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劇版:周楠機場那一聲“爸”,折了周家人給他的福氣


《人世間》這部劇最讓人意難平的是,在美國讀博的周楠遇難。

原著裡周楠因秉昆爸爸入獄,給自己下了重誓,秉昆爸爸不出獄,他絕不回家。周楠年紀輕輕就在外漂泊12年,為了救身邊的教授,中槍身亡。讓鄭娟哭暈,秉昆吐血,周蓉感動,秉義震撼,他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自己是周家人。

劇版《人世間》裡的周楠,不僅跟駱士賓相見,相認,還在機場轉身叫了一聲駱士賓“爸”。當時看到這個劇情的時候,我就在想,現實太可怕,年輕人的心始終被資本俘虜。

劇版裡的周楠,也就因這一聲“爸”,讓自己從周楠轉變成“駱楠”,也就意味著他在後面的劇情裡,即將回國與家人團聚的他,在去往機場的馬路上因“見義勇為”而落難。

很多人覺得秉昆實在拎不清,應該順從了駱士賓的心願,讓周楠跟隨他而去,這樣自己的生活不僅能夠改善,還能夠成就周楠的人生,也不至於落得自己做監獄,駱士賓死亡的下場。

可我還是認為原著裡寫的真實。秉昆如此珍惜鄭娟,他怎麼可能讓周楠跟隨駱士賓而去呢?就因為駱士賓是有錢有勢的人嗎?那人心何在?尊嚴何在?鄭娟的心何處安放?

網友說:“如果我在周秉昆的位置上,我會讓周楠和他的親生父親一起生活。 很多時候,得即是失,失即是得。周楠自己願意去,我會成全他們,畢竟駱士賓對周楠也好。”

就這條留言下有很多的評論,大多數人覺得不妥,因為沒有考慮鄭娟的內心。周楠屈辱的出生,是鄭娟一生的內傷,若周楠跟隨駱士賓走了,鄭娟餘生永不安生,秉昆也會過得不舒心。

因為周楠如果認回了駱士賓,就意味著鄭娟不可避免地和駱士賓有交集,要時時刻刻回想起自己曾經屈辱的那段回憶,這難道不殘忍麼。周楠和駱士賓都有自己的私心,他們可以不考慮這些,但深愛鄭娟的周秉昆會把妻子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這才有了劇情裡駱士賓口不擇言後被秉昆暴打他,駱士賓的離世是他自己自私的結果。他的卑鄙和無恥深入骨子裡的,他從沒有真正想要認回周楠,而是因為他自身不能生育,再就是,周秉義的社會地位和周蓉的大學副教授的身份。

延伸閱讀  《人世間》是第二部《渴望》?口碑炸裂!

駱士賓認回周楠,不是為了幫扶秉昆夫妻,感恩秉昆夫妻,而是一切從他自身利益考慮,他想著把自己的商業帝國做大做強,有副市長的秉義照著,有周蓉副教授身份的加持,他也算是個有地位有品味的商人。

而周楠為啥會認駱士賓呢?從現實的情況來看,不過是因為他看到了資本帶給自己美好繁華的未來。這些都是居住在光字片的秉昆做不到的,也是他一生的追求。

從原著裡周楠在法國請求周蓉讓他擁抱一下,以及周楠跟周蓉說這是他這麼多年第一次擁抱周家人,感覺像擁抱媽媽一樣。周楠告訴姑姑周蓉,小時候他特想跟周聰那般被爺爺擁抱,可每次他想去靠近爺爺擁抱爺爺的時候,都會被爺爺有意無意地推開。

也許這就是為啥周楠知道自己有那麼一個非常有錢的親生父親後的心情吧,他反思自己在周家的各種古怪的情形,他終於明白了為啥小時候爺爺會有意無意推開自己,為啥姑姑對自己不冷不熱,為啥大伯對自己不如對周聰那麼親近。

孩子雖然小,但他們的小心思更為敏銳。劇版裡的周楠第一次知道駱士賓後,第二天跟媽媽說秉昆爸爸就改口“他”,讓鄭娟憤怒,讓鄭娟羞愧,更讓鄭娟無地自容,在周楠淬不及防的時候,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那一巴掌本該打在周楠身上的,可鄭娟覺得是自己教子無方,才養出周楠這麼一個忘恩負義的女兒子。鄭娟覺得對不起秉昆,周秉昆為了他們母子也遭到很多人的白眼,為了他們母子,在那樣的境地賣了祖傳的玉鐲,而多年後,自己含辛茹苦養了十多年的兒子居然稱呼秉昆為“他”,如此無情冷漠不懂感恩的周楠寒了鄭娟的心。

劇版《人世間》裡,沒有誰是絕對的壞人,即使駱士賓這種壞人,也被美化了。說是他在塗志強被槍決後給鄭娟送生活費,是仁義。可那也是因為他在大哥水自流的勸說下,才勉強這樣做的。如果沒有水自流的堅持,以駱士賓的為人,他是不會管鄭娟母子的死活。

劇版裡的駱士賓與水自流出獄後,水自流提醒駱士賓去看望一下鄭娟母子的時候,他說不必了,因為自己啥也沒有,去看了又能怎樣,還是等有錢了再說。

等到駱士賓成為了有錢人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沒有生育能力,這次想起了自己還有一個親生兒子,他想用金錢收買周楠,收買秉昆,可他卻忘記了道義和因果輪迴。

他這樣的人去爭取周楠的時候,就注定了他和周楠的悲劇。因為人間有道是滄桑,鄭娟在那樣的環境裡沒有打掉周楠,屈辱地生下了周楠,又頑強地活下去。秉昆在身邊人的各種眼光和流言裡養大了周楠,他一句“酒後失德”就把自己的罪行給掩蓋了。

塵世間的恩怨輪迴,終究是會出現了,只是有時會讓善良的人倍感傷心傷感。人生有幾個12年,秉昆為了周楠,失去自由12年,鄭娟一個從未出來工作過的女人,在男人坐牢的12年裡是如何度過的,只有鄭娟自己能夠說得出來。

延伸閱讀  因為撿漏拍了一部戲,卻靠這部戲賺錢一輩子?演員中的鬼才

反觀蔡曉光在周蓉去法國12年的瀟灑肆意,真的就是塵世間最男人與女人的不同。女人為男人守身如玉,對子女含辛茹苦;男人只要自己有能力,即使整出半大孩子,也能夠被認可。

周楠不會不知道自己的過錯,他學了那麼多的文化知識,看了那麼多的書,一定知道當年駱士賓的行為,也該明白駱士賓是什麼樣的人品。可他為啥還要認下駱士賓呢?在接受他的美金資助的時候,是良心發現還是真情流露的轉身喊駱士賓那一聲“爸”的呢?

我覺得是導演告訴我們,人的好壞是因人而異,駱士賓也許對於鄭娟是壞人,但對自己的兒子卻是真心真情。可怎麼都讓人無法接受,周楠那聲“爸”喊得真讓鄭娟蒙羞,對不起周家所有人。

周楠小時候被奶奶無限寵愛著,雖然週母不知道他是不是自己的長孫,但周母確實給予了周楠長孫的待遇和愛護,週父給他和周聰講故事,周秉義給他和周聰買同樣的禮物,甚至比周聰的還要貴重些。周楠在周家被厚待,他卻因駱士賓能夠資助自己出國留學,而選擇了內心親近駱士賓,還情不自禁地喊出駱士賓夢寐以求的那聲“爸”。

人世間就是這樣,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周楠的那聲“爸”,讓駱士賓滿足歡愉,讓自己表達出內心的感謝,卻也是他自己悲劇的鋪墊。

周家人是周楠內心的支撐,也許人世間就是這樣因果輪迴吧!得到什麼便要失去什麼!

作者:華貴禪心

關注我的文字,走進你的心靈。你有故事,我有茶,一起暢聊餘生時光。

文中配圖來源於網絡。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