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唐朝沒有詩人崔顥和李白,武漢的黃鶴樓會名傳千古嗎?


假如唐朝沒有詩人崔顥和李白,武漢的黃鶴樓會名傳千古嗎?

2021-01-12 昕辰行跡

最近去了武漢的黃鶴樓,看到這黃鶴樓巍峨的屹立在武昌蛇山之巔,我想到一個非常好玩的問題:「假如沒有詩人崔顥和李白,武漢的黃鶴樓會名傳千古嗎?」當然我們先不著急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來看看這崔顥和李白究竟都是何方神聖。

崔顥(hào),唐代詩人,今河南開封市人。唐玄宗開元十一年(公元723年)進士,官至太僕寺丞,天寶中爲司勛員外郎。其作品流傳度不廣,最爲人稱道的是那首《黃鶴樓》。

李白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走過南闖過北,皇帝詔前醉成鬼,牢房裡面綁過腿,其作品甚多,如《望廬山瀑布》、《行路難》、《蜀道難》、《將進酒》、《明堂賦》、《早發白帝城》等個個膾炙人口,被後人譽爲「詩仙」。

這兩個人和黃鶴樓究竟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在黃鶴樓公園景區內可以看到《崔顥題詩圖》的浮雕照壁和擱筆亭這兩個景點,這背後的故事大家應該也都聽說過,話說這偉大詩人李白登上黃鶴樓看到眼前的美景時詩興大發,可正要握筆題詩時發現了牆上崔顥的這首《黃鶴樓》,只好擱筆感嘆: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

這李白一生服過誰?連皇帝的詔書都可以醉之不理,可謂是誰都不服就扶牆。可當李白看到崔顥的這首《黃鶴樓》後,居然能夠爲之擱筆,這說明崔顥的這首《黃鶴樓》深深的折服了李白。

我們先來看看崔顥的這首詩: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大致意思:

過去的仙人已經駕著黃鶴飛走了,這裡只留下一座空蕩蕩的黃鶴樓。黃鶴一去再也沒有回來,千百年來只看見悠悠的白雲陽光照耀下的漢陽樹木清晰可見,鸚鵡洲上有一片碧綠的芳草覆蓋。天色已晚,眺望遠方,故鄉在哪兒呢?眼前只見一片霧靄籠罩江面,給人帶來深深的愁緒。

崔顥的這首詩在後來有人把之譽爲「唐人七律第一」及「擅千古之奇」,接下來不得不說崔顥詩中的「鸚鵡洲」這個詞,它有一個典故:

東漢末年有一個名士叫禰衡,非常有才華,而且爲人「忠果正直,嫉惡如仇」,曹操覺得禰衡這個人有點傲,想治一下他,於是在一次文武官員聚會的宴會上曹操把他請了過去,曹操讓禰衡這樣一個名士去擊鼓助樂,最要命的是不僅僅讓其擊鼓,還讓其換上鼓師的衣服打扮成鼓師那樣。禰衡當然非常生氣,更厲害的是他直接裸身在衆賓客面前換衣服,然後擊鼓大罵曹操,這樣的情況下,曹操的祖宗三代都被罵了。曹操也很惱火,想殺禰衡,但是又不能在文武百官面前殺了他,然後落一個「不能容人」的罪名。

最後曹操想借刀殺人,根據禰衡的性格,想讓其死也是很容易地,對禰衡說這裡沒有適合他的職位,讓他到劉表那裡。到了劉表那裡劉表也被其侮辱,這劉表也是名士,和曹操想的一樣要借刀殺人,於是又把其轉送給江夏太守黃祖。這黃祖是一介武夫,脾氣暴躁,這禰衡到了這裡肯定必死無疑。

剛到黃祖這裡,這禰衡跟黃祖及其兒子的關係處的還不錯,尤其是跟黃祖的兒子黃射(yì)關係非常好。有一次黃射大會賓客,有人送了一隻鸚鵡給他,於是黃射讓禰衡寫一篇《鸚鵡賦》,當然這禰衡當場就完成了這個任務,一氣呵成,很快就把一篇賦寫好了。由於寫得非常的好,在座的人都非常驚嘆。禰衡的鸚鵡賦中寫道了鸚鵡的命運:「這鸚鵡是非常美麗和聰明的鳥,但它一旦落到人類的手上,就會失去自由,任人玩耍和宰割……」當然禰衡的賦中也有這個寓意,他們這些文士的命運其實是和鸚鵡一樣的。

因爲這個賦,黃祖父子更加器重禰衡,但是好景不長,日後沒多久禰衡因爲出言不遜又把黃祖給得罪了,黃祖則命手下杖打了禰衡,這禰衡就開始罵黃祖了,黃祖性格本身就暴烈,一氣之下就把禰衡給殺了。後來禰衡也很後悔殺了禰衡,於是選擇厚葬禰衡,把他葬在黃鶴樓西南方向位於長江當中的一個小洲上,由於禰衡作了鸚鵡賦,所以這個無名小洲就被稱之爲「鸚鵡洲」。

禰衡的遭遇一直都受到古代文士的深切同情,這崔顥也不例外,也是深切同情禰衡的。其實崔顥本人雖然年紀輕輕就科舉中了進士,可他一直不得志,於是詩中的鸚鵡洲更表達了崔顥的一種思想感情,通過典故抒發古代名士的不得志的個人感慨,當然這也是很多名士的共同感慨。這李白看到這裡肯定也非常感慨,當然也更加欣賞崔顥的這首詩。

有了崔顥和李白的助陣,這黃鶴樓可以說是名揚天下,那麼還是那個問題,假如沒有崔顥和李白,這黃鶴樓會名傳千古嗎?

我個人的觀點是,假如沒有崔顥和李白,這黃鶴樓仍然會名傳千古,讓黃鶴樓能夠名傳千古的最主要原因是中華文化,崔顥和李白只是文化薰陶下的兩個歷史名人。所以我認爲就算沒有崔顥和李白,黃鶴樓依然會火,會名傳千古,且來看看個人鄙見。

接下來我們先來看看黃鶴樓的歷史概況。

通過上圖黃鶴樓歷史概況我們可以發現,這黃鶴樓的名字起源於祖沖之的志怪小說《述異記》,在《南齊書》和《圖經》中都講了仙人的故事,說是有仙人騎黃鶴經過黃鶴樓,不過《南齊書》裡的仙人叫子安,《圖經》裡的仙人叫費禕。再到後來崔顥詩中「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中的昔人,也是指這位神仙,通過時間的先後順序,崔顥說的這位神仙應該是子安。到了後來又有呂洞賓黃鶴樓「跨鶴登仙」的故事。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這黃鶴樓流傳的很多故事都是跟仙人有關的。

道教的影響和唐朝詩人的發展

無論是崔顥還是李白都深受道教的影響,崔顥的詩中提到仙人,而這李白更是直接信仰道教,號「青蓮居士」和「謫仙人」。

其實我在探訪武漢市唯一的道觀長春觀,解密信奉道德和神仙的本土宗教道教一文中有介紹道教的發展簡史,道教作爲一個崇拜道德和神仙的宗教,在中國固有文化的影響下,形成了具有中國民族文化特色的宗教。從東漢末年道教的創立到隋唐時期的鼎興發展,它都深深地影響著統治者和老百姓的生活及思想,這就給黃鶴樓的大名遠揚提供了環境。

除此之外我們回到唐朝看看,我們經常稱唐朝爲大唐盛世,而且唐朝的詩人是非常非常多的,這是其他朝代都無法比的。唐朝採取的是科舉制考試,平民百姓可以通過參加科舉考試當官,而且唐朝時的統治者也是非常支持文人去學習作詩的,再加上唐朝前期經濟發達,百姓生活過得很好,很多人沒事的時候也會去作詩,這就使詩人的數量不斷的增加。

這黃鶴樓由一個軍事哨所變成一個觀賞樓,可以登高望遠,而且在江邊(大概位置在現武漢長江大橋紀念碑的位置)風景優美。唐代是崇奉道教的時代,處在道教發展的鼎興時期,在「道教」和「大唐盛世國情」的影響下,唐代的人登上黃鶴樓都有一種尋找仙人遺蹟的動機,更有求仙訪道的動機。

因此這黃鶴樓就更難逃詩人、官員及遊客們的法眼,所以就有了那句話「游必於是,宴必於是」,意思就是這來來往往的官員、商人、遊客遊覽一定會來這裡,設宴也一定會在這裡。所以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認爲就算沒有崔顥和李白黃鶴樓一樣可名傳千古,因爲沒有崔顥和李白還會有其他類似於崔顥和李白這樣的人物通過文化作品讓黃鶴樓名揚天下。

很多人可能要產生疑問了,就算大環境可以薰陶人,但是其他人能達到崔顥和李白這個水平嗎?說到這兒我要講一個可能不太恰當的故事,但正好能回答這個問題。

故事是這樣的:

在小吃一條街有兩個賣油條的攤位,我們就叫甲攤位和乙攤位,每天甲攤位的生意總是非常好,可是乙攤位幾乎沒有人去買油條。這乙攤位的生意不好的主要原因是,顧客在單個買油條時,攤主盡挑那小的油條拿,深怕把大的拿了走了小的油條就不好賣了。而甲攤位的主人思想卻正好相反,專挑最大的油條給顧客,因爲當這個最大的油條拿走之後,在剩下的油條中又會出現一根最大的油條。

同樣崔顥和李白的作品寫的的確非常好,這裡我就非常不恰當地把他們倆看著個兒大的油條,假如真的沒有崔顥和李白這兩個詩人(拿走了個兒大的油條給顧客),我相信還是會有很牛逼的詩人或其他文人出現,綜上所述,我認爲這些人一樣可以讓黃鶴樓揚名天下。

寫在最後:

我個人認爲,黃鶴樓名揚天下是因爲文化造就了一個大環境,在這樣的大環境中可以薰陶出很多很多文化人可以讓黃鶴樓名揚天下,是中華文化讓黃鶴樓名揚天下的。

以上純屬個人鄙見,大家肯定也會有不同的看法,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最後我想說的是文化的力量是強大的,我們要繼承、弘揚、和提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