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閱讀—三游烏龍潭記(譚元春)


古文閱讀—三游烏龍潭記(譚元春)

2021-01-16 饅頭一哥

予初游潭上,自旱西門左行城陰下[1],蘆葦成洲,隙中露潭影。七夕再來,又見城端柳窮爲竹,竹窮皆蘆,蘆青青達於園林。後五日,獻孺召焉[2]。止生坐森閣未歸[3],潘子景升、鍾子伯敬由蘆洲來[4],予與林氏兄弟由華林園、謝公墩取微徑南來[5],皆會於潭上。潭上者,有靈應,觀之。

岡井[6],木杪之水墜於潭[7]。清涼一帶[8],坐灌其後,與潭邊人家簷溜溝勺入浚潭中[9],冬夏一深。閣去潭雖三丈余,若在潭中立;筏行潭無所不之,反若往水軒。潭以北,蓮葉未敗,方作秋香氣,令筏先就之。又愛隔岸林木,有朱垣點深翠中,令筏泊之。初上蒙翳[10],忽復得路,登登至岡。岡外野疇方塘,遠湖近圃。宋子指謂予曰:「此中深可住。若岡下結廬,辟一上山徑,空杳之潭[11],收前後之綠,天下昇平,老此無憾矣!」已而茅子至,又以告茅子。

是時殘陽接月,晚霞四起,朱光下射,水地霞天。始猶紅洲邊,已而潭左方紅,已而紅在蓮葉下起,已而盡潭皆頳[12]。明霞作底,五色忽複雜之。下岡尋筏,月已待我半潭。乃回篙泊新亭柳下,看月浮波際,金光數十道,如七夕電影[13],柳絲垂垂拜月。無論明宵,諸君試思前番風雨乎[14]?相與上閣,周望不去。適有燈起薈蔚中[15],殊可愛。或曰:「此漁燈也。」

注釋

[1]旱西門:南京城門名,又稱清涼門。[2]獻孺:姓宋,作者之友。[3]止生:茅元儀,字止生。森閣:茅元儀所建,在烏龍潭附近。[4]景升:潘之恆,字景升。伯敬:鍾惺,字伯敬。[5]華林園:南京園林。原爲三國時東吳宮苑。謝公墩:原爲晉謝安園池。地近鐘山。[6]陂陀:傾斜。[7]木杪:樹梢。[8]清涼:清涼山。[9]浚:深。[10]蒙翳:此指草木覆蓋。[11](fǔ)低頭。同「俯」。[12]頳(chēng):紅色。[13]電影:雷電之光影。七夕電影:指作者二游烏龍潭遇雷雨時情形。[14]前番風雨:指二游烏龍潭事。[15]薈蔚:茂密的草叢樹林。[16]森閣:在烏龍潭附近。[17]新亭:茅元儀在烏龍潭建的亭子。[18]結廬:構建房子。

譯文

我第一次遊覽烏龍潭,從旱西門(南京城門)向左走到城北邊,那裡蘆葦就像一片小島,蘆葦的縫隙中露出潭水的影子。我在七夕節再來,又看到城的盡頭柳樹完了是竹林,竹林盡頭是蘆葦,蘆葦青青直到園林。又過了五天,我的朋友宋獻孺邀請我。茅元儀(字止生)住在森閣沒有回去,潘之恆(字景升)、鍾惺(字伯敬)從蘆葦盪上來,我和林家兄弟從華林園、謝公墩走小路從南邊來,都相逢在烏龍潭上。潭上有靈氣,我們共同觀賞。

山崗傾斜,樹梢上的水滴掉進潭裡。清涼山就像一條帶子,坐落在烏龍潭的後邊,和潭邊人家的屋簷的排水槽、下水溝伸入深潭中,冬夏水一樣深。樓閣離潭雖然三丈多,就像在潭水中聳立;竹筏在潭水中行走不管哪兒都能到達,倒像去水上樓閣。潭水北部,荷葉還沒有凋殘,正散發著秋天的香氣,於是我們讓竹筏先去那裡。又喜歡隔岸的樹林,有紅色的牆點綴在深綠色中,於是讓竹筏靠岸。剛上岸時土地全被草木覆蓋,忽然找到一條路,沿路向上走到了山崗。山崗外邊是田野池塘,遠處有湖近處有苗圃。宋獻孺指著這些對我說:「這個地方很適合居住。如果在山下建造一座房屋,開闢一條上山的路,俯視空曠的潭水,觀賞前後的綠色景致,天下太平,在這裡終老一生都沒有遺憾了!」不一會茅元儀到了,他又把這話告訴了茅元儀。

這時候夕陽和月亮同時在天上,晚霞在四方升起,紅光照下來,底下是水上面是霞。開始只照紅了蘆葦盪的邊上,不一會潭水的左邊也紅了,又不一會紅光照到了蓮葉底下,再不一會全潭都紅了。明亮的霞光作底色,五種顏色忽然又摻雜進來。下山找竹筏,月光已經布滿半個潭面等著我們了。於是撐著竹篙停在新亭的柳樹下面,觀賞月光在水波中沉浮,金色的水光好幾十道,就像七夕節雷電的光影,柳條下垂碰觸水中的月亮。不管今天晴朗的夜晚,各位能否想到上次有烏龍潭的那番風雨嗎?我們一起登上樓閣,向四周眺望不願離去。正好有燈光在茂密的草叢樹林裡亮起,非常可愛。有人說:「這是漁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