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国与欧盟关系中的楔子——俄罗斯北溪天然气管道 – BBC News 中文


普京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北溪天然气管道工程因经济合理性受到欢迎,也因地缘政治矛盾遭遇反对

俄罗斯油气资源丰厚,由于与西部多个欧洲国家接壤,俄罗斯天然气输往欧洲因经济合理性而长期受到欢迎。然而,自冷战以来,欧洲是否应该依赖俄罗斯天然气而构成地缘战略软肋也是一个西方盟国一直未解的争议难题。

近年来,随着包括美俄对立在内的国际政治矛盾的加剧,俄罗斯直接向欧洲输气的“北溪”(Nord Stream)项目似乎已经成为插入欧美关系中的一个楔子。

美国坚决反对

美国国会参议员已经提议对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项目进行新一轮制裁。尽管遇到华盛顿的强烈反对,莫斯科则决议继续推进项目建设。

2005年,德国总理施罗德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建设从穿越波罗的海连接俄罗斯和欧洲的天然气管道项目,即所谓的北溪项目。

北溪二号工程也已经在2012年完成启动。2015年宣布开始建设的长达1224公里北溪二号工程将会把对德国的输气量增加一倍。报道说,德国决定逐步放弃核电,扩大天然气需求,促使德国在2017年签署北溪2号项目。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穿过波罗的海的北溪2号项目在欧洲内部产生分歧,遭遇美国强烈反对

去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立法制裁那些参加北溪二号工程和俄罗斯通过黑海向土耳其输气的南溪工程的公司。据《金融时报》6月4日的报道说,美国国会参院跨党派小组提出“保卫欧洲能源安全澄清法案”,打算进一步扩大对俄罗斯的制裁。

欧洲不满美国制裁

德国肖尔茨(Olaf Scholz)在德国之声的报道中说,美国的制裁是对德国和欧洲内部事务的干涉。德国外长海科•馬斯(Heiko Maas)在推特上表示,欧洲的能源政策应该由欧洲决定,不是由美国来决定。

法国媒体报道说,希望对欧洲出口自己的液化天然气的美国决定制裁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项目,但是美国的制裁遭到欧盟反对。

根据德国之声报道:德国东部商业协会表示,美国希望对欧洲出口液化天然气,为此德国正在建造专门的码头。因此美国的制裁的用意在于将竞争对手排挤出欧洲市场。

奥地利前外长卡琳•克奈斯尔(Karin Kneissl) 博士认为,关于北溪二号的争议过度情绪化,现在新冠疫情严重影响到能源行业,现在北溪二号项目是最佳解决方案。

Image caption

曾担任奥地利外长的卡琳•克奈斯尔博士

还有评论说,北溪二号工程一旦实施,意味着“欧盟能源政策的破产”。不过克奈斯尔博士在今日俄罗斯发表评论认为,并不存在统一的欧盟能源政策,2009年的里斯本协议规定欧盟是政府间的架构,不是超国家的架构。

美国的“自由气”

目前,欧洲国家的天然气40%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一家供应。美国承诺向欧洲出口液化天然气作为替代选择,美国把对盟友出口的液化气称为“自由气”。

美国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多次表示担心天然气管道项目加大了西欧国家对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依赖,欧洲的能源安全因此被削弱。

2005年项目正式启动的时候,时任波兰国防部长的西科尔斯基(Radoslaw Sikorski)将北溪天然气管道与二战前苏联同纳粹德国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相提并论。这个1939年签订的条约,又被称为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协定,导致后来波兰被瓜分。

北溪2号工程也被认为会导致乌克兰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路透社报道说,北溪2号工程会令乌克兰损失数百亿美元的过路费。去年10月丹麦批准了北溪2号工程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说,俄罗斯要绕开波兰的天然气管道工程旨在削弱欧洲,加强俄罗斯的影响力。

Image caption

西科尔斯基担任波兰国防部长时曾把北溪天然气管道与二战前苏联同纳粹德国签订的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协定相提并论

经济与环保考虑

克奈斯尔博士认为,北溪二号的争议和15年前的北溪一号的争议一样,不仅关系到地缘政治,历史和环境的争论,还关系到欧洲应该通过天然气管道从东方买天然气,还是通过船运从西方购买液化天然气的问题。

她认为除了“缺乏多元化”,“对欧盟的地缘政治威胁”这些反对理由外,北溪二号目前引发的争议同来自北美页岩气生产对全球天然气市场的作用相关。

2014年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后受到国际制裁,从那以后欧洲国家开始考虑转用美国的页岩气。华盛顿多次提到欧洲伙伴国需要建立液化天然气港口,进口页岩气。2017年经过特朗普政府批准,美国页岩油气被排上日程。当时担任奥地利外长的克奈斯尔博士根据供求的经济考虑提出过反对。

克奈斯尔博士认为全球疫情封锁导致石油气和天然气价格下跌,几乎已经没有能够满足成本利润标准的勘探项目了。本来可望增加市场份额的美国液化天然气,现在由于成本过高整个行业陷入困境。

美国分析多年来一直警告说页岩行业会硬着陆。这些公司在天然气价格上涨,液化天然气需求高涨的时候积累了大量债务,现在都陷入财务困境或破产。在这种情况下,克罗地亚,波兰等国计划建造的许多液化天然气港口也遇到问题。

除了经济合理性外,克奈斯尔博士在分析中还提到北溪2号的环保合理性。她说欧洲为什么考虑从一个污染更严重,对环境更有害的产业(页岩)购买天然气,而不是从普通的天然气开采购买呢?

《金融时报》报道,在美国实行第一轮制裁时,北溪二号工程的管道铺设已经完成了94%。美国的制裁令瑞士-荷兰公司Allseas在去年12月退出该项目。剩余的16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不得不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独力完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