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花木蘭》中國上映,水土不服和爭議不斷讓其口碑折戟- BBC News 中文


《花木蘭》上週五(9月11日)登陸中國大陸地區院線。圖片版權
蓋蒂圖片社

圖片說明

《花木蘭》上週五(9月11日)登陸中國大陸地區院線。

迪士尼真人版電影《花木蘭》(Mulan)上週五(9月11日)登陸中國大陸地區院線。 儘管這部多次捲入爭議的電影成為中國周末票房冠軍,但遠低於預期,並收穫了一邊倒的吐槽。

在中國主要的影評網站豆瓣上,該電影的評分在滿分10分中僅得到4.9分,低於同期上映絕大多數好萊塢電影。 很多網友認為,這部欲主打中國故事牌的電影對中華元素“胡亂拼湊”,角色和敘事也存在漏洞。

原計劃今年3月上映的電影《花木蘭》因新冠疫情多次推遲上映計劃,最終在疫情嚴重的美國和歐洲部分國家轉為線上播出。 在亞洲,中國大陸上映之前,該片已於9月4日在台灣上映,並將於9月17日在香港上映。

這部迪士尼花重金打造的古裝戰爭電影在公佈之初曾引發網友普遍期待,但後續的多次爭議——包括因女主角劉亦菲在香港示威期間公開支持香港警察,以及該片於片尾公開致謝中國新疆當局——使其在香港和台灣深陷抵制泥潭。

圖片版權
迪士尼

圖片說明

《花木蘭》從2018年開始製作,在中國和新西蘭等地取景拍攝。

水土不服

擁有邪惡超自然力量的北方異族大舉侵犯中原之際,皇帝下令每個家庭都必須有一位男丁應召出征。 一名出身於軍戎之家的樸素少女挺身而出,替病痛纏身的父親肩負起擊退敵軍的重任。 在打鬥不斷的115分鐘裡,英勇的花木蘭經歷各種挑戰,最終擊退外敵,為中原揚威。

這部改編自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民間傳說的電影上週末在故事的發生地上映。 據數據平台“貓眼”統計,《花木蘭》在三天拿下了超過1.5億人民幣(約2200萬美元)票房,險勝中國國內戰爭片《八佰》奪週末票房冠軍。 但若以影片投資、明星陣容和此前預告片引發的關注度來看,這樣的成績並不算優秀。

《花木蘭》從2018年開始製作,在中國和新西蘭等地取景拍攝。 據彭博社報導,該影片的投入超過2億美元(約13.7億人民幣)。

“太失望了,感覺這片只符合好萊塢的審美,莫名把老外喜歡的女巫情節和所謂的氣放了進去,濃濃的美式個人英雄主義,”一名微博網友批評道。

中國媒體《界面新聞》則在一篇影評中表示,以“迪士尼唯一東方公主”為噱頭的《花木蘭》所展現的仍是迪士尼“想像中的中國”。

文章表示,在影片中,觀眾不僅能見到花木蘭與超能力國產女巫1V1戰鬥,還能見到魏晉背景下的宮廷嬪妃打著陽傘在滿清風格的宮殿面前嬉笑打鬧,這些“奇葩”場景的出現,“足以見得製作方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不在意與不遵守。”

去年7月,當迪士尼第一次發布電影《花木蘭》的預告片時,便因片段中出現花木蘭居住的福建土樓而遭到廣泛質疑。

圖片版權
迪士尼

圖片說明

《花木蘭》源於中國北朝民歌《木蘭辭》中的傳奇女性人物。

在歷史上,花木蘭生活的年代被認為是公元4世紀到公元6世紀北魏,而福建土樓直到12世紀的宋代才出現,很多觀眾指責其不尊重歷史。

相比之下,少數仍對《花木蘭》持正面態度的中國觀眾,更多的是對劉亦菲塑造的花木蘭形象本身表示滿意。

“劉亦菲的美是極具氣質的美。在電影裡,參軍前是素淡的美,脫掉盔甲後是實現真我大放異彩的美,甚至穿著盔甲都是美的,是恰到好處的堅韌的美, ”一名北京的微博網友說道。

爭議不斷

《花木蘭》源於中國北朝民歌《木蘭辭》中的傳奇女性人物。 它在1998年被美國電影巨頭迪士尼公司改編為動畫片受到中國觀眾的歡迎。 幾年前,迪士尼開始了拍攝該片真人版的計劃,並最終選定由知名美籍華人女演員劉亦菲飾演花木蘭,一線明星甄子丹、鞏俐和李連杰等也紛紛加盟。

然而,這部電影在去年香港示威期間第一次遭到廣泛抨擊。 由於主演劉亦菲表態自己支持對示威者採取武力行為的香港警察,很多香港民主派支持者在社交媒體以標籤“#BoycottMulan”呼籲抵制該片。

圖片版權
蓋蒂圖片社

圖片說明

今年7月,韓國的學生和公民團體手舉“抵制花木蘭”標語,聲援香港示威者。

去年8月,劉亦菲在微博轉發中國官媒《人民日報》貼文。 貼文中包括一張圖片,其中寫道“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此外還用英文寫道“What a shame for Hong Kong”(香港之恥)。

本月初,有網友發現《花木蘭》在片尾字幕中特別鳴謝了中國新疆吐魯番公安局,以及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宣傳部,這讓該片陷入了新一輪的批評聲中。

近年來,新疆當局加大對於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的監視和打壓力度。 據統計,大約有100萬維吾爾穆斯林被關押在保安措施嚴密的“再教育營”系統中,但中國堅稱這些設施是民眾自願參與的、反極端主義的教培中心。

國際新疆問題權威學者、華盛頓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博士對BBC表示,吐魯番公安局是新疆“再教育營”的負責管理單位。 他批評迪士尼是“跨國企業在集中營旁邊牟利”。

香港民主派活動人士黃之鋒也在9月9日向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鮑勃·查派克(Bob Chapek)發出公開信,敦促迪士尼披露與新疆政府達成的協議細節,包括是否從新疆政府獲得補貼、資金等。

圖片版權
蓋蒂圖片社

圖片說明

《花木蘭》在三天拿下了超過1.5億人民幣(約2200萬美元)票房。

或許是為了淡化外界對該片與中國新疆問題相聯繫的討論,據路透社上週五報導,中國大陸媒體收到當局通知,要求他們不要報導該電影的上映。

電影《花木蘭》未來一段時間能否在中國翻盤還有待觀察,但其上映的曲折經歷無疑展現了西方公司在如今激烈的政治糾紛中愈來愈難以獨善其身的現實。

一個巧合是,當迪士尼打算1998年推出動畫版《花木蘭》時,也曾因觸動了中國敏感的西藏問題而遭到處罰。

1996年,迪士尼資助的電影《達賴的一生》(Kundun)上映後惹惱了中國政府。 這部電影講述了達賴喇嘛流亡印度的過程,被視為對達賴喇嘛的同情之作,這導致動畫版的《花木蘭》延期數月才在中國獲得綠燈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