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神」的傳說


「龜神」的傳說

2021-02-26 古城舊夢


「龜神」的傳說

□∕句子:小井隆史

在上杭鄉有一個風景秀麗的小村莊,村里居住著有300來戶人家,清一色姓「孔」,所以這村莊就叫「孔家灣」。

村莊背靠旗形山,北與鄉政府爲鄰,門前一條馬路是與外界的唯一通道。馬路的外邊是一片肥沃的良田,修河源頭之一的上杭河從村前流過。

旗形山是個方園幾公里的土質山丘,遠遠望去就像一面迎風招展的紅旗,山上風景秀麗、林木茂盛。

可唯獨在山腳下靠上杭河邊,卻有一個紅色岩石形成的山嘴。從河對岸望去儼然就像一隻碩大的烏龜扒在河邊,四肢和下身剛好入水,龜頭向前伸著,好像就要起步前行,一個龜背露在水面足有二百多平方米。

我們小的時候經常在這裡玩耍、下河游泳。烏龜旁邊有幾顆大樹,要二、三個大人才可抱下。大人總是要告訴我們:岩嘴上那幾顆大樹是龜神的,不能去折斷樹枝,不然龜神會生氣的。

聽老人說,這隻龜是一隻有靈性的神龜,一直在保佑著我們村莊。易漲易退山溪水,當河裡漲大水時,有神龜在河邊挺著,把來勢洶洶的浪頭硬是頂向了河的對岸。從古至今,孔家灣從未受到過洪水的衝擊。

關於這隻神龜,還有著一個神奇的傳說:一直以來,孔家灣里民風淳樸,人性善良,對龜神無比敬重,在龜神旁邊建有一個神壇,長年焚香秉燭,敬祀龜神。

其中有一個叫孔富貴的村民更是殷勤,每逢初一、十五,逢年過節都要備上三牲祭品到岩嘴上敬神跪拜,求神龜保佑村民安居樂業,人口安康。

這年,富貴的老婆懷孕在身已三年整,可就是分娩。按照常規孩子都能打醬油了,富貴怕有禍事發生,每天都到神壇邊虔心跪拜,求龜神保佑母子平安。

就在第三年六個月時,富貴妻肚子痛得在牀上打滾,三天三夜還不見生發。富貴就到龜神壇前求得仙茶一盞給他老婆喝下。

說也奇怪,喝下茶的孕婦頓覺神清氣爽,渾身是勁,產房裡只聽琴瑟和鳴,仙樂聲聲,一股異香飄滿房間每個角落,村後旗形山上只聽鑼鼓喧天,吶喊陣陣。

待到正午時分,一聲巨響,一個火球從天而降,落在了富貴家的院子裡。頓時產房裡一聲大吼,孕婦產下了一個球形物體滿房滾動。不一會,球體突然裂開,從裡面跳出一個男孩。

男孩長得奇形怪狀,花面怪臉,大聲呼叫:「娘辛苦了,兒子拜謝了。」只見其拜一下自己身體就長高一尺,眼見已平樓一丈,在場的人都嚇壞了:妖怪,妖怪,紛紛拿來長茅短刀刺殺妖怪。可那裡能傷得到他。

這時有人說必須要其父親親自動手才能殺得了妖怪,富貴也是一時急壞了,果真拿刀刺向了自己的兒子。想不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會拿刀相向,不禁仰天長嘆:

娘親懷我三年六,

我本下界報恩情;

削肉還父心無愧,

何時要我何時還。

父親驚愕之間沒停得下手,刀果真刺向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可憐一大武將當場身亡。

這時,只聽產婆在產房裡大叫:來了,來了,又生了一個。頓時,產牀上跳下一個眉清目秀,標緻俊朗的男孩,左手扇右手筆,下地後見風就長,嘴裡大叫:大哥,大哥,你在那裡。

轉眼看見大哥已死,甚是悲痛。村民們見又來了一個妖怪,怕其報殺哥之仇,便又將老二殺死。

這時孕婦又生下一個男孩來。只見男孩氣宇軒昂,紅光滿面,兩耳垂肩,雙肘過膝,天庭飽滿,地閣方圓,一臉帝王之像。大叫道:本王大印何在。定眼細看,只見大哥、二哥均已身亡。老三氣得口吐鮮血,暈厥而亡。

這時眼見孕婦的肚子像漏了氣的皮球,最後還又生了一個兒子出來。長得跟大哥一個樣,花面丑嘴,奇形怪狀,頭大如斗,聲若洪鐘:我的兵器何在,大哥、二哥、三哥在那裡,四弟來了。

此時老四身材已是一丈有餘,只見三個哥哥已死,便大叫一聲衝出產房,向東方飛走了。

這時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來到院子裡,看到此情痛惜萬分。他仰天長嘆:老天啊,我來遲一步,罪該萬死。村民聽老者所言肯定他知道事情的原委,要其說個明白。

老者向村民們講述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天神傳話,如今天下不太平,民不聊生,龜神多次上天奏報,要上天降神於此地,給當地村民造福。天官准奏,近期將會指派神人出現,治理天下,以慰民生,要我來此接駕,怪我今天來遲了誤了大事。

老大和老四是護佑大王的武將,老二是當朝文官,老三就是上天放下來的真命天子。老者即問村民,最近可有人送來神器,村民仔細回想還真是有。

就在三個月以前,有一個長須老者經過此地,向主人討水喝,說:我今天出門做買賣,貨沒賣完,現暫寄你家,過百天會有人來取。富貴當時沒多想,就叫他自己放到後面的雜物房裡去。

這時,村民們趕緊去把物件取出來看,只見車裡有兩件兵器和兩套黃金盔甲,一方純金官印。原來那個老者就是一個神仙,受上天指派,提前把兵器、官印送來。村民們後悔不已,爲打死了三個神人,互相埋怨。

這時道士說:這事到此爲止吧,只能怪你們村莊的風水有限,承受不了這個福份。後面的旗形山本是仙人的帥旗,但是就在月前有人把亡童埋在了山上,破了旗形山的靈氣。韭菜崖本是仙人的金銀寶庫,但就在年初掌管寶庫的神仙本想在太陽下曬一下金銀,以備所用,誰知又被剃頭匠看破。

人們這才訪然大悟,還真有此事,在離此西去二里地確有一山,山勢險峻,古木參天。一天一個剃頭匠從山腳下經過,只見山上開了一個門,出於好奇到門口往裡一瞧,只見裡面滿是金銀寶貝,在太陽下閃閃發光。

可恨自己身邊無有可裝盛的容器,想回家拿口袋來裝,又怕回來找不到門,就把自己隨帶準備送人的一蔸韭菜栽在門口留個記號。誰知道待其拿了口袋轉到山下時,只見滿山遍野都長滿了韭菜,無法找到寶庫的門了,剃頭匠當場吐血身亡。

後來人們把這座山就叫做韭菜崖。

人們都在沉思已過,不該把好事搞砸了。轉眼之間道士也不見了,這時天空飄下一字條,上面寫著:

我本河邊老烏龜,

與村鄰居三千年;

有意栽花花不發,

求天賜福福未全。

原來他就是龜神的化身,村民跪地長拜。

話說老四從家飛走後,也沒有回來過。多年以後,有人在杭山下的救火現場看見過他,哪裡有水火災難時總能見到他的身影。

又說在人民公社大躍進時期,有一年大旱,孔家灣門前的農田嚴重缺水,眼見禾苗乾枯,田土開裂。有人建議從龜神背上架一座人力水車,吸河水來灌溉良田,這是個好主意,但操作起來卻又困難。

龜背不平又高出地面,無法安放水車,人們七嘴八舌出謀劃策。最後決定從龜背上開鑿出一條溝 ,把水車安放下去就行了。

生產隊裡有幾個年輕人就是專門打岩放炮的高手,當天就在龜背上開錘打炮。就在那天晚上  有人聽到岩嘴上時不時傳來一聲聲悽慘的呻吟聲。

幾個膽子大的年輕人想去看個究竟,人還未靠近叫聲卻停止了,四處查找也沒見有人或動物在叫。另一天的早晨,起得早的村民去岩嘴上挑水時,看到從龜背上那條溝里流出的血把整條河都染紅了。

就這樣,慘叫聲和著龜背上的血流了三天三夜。有人說,這隻神龜就這樣血盡而亡了。

長話短說,就此告一段落。古代傳說,難究真徦,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我只知道紅岩神龜現在依然還在,大躍進時留下的那條溝還在烏龜背上,記載著那個時期的一段歷史。

孔榮貴:男,江西修水人,筆名:子乙。現爲【詩林文刊】特邀作家,中國詩歌網註冊會員、認證詩人。《人民日報-中詩社》華夏詩歌大賽三等獎,「丹江杯」詩歌大賽二等獎。有作品收錄在《南方詩詞》《雲杉集》《當代經典詩歌》等詩集。有多篇詩歌、散文在《古城舊夢》《今日頭條》《天天快報》《中國詩歌網》《詩林文刊》《現代新派詩刊》《國際文學》《沿海詩刊》《三江文學》《大國文學》等多家平台發表。

申明:①作者發稿至《古城舊夢》,則視爲授權讓《古城舊夢》首發和原創,編輯可以對文章進行修改;②個人轉載內容至朋友圈和聊天羣,無需特別申請版權許可特別聲明:需要投稿的,請加13879233191微信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