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伢的冬天,少不了一口銚子藕湯


湖北伢的冬天,少不了一口銚子藕湯

2021-01-12 武漢里

十一月,武漢進入初冬,寒意已至,舌尖和肺腑已做好被熱騰騰的「媽媽菜」投餵的準備。

記得兒時,每每變天時,家裡總會煨上熱氣騰騰的藕湯。排骨藕湯對於武漢伢,就像是羊肉泡饃之於西安人,火鍋之於成都人,螺螄粉之於柳州人……

老式煤爐里蜂窩煤燒得正旺,「銚子」如煉丹爐一樣穩坐煤爐之上,清甜的藕香和燉得酥爛的排骨香竄入鼻腔,耳畔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

相信每個湖北伢的記憶里都有這樣的畫面,或是在外婆家,或是在街巷某個轉角,總有一鍋排骨藕湯在等待你。

巳時 上午9點 ,日出而作 湖底淘「金」

近日,2020第二屆東湖國際美食節拉開帷幕,「東湖吃貨團」的小夥伴們走進慧心雅社,在和煦的暖陽下,與東湖驚喜「藕遇」,重拾記憶中兒時煙火氣。

慧心雅社位於團山隧道口,在暖陽的照耀下,白牆黛瓦的建築好似一副描金的江南水墨畫。

△ 慧心雅社供圖

通過綠植簇擁的木質小徑,大片的荷塘映入眼帘。冬日的荷塘少了夏日的碧綠盎然,卻多了些金燦燦、開到荼蘼的收穫感。

記得紅樓夢裡寶哥哥說枯荷看著頹敗,林妹妹卻不同意,說是喜歡「留得枯荷聽雨聲」的境界。

枯荷留下,蓮藕得淘。每年這個時候,慧心雅社就會請職業挖藕人開啓一項傳統的工作——起藕。

△冬日,慧心雅社枯荷金黃。 詹松 攝

挖藕人焦師傅一大早就來到了荷塘勞作,因爲經驗豐富的焦師傅知道,這種藏在深深淤泥之中水生植物,想要挖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晨曦下,穿梭在薄霧中的焦師傅穿上厚厚的防護服,一腳踏進滿是淤泥的荷塘。

用高壓水槍將湖底的淤泥衝散,再俯身摸清藕的長度和走勢,小心翼翼地湖底「淘金後,挖出的「戰利品」被堆上小船。

焦師傅介紹說:「傳統挖藕先要摸清藕的走勢和長度,逐段清除淤泥後取藕。現在藉助高壓水槍清泥巴,大大提高了挖藕的工作效率。」

佳味藏泥下,采藕艱辛冷,就算藉助了工具,挖藕還是脫離不了它是細活技巧活的本質。

初冬的太陽像被罩上橘紅色燈罩,軟趴趴的落在焦師傅的身上,暖和的陽光讓焦師傅心情也開朗了不少。「挖藕要有好的身體素質,畢竟要泡在水裡一整天。天氣暖和點還好,遇到陰雨天,溼溼冷冷的比較辛苦。」

講話帶著濃厚鄉音的焦師傅,來自安徽,他說自己是個四處奔波的人,哪裡需要他,他就在哪裡挖藕。

穿梭於武漢塘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跟焦師傅接觸過後,他憨厚的笑容和對藕深厚的情感,讓人久久難以忘懷。

未時 下午2點 ,塘邊話藕野趣生

小船滿載而歸、徐徐近岸,吃貨團的小夥伴們紛紛點開了手機拍照功能,記錄下和挖藕人的湖畔「藕遇」。

「武漢人最愛吃藕圓子、藕湯,親眼看挖藕還是頭一次。這瘦瘦高高的身材,絕對是藕中『超模』。」見到眼前比人個頭還高的野藕,美食達人洛昊興奮地合影留念。

「野藕沒有人工施肥,靠自己汲取養分,所以長得瘦長,家藕一般長得白白胖胖,又粗又短。」

慧心雅社的主理人雷麗萍在荷塘邊跟吃貨們暢談蓮藕的特點和文化。「蓮藕生長在淤泥中,卻純潔玲瓏,營養豐富,野藕更是如此,順應天時,努力生長」。

攝影愛好者牛牛頗爲感慨:「吃了這麼多年的藕,竟然不知道它是橫著長的!」

雷麗萍還透露了選藕的技巧,七孔藕澱粉含量高,水分少,適合燉湯。九孔水分多,澱粉少,宜清炒涼拌。容不容易煨爛、夠不夠粉,也是評判藕的好壞標準之一。

申時 下午3點 ,飲一杯陳皮下午茶

午後,身著白色茶服的雷麗萍開始忙活起來,在桌邊她邀請賓客與她一同品茶。「中醫認爲,在申時正確的喝茶,對身體健康大有裨益,我國古人便有喝申時茶的習慣。」

珍藏的各式陳皮一字排開,晶瑩剔透的玻璃茶壺上座,在專業茶藝師的指導下,食客們嘗試著自己洗陳皮、泡陳皮,品嘗不同年份、不同產地的陳皮湯水,帶給人不同的口感體驗。

「我最喜歡胎柑,圓圓的一顆很可愛,入口微麻,回甘很悠長。」食客品嘗了胎柑湯水後,直呼上癮。

看著食客品茶、鑒茶,玩得不亦樂乎,雷麗萍也欣慰地笑了…

她說希望通過「藕遇」活動,爲食客們製造一次親近自然的機會,暫時忘掉繁忙喧囂的城市生活,重新認識前人留下來的手藝和智慧,從品茶中找尋更多人生意義。

酉時 下午5點 。銚子煨藕勾起兒時煙火氣

湖北產藕,湖北人更會吃藕。傍晚,湖風輕拂荷塘灣,夕陽殘落,湖面顯得波光粼粼。

焦師傅卸下身上厚重的裝備,像一個得意郎,領上自己的工錢和幾根野藕,哼著小曲慢悠悠回家。

他說已提前囑咐愛人把豬彎骨燉上,回去只要將藕洗淨下鍋煮半小時,全家人就能吃上熱騰騰的豬骨藕湯了。

「藕遇」未散,慧心雅社也在親水露台支起火爐,銚子小火慢燉,藕湯咕嘟咕嘟冒著泡,香飄四溢。

野藕香甜、豬骨鮮美,湯喝起來不淡不油,溫潤醇厚。不是老武漢,可真做不出這個味。

慧心雅社大廚也拿出剛出塘的野藕,現場烹飪。

野藕做成藕泥,配上蔥白、薑末,用熬好的藕汁團成團,放入六成熱的菜油中,炸至金黃出鍋。

食客迫不及待地起身用筷子把冒著熱氣的炸藕圓拈進嘴巴,燙舌頭也不再怕的。

「太香了,外皮酥軟,裡面的藕泥又軟又滑」「找到了小時候過年的感覺,意猶未盡」現場食客點讚道。

採訪接近尾聲,小七與食客一同落座,當端起藕湯那一瞬間,心花怒放,恨不得馬上寫一首贊詩。

野藕粉糯甘甜,和燉得酥爛的豬骨肉完美搭配,讓人立馬想起馮翔在《漢陽門花園》裡唱的那句,「外婆煨的藕湯,總是留給我一大碗。」

到底爲什麼這鍋藕湯,對湖北伢這麼重要?可能不止是脣齒間的美味,還有回不去的童年和鄉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