鷸鳥爭寵現百態,漁翁再搭宴賓台


鷸鳥爭寵現百態,漁翁再搭宴賓台

2021-01-15 花言鳥語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一則經典寓言故事,寓意明了,家喻戶曉。

蚌方出曝,而鷸啄其肉,蚌合而箝其喙。鷸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謂鷸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鷸!」兩者不肯相舍,漁者得而並禽之。

昨夜,據何方可靠消息稱,坐落於菰城北郊草田漾西側一荒丘野灘被更名爲蓬萊灘,有富商簽下數十億規模開發項目,著手將蓬萊灘打造成爲AAAA級休閒文化旅遊景區,景點主題是——鷸蚌再爭,漁翁複利。

消息很快在鷸鳥界傳開。各路鷸鳥紛紛表示,自家一族就是兩千多年前因與蚌憋氣而被漁夫生擒那傻鳥之嫡傳後代,理應成爲蓬萊灘主題吉祥物!

於是,針對鷸鳥選型事項,一場上位爭奪戰轟然打響——

林家幫率先在電視電台發聲明,陳述競爭理由:

其一,作爲鷸鳥代表,最具鷸特徵,最富鷸習性。衆鷸或多或少沾點他鳥特徵,易被誤辨;唯林鷸品貌純粹,種系正統。

其二,林字由兩木合成,而木乃呆也。與蚌相爭之祖師爺屬典型木瓜腦袋,雙木成林,呆中之呆,無鷸能及,無鷸能替。

河邊嘗鮮被夾牢,身陷漁家成菜餚;

一世濁名被恥笑,而今藉此得逍遙。

草鷸在《鷸鳥天地》發表署名文章,強調競選理由:

其一,某漁夫每見我鷸必在周圍苦尋河蚌,可見漁夫得到祖先代代密傳,深諳我鷸與蚌相爭之事,兩千餘年傳承不滅可爲我證。

其二,弁山老龜在《鷸蚌相爭中偏執因子效用與呆萌係數機理之哲學論證》一文中,曾把啄蚌之鷸表述爲草鷸,雖事後予以更正並致歉,但此乃學術界迄今爲止最高等級直呼鷸名之作。

想當年與蚌交手,到最後打個平手;

現如今我輩出手,爭不贏決不收手。

磯鷸借《拾鷸撿蚌一百招》專欄發表文章,追述先鷸故事細節:

其一,漁夫在餐桌上回復客人讚美時言:此乃磯鷸(機遇)也。學術界雖亦有拾此二鮮乃機遇之說,但更多學者主張盤中鷸鳥是磯鷸一說。

其二,因慈悲心懷,漁夫斬鷸時,欲蒙上鷸眼,但細看鷸眼已閉,故棄未沾血跡之蒙眼布條(鷸族博物館藏)。鷸界皆知,磯鷸最爲膽小怕死,才會未斬先閉。

兩千年前一失手,凝就一段千古仇;

翻手來把糗事秀,重塑形象闖五洲!

澤鷸利用朋友圈衆關係網,突擊散布以下證言:

其一,喙沿有個對稱缺口,雖現今都爲人工刻就,但代表當年被蚌夾擊而留疤痕。爲記取歷史教訓,澤鷸祖傳之幼鷸割喙習俗就起源於那時那事。

其二,小澤戀上阿蚌,赴集市找瞎子算卦。瞎子掰八字數日,追溯千年,終算得真命相剋,言:前世作孽,冤家對頭!

一山難容二虎,鷸族千年不武;

誰敢與蚌跳舞?唯見澤家老五!

鶴鷸在自媒體先聲奪人,連續發聲:

其一,喙下瓣那抹紅,乃被蚌夾擊而溢出之血。血注教訓,代代銘記,成爲永恆祖訓。

其二,先朝出土之鷸骨,經碳十四測定爲兩千五百年前鶴鷸後肋,出土地蚌殼冢距漁翁家不足百米,推定爲漁翁餐後所棄之先鷸骸骨。

蚌肉卡喉,千年不得咽下,苦不堪言;近日尋得蓬萊灘仙水,倒吸一口,囫圇吞下,嗚呼!

長腳鷸署名蚌口癲鷸在《鷸蚌爭鳴》發表證詞:

其一,被人羨稱爲娘子,是鷸鳥中唯一美人坯。歷來,文娛作品人物均爲同族中最英武、最漂亮一家,寓言也不例外。

其二,而今大蚌敬我三分,小蚌懼我三分,胖蚌躲我三分,肥蚌粘我三分。所有敬仰與懼怕均來自祖上與先蚌那生死一搏。

娘子常常照鏡子,千年笑談丟份子;

借得蓬萊好點子,描紅汙點有面子。

扇尾沙錐翻牆黑入鷸鳥網,發表題爲《爲我正名》署名文章,強調:

其一,自那次被漁夫生擒後,祖上感到顏面盡失,羞於江湖。爲祛晦氣,改姓更名,捨去鷸字,方得現名。

其二,頭部保護色,與蚌最爲接近,乃幾億年與蚌共浴同水質同氣象河塘進化而得。近水樓台,啄食蚌肉,自古擁有先機。

鷸族一番爭鬥,打得頭破血流,仍無一退縮。幸弁山老龜出面調解,終暫停爭局,達成共識:恭請漁翁出山,對當年擒得鷸鳥作種系裁定。

漁翁擼一擼鬍子,眉頭一皺:數千年過去,印象模糊。而今欲作準確研判,只有一法,即情景再現。

遂吩咐各鷸,自覓肥蚌志願者一枚,於次日在蓬萊灘一字排開。相爭之際,漁翁兼得。回府再設百鷸宴,邀親朋好友,席間品鮮聽證……

(欲知後續,請關注下期)

仁皇閣下覓清新,鏡前細物皆有品;

一路詩畫閱不盡,亦花亦鳥最怡情。

(總第25期)

本期鷸鳥拍攝於湖州仁皇山景區、錢山漾區、草田漾區,以及近郊鄉野;感謝菰城阿中、享受快樂、虎虎等衆攝友分享鳥情信息。

若喜歡,請關注微信公衆號「花言鳥語」,期待一路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