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江飯店」創始人董竹君:周總理設宴接見,杜月笙更是敬她三分


「錦江飯店」創始人董竹君:周總理設宴接見,杜月笙更是敬她三分

2021-01-13 騰訊網

她,雖然出身於貧民窟,一度誤落紅塵,卻憑藉一身傲骨逆襲成爲商業大亨。

她創辦的錦江菜館,名震上海灘,連青幫老大杜月笙都要排隊才能入座,上世紀五十年代,周總理更是親自設宴接待。

她的晚年也曾經歷過浩劫,十年動盪時,她被扣上了「漢奸、特務」的帽子,甚至有過五年的牢獄之災。

80多歲時,她歷時8年,寫下了40萬字的自傳《我的一個世紀》,面對卑微的出身和曾經的青樓經歷,她毫不避諱。

身爲女子,她有著最爲悲愁和不幸的人生起點,但她卻憑藉堅強的毅力,獨立支撐起了一片天空。

她,就是將一生活成了傳奇的民國才女—董竹君。

1個

逆境中,求生存

1900年,董竹君出生在上海的一戶貧苦家庭。

父親是賣苦力的黃包車夫,母親是富裕人家的傭人,一家人清貧度日。

對於童年,董竹君是這樣回憶的:家裡經常素食,即使是青菜、蘿蔔,也只能買得起下市的便宜貨。

父母雖然貧窮,但他們卻是思想開明的先進分子,他們意識到,窮人要想改變命運,只有讀書。

8歲那年,長得冰雪聰明,人稱小西施的董竹君被送到了私塾,父親說:「你要好好讀書,將來才有前程。」

年幼的董竹君看著父親那張與實際年齡及其不符的臉,用力地點點頭。

讀書的三年,是董竹君童年裡最快樂的時光,她以爲這種快樂會一直延續,卻不知,生活永遠不會如你所願,它總會在你最春風得意的時候給你重磅一擊。

12歲那年,父親不幸染上重病,高昂的醫藥費使這個家庭瀕臨崩潰,巨額的高利貸,更直接將他們推向了萬丈深淵。

無奈之下,父母忍痛「以學唱戲之名」,將董竹君送進青樓,抵押三年時光換回了300塊大洋。

後來在《我的一個世紀》中,董竹君曾提起這件事,她這樣說道:「在私塾讀書的時,曾讀過,割骨療親,賣身葬父,都是爲孝,我就這麼做吧,讓兩位老人過點好日子。」

很多女子,一旦落入青樓,就一步一步走向墮落,但人窮志不窮的董竹君,卻有一身傲骨。

當老鴇逼迫她破身接客時,她拿起匕首對準脖子,厲聲說道:「要我從!除非我死!」

面對軟硬不吃的董竹君,身經百戰的老鴇氣的直咬牙,卻又無可奈何。

雖然身處逆境,但只有十幾歲的董竹君 ,卻沒有向命運屈服,這似乎也預示著,她將有一個不平凡的未來。

2

困境中,遇真愛

民國時的風月場,除了一些尋歡作樂的酒色之徒外,還有進步人士,他們爲了避人耳目,常常躲進青樓,開會儀事。

在這樣一羣青年才俊中,董竹君遇到了改變她命運的人,救國英雄夏之時。

彼時的夏之時,年輕英俊,氣宇軒昂,眉宇間英氣十足,剛24歲就當上了四川都督。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我喜歡你時,你恰巧也喜歡我,兩情相悅的愛情,從來都可遇而不可求。

董竹君對夏之時可謂是「一見鍾情」,而讓她滿心歡喜的事,這位位高權重的青年才俊,也同樣傾心於她。

他們的愛情來得猛烈,夏之時提出要幫董竹君贖回自由身,卻被董竹君一口回絕,她說:

「我又不是一件東西,不能讓你用錢來買。免得日後吵起架來,你說我是你買回來的。至於贖身的事,我自己想辦法。」

董竹君不但有骨氣,還愛的清醒,當夏之時向她求婚時,她當即提出三個條件:

第一不做小老婆;第二要去日本留學,增長見識;第三回國後組建一個家庭,你管理國家大事,我操勞家務。

夏之時沒有絲毫的猶豫,點頭應允,董竹君也開始找機會出逃,終於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她灌醉看守人,跳窗而逃。

董竹君絕不是那種花瓶角色,她充滿智慧也相當有膽識,在日後的生活中,她的智慧和膽識更發揮得淋漓盡致。

成功出逃後,他們舉行了簡單的婚禮儀式,當時,夏之時27歲,董竹君15歲。

婚後由於時局動盪,他們只得遠赴日本。

去日本的路上,董竹君望著漸漸消失海平面上的上海灘,心中感慨萬千,如果沒有遇到夏之時時,如果沒有成功逃跑,她的下半生也許就是一片任人踐踏的樹葉。

生逢亂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可她是董竹君,她從不相信命運,此後歲月,她雖是弱女子,卻一直在和命運做鬥爭。

3

獨立堅強,征服婆家人

到了日本,他們安頓好一切後,開始各自求學,夏之時學軍事,董竹君學師範。只不過,夏之時對董竹君缺乏信任,他不允許董竹君去學校,怕這位貌美如花的老婆經不住他人的誘惑。

爲此,夏之時就單獨給她請了教書先生,董竹君雖然不理解丈夫的做法,但也答應了。

其實,跟夏之時在一起時,董竹君原本就有壓力,他們屬於「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

每次和夏之時出去應酬,那些出身高貴的太太們都不搭理她,覺得她一個青樓女子,怎麼會把書念好?無非是傳宗接代的工具罷了。

董竹君非常受傷,但卻不氣餒,她在心裡暗暗發誓:「你們如此看扁我,我卻非要做出成果給他們看看。」

人這一輩子,真的不要站在道德高點上去看別人,因爲你永遠不知道,你所看扁的人,擁有怎樣的決心和魄力。

此後,董竹君更不肯浪費時間,即便有了孩子也如此,她白天讀書、做家務、帶孩子,晚上挑燈夜讀。

1917年,勤奮好學的董竹君順利完成了學業,她原本想去巴黎學習法語,卻在這時接到了夏之時的來信,他的父親病重,董竹君她帶著孩子即刻回到四川老家。

董竹君原有些猶豫,但轉念一想,既然做了人家的媳婦,就有這個義務。

結果,還沒進夏家,就有丫頭提醒她,夏家人極其封建,那些婆婆太太都是貪圖小利的角色,她們壓根就瞧不她的青樓出身,甚至想好了對付她的法子。

董竹君聽後,只覺得汗毛聳立,她意識到,將來的日子恐怕不好過。爲了給大家一個好印象,動身前她先到洋貨店裡買了滿滿兩竹筐的小禮物,只爲封住那些女人的嘴。

但禮物只解一時之急,要想在得到夏家人認可,就必須讓他們從心裡佩服她,接受她。

天生好強的董竹君咽下委屈,發憤圖強。

白天,她上課學習,晚上,她挑燈奮戰,讀書讀到眼睛紅腫,除此外,她還向下人學習家裡的規矩,幫總管記帳、燒菜、縫紉、繡花、照顧侄子、侄女等等。

幾個月後,夏家人就對她刮目相看,開始背後誇她知書達理,更是爲他們重新舉辦了傳統婚禮。

從青樓女子,到都督夫人,董竹君這一路走的並不順利,但卻異常堅韌,她用行動證明,只要你不服輸,命運就會掌握在自己手裡,她拼盡全力,將手中的一把爛牌打得相當出彩。

董竹君,雖不是豪門富貴家的女兒,但「她同樣配得起這統統。」

4

緣分已盡,不強留

董竹君以爲,自己付出了諸多努力,婚後等待自己的一定是幸福美滿的生活,卻不曾想,這竟是她幸福的終止

婚後的夏之時,因爲丟了職位,性情大變,那個玉樹臨風的青年才俊轉眼變得面目可憎。

職場失意的夏之時,非但對家裡事不管不顧,還抽大煙、賭博,心情不好時,對董竹君破口大罵,哪怕董竹君即將臨產,他也沒有一絲體貼。

夏之時骨子裡很封建,重男輕女,不允許女兒上學,甚至虐待女兒,對董竹君他更是變本加厲的折磨,動不動就拳打腳踢,有一次吵架,竟然拿起菜刀追趕,對岳父岳母,他也是苛刻至極。

樹葉不是一天變黃的,人心不是一天變涼的。終於,一直選擇忍讓的董竹君對這段婚姻徹底失望了。

她寧願單槍匹馬去闖蕩,也不願過這種毫無尊嚴的生活,最後,她決定放棄長期飯票,換取自由身。

董竹君提出了離婚,沒想到夏之時竟然笑著說:「我們來個君子協議,暫不離婚,分居五年,你要是帶著女兒沒在上海餓死,我手掌給你煎來吃。」

董竹君二話沒說,帶著女兒回到了上海,走的一身決絕。

離開夏之時後,董竹君又回到了兒時的落魄生活,她一個人,供養四個女兒生活、讀書,生活之苦可想而知,那段日子,董竹君隔三差五的就去當鋪,家裡值錢的東西都抵押了。

雖然生活貧苦不堪,但董竹君的意志卻沒有消沉,頭腦靈活的她靠集資,先後創辦了織襪廠和黃包車公司,又創辦了羣益沙管廠。

她在亂世中慘澹經營,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又因爲一場戰爭,廠子被炸得灰飛煙滅。

這一切,讓董竹君備受打擊,而在她最難得時候,夏之時跑來赴五年之約,第一句就是:「五年到了,事業有什麼成就?如果不行,還時跟我回去吧!」

但董竹君心裡清楚,感情如果出現了裂痕是無法修復的,她堅持離婚。

15歲時,青樓沒有困住她,如今雖然難,但起碼是自由身,她依然有從火坑中跳出來的勇氣和魄力。

對於逆境,董竹君從來不會自暴自棄,而是選擇迎難而上。

5

重新開始,鑄造傳奇

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在董竹君一心盼望著有機會讓她大展宏圖時,她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一個名叫李崇高的四川商人。

原來,當年董竹君離婚,在四川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更有報紙大篇幅報導過此事,不少人佩服她的勇氣,李崇高就是其中之一。

因爲敬佩她的傲骨,李崇高甘願無償資助董竹君2000元,鼓勵她去創業。

董竹君拿著這2000元救命錢,創辦了錦江菜館。

錦江菜館從選址到裝修,董竹君都親力親爲, 她對錦江川菜館的裝修設計,採用了中、日、西相結合的風格,情調濃厚。

而對於菜品,董竹君也是煞費苦心,力爭做到色、香、味俱全,聘請了掌鍋師、刀手、點心師、龍鍋師等等。

1935年3月15日,董竹君站在菜館門口,點燃那火紅的鞭炮,大聲自信地說:「一切都準備就緒,『錦江小餐』正式開業!」

開業後的錦江菜館,成功地吸引了社會各界名流和普通老百姓,很快就流傳出了「自打錦江開業以來,日日滿座」的美言。

連青幫大佬杜月笙、黃金榮、張嘯林、政府要員和外國大使都慕名而來,卓別林訪問中國,曾在此品嘗香酥鴨子…

董竹君的成功也應了那句話,一時的失敗並不可怕,只要你有奮起直追的勇氣,總會有熬過低谷,迎來曙光的那一天。

不僅如此,爲了幫助女性逃離封建枷鎖,她還開辦了「錦江茶室」,聘請知書達理的女性來做服務員,幫助她們實現經濟獨立,不依附於他人。

董竹君不僅僅是一個有頭腦的生意人,更是很深的家國情懷,

抗戰時,錦江川菜館是地下黨的祕密聯絡點,董竹君幫他們打掩護,還救了很多熱血人士。

新中國成立初,董竹君深知歷經八年抗戰,國家百廢待興,她毫不猶豫地將自己一生的積蓄都捐贈給了國家。

董竹君獨立堅強勇敢的品質,受到了人們的敬佩,爲了感謝她對國家的付出,周總理親自設宴接待。

周總理對董竹君說:「多年來,你爲黨做了不少工作,一個人革命不容易,一個女人革命就更不容易,一個女人想做成一件事就跟難了。」

歷經重重磨難,董竹君終將自己的一生活成了個傳奇。

6

深陷圇圄,卻選擇隨遇而安

董竹君的晚年,也有過一段不太平的歲月。

十年動盪時,她不幸兩次入獄,而那時的董竹君已經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

牢獄生活雖然艱辛,但董竹君依然活得從容優雅,她每天刷兩遍馬桶,收拾被褥,在狹窄的屋子裡小跑鍛鍊,每天堅持讀書寫字。

在獄中,董竹君迎來了自己70歲的生日,雖然沒有蛋糕,沒有親友,但她依然祝自己生日快樂,並寫詩道:「辰逢七十古稀年,身陷囹圄罪何見。青松不畏寒霜雪,巍然挺立天地間。」

詩中有牢騷與不滿,更有不屑和凜然。

董竹君的一生,可謂是跌宕起伏,但無論身處何種逆境,她都猶如一顆寒冬里的梅花,即便頂著嚴寒,也要努力綻放。

到了80多歲的高齡,董竹君決定爲自己寫傳記,她拖著病痛之身,用了8年時間,寫出了40萬字的自傳《我的一個世紀》。

三聯書店原總經理范用說:

一個平凡的人,一個普通的中國婦女,

黃包車夫的女兒,青樓賣唱女,

處在不平凡的時代,

成了都督夫人、紅色資本家、

不簽字的共產黨員、秦城囚。

1997年12月6日,自傳出版後不久,這位出身貧窮,經歷坎坷,歷經戰亂和文革的偉大女性,走完了她光輝閃耀的一生。

回首這近百年的人生,董竹君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對人生坎坷沒有怨言,只是對愛有點遺憾。」

其實,她這一生,經歷的挫折和打擊何止愛情?但她從未低過頭,她就像一顆竹子,寧折不彎,她打敗命運的,正是來自骨子裡那股不服輸、不認輸的傲氣。

正如她在自傳里寫的那樣:

「我從不因被曲解而改變初衷,不因冷落而懷疑信念,亦不因年邁而放慢腳步。」

這就是董竹君,一個靠自己的雙手,將人生活成了一部不用加以粉飾便能震驚四座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