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美】方艙醫院的工作日記


【你有多美】方艙醫院的工作日記

2021-01-12 央廣網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第四批援鄂醫療隊隊員

  吉大一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員

  放射科孫宏志

冒雨前行,只因我們身著白衣

  2月3日晚,武漢市連夜決定在武漢會展中心搭建方艙醫院收治患者,武漢國際會展中心再次被委以重任,這一次的任務足夠堅實,足夠刻骨銘心。

  2月6日清晨,天色灰濛濛,細雨連綿。每一個清晨的到來,中國人都在期盼著,期盼確診患者的數字不再跳動,期盼痊癒出院的笑臉再次綻放。然而病毒不懂得人類的悲歡,戰勝疫情,需要人民持之以恆的團結與奉獻,更需要白衣工作者一往無前的堅守與勇敢。上午6時30分,來自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國家緊急醫療救援隊的韓晉峯、閆百靈兩位老師正式進駐方艙醫院接診病人。上午7時,後勤保障隊與前方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員匯合,冒著大雨開始物資搬運,登記造冊,吉大一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全員開展救援工作。

室外下著大雨,但仍然無法阻擋前方救援隊員的腳步……

上午11時物資搬運清點完畢。

  時間不等人,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處於醫院運轉初期,物資並不十分完備,加上千里奔赴前線的疲憊,這一切都沒有打倒救援隊救治患者的決心。靠著過硬的專業素養和敬業精神,韓晉峯、閆百靈在即刻開始的救治工作中排查患者情況,安撫患者情緒,接診人數分別達70人左右。

穿著防護服頭髮會被汗液浸溼,救援隊員理了光頭,中爲韓晉峯

閆百靈

救援隊員與救援車在武漢會展中心前

  下午1時,雨勢漸大,氣溫驟降。我們的隊員在會展中心外冒雨搭建臨時棚屋,這些棚屋將爲醫護人員穿戴防護服提供場所。但這種簡易屋子上面沒有擋雨的瓦片,往往一層防護衣還沒有穿完就已經被雨水打溼,而臨時帳篷離汙染區又僅有十幾步之遙,在如此艱苦的條件下,前方的「戰士」們卻講到「身著白衣,只爲守職」。

 隊員穿著被雨淋溼的衣服冒雨搭建

  在這段抗擊疫情的歲月中,我們的救援隊員就是最偉大的逆行者,風雨中告別了新年的溫馨,背負著家人的惦念,跨越了祖國的山河,來到前線,奉獻,戰鬥。身著白衣,只爲守職!我們共同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城市恢復車水馬龍,會展中心燈火璀璨;孩子回到教室,市民結伴踏青;每一位救援隊員可以平安歸來,卸下壓力,酣然入夢。相信那一天,不會遙遠!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第四批援鄂醫療隊隊員

  吉大一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員

  神經外科ICU護理平台 于濤

諾亞方舟——方艙醫院

前方的牽掛,心的悸動

  1月26日,吉大一院派出了34名首批奔赴武漢醫護人員,這34名人員中有2名是我們科室的戰友,從他們出發那一刻起,心就被緊緊的揪著,他們是我的兄弟姐妹,希望他們早日平安歸來,也希望自己能像這些英雄一樣奔赴戰場。緊接著科室開始報名,我向護士長主動請願,希望能夠參加到接下來的援助中,前方小夥伴頻頻傳送來消息,當我得知他們需要穿著紙尿褲上班的時候,被深深的震撼了,也更加堅定了要加入到此次戰鬥中的決心。2月4日按照國家衛生健康委要求,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伍出征武漢,我也成爲其中一員。作爲中共黨員,一名NSICU的護士,科室培育了我5年,我也即將爲科室,爲醫院,上交一份不一樣的答卷!

別離是爲了更好的相遇

  這次出征很匆忙,自己也沒有時間準備生活用品,科室爲我採購了滿滿一箱生活用品,兩位護士長反覆的叮囑我注意安全,注意休息,注意防護……科室的其他同事,都在微信羣里爲我鼓勁,爲我加油,感謝大家!臨行的那天中午,爲了穿防護服方便,科室護理員爲我剃了個光頭。這是我最帥的髮型!我在心裡默想著「別離是爲了更好的相遇」。

疫情就是命令,方艙亦是戰場

  此次援助派出的是我們醫院組建的方艙醫院,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什麼是方艙醫院,因此我還特意了解了一下,所謂「方艙醫院」一般是由醫療功能單元、病房單元、技術保障單元等部分構成,是一種模塊化衛生裝備,具有緊急救治、外科處置、臨牀檢驗等多方面功能,機動性好,展開部署快,環境適應性強。

「平頭野戰軍」

  飛機落地後隊長亓主任第一時間組織我們幾個黨員同志成立臨時黨支部,負責本次任務的思想政治工作!身爲一名黨員,我感覺到責任重大!來到武漢,消毒防護是最重要的,由於資源有限,沒有專職的人員爲我們進行培訓,我毛遂自薦,承擔了爲同事們培訓穿脫隔離服的任務,通過與科室教學組長劉暢和護理部王鵬舉老師溝通,收集資料,最後確定了培訓方案,圓滿的完成了培訓任務。我們共同期待,穩中求勝,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明天就正式上崗了,支援武漢的戰友們加油!武漢加油!中國加油!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第四批援鄂醫療隊隊員

  吉大一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員

  神經創傷外科及美容整形護理平台

  徐寶罡

專業,敬業,這就是我此行的答案

  2020年2月6日天氣陣雨

  今天是我們馳援武漢的第三天!

  自從2月3日晚接到張曉紅護士長的電話,了解到武漢疫情嚴重,急需臨牀一線的醫務人員後,我的心就無法同千里之外的亟待幫助的患者和無私忘我的白衣同行割捨開來。在當晚詳細匯報了個人家庭情況及個人意願後,我成爲了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第四批馳援武漢醫務隊伍的一分子,我爲這個決定感到無比的光榮和自豪。

  時間緊急,2月4日就是出發日。在出發前,我和父母通了一則電話。儘管不是面對面的對談,在父母的聲音中我仍能深深的體會到他們對我的擔憂。但身爲醫務工作者,就要做好隨時去應對突發事件的準備,國家召喚,我們義不容辭。舍小家顧大家,只有大家的安穩才會有小家的幸福。同事也給予我們最大的支持,在防護用品緊缺的情況下,把能給我們的都帶上了,做我們最堅強的後盾!就這樣,帶著同事與親朋好友的牽掛與期許,頂著剛剃的「光頭」,我們踏上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遠方的爸媽,等兒子平安回家!

  我們到達武漢時已是深夜,乘大巴入城的那一刻,我終於理解了「逆行者」的意義。「逆行者」敢於直面最危險的地帶,敢於擁抱最沉重的壓力,與命運纏鬥,與恐懼交鋒。

凌晨1點,厚重的行李也終於到達酒店。在疲憊與希望中,我們度過了進駐武漢的第一個夜晚。

  2月5日,爲了讓大家安心,前方救援隊的同事們借用短暫的休息和吃飯的時間向我們描述前方的情況。亓隊長強調:「爲了防止醫源性感染,要反覆演練防護服具穿脫。

  記錄、演練、再演練牢記每一個細節。科學嚴謹的一院人,無論走到哪裡都用實際行動,踐行著白求恩的精神!」一字一句,我都銘記於心。專業,敬業,這就是我此行的答案。

  2月6日,經過兩天兩夜的急行軍,救援物資車終於抵達了我們的集合營地!看著他們在雨中蠟黃又疲憊的臉,我真是滿滿的心疼!可來不及休息,馬上又投入了三車廂物資的卸載和搬運!經過三十二人近兩個小時的搬運,終於完成了對物資的清點和記錄!我由衷地感受到了醫院對於我們前線的關心與支持!

  中午吃過午餐後,就接到需要馬上出發到方艙醫院展開我們的作戰車以及搭建帳篷的通知,行動,再行動!

  經過六個小時的工作,我們圓滿完成任務,看著搭建起來的帳篷,看著身邊兄弟們分不清沾滿了雨水還是汗水的臉,看著帳篷內明亮的燈光,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這一刻我又清晰的看到了醫務工作者肩上需要扛起的那一份責任,我們願用我們的樸實無華爲武漢這座英雄城再增添一抹微光!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第四批援鄂醫療隊隊員

  吉大一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員

  急診科醫生 陳帥

勇往直前援疫區保家衛國沖在前

  2020年2月4日於飛往武漢飛機上

  此時的我正坐在飛往武漢的CZ5241飛機上,漆黑的窗外是那麼安靜,而疫情的形勢卻牽動著全國。也許會有人驚訝,身爲急診外科醫生的我,爲什麼會成爲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第四批援鄂的醫生。然而,對於參加過多項緊急救援演練任務,作爲國家緊急救援吉林省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緊急救援隊隊員的我來說,前往疫區,抗擊疫情,是我肩負的責任,更是我必須完成的任務。

  隨著前三批同時相繼出發援鄂,我深知疫情的發展與形勢的嚴峻,更清楚前往疫區的風險。但當我在2月3日晚接到主任電話,詢問我參加援鄂醫療隊是否有困難時,我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回答沒有困難,隨後諮詢了一些時間上的安排。掛了電話不知什麼時候妻子站在了門口,看到我看她,她先是怔了一下,之後問我什麼時候出發,我回答說很著急,估計就明天。她轉身離開,開始幫我準備需要的日常物品。當晚我聽到她到處打電話,問有沒有口罩,她知道疫區物資緊張,對我卻只說了「注意安全,我和兒子在家等你」。

  上午培訓還沒結束,突然接到通知,下午馬上出發,我急忙趕回家取行李,妻子開車送我返回醫院,路上她對我說不用擔心家裡,她會照顧好孩子和老人,在武漢工作會很辛苦,不用總打電話,有時間多休息,注意安全。在停車拿行李時,我告訴她,不要擔心,我一定會平安歸來。關車門的一瞬間,她突然說「老公加油」,一轉身我的鼻子突然酸了一下。

  耳畔迴響起「扶傷濟世,敬德修業」的校訓,相信「大醫精誠,尚美至善」是每一位吉大一院醫護工作者無悔的追求。

  擡眼再看窗外,飛機即將降落武漢。戰役即將打響,時刻準備著!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第四批援鄂醫療隊隊員

  吉大一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員

  小兒呼吸二科 王立君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武漢的天陰雨連綿,戰士的心卻熱火朝天。面對如此嚴峻的疫情,亓玉偉主任稱大家爲戰士,不厭其煩的強調:我們是親如手足的兄弟,做事情要有大局觀念,步調一致,聽從指揮。俗話說得好,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大家要團結友愛,互相幫助,心細如針,膽大如虎。 

  大敵當前,馬虎不得,亓主任最常說的一句話「同志們,我怎麼把你們帶出來,我就要怎麼把你們帶回去,安全永遠是第一位的。只有我們安全了,才能夠去就救治別人」。所以我們進行了穿脫防護服的演練,討論的那叫一個激烈。從頭到腳,每一個細節,不知道推演了多少遍。我們想的越多越細,疫情則變的越無力。此時我們是親如手足的兄弟,彼此關愛的家人,更是性命相托的戰友。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車隊抵達武漢。車隊師傅們非常辛苦,兩千多公里,人停車不停,這種精神使我腦海中閃現出戰爭年代,衝鋒陷陣,逆流而上的畫面。爲了能讓患者儘快得到安置,師傅們並沒有休息,隨即展開車載醫用帳篷,調試應急設備。一切安排妥當以後,師傅們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賓館休息。

  面對疫情,大家的心情是一樣的,都想儘快把它消滅,不想讓它多停留一分鐘。師傅們已是精疲力盡,作爲領隊的亓主任,更是力倦神疲。到達武漢以後,亓主任便沒有一刻停歇,連續幾日沒有合眼,剛剛建立的方艙醫院,瑣碎的事情太多。夜裡十點,有的隊員都已睡下,突然得到命令,所有醫生入艙,沒有一個隊員掉隊。在電梯口,我正和亓主任碰上,四目相對時,我發現亓主任的眼睛是紅的。 

  沒有歲月靜好,只是有人負重前行!面對疫情,我們同舟共濟。抗擊疫情,我們義不容辭。讓我們鑄就意志之劍,斬殺新冠病魔。迎難而上,共克時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