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少年》順伊最後的離開不是絕情,恰恰是更深沉的愛!


《狼少年》順伊最後的離開不是絕情,恰恰是更深沉的愛!

2021-01-17 段百萬

《狼少年》一個生物學家養的一隻狼族少年,在生物學家突然死去以後,一個人忍受飢餓的活著。直到遇到了從新搬進原來生物學家房子的順伊的一家人。善良的順伊媽媽在沒有找到妥善的方法安排狼族少年的情況下。一直讓少年住在家裡。爲了能和平的和少年一起在飯桌上吃飯,順伊開始訓練少年,兩個人慢慢開始互相喜歡,少年也只聽順伊的話。爲了保護順伊狼族少年變成狼而殺死惡少年。狼少年逃會山里。而順伊移居美國。在再走之前留著一張,等我,我會再回來的紙條。47年後。因爲要賣地皮而重新回到韓國的順伊,在那房子裡有看到了狼族少年,等了她47年。

少女時期的順伊,敏感憂鬱又體弱多病,對生活絕望,整日想著死亡與解脫。直到她的生活里出現了小狼。對小狼的馴養轉變了她對生活的態度,她開始有笑容,拋棄了絕望,開始奔跑,開始重新唱歌彈吉他,其實不難想像,如果真相沒有揭開,最後兩個人的結局會是幸福而圓滿的。然而電影總是用來打破童話的,電影也總要有一個壞人的,即便是純愛的電影,也總要有遺憾缺失來揭示生活本來就是不完美,尤其在男主是獸而不是人的設定上。

對於命運悲慘的人狼哲秀來說,他不是狼,因爲他有著人的血脈,他也不是人,因爲他只是朴博士爲了對抗外地,終生研究後得出的試驗品,尚未研究成熟,還在參考中,博士就病故,因此根本沒有任何預防措施,是少女金純伊帶來的愛,拯救了人狼哲秀,她的家人給了他名字,讓他成爲他們家的一員,就這樣,因爲愛情,因爲親情和家庭溫暖,他才想要努力變成人,可是他卻不是人,因爲在遭到攻擊或是所愛的人受到傷害的時候,他會憤怒會變身,會想要奪取傷人者的性命,不論他是誰,在被激怒的時候,人狼根本無法自控。可是,擁有自控力,甚至保持自控力,是融入人類社會的基本。

在同樣深冬的夜晚,同樣的地方,見到了面貌一如當年的他,他還像47年前一樣,坐在那裡,沒有她的允許不敢起身,接過他遞給自己的紙條,那是當年女孩離開時寫給他最後的東西,上面那句「等我,我會再回來的」已不在清晰,47年,我相信只是因爲對她愛的承諾,才一直在這裡守護著這份愛,這個地方,和當年的她。還是那本字帖,還是那把吉他,還是那本簡單的書,這時才知他是永生而她已是白髮蒼蒼的幕者,她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卻把房子留給了他。電影結尾狼孩默默一人堆著的雪人,也使這部電影完美的收尾。

《my prince》這首歌是女主角順伊爲狼少年彈唱的歌曲,不會拼讀寫字的狼少年卻被這首美妙的歌曲吸引,這預示著他開始逐漸有了人的情感。導演把這一段處理成既有日久生情的暗暗情愫又有狼少年人性覺醒的表達,具有雙重寓意。歌詞唱到「謝謝你,握住了我的手。謝謝你,來到我的面前」契合電影的情感取向,順伊和狼少年的相遇註定是彼此拯救相互治癒的過程。陽光下彈琴的少女如此美好,從她撥動琴弦的那一秒,狼少年的眼神就無法從她的身上移開,那美妙的可以發出聲音的樂器,從未聽過的美好的聲音,都在心中暗暗的發酵,鏡頭除了給出狼少年在聽音樂時的面部反應鏡頭,還給了順伊和狼少年手部的特寫切換,順伊靈活的手指能彈奏出美妙的樂曲,狼少年從一直因警惕而緊握的拳頭後逐漸放鬆的特寫,表現著他內心逐漸變得柔軟,是他被喚醒人類情感的一種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