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18幅飲茶圖,古人的悠閒慢生活


古代18幅飲茶圖,古人的悠閒慢生活

2021-01-13大智智之

古代人對茶極爲講究與重視,

泡茶的方式更是花樣百出,

慶幸畫家把這些場景畫了下來。

現在讓我們通過這些畫,

一起去圍觀古人喝茶。

中國古人以各種形式留下了許多關於用茶、品茶、鬥茶的圖畫,這些圖片資料是了解古代飲茶習俗的重要資料,從圖片中我們不但可以看到古代的各種飲茶方式,還可以了解茶具的變化史。今天就介紹一下我國古代流傳下來的部分茶圖。

畫面生動地再現了元代的飲茶習俗飲茶場面。長桌上有內置長匙的大碗、白瓷黑托茶盞、綠釉小罐、雙耳瓶。桌前側跪一女子,左手持棍撥動炭火,右手扶著炭火中的執壺。桌後三人:右側一女子,手托一茶盞;中間一男子,雙手執壺,正向旁側女子手中盞內注水;左側女子一手端碗,一手持紅色筷子攪拌。

壁畫中共有6人, 一人碾茶,一人煮水,一人點茶。形象生動,反映了當時的煮茶情景

壁畫中一童正執扇煮水,爐火正紅,一男子端茶盤,盤中有茶二盞,桌上還放有茶托、茶盞。

壁畫右側一女人正端杯飲茶,桌上還有幾盤茶點,左側有人彈琴,形象逼真。

畫面上山石瘦削,松槐交錯,枝葉繁茂,下覆茅屋。盧仝擁書而坐,赤腳女婢治茶具,長須肩壺汲泉。

描繪宮廷仕女坐長案娛樂茗飲的盛況。圖中12人,或坐或站於條案四周,長案正中置一大茶海,茶海中有一長炳茶勺,一女正操勺,舀茶湯於自己茶碗內,另有正在啜茗品嘗者,也有彈琴、吹簫者,神態生動,描繪細膩。

周昉,又名景玄,字仲朗、京兆,西安人,唐代著名仕女畫家。擅長表現貴族婦女、肖像和佛像。

畫中描繪五個女性,其中三個系貴族婦女。一女坐在盤石上,正在調琴,左立一侍女,手托木盤,另一女坐在圓凳上,背向外,注視著琴音,作欲飲之態。又一女坐在椅子上,袖手聽琴,另一侍女捧茶碗立於右邊,畫中貴族仕女曲眉豐肌、穠麗多態,反映了唐代尚豐肥的審美觀,從畫中仕女聽琴品茗的姿態也可看出唐代貴族悠閒生活的一個側面。

閻立本,唐代早期畫家,擅長畫人物肖像和人物故事畫。

畫面有5位人物, 中間坐著一位和尚即辨才,對面爲蕭翼,左下有二人煮茶。畫面上,機智而狡猾的蕭翼和疑慮爲難的辨才和尚,其神態維妙維肖。畫面左下有一老僕人蹲在風爐旁,爐上置一鍋,鍋中水已煮沸,茶末剛剛放入,老僕人手持「茶夾子」欲攪動「茶湯」,另一旁,有一童子彎腰,手持茶托盤,小心翼翼地準備「分茶」。矮几上,放置著其它茶碗、茶罐等用具。這幅畫不僅記載了古代僧人以茶待客的史實,而且再現了唐代烹茶、飲茶所用的茶器茶具,以及烹茶方法和過程。

圖中畫一侍女雙手捧茶盤,一婦人伸手盤中拿茶具。右邊一貴夕3面向她們而立,儀態端莊嫻靜。後隨侍女雙手捧一錦盒。畫風承唐代周吩,典雅濃麗。舊題南唐周文矩畫,然觀其時代氣息,應爲宋人所作。

該畫爲工筆白描,描繪了宋代從磨茶到烹點的具體過程、用具和點茶場面。畫中左前方一仆設坐在矮几上,正在轉動碾磨磨茶,桌上有篩茶的茶羅、貯茶的茶盒等。另一人佇立桌邊,提著湯瓶點茶(泡茶),他左手邊是煮水的爐、壺和茶巾,右手邊是貯水甕,桌上是茶筅、茶盞和盞托。一切顯得十分安靜整潔,專注有序。

畫面右側有三人,一僧伏案執筆作書,傳說此高僧就是中國歷史上的「書聖」懷素。一人相對而坐,似在觀賞,另一人坐其旁,正展卷欣賞。畫面充分展示了貴族官宦之家講究品茶的生動場面,是宋代茶葉品飲的真實寫照。

這幅畫生動地描繪了唐代民間鬥茶的情景。畫面上平民裝束的人物,似三人爲一組,各自身旁放著自己帶來的茶具、茶爐及茶葉,左邊三人中一人正在爐上煎茶,一捲袖人正持盞提壺將茶湯注入盞中,另一人手提茶壺似在誇耀自己茶葉的優異。右邊三人中兩人正在仔細品飲,一赤腳者腰間帶有專門爲盛裝名茶的小茶盒,並且手持茶罐作研茶狀,同時三人似乎都在注意聽取對方的介紹,也準備發表鬥茶高論。整個畫面人物性格、神情刻畫逼真,形象生動,再現了唐代某些產區已出現的鬥茶情景。

該畫以陸羽烹茶爲題材,用水墨山水畫反映優雅恬靜的環境,遠山近水,有一山岩平緩突出水面,一軒宏敞,堂上一人,按膝而坐,傍有童子,擁爐烹茶。畫前上首押「趙」字,題「陸羽烹茶圖」,後款以「趙丹林」。畫題詩:「山中茅屋是誰家,兀會閒吟到日斜,俗客不來山鳥散,呼童汲水煮新茶。」

畫中茅屋正室,內置矮桌,文徵明、陸子傅對坐,桌上只有清茶一壺二杯。側尾有泥爐砂壺,童子專心候火煮水。根據書題七絕詩,末識:「嘉靖辛卯,山中茶事方盛,陸子傅對訪,遂汲泉煮而品之,真一段佳話也。」

畫面描繪了正德十三年(1518年),清明時節,文徵明同書畫好友蔡羽、湯珍、王守、王寵等遊覽無錫惠山,飲茶賦詩的情景。半山碧松之陽有兩人對說,一少年沿山路而下,茅亭中兩人圍井闌會就,支茶竈於几旁,一童子在煮茶。畫前引首處有蔡羽書的「惠山茶會序」,後紙有蔡明、湯珍、王寵各書記游詩。詩畫相應,抒性達意。

此畫以線描繪出大小茶壺和蓋碗各一,明暗表現的十分好。 畫上自題五代詩人胡嶠詩句:「沾牙舊姓余甘氏,破睡當封不夜候。」另有當時詩人、書家朱顯渚題六言詩一首: 「洛下備羅案上,松陵兼到經中,總待新泉活水,相從栩栩清風。」茶具入畫,反映了清代人對茶具的重視。

明代王紱曾作《竹爐煮茶圖》遭毀後,董誥在乾隆庚子(1780年)仲春,奉乾隆皇帝之命,復繪一幅,因此稱「復竹爐煮茶圖」。畫面有茅屋數間,屋前几上置有竹爐和水甕。遠處有山水,。畫右下有畫家題詩:「都籃驚喜補成圖,寒具重體設野夫。試茗芳辰欣擬昔,聽松韻事可能無。常依榆夾教龍護,一任茶煙避鶴雛。美具漫雲難恰並,綴容塵墨愧紛吾。」 畫正中有「乾隆御覽之寶」印。

圖中描繪了盧仝坐榻上,榻邊置一煮茶竹爐,爐上茶瓶正在煮水,榻前几上有茶罐、茶壺,置茶托上的茶碗等,旁有一須仆正蹲地取水。榻旁有一老婢雙手端果盤正走過來。背景有盛開的白玉蘭,假山石和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