網、新浪網、網易新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