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媽和弟補償30萬,我弟要結婚!」一個「扶弟魔」的離婚條件


「給我媽和弟補償30萬,我弟要結婚!」一個「扶弟魔」的離婚條件

2021-01-14 瓶子情感說

這幾年,流傳一種說法:

嫁人不嫁有兄弟的男人,娶妻不娶有弟弟的女人。

尤其在一、二線城市,這似乎成了一種被大家默認的原則。女人會不會嫁給有兄弟的男人,這一點還存在爭議。

但娶妻不娶有弟弟的女人,卻是很多男人的選擇,不是爲了霸占女方娘家的家產,是怕娶回一個「扶弟魔」,從此肩膀上要扛起整個女人的娘家,做了她們一家的「錢袋子」。

「扶弟魔」之所以被認爲不能娶,最關鍵的原因是,「扶弟魔」是父母「重男輕女」下的產物,因此她的三觀是扭曲不全的。

在重男輕女家庭里長大的女子,她們鮮少能得到父母的關愛,唯一能靠近父母的方法,就是無私的奉獻,爲父母奉獻,爲兄弟奉獻,爲整個家庭奉獻。

在「扶弟魔」的認知里,她存在的意義,就是爲了回報父母對她的養育之恩,讓父母能把在她身上的投資,收到最多的收益。

這個事,來自一位讀者曾經的來信,被遺留在了收件箱裡,年尾整理翻了出來。

01

他以前的同事歐逸,前妻就是典型的扶弟魔。提起扶弟魔前妻他總是心有餘悸,岳父母對前妻從小的教育理念是:你就這麼一個弟弟,你要對他好。

在岳父母無數次的灌輸下,對弟弟好已經內化在前妻心中,成爲不可磨滅的「真理」,已經滲透到扶弟魔前妻的骨子裡。

他們是高中同學,位於城市郊區,在他們高三那年,前丈母娘告訴女兒:「你弟剛上高一,學習任務重,家裡秋收人手不夠,你和歐逸請假回來幫家裡收玉米。」在收玉米的過程中,前丈母娘自始至終都在旁敲側擊地問歐逸:「你家會出多少彩禮?」

諷刺吧,一個重男輕女的母親,在知道女兒早戀時,不關心會不會影響學習,關心的是彩禮給多少。請假會影響高一兒子的學習,卻要求高三的女兒請假,還得拉著男友一起來。

02

在女兒高考前夕,母親毫不關心,仍要求女兒每晚給弟弟輔導學習。高考時,前妻和歐逸都沒考好,只考上了普通的一本,好在最後歐逸考上了985的研究生。

這時,「扶弟魔」前妻卻發慌了,她表示異地戀沒有安全感,隨即常跑到男友的學校興風作浪,包括和男友的導師吵架,去實驗室亂翻,結果不小心用溴水燒傷了一位實習生的手指……她的行爲害的男友差點被學校勸退。

歐逸對她也漸漸失去了當初的深情,兩人還能結婚,是「扶弟魔」用跳樓逼迫,而歐逸當時實在拿她沒有辦法,因爲她要再鬧下去,自己一定會被退學,無奈之下與「扶弟魔」領了結婚證。

他以爲這下她應該可以踏實,安安穩穩過日子了,然而,「扶弟魔」這下更是理直氣壯,竟私自以他妻子的身份公開提出退學。

03

對於她一定要讓丈夫退學,剛開始有點不明白,讀到最後,我明白了。

因爲「扶弟魔」的理論是:從父母對她各種言辭灌輸加上精神控制下,「伏弟魔」對男朋友也是這樣要求。但是,男友不能混的太好,一旦男友與自己差距太大,就不好控制了。

由於,「扶弟魔」前妻的各種作,造成歐逸畢業延期,最後,是因爲導師看不過眼,聯合多位教授的特殊照顧下,他總算拿到了畢業證。

畢業當天,歐逸就提出離婚,態度非常堅定,無論「扶弟魔」怎麼一哭二鬧三上吊,他毫不退讓,選擇訴訟離婚,隨後申請調到外省工作。

04

「扶弟魔」無奈只能同意離婚,可是她竟然提出超級奇葩的條件,「必須補償我媽和弟弟三十萬,我弟結婚等著用,否則絕不離婚!」或者寫一張三十萬的欠條,規定每年還款額,等三十萬還完後再辦理離婚。

這就是「扶弟魔」的可怕、可笑和可悲之處,提出離婚的補償,竟然是給媽媽和弟弟。一個人究竟能「無私」到怎樣一種境界,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最終兩人還是離婚了,但是這個過程實在是讓人心驚膽戰,「扶弟魔」在經過各種造謠,哭慘,四處散布歐逸道德敗壞,經歷幾次報警,幾次庭審後,法院在參考了「扶弟魔」之前的種種行爲後,判決離婚。

05

在兩人訴訟離婚的過程中,「扶弟魔」用盡一切手段,不是爲了挽回自己的婚姻,而是因爲,男友對母親和弟弟的付出還沒有達到她的要求。仍然不忘通過中間人,把弟弟的銀行卡號告訴了前夫,因爲這30萬弟弟要用來結婚。

歐逸被迫再次調動工作,並斷絕了與大部分同學,同事的聯繫。最後「扶弟魔」實在找尋無果,竟找到他的原單位,大吵大鬧要求領導調節兩人復婚,直到領導大發雷霆再一次報警。

「扶弟魔」到了派出所,還在要求單位領導提供前夫現工作單位及聯繫方式,最後警察叔叔被她氣到爆粗口,對她進行了嚴厲的批評教育。

到這裡還有後續,但實在不願意再講了,因爲氣氛,也因爲心疼,氣氛「扶弟魔」對前夫的折磨,也心疼「扶弟魔」女子。

瓶子的話:

她自私嗎?不,她所有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利己,都是爲了母親和弟弟,她利用自己的愛情,利用自己,只爲了弟弟能順利結婚;

那她無私嗎?不,她對前夫毫無原則的索求,就是爲了搜刮他身上的所有,來貼補自己的母親和弟弟。

真正自私的是「扶弟魔」的父母,也不得不說,這是我見過最成功的「扶弟魔」教育,這對父母的教育,讓女兒徹底失去了自我,沒有一絲自我的情感。

似乎母親與弟弟的喜怒哀樂就是她的喜怒哀樂,她在壓榨前夫,但更是在壓榨自己,盡最大的力氣,來壓榨自己身上可能能獲得的利益,去滿足母親和弟弟。

文中的”扶弟魔」確實可怕,但我還是想說,不要一棒子打死所有有弟弟的的女人,因爲這樣的女人畢竟是個例,因爲要培養一個這樣「無私」的「扶弟魔」一定不容易。

這不是一朝一夕能養成的,她的父母該是多麼盡心的「教育」,從小到大,將這種思想根深蒂固的種在「扶弟魔」思想里。

又得是多麼自私無情的父母,才能忍心將女兒的自我意識完全剝奪,讓她像一個行屍走肉一樣,無知而可笑的活在人世間。

願所有「扶弟魔」女人能早日清醒,遠離扭曲的原生家庭,能爲自己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