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殿龍:中國台灣專家爲何爲大陸約談馬雲暫停螞蟻金服上市叫好


畢殿龍:中國台灣專家爲何爲大陸約談馬雲暫停螞蟻金服上市叫好

2021-01-15 畢殿龍評論

日前看到馬雲被人行等幾個部門約談,其擬推的螞蟻金服暫緩上市。爲此網上有很多議論和明批暗指的議論說,螞蟻金服暫緩上市的原因可能與其發表對政府部門不滿的言論有關。看了台灣一檔政論節目上,著名財經專家、評論員雷倩等的評論用很簡單的語言就解釋的很清楚在場的幾個專家普遍爲大陸嚴謹的行業管理叫好。認爲螞蟻金服的確應該加強管理!因爲它們的確是讓政府民衆背負極大風險、讓自己利益最大化。中國政府對螞蟻金服的監管符合國際金融同行通行做法。

螞蟻金服招股書標榜。雷倩分析其實已經背離了這樣普惠的原則。她打了個比方(或者是敘述的是事實),其他金融機構自有資金20-30%才能做100元的生意,而螞蟻金服卻想用2%的錢做同樣規模的生意。這樣過度槓桿除了短期內能聚攏龐大資金外,對社會產生的影響巨大而且深遠。

其一,自有資金不足的風險全部由民間斥資或國有銀行負擔。2%的自有資金不足以應對經營中可能帶來的風險。等於是用很少的資金撬動更多的國家和社會資金爲自己盈利。雷倩打比方說,螞蟻金服賺了四元。只給了借錢方1元,其他都成了自己的利潤。沒有體現普惠民衆的原則。

其二,如果螞蟻金服就這樣匆匆上市,對傳統金融行業不公平。其他傳統金融行業的自由資金、管理等方面要求都很嚴格。從人員招聘、管理、風險防範和處理都形成了一整套標準程序。螞蟻金服不能因爲其他行業具有壟斷性而獲得特殊的照顧。這對傳統金融行業是不公平的。

其三,螞蟻金服在監管方面還有待於完善。即便在美國或台灣,影響巨大的金融機構,按照參股比例不同,一般都有公部門派出管理人員參與,或者自己的副總級人物納入政府管理。螞蟻金服也需要做到和政府監管的無縫對接。螞蟻金服與支付寶、淘寶形成龐大的循環體系,動輒影響整個社會。在風險管理方面,政府不能沒有角色。特別是螞蟻金服直接或間接有境外資金的情況下。風險管理和日常監管尤其必要。

其四,簡約消費。螞蟻金服等於是倡導提前消費。這種美國超前消費的方式和中國傳統的量入爲出的消費理念不符。對年輕人不是一個好的導向。大陸官方主要媒體提倡簡約消費,就是對這種讓青年人負債消費的一種反動和提醒。雷倩還舉例台灣曾經鼓勵年輕人辦理信用卡,透支消費。造成社會大量「卡奴」。

中國目前畢竟還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生意做得越大,越要有社會責任感。否則唯利是圖,和資本主義又有什麼區別?雷倩是對大陸比較友好、分析十分理性深刻的經濟專家。不像有些人動輒經濟問題政治化。或者別有用心地試圖用此事抹黑政府。如果台灣專家他們對螞蟻金服的理解不錯誤的話,將約談馬雲,螞蟻金服暫緩上市解釋的很清楚。他們認爲,螞蟻金服只要修改了規則,不要搞特殊,重新上市也不是不可能。(畢殿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