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反滲透法》零反對票通過背後 台灣大選前政黨的複雜選擇


2018/10/10: A young woman standing on a float during the celebration of the 107 birthday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in Taipei, Taiwan, known also as double Ten celebrations.
©Getty Images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2020年元旦談話中對於台灣國會在2019年最後一天通過的《反滲透法》表示,該法對兩岸正常宗教、觀光、學術等交流完全不受影響,並強調“我們是反滲透,不是反交流”。

根據該法內容,未來接受中國指示、委託或資助,透過政治獻金來影響台灣選舉與集會遊行等政治行為屬違法,將被處以徒刑。這條法律的內容及立法過程在台灣朝野引發了正反討論。

  • 台灣通過《反滲透法》瞄準了哪些目標

台灣將於1月11日舉辦總統與立法委員大選,在野黨國民黨的參選人韓國瑜在元旦這天大力抨擊該法,稱“政府用反滲透法在台灣人民脖子上綁了炸彈,而遙控器在民進黨手中”。

該案在立法院表決的當天,反滲透法以69比0票三讀通過。無反對通過的背景是,國民黨雖然發動“甲級動員”要求本黨立委全部出席,但是出席的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僅僅17人,但也全部在最後投票時選擇放棄,才出現“0票反對”的雷聲大雨點小的罕見狀況。

韓國瑜
韓國瑜評論批反滲透法時,批評民進黨評藉由政治肅殺製造亡國感獲得選票。 ©EPA

“中國威脅”

表決當天,台灣警方在立法院外架起層層拒馬,隸屬立法院國防委員會的民進黨籍立法委員蔡適應,就在通過這樣重重阻礙下,走進議場投下了“贊成”票。

蔡適應回憶走進議場時,並沒有受到太多阻礙,外面僅有新黨、統一促進黨等偏兩岸統一政黨,共幾十人零星抗議。當時有新黨人士戴上紅帽子抗議,諷刺民進黨“未來都要給我們戴上赤化的帽子”。

不過對於抗議,蔡適應看得很輕鬆:“有一些團體表達不同意見、但民主政治就是如此,大家都有權利表達。”

投下贊成票的蔡適應認為,在當前中國步步進逼與威脅下,反滲透法有通過的必要性。 “不只台灣,國外很多研究都認為,台灣受到網絡假訊息最嚴重干擾,其中中國是主要威脅。無論政經、資金來源滲透等,讓台灣不得不做這樣立法工作。”

蔡適應補充說:“不要忘了,連不在中國旁邊的澳洲、德國,都有相關立法。澳洲之前就發現好幾筆資金流入,是企圖遊說聯邦大選,背後就是疑有中國資金介入。”

台灣總統蔡英文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元旦談話中表示反滲透法“是反滲透不是反交流”。 ©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

國民黨的無聲抗議

國民黨團雖然發出甲級動員,卻出現投票時本黨立委“0票反對”。外界認為是因為大選在即,國民黨擔憂如果大力反對,將會被選民認為是替中共政權背書。一旦“被抹紅”將可能影響投票結果,因此在最後選擇棄守。出席投票的國民黨立委以不投票或在議場舉牌的舉動表達抗議。

國民黨籍的立法院立法委員馬文君書面答复BBC中文采訪,對於民進黨挾著國會優勢通過立法表達不滿。 “任何一個獨裁的政權,扼殺人民自由的方式,都是以無限上綱的維護國家安全來作為藉口,就像共產黨政權一樣!”


©AFP

在議場的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賴士葆則在臉書上形容,在議場時是“懷著悲壯的心情”,看著反滲透法如坦克壓境強行通過。他抨擊“滲透”的定義模糊,執政者認為違法就是違法。 “時間倉促、沒有充分討論、缺少對話,違背程序正義,台灣跟北韓(朝鮮)有什麼不同?”

另一位當時在議場的國民黨籍立委黃昭順則形容這是“台灣民主蒙羞的一天”,讓老百姓不敢放言高論、暢所欲言,台灣將“退回戒嚴時代的驚恐氛圍”。

對於該法0票反對獲得通過,民進黨籍的蔡適應說:“國民黨內部也是很多討論跟矛盾,主張應該新一期的國會選出再來訂等。但他們出席人數沒有過半,除了代表很多都不願表態外,另一種層面也是代表反滲透法就是大家的共識,知道有其必要性。”

中國批評綠色恐怖

A impersonator of Chiang Kai-shek, right, talks with tourists, with a national flag of the People
南京原中華民國總統府前的蔣介石扮演者和中國國旗。 《反滲透法》通過後,中國國台辦稱民進黨搞綠色恐怖。 ©Getty Images

《反滲透法》通過後,中國國台辦在第一時間表達嚴重抗議,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稱“民進黨政府為選舉私利,違背民意所向而大搞綠色恐怖”。

國民黨籍立委馬文君則表示,台灣民主的可貴,就在於堅守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等。她認為反滲透法不只倉促成案,更凌駕憲法保障人的自由權,“變相的將台灣人民預先分類並貼上標籤,既可怕又可惡”。

而民進黨籍立委蔡適應則認為“這完全跟戒嚴沒關係”。他解釋,戒嚴是全面性地軍事管制,包含意識形態也管、生活方式受限、集會遊行都不允許,但《反滲透法》完全沒有規範到這類行為。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被疑滲透台灣的五類行為

  • 成立網軍:利用臉書成立粉絲專業、台灣的BBS等收購多個賬號,來攻擊特定人士。或是煽動網絡謠言,在台灣媒體尚未查明真相前大肆渲染,達到台灣內部意見不一,社會不安與混亂。
  • 收買基層:深入台灣各大寺廟,還有農林水利漁會等組織。以招待旅遊的名義到中國大陸參訪,與統戰部及國台辦人士接觸,宣傳兩岸一家親的概念。
  • 海外資金:全力支持特定政黨候選人,從第三國等管道匯入大筆資金,大量捐款給特定人士。日前台灣官方才於台灣南部抓到兩岸地下匯兌,經手金額多達139億台幣(約4.65億美金)。
  • 贊助媒體:成立多個新媒體與網絡公司,大量製作“農場新聞”,在未經查核前便四處散播。另外贊助地下電台與報紙,讓他們報導對中國官方有利的新聞,試圖影響地方政治運作。
  • 進軍政治:扶持親中的人士參與政治,以地方縣市議員為目標、中期進軍立法院擔任立法委員,最終目的是讓親中國的候選人將來有機會角逐總統。另外也透過其他管道與台灣的親中政黨持續密切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