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證思維視角7:單身男女,誰的未來更幸福?


作者∣袁勁鬆 思維導師

整合不是1+1=2,而是1+1>2,或者1+1<2。

——辯證思維10級之《整合》


據統計,在全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不婚或者晚婚。

2020年的資料顯示,美國人單身率約為31%,但在18-29歲人群中,單身比例竟高達51%。有人說,瑞典可能是世界上最孤獨的地方,單身人口約佔總人口的一半,在首都斯德哥爾摩該比例更是達到了60%之多,在那裡單身公寓隨處可見。

在日本,50歲之前未結婚的日本男性比例約為23.4%,女性比例約為14.1%。近年來韓國也有反超日本之勢,20-29歲和30-39歲人群的未婚率已先後在2005年和2015年趕超日本。

據民政部資料,2018年我國的單身成年人口高達2.4億人,佔總人口約六分之一,其中有超過7700萬成年人是獨居狀態,預計到2021年,這一數字會上升到9200萬人。


與之相對應的是全球結婚率逐年下降,離婚率卻在不斷攀高。最新資料顯示我國年輕人結婚率創17年以來新低,離婚率呈逐年遞增趨勢:2020年中國離婚登記為373.3萬對,結婚登記為813.1萬,這是繼2019年跌破1000萬對大關之後,再次跌破900萬大關,僅為最高峰2003年的60%。

社會調查統計,六成以上的女性覺得“婚姻不是必選項”,四成以上的女性“擔心因結婚而降低生活質量”。其實,婚姻到底是墳墓還是歸宿,千人有千解。但有一點是確認無疑的,趨利避害是人類的天性本能,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不婚或離婚,步入單身生活狀態,顯然他們覺得這種生活狀態更幸福,更適合自己。

延伸閱讀  努力賺錢,比什麼都重要!


每個人都在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但如何才能達到幸福的彼岸卻是一道複雜難題。在過去,傳統的觀念是,個人成年後,必須結婚生子才算幸福圓滿,但今天人們逐漸覺醒發現婚姻和孩子並非生活的必須品,不婚的幸福指數似乎更高,很多時候父母家人的催婚,社會輿論的誘導,不過是一種習慣性洗腦,代代相傳的道德綁架。於是,越來越多有勇氣的人們,開始選擇過自己的生活,走自己的路,不管他人的流言蜚語。

《奇葩說》有一道關於“恐婚”的辯題,正反雙方對此展開激烈的辯論,但我卻對結尾李誕的發言印象深刻,李誕說:“我覺得害怕結婚不是病,一個社會非要讓人結婚才是病。”


人,一定要結婚嗎?

這個答案無疑是否定的,但是倘若站在否定上,似乎就要與全世界為敵。但值得慶幸的是,在今天這個後喻世代,老人的權威性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年輕人的社會經驗更豐富,思維視野更開闊,他們比老人更“見多識廣”,對人生的選擇也有更大的自信心和選擇權。

比如,許多老人會說,如果不結婚生子,等你老了誰來照顧你啊?其實,看看現實就知道“養兒防老”模式早已過時,如今的老人遭遇的是“養老防兒”的窘境,無論是子女不孝啃老,還是子女遠離孤老,農業時代那些老套的婚姻家庭生活經驗已經無法適應今天快節奏,社會化的都市生活場景。


當然,在這裡筆者也不是認為結婚不好,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即有些人適合婚姻生活,有些人適合單身生活,不能用婚姻美滿來否定單身幸福,正如婚姻有好與壞,單身也有幸與不幸。古人云:此之甘露,彼之砒霜。每個人的喜好見解不一樣,不要把自己的見解強加於人。對自己來說很美好、適宜的事物,對別人也許就是致命的傷害了。

傳說,上帝把一個靈魂放在手上,然後一分為二,放在兩個不同的身體裡,所以人們要用盡一生都在尋找自己所缺的那一半靈魂,二者合一,方得幸福圓滿。

這個傳說,也許是關於婚姻最浪漫的文藝闡釋,也具有一定的現實對映,畢竟人是群居動物,孤獨的人雖然不可恥,但一定會寂寞。所以無論主動選擇獨身生活,還是被動步入剩男剩女的行列,假如一個人終將孤老一生,那麼如何以殘缺不全的靈魂去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將是每個單身男女的必修課。

面對既成事實,日益壯大的單身族群,社會輿論再去討論現在的年輕人是否應該結婚生子?我認為這是多餘“廢話道理”。那些想結婚卻結不了的剩男剩女要麼是缺錢,要麼是好色,求之不得,如之奈何?!而那些不想結婚的獨身者,自然已經把婚姻的利害得失都想清楚了,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也非他人的言語可以打動。


社會輿論真正應當做的“正事”是幫助那些單身男女更好地獲得幸福,畢竟這也是一條人生“新路”,沒有太多的經驗可供借鑑,年輕人少不了要盲目衝動踩許多暗坑陷阱,才會傷痕累累走完一生。(注:婚姻帶來的傷痕也不少,但社會上關於如何幸福的借鑑經驗更多。)

延伸閱讀  想到了個溫暖的詞,一併想到了你

我個人認為,如果把幸福圓滿視為靈魂二合一的整合,那麼註定孤獨一生的人們,首先就需要確認自己另一半的“替代品”是什麼?比如是更多的金錢、更大的事業,還是有緣的朋友、廣泛的興趣。總之,只有找到了這個“替代品”,自己的心才會安定下來,不那麼焦躁煩悶,也不會空虛無聊,剩下的時光只需日日修行,天天精進,自然會自得其樂,幸福地度過一生。

相對於婚姻是兩個人,甚至是兩個家族的磨合,我認為單身男女們對另一半“替代品”的磨合會更容易,更可控一些。這就像上學的時候,你只需要管理好自己,刻苦努力就可以成功,但進入社會後你必須還要兼顧他人,協調各類關係才能成功,用網路上的段子來形容就是: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般的隊友。現如今離婚率之所以越來越高,顯然是“豬隊友”太多,被人拋棄了。當然成為豬隊友有些是另一半的原因,有些則是自己的原因。而且最容易產生的矛盾往往是,人們多喜歡指責他人的不完美,而看不見自己的殘缺不全。


如果僅僅從生理天性的角度來看,似乎單身女的幸福指數會較低一些,因為女性的成熟期較早,容易衰老,而且心理上對家庭的依賴感更強,常常缺乏獨自的安全感。據美國馬里蘭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女性每天平均要說2萬個單詞,而男性平均僅有7000個單詞。這也說明,為什麼在家庭生活中妻子比丈夫更愛嘮叨。假如失去家庭這個環境,單身女性也就等於失去了一個被強制的“聽眾”,所以她們的孤獨感會來得迅猛強烈,更容易陷入寂寞空虛的負面心理困境。

不過,也正是因為先天的“弱”,所以在現實中單身女性對另一半“替代品”的整合需求會覺醒的比較早,而且願意在這方面積極探索和投資。在現實中,放眼望去,健身館、讀書會、繪畫班、書法社、手工坊、觀影團、英語角、靈脩圈、廣場舞等各類興趣活動中,女性比例遠遠超過男性。有相關資料顯示:我國目前有老年大學七萬多所,在校人員總共有1088.2萬人,其中女性學員約佔比例為71%。這組資料,從另一方面反映了女性相較男性對自己業餘生活更加重視,願意敞開心靈接觸新鮮事物,學習熱情更高。


反觀男性群體,除了在釣魚和打遊戲領域佔比遠高於女性,在其他興趣活動中罕見身影。筆者有一段時間參加了本地多個興趣沙龍活動,結果發現活動中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好奇之下便做了一次社會調查,據組織者們聲稱,在以往歷次活動中也是女性居多,而且會員也比較穩定,即便是特別為男性組織專場活動,願意主動報名參加活動的男性也不多,組織們也不清楚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在我看來,相比於女性思維的開放感性,男性思維更多呈現內斂理性,這種腦型雖然有助於在某一領域深鑽,快速達到專業水平。但也使得他們對外界的時尚變化不是那麼敏感,對許多事情往往興趣缺缺,思維單線“一根筋”,雖然這讓男性對孤獨的忍耐力更強,但也心靈更加自閉自我,缺乏成長性和變化性,就單身幸福指數而言要比女性更低。

對於單身生活,許多年輕人認為:一時單身爽一時,一生單身爽一生。但實際上,爽一時容易,爽一生難,因為就像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一樣,度過了初期的新鮮感,無論多麼有趣的事情人們都會陷入麻木乏味感之中,這時候就需要去整合“新元素”以填補靈魂空缺的另一半,以豐富活躍自己的生活,否則孤獨寂寞、單調重複的日子會逐漸消磨耗盡一個人的生命活力。所以,唯有那些懂得整合,善於整合,經常讓心靈世界1+1>2的人們才能收穫滿滿的幸福感。

切記:一個人活著的真正特徵,不是生理的不死,而是心靈的成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