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大選2020:特朗普與拜登,誰能得到華人的選票- BBC News 中文


  • 馮兆音
  • BBC中文駐北美記者發自華盛頓

美國大選在即,誰能獲得亞裔社區的選票引人關注。

亞裔美國人是全美人數增長最快的族群,共有超過1100萬註冊選民。在多個搖擺州,亞裔人口超過5%,足以影響選舉勝負。

亞裔美國人的政治取向多元,他們支持特朗普還是拜登,無法一概而論。亞裔中又包括了華裔、日裔、印度裔、越南裔等族裔。根據“亞太裔數據”機構今年9月的民意調查,印度裔美國人對拜登的支持率最高,達65%;而越南裔美國族群則偏愛特朗普,有48%的人支持他,只有36%青睞拜登。

華裔美國人中,56%表示支持拜登,20%傾向於為特朗普投票,另有23%的人回答不知道將為誰投票。

毫無疑問的是,無論支持哪方陣營,華裔近年在美國政壇上發出了更大的聲音。

美國華裔紀錄片導演陳怡在她近期發表的影片《第一次投票》中,密切記錄了分別支持共和、民主兩黨的美國華裔選民參政議政的過程。儘管影片聚焦的選民政見迥異,陳怡對BBC中文說,他們有一個共同觀點:華裔美國人必須積極參政、投票。

今年總統大選中,民主黨人楊安澤(Andrew Yang)一舉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廣為人知的華裔總統候選人,為他助勢的亞裔社區影響力不容小覷。

視頻加註文字,

美國大選中政見對立的華人夫妻:你選特朗普,我選拜登

另一方面,有跡象表明,華裔右翼聲勢見長,統計數字顯示,從2012年至今華裔族群有向共和黨靠攏的趨勢。

教育平權(affirmative actions)在華裔社區引起了極大爭議。一些華人認為這項基於種族的招生規定,犧牲了其族群的利益。許多原本對美國政治不聞不問的華人家長,也因反對這項政策而走上街頭抗議,或投身地方選舉。

BBC中文近期採訪了四位美國華人選民,他們都是在中國大陸成長、後來移居到美國的移民,但他們的政見截然不同。不過,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作為華裔選民,他們希望利用手中的選票、或以身體力行參政的方式,重塑美國的政治版圖。

以下是這四位選民的自述,他們的觀點並不代表BBC的立場。

圖像加註文字,

孫曉光是楊安澤競選團隊的核心成員之一

孫曉光,自稱搖擺選民,曾任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楊安澤競選顧問,在本屆大選中投票給拜登。

我算是搖擺選民,對黨派從來沒有根深蒂固的認識。來美國的前20年,我都站在共和黨的一邊,直到奧巴馬競選,我才投票給民主黨。

其實,我認同特朗普政府實施的一些政策。以微信禁令為例子,海外華人為了用微信,妥協了言論自由等基本價值觀。在微信上,我們自我審查、咬文嚼字,因為放棄不了日常溝通的方便,在美國都要承受中國的審查。再說貿易戰,中國老百姓在貿易戰之前得到了很多好處和利益,美國老百姓不能繼續吃虧下去,而貿易戰如果能帶來結構性改革,對中國的長期發展也是有好處的。

這些政策一方面是特朗普的競選策略,另一方面也是他抓住了實際局勢的變化。

然而,我對特朗普的人品和道德無法認同,他煽動族裔仇恨,與人道精神背道而馳。相比之下,拜登身上有半個世紀的體制內經驗,執政將會四平八穩。

許多從中國來的移民,深受極權統治的迫害。而在個人自由上和市場上,保守主義的確給人類帶來更多的自由。所以,中國移民在理念上很容易認同共和黨。另外,一些受教育程度高的中國移民很少接觸美國底層人民,難以克服社會達爾文主義。我也是慢慢地政治思想才發生了轉變,更多思考如何幫助別人改善生活。

你如果參加共和黨基層俱樂部的話,會發現都是富有的老白人,因而共和黨在政策上也很少關照少數族裔。民主黨這邊,好歹我們有四個亞裔的國會代表,一旦出現問題,我們可以尋求他們的幫助。而且,民主黨關懷弱勢群體和少數族裔,以同情心為主軸,考慮草根利益。

圖像加註文字,

符江秀(Sue Googe)曾在2016年競選國會議員,被媒體稱為“華人女版特朗普”。

符江秀,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人,將為特朗普總統投票,她曾在2016年競逐北卡州的聯邦眾議院議員席位,當時她被稱為華人女版特朗普

我2016年競選時,就警告美國要走上共產主義道路了。當時人們不理解,我為什麼要提共產主義,而現在,很多人都認識到我當初的警告了。

在我看來,如今美國主流媒體長期洗腦、操縱群眾。而“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和“反法西斯行動”(Antifa)的美國左翼激進分子相當於中國文化大革命時的紅衛兵。

特朗普和拜登兩人比較之下,拜登所謂的溫和就是沒有主見,容易被操縱。特朗普則是有一說一,你能知道他相信什麼。

我對特朗普有滿意、也有不滿的地方。我滿意他兌現了許多競選承諾,推翻了奧巴馬醫保,在國際貿易上為美國爭取權益。我喜歡他的移民政策是吸引有能力的人才,美國不需要底層的人。

特朗普在新冠疫情前做得很好,不過他的防疫應對比較失分,造成疫情失控。

我最不滿的地方是他對共產主義的認識不足,例如他稱呼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我認為美國早就該撤銷對香港的特殊關稅政策,對中國脫鉤要回到尼克松訪華前的程度。過去幾十年來,所謂的中美友好是中國單向剝削美國,中國的經濟騰飛是以美國的中小城鎮凋零為代價的。中國沒有興趣雙贏,只是趁你不注意的時候,佔開放的西方體系便宜。

那些反對禁微信的美國華人,在中國封禁谷歌、臉書時為什麼沒有為美國站出來?他們要明白美國才是他們子孫後代要生活的地方。

圖像加註文字,

羅玲(前左二)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左一)合影。 (

羅玲得克薩斯州民主黨人,她是拜登華裔助選團的創辦人。

在新冠疫情期間,特朗普對整個國家的傷害實在太大了,對華人的傷害尤其大。

他不尊重科學,把疫情“甩鍋”中國之餘,還說可以喝消毒液治療,又把口罩變得政治化。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原本是反對非法移民,現在把工作簽證H1B和綠卡都限制了,就把我們海外華人跟國內的親人切割了。特朗普與中國打貿易戰,說中國承擔了所有代價,這是缺乏基本常識,許多代價還是要落到美國人身上。

在如今中美緊張的關係之下,華裔美國人是一個很痛苦的身份。中美關係一定要往好的方向發展,不然受害的是老百姓,尤其是我們這些華人家庭或混血家庭,這些孩子內心會被撕裂的。我希望美國華人不要慫恿兩國對立,否則排華現象可能會重演。

拜登尊重科學和事實,有人文情懷和悲憫之心,是個穩重睿智的政治家。如今美國風雨飄揚,更需要像他這樣的領袖。

我們拜登華裔助選團是在今年6月底成立的。來自各州的華裔志願者組成電話、短信拜票,視頻製作、翻譯、募款等部門,全方位展開對華裔選民的拜票工作。我們打出了近3萬電話,發出近30萬短信,製作近200個視頻的中文字幕。這可以說是華人參政歷史上第一次最大規模、最深度介入、 最多人參與的總統競選。

我做美國選舉的助選工作已經15年了,曾為四名民主黨籍總統候選人助選。為什麼我要做這麼多志願的政治助選工作?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不為座上客,則為盤中餐。華裔美國人如果不能為自己安生立命的國家做點貢獻,以後沒法面對我們的子孫後代。

周凱蒂住在美國東岸深藍州,政見偏自由派。她將以手寫候選人名字的方式將總統選票投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桑德斯角逐了2016年及2020年總統大選,但均在民主黨黨內提名初選中落敗。

今年我不會投拜登或特朗普,將會以手寫候選人的方式投票給桑德斯。

我喜歡像桑德斯這樣正直的政治家,他對抗華爾街,反對金錢政治和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他在黨內初選沒有選上,我認為是民主黨主流派系把他排擠出去了。

有的人說,在這屆大選中不投票給拜登,就等於投了特朗普。我不同意這個說法,這是道德脅迫,是“只有某黨才能救某國”的荒謬邏輯。

我拒絕投票給拜登,以此抗議民主黨的行事方式,提醒他們不要把我們的選票當作理所當然的囊中物。我們要讓建制派政客知道,想要我們的選票,必須有實際行動,而不是和財團綁在一起,口惠而實不至。

(應受訪者要求,周凱蒂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