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熱議《著作權法》新修 理清遊戲版權法理基礎


專家熱議《著作權法》新修 理清遊戲版權法理基礎

2021-01-15中國網

2020年12月19日,由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主辦的”《著作權法》修改與網路遊戲產業生態發展研討會”在武漢市召開。本次研討會邀請了立法、司法、學界以及實務界的專家,對”《著作權法》修改與網路遊戲產業生態發展”相關話題進行研討交流。

會議主要包括兩個議題,一是新《著作權法》下網路遊戲的版權保護,二是網路遊戲產業生態發展與遊戲版權保護問題。

主持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學院副院長黃玉燁教授介紹了與會嘉賓和研討會背景。

《著作權法》第三次修正案正式通過,對作品類型和定義進行修改,新增了”視聽作品”類型,在”合理使用”制度中引入了”三步檢驗法”,都對網際網路文化產業發展有重要影響。同時,隨著網路遊戲的發展,網路遊戲及其周邊產業也迅速發展。新《著作權法》對網路遊戲作品的版權保護有何影響,如何建設良好的網路遊戲版權生態,推動網路遊戲行業及周邊行業健康有序發展,是網路遊戲產業相關各界專家共同關注的問題。

議題一:新《著作權法》下網路遊戲的版權保護

研討會的第一個議題是”新修《著作權法》下網路遊戲的版權保護”,由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學院副院長黃玉燁教授擔任主持人兼評議人。

全國人大法工委民法室副處長孫藝超指出,本次修法將現行著作權法中的”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製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修改爲”視聽作品”。當今時代,除了傳統電影電視劇作品之外,還有大量網絡直播、遊戲直播、微電影、短視頻等新型視聽內容,需要在《著作權法》中採取一個涵蓋範圍更爲廣泛的視聽作品的表述。此次修法還前瞻性地對作品兜底條款作了完善,給將來可能出現的新作品類型留下必要的空間。且沒有明確將遊戲畫面、遊戲直播作爲一類獨立的作品類型,如果有必要有需要可以把它解釋到視聽作品類型中,這是完全沒問題的。

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熊琦教授認爲,網路遊戲產業形態不斷豐富,從私人娛樂活動成爲了社交需要、競技平台,網路遊戲畫面的傳播也從起初的私人行爲變成了網絡環境下的公開傳播。因此,對於網路遊戲的保護也應更加細分,不僅僅要保護遊戲引擎,更要強調保護音樂、地圖、畫面等各種遊戲資源,這是市場健康發展的需要。本次修法整體上促進了網路遊戲的版權保護。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智慧財產權庭副庭長張書青指出,著作權法保護的客體中,獨創性表達是”核”,作品類型是”殼”。獨創性表達是獲得著作權法以作品的形式提供保護的必要條件,在具備其他條件的前提下,獨創性表達又是獲得著作權法以作品的形式提供保護的充分條件。新法與舊法相比,就遊戲類型而言,舊法中的類電影作品並不適合作爲遊戲的作品歸類,而新法中”視聽作品”的規定則更加合適。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智慧財產權庭審判員曹麗萍法官指出,本次修法解決了網路遊戲整體畫面的作品類型確定問題,應當認爲遊戲是除影視劇以外的視聽作品。而對於視聽作品的權利歸屬,根據新法規定,其他視聽作品的權利歸屬遵循合同優先原則,在無合同約定或約定不明時,由製作者享有,作者享有署名權和獲得報酬權。而上述的獲得報酬權無需基於合同約定,這在保護力度上實際上要優於對影視劇等視聽作品作者的保護。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智慧財產權庭庭長徐俊指出,網路遊戲往往由衆多團隊分工配合研發而成,本質屬性與核心價值是其連續活動畫面帶來的視聽呈現。對網路遊戲的非畫面要素進行保護,源於商業實踐的挑戰,主要體現爲換皮遊戲的大量湧現,對原創遊戲產業形成的衝擊。換皮遊戲本質就是保留對原有遊戲玩法的抄襲,只對遊戲全部外觀美術造型做全面改變,簡化了最耗費成本的打磨試錯及調試階段,直接實現遊戲的邏輯自洽。

西北政法大學副教授焦和平認爲,網路遊戲畫面在直播中往往被完整利用,超過了”適當”程度,因此,遊戲直播不能構成合理使用法定情形中的”個人使用”、”新聞報導”或”適當引用”。 未經許可的直播具有競爭性,可能造成分流觀衆、攫取流量、形成替代市場等不利於著作權人的影響,損害了權利人的合法利益。

議題二:網路遊戲產業生態發展與遊戲版權保護問題

研討會的第二個議題是”網路遊戲產業生態發展與遊戲版權保護問題”,由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曹新明擔任主持人兼評議人。

艾瑞諮詢集團互娛研究部研究總監郭成傑指出,目前網路遊戲產業正在政策的積極引導下進行轉型升級。產業內的高質量產品與精細化運營使得遊戲市場跨過寒冬,”直播+短視頻”等遊戲衍生視頻內容正在快速發展。遊戲”直播+短視頻”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平台正嘗試創新業務模式,或進軍電商直播,或依託優質內容培養用戶付費習慣,或布局全球化業務。另外,AI主播、雲遊戲都將成爲未來遊戲”直播+短視頻”平台的重要發展方向。

中視瑞德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裁王旗指出,中國版權產業隨著技術進步不斷發展,版權保護離不開技術手段的輔助。在遊戲作品內容被海量侵權的當下,通過應用內容採集與爬蟲技術、指紋技術和視頻內容理解等新技術,可以實現高效全面的版權監測。同時,還可以通過區塊鏈技術提供侵權取證、存證服務,在與法院端對接後,可以實現快速、便捷的版權維權。

廈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院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龍小寧指出,技術與商業模式創新會不斷產生產業的新增利益,如遊戲直播市場就是創新的成果,其涉及網絡平台、遊戲開發商、主播等多個主體。在新增利益的分配形式上,應允許多種形式的遊戲定價,在遊戲開發商(平台)和主播(平台)之間,可以通過遊戲銷售價格、遊戲著作權許可費的定價方式。網路遊戲的著作權許可應該遵循市場經濟的自願許可原則,我們應謹慎認定合理使用,如果主播可以免費的使用遊戲內容,則會導致遊戲內容創作的激勵喪失,創新受阻。

上海市協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傅鋼律師指出,新著作權法有尚待回應的問題,主要與平台著作權治理相關。2019年,歐盟理事會通過單一數字市場的版權指令,新指令的第17條規定,內容分享平台需承擔特殊義務,包括著作權過濾義務和授權尋求的義務。我國是否改革網際網路平台避風港原則,進一步細化通知刪除規則,並推動平台集中取得著作權授權,都需要在後續的著作權相關立法中予以回應。

中國政法大學創新與競爭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陶乾建議,遊戲開發者在遊戲立項時就應樹立版權保護意識,在有必要的情況下,對文字、美術、音樂等元素分別進行版權登記,在遊戲每一次更新都進行登記。近些年,圍繞遊戲直播、短視頻和電子競技賽事等遊戲周邊產業,在播放或使用遊戲運行畫面時,應當圍繞著使用的方式、目的、比例和結果等幾個方面,進行合理使用與否的判斷。多數情況下,難以構成合理使用。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副教授徐小奔指出,泛遊戲是指以遊戲爲核心所拓展出來的系列產業形態,在此背景下,網路遊戲版權保護應考慮做戰略性的布局。泛遊戲模糊了作品類型之間的界限,使得圍繞遊戲的版權保護向精細化縱深發展,對遊戲作品中單個要素的保護需求增加,本次修法當中的開放性的作品定義和兜底性條款的出現,爲我們向遊戲要素主張權利提供一個法律上的路徑。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宋健法官指出,網路遊戲是高度依賴版權的產業,泛遊戲產業的發展反映了中國文化產業的轉型升級,網路遊戲產品投入巨大,投資風險也大,需要精品遊戲獲得回報,這一點與影視工業非常類似。本次修法符合該產業的現實發展需要。實踐中,網路遊戲畫面經常被認定爲”類電影作品”,在新法中屬於”視聽作品”,它與電影一般,均是以連續動態畫面的方式呈現出可觀賞性的畫面,因此兩者的侵權問題有相通之處,網路遊戲的版權問題可以參照影視劇產業版權保護的相關理論與司法實踐予以解決。宋法官主張,對遊戲作品的使用,必須經過許可使用,如果不經許可使用,是對遊戲行業的巨大傷害。

中國法學會智慧財產權研究會名譽會長、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學術委員會主任、資深教授吳漢東在研討會上致辭。吳漢東教授首先談到自己對本次修法及網路遊戲產業的認識。他指出,網路遊戲是網際網路時代的新藝術形式,不能忽略其藝術因素。同時,它也和其他藝術形式一樣,可以彰顯國家的文化軟實力。網路遊戲版權是網際網路版權中,最複雜、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吳教授認爲,網路遊戲再也不是過去的單機遊戲,泛遊戲產業生態需要得到法律的保護。本次修法,明確了”開放性作品類型”與權利法定的思路,有利於網路遊戲、賽事直播、音樂噴泉等新類型作品的保護,可將網路遊戲歸類爲視聽作品。

吳教授表示,針對遊戲內容的合理使用問題,國內討論較多的美國Leval法官”轉換性使用”理論,其實Leval法官在90年代提出這個裁判規則時,是對四要素的第一要素中的使用目的作了一種新的解讀。Leval法官的”轉換性使用”理論,在美國也存在爭議,僅就其主張的使用目的說來,也有商榷之處。所謂”轉換性使用”,並非一定是正當目的的使用,如未經允許,而對作品進行改編、翻譯、演繹等。另外,轉換性使用也不能等同於”四要素原則”。對於遊戲用戶行爲的定性,如果不具有獨創性,當然就不能成爲作品,如果具有一定的獨創性,那就按演繹行爲來處理,那就是二次創作,但是二次創作有前提,要取得原創作品的授權。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責任編輯:kj005

文章投訴熱線:156 0057 2229 投訴郵箱:29132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