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卡洛斯·戈恩:日產汽車的“救星”如何成為全球通緝的經濟逃犯?


Carlos Ghosn pictured in 2018
卡洛斯·戈恩,日產汽車前會長,在候審期間成功逃出日本國境。 ©AFP

他曾是在日本享有英雄級地位的汽車業鉅子,之後他又成為全日本最著名的犯罪嫌疑人。現在,他是一名國際逃犯。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這名前日產汽車會長兼千萬富豪,過去多個月一直在等候接受有關指控其財政行為不當的審訊。或者說,至少日本當局是這樣相信的。

他在四月以10億日元(680萬英鎊;890萬美元)保釋。他在家中被24小時錄像監控,他能使用的技術裝置也受到嚴格限制,而且被禁止出境。

然後,他竟然在新年除夕現身黎巴嫩。他的成功逃離出境令日本臉紅,也令他自己的法律團隊無所適從。 “我已經逃離了不公和政治審判,”他在一份聲明中說。

他的律師弘中惇一郎在得知戈恩出走後不久,在東京被記者圍訪時表示:“我們完全沒有料到,我都傻眼了。我也想問他:'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們? '”

另外一個人們迫切想知道的問題是:他是怎麼做到的?

混入樂隊中逃跑?

黎巴嫩一家電視台報導,戈恩在一群喬裝混入一支樂隊裡的準軍事人員幫助下,從法庭認可的那座東京住宅里逃脫。

該報導指,樂隊在他的家裡表演,結束後不久,這名65歲的商人就躲藏在一個大樂器箱裡,被運到當地一個機場。假如事情真的是這樣,那對於戈恩來說也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雖然他的身高據報為5尺6寸(167厘米)。

根據當地電視台MTV報導,戈恩在之後飛往土耳其,然後乘坐私人飛機到達黎巴嫩。不過,該電視台並沒有為這個說法提供證據,但是這個傳言卻在社交媒體上廣泛鋪開。

不過,戈恩的妻子卡蘿爾(Carole)卻向路透社表示,借助樂隊逃離的說法是“虛構”的。她拒絕提供她丈夫如何逃離日本的具體細節。

對於戈恩來說,以這種間諜電影式的方法喬裝並不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3月,為了躲避記者,他離開監獄時就曾喬裝成建築工人。他很快就被認出,之後被傳媒嘲弄,他的律師也很快為這個“業餘的計謀”致歉。

卡蘿爾·戈恩的角色

據媒體報導,這名汽車企業前高管為了從東京逃至貝魯特的計劃,已經暗中籌劃了數周乃至數月。

Carlos Ghosn leaves prison in disguise in March
2019年3月,這名前高管曾試圖喬裝成工作人員離開監獄。 ©Getty Images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引述一系列不公開身份的消息源,指行動是精心召集了一個團隊來實行。據報導,該團隊當中包括在日本的合謀者,他們將戈恩從住宅中運到一架飛往伊斯坦布爾的私人飛機上。在那之後,戈恩繼續前往貝魯特的行程,最後在12月30日凌晨抵達。

航班追踪網站FlightRadar24收集的信息顯示,一架龐巴迪挑戰者(Bombardier Challenger)私人飛機在當地時間凌裡4點後不久到達貝魯特-拉菲克·哈里裡國際機場。戈恩隨後就和妻子卡蘿爾見面——據《華爾街日報》指,卡蘿爾出生在貝魯特,並且在這次行動當中擔當非常重要的角色。

有媒體報導說,是一些私人保安人員幫助將戈恩逃離被監控的住宅。

《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報導指,這些人員對逃跑行動已經籌劃了多個月,並且被指分成了幾組,在不同國家採取行動。兩名了解事件狀況的人表示,這一系列行動當中有戈恩在日本的支持者參與。

該報指,這名日產前總裁逃出日本國境時是通過在大阪的機場起飛的私人飛機飛離日本國境,而戈恩在保釋期間並沒有被要求佩戴任何電子追踪器。

兩個與戈恩關係密切但未公開身份的消息源則向路透社表示,連私人飛機的飛行員都不知道戈恩在飛機上

好幾家媒體報導均指,卡蘿爾·戈恩在她丈夫整個棄保逃亡的計劃背後擔當了重要角色。戈恩的日本律師稱,卡蘿爾在12月24日與丈夫對話超過一小時。此前,戈恩的保釋條款當中一度包括了禁止與妻子會面或聯絡。

她丈夫抵達黎巴嫩之後,卡蘿爾向《華爾街日報》表示,兩人的重逢是“我人生中最好的禮物”。她沒有對自己被指參與行動的說法置評。

今年較早前,她向BBC表示:“我想要我丈夫回來,我想要他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他是無辜的。”

卡洛斯·戈恩:日產汽車的“救星”如何成為全球通緝的經濟逃犯? 1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據報導,戈恩多次否認有過不當行為。

三本護照

關於戈恩用什麼文件入境黎巴嫩,仍然存在疑問。他同時持有三本護照——巴西、法國和黎巴嫩,但是他的法律團隊強調,他離開日本的時候,團隊還保管著全部三本護照。

目前不知道戈恩是否持有護照的附本——部分商人有時候會被允許這樣做。另外有報導指,他可能持有黎巴嫩簽發的外交護照,不過這一說法未被證實。

法國《世界報》(Le Monde)指,他是持身份證出行,另一些報導則稱他可能使用了一本法國護照,甚至可能以假身份文件入境。

戈恩的一名發言人向《金融時報》表示,他使用了一本法國護照進入黎巴嫩,但是不願透露他以什麼方式離開日本。

據該報指,黎巴嫩外交部的政治事務主任加迪·考裡(Ghadi Khoury)表示,這名日產前老闆以法國護照和一個黎巴嫩身份證入境。

戈恩在貝魯特長大,且在該城市仍然是一個著名的人物。
戈恩在貝魯特長大,且在該城市仍然是一個著名的人物。 ©AFP

戈恩逃跑事件引發的尷尬,很快就在日本激起反響。一名日本政客提出疑問,戈恩是否“有一些國家的支持”。一名東京都前知事則更為直接,指控黎巴嫩直接參與了事件。

戈恩在黎巴嫩長大,在該國擁有物業,也是一個風頭人物。他甚至還出現在該國的一款郵票上。

路透社的兩個消息源指,黎巴嫩駐日本大使在戈恩被扣留期間每天去探視。該名大使沒有公開回應這一說法。

黎巴嫩政府則否認與戈恩的逃亡有任何關係。

“政府與(戈恩)到來的決定沒有任何關係,”《紐約時報》引述黎巴嫩總統事務部長吉瑞沙蒂(Salim Jreissati)說,“我們不知道他到來的情況。”

考裡向《金融時報》表示,黎巴嫩“曾請求引渡”,不過他說,政府沒有任何參與其逃亡的計劃。

法國和土耳其均表示,對於戈恩的計劃並不知情。

日本與黎巴嫩之間沒有引渡條款,這意味著戈恩在未來的審訊將充滿不確定性。

日本向黎巴嫩提供數以百萬計的援助,很可能希望將戈恩帶回來。不過,對於這樣一個重大的嫌疑犯何以能夠逃出其國境,日本未來肯定也要面對更多的疑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