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国大选:彭斯确认提名后狠批拜登,特朗普转发陈光诚共和党党代会演讲 – BBC News 中文


Mike Pence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59年出生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已成为新白宫团队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美国现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正式接受共和党副总统参选人提名。随后他于美东时间8月26日晚间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对民主党参选人拜登发起了攻击,称如果拜登赢得11月的大选,暴力行为会蔓延全美国。

彭斯在巴尔的摩的讲话中强调了“法律和秩序”。 他表示,“我们将在美国街头立下秩序。无论是在明尼阿波利斯,波特兰还是基诺沙,暴力都必须停止。”彭斯还补充说,“我们将在美国街头维持治安。我们不会缩减警力和经费。”

彭斯指的是上周在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Kenosha)爆发的抗议活动,抗议活动缘于当地警察涉嫌枪击一名非裔民众。

被称为“赤脚律师”的中国异议人士陈光诚当天罕见地在此次美国共和党党代会上发言。作为共和党参选人的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后还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陈光诚演讲的视频。有解读称,这标志着中国已成为本届美国大选外交政策辩论的中心议题。

陈光诚的演讲和特朗普的推特

在中美紧张关系的背景下,于共和党党代会罕见发表演讲发言的中国异议人士陈光诚受到了高度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后在自己的推特上转发了这段接近三分钟的视频。

2012年便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在演讲中公开表态支持特朗普处理对华关系的做法,称特朗普表现出了与中国共产党对抗的“勇气”。陈光诚说,反抗极权是不容易的。他以自己过去在中国受到迫害与虐待的经验为例,强调中国政府无法容忍反对政府政策的意见。

他表示:“美国必须利用其自由、民主和法治的价值观,召集其他民主国家组成联盟,阻止中国共产党的侵略。特朗普总统在这一点上已经起到了带头作用,我们需要其他国家加入他,一起进行这场斗争。”

陈光诚称中国共产党是人道主义的敌人,也是迫害中国人民的恐怖主义者。他说:“中共正在威胁全世界。在中国,分享与宗教丶民主与人权这些中共所不赞同的言论,都会让任何人被关进监狱。”

被称为“赤脚律师”的陈光诚是自学法律的中国维权人士。他曾为中国残障人士和被强制堕胎的家庭维权,因而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山东家中,受到国际广泛关注。

在2012年,陈光诚的命运引发了一场中美外交危机。

他在当年4月逃离软禁,一路逃亡到位于北京的美国大使馆。他随后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离开中国赴美访学。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被认为在陈光诚事件中扮演了重要的外交斡旋角色。然而,陈光诚在自传中否认了希拉里对事件的诸多说法,并对美国外交官向中国政府作出妥协表达不满。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为他赢得了许多中国共产党批评人士的拥戴;包括陈光诚在内的不少知名的中国海外异见人士,自2016年大选以来,变成了高调敢言的特朗普支持者。

分析:彭斯的精巧伴舞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BBC驻北美记者

3年半以来,美国副总统彭斯一直是特朗普最忠实的同伴:他颂扬总统的美德并执行他的指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在美东时间周三(8月26日)晚上,彭斯的任务是通过赞扬自身成就,攻击他的民主党对手,并试图将特朗普有时过激的言行,转为资产而非缺点,以争取连任。他评论特朗普:“他当然让一些事情变得更有趣,但更重要的是,他信守承诺。”

如同本周共和党大会上的众多党员,彭斯必须跳一场美妙的舞蹈:谈论总统的成就,然后解释过去六个月以来,因为新冠肺炎美国所遭受的种种动荡。彭斯称这段期间为“考验期”—并试图以正面方式描述:“我们正在减缓病毒传播速度,保护了弱势群体,挽救生命,并再次开放了美国。”

彭斯将自己与民主党对手乔·拜登做了鲜明的对比。他说拜登将“使美国走上社会主义和衰落的道路”。 他还补充说:“在拜登领导的美国,你不会安全。”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中,两党对于美国今日的对与错,有了全然不同的说法。69天之后,美国选民将有机会发表自己的观点。

再看彭斯的角色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副总统彭斯已成为白宫团队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在过去的四年中,他一直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非常干练的副手,不仅领导团队,确定行政部门的重要任命,而且还是与媒体顺利沟通的副总统。在多数情况下,他避免出风头,尽管最近在领导白宫对抗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中的角色,让他引起了更多关注。

彭斯的职位并不那么显眼,他还被任命为新的国家太空委员会,负责美国的太空政策。

彭斯到白宫的旅程始于2016年7月,当时年57岁的特朗普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家中与特朗普及其家人见面,并被邀请参与选战。他被询问参与大选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位前印地安纳州长,是在华盛顿的社会保守派人精英人士的最爱。

在被任命为副总统前,他也曾公开批评特朗普的一些政策。

彭斯曾称特朗普提议的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提议是“冒犯性的,违宪的”,并称特朗普,这位前商业大亨对美国地方法官居里尔(Gonzalo Curiel)的评论是“不适当的”—特朗普当时暗示这位法官的墨西哥血统,让自己无法在针对特朗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的诉讼中获得公正审判。

彭斯现在被视为忠实的第二把交椅,很少对总统提出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