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普被收購是日本製造業的又一次重生機會


夏普被收購是日本製造業的又一次重生機會

2021-01-14 橋本看天下

本文選自今日頭條今日頭條「橋本看日本」專欄  請勿轉載

本周被約一篇稿件談談日本的職人(匠人)文化。筆者在文章最後談到日本的職人文化與中國的職人文化理解的不同,中國的「職人」(匠人)真實含義是對事物,技術的態度:認真。而日本社會的「職人」(匠人)是堅持傳統的一種生活方式。所以中國不缺少「職人」(匠人),而是缺少認真的精神。但是,有人說「匠人」文化一定會決定一個國家製造業的發展,這樣的論斷未免太武斷,鴻海精密工業簽下協議收購夏普完成瞬間,也是日本經濟的一個新的重生開始。

戰後被稱爲日本製造業優等生的夏普公司,因爲欠下日本銀行約7500億日元的債務,以及在新的財政年度預計有超過1000億日元赤字的情況下,不得不與原來的供應商(俗稱外協,日本叫下請負公司)台灣鴻海精密商談收購的事宜。與數年前,鴻海老闆要低聲下氣,三顧茅廬的態度時代不同,今天夏普如果不能與台灣方面達成協議,其結果就是死路一條(破產重組)。

鴻海精密創立於1974年,當時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時代,爲了滿足民衆的需要,就開始爲生產黑白電視機的廠家提供零部件的加工,慢慢地從小作坊,到了90年代已經成爲台灣零部件加工行業組裝的龍頭老大。產值在2015年已經達到1300億美元,集團員工人數100萬。而這一系列的成就都要歸功於本次收購的主推者鴻海會長郭台銘。

夏普的凋零是從建立起堺市工廠開始,因爲大規模的投資,而造成公司的財務上的巨大壓力,而之前,夏普不但在液晶方面具有行業領先,而且還在蓄電池領域也是日本第一,從一般的人的生活使用,到專業的汽車製造行業都需要這樣的蓄電池,應該說皇帝的不愁嫁。但是在2008年發生了雷曼兄弟事件,這之後整個日本電子產品行業,汽車製造行業急劇萎縮,夏普經營方的收回投資的企圖落空。當時台灣鴻海已經與夏普進行了合作,在承諾出資幫助夏普度過難關之後,鴻海就收購液晶事業部的可能性試探夏普方面的反應。不曾想在知道對方的真實意圖以後,夏普很震驚,馬上就停止與鴻海繼續合作,認爲這樣的合作對象很危險。

當時出資幫助夏普的是幾家日本主力銀行,他們認爲因爲夏普是日本代表企業,只要有足夠的資金,夏普的技術就可以轉化爲商品,賺錢還債是完全有可能,這樣的想法是在太過樂觀。夏普液晶,夏普電視在與三星的競爭中全面敗下陣來,市場的份額也是越來越小。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向銀行貸款還債,舊債未去,新債又來,結果夏普的債務高達63億美元(未來還有可能發生10億美元新債務)。這樣的現狀使所有的主力銀行停止繼續支援夏普,而日本政府出面的振興機構雖然願意給夏普幫助,但提出的條件非常嚴酷,內外交困的情況下,夏普不得不選擇與原來爲自己打工的鴻海精密談判收購事宜,這次夏普方的態度不再傲慢,希望鴻海可以拉一把夏普。

鴻海的老闆是郭台銘,他有權可以決定一些事務。在談判中,他給出了使夏普難以拒絕的「誘人」條件:所有原來的經營高層留任,繼續保持原拉夏普員工僱傭關係。(最起碼40歲以下的人員不裁員)這樣好的條件,使夏普決心不與日本政府合作,全身心與鴻海合作。但是筆者還是比較了解郭老闆的行事風格,因爲最主要的關口是今年6月的夏普股東大會,在這個大會上,鴻海將派遣9名高層進入夏普的董事會(定員:13名),在握有絕對否決權的情況下,出資40億美元的郭會長不會對原來夏普舊弊視而不見,而臃腫的夏普人員也確實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完全掌握夏普以後,鴻海將從一家代工型企業,完全成爲從零部件加工,組裝,再到研發,成品(具有夏普品牌)的全方位電器製造廠商。而夏普的新型有機EL液晶技術,即將運用在蘋果公司在2018年推出的新產品上。同時鴻海也將推出注入夏普技術的鴻海自主品牌的產品,用價格優勢與三星競爭。

過去幾年夏普的液晶技術開發部門的主要技術者或是轉投松下,或是轉投三星。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夏普在液晶領域還具有其他競爭對手不具備的技術優勢,再加上鴻海的鐵腕經營。因此,未來3年夏普業績V型恢復或許不是一個夢。

橋本工作室將會定期向各位推薦橋本隆則的最新信息,敬請關注:

微信公衆號:下沉岡

微信二維碼

看筆者這麼認真努力地寫作的份上,請打個賞吧,有你才有了寫作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