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半獸人(奧克)戰爭簡史


中土半獸人(奧克)戰爭簡史

2021-01-20 航運老人看航運

看過《魔戒》三部曲的同學們都知道,半獸人作爲黑暗方的主力,在戰場上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從幾千人的小規模戰鬥,到數萬人、十幾萬乃至幾十萬人的大規模戰役,半獸人不僅傷亡巨大,似乎永遠都打不完!讓我們來分析一下中土世界中半獸人與正義方的實力對比情況吧!

我看過所有關於中洲歷史的書籍,從半獸人的視角分析,大致把半獸人的時代分爲幾個不同的時期:1崛起年代 2 鼎盛時期 3 衰落時代 4 奮發時代 5絕滅時代。

1、崛起年代

在第一紀元初期,魔苟斯剛剛創造了奧克這個種族,那個時候奧克的戰鬥力方面都不能和當時的精靈、矮人相抗衡。數量和裝備都不具備絕對優勢,往往是敗仗吃得比較多!經常奧克被打得潰不成軍!

1.1第一次貝爾蘭會戰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小說的中土大陸里,第一次會戰(First Battle of Beleriand)是在貝爾蘭(Beleriand)爆發的首次戰役。由多瑞亞斯(Doriath)國王埃盧·庭葛(Elu Thingol)率領的辛達族(Sindar)精靈對抗魔苟斯(Morgoth)的軍隊。歷史經過魔苟斯逃離維林諾(Valinor),來到中土大陸,占領安戈洛墜姆(Thangorodrim)的安格班(Angband)。魔苟斯的部下索倫(Sauron)及勾斯魔格(Gothmog)繁殖半獸人戰士作爲戰力。魔苟斯決定加快征服貝爾蘭,他派出軍隊,兩支半獸人大軍向南開進,一支轉西經過西瑞安河(Sirion)河谷,另一支則東進至凱龍河(Celon)及蓋林河(Gelion)之間。向東的一支於伊斯托拉德(Estolad)平原駐紮,而向西的一支則在塔拉斯平原駐紮,他們掠奪附近的地區。在這時,幾乎所有精靈都參與戰爭,辛達族精靈、綠精靈、法拉斯瑞姆及矮人與魔苟斯大軍在遼闊的平原上點燃戰火。在貝爾蘭東部,綠精靈(Laiquendi)君王迪耐瑟(Denethor)在多瑞亞斯東面及南面的伊瑞伯山(Amon Ereb)迎戰魔苟斯的東方部隊,綠精靈輕裝上陣,造成嚴重傷亡。埃盧·庭葛的多瑞亞斯軍隊來援,使綠精靈部隊避免全軍覆沒,但迪耐瑟卻不能倖免。多瑞亞斯軍隊擊敗東方部隊,潰軍都被多爾梅德山(Mount Dolmed)的矮人殲滅。而在西方,以瑟丹(Círdan)爲首的法拉斯精靈得不到埃盧·庭葛的支援,他們被魔苟斯的西方部隊擊敗,撤退至貝松巴(Brithombar)及伊葛拉瑞斯特(Eglarest)。西方部隊圍攻這兩座城市,多瑞亞斯不能提供協助,但西方部隊爲了加強對費諾(Fanor)諾多精靈的攻勢,調遣三分一的軍隊進軍米斯林(Mithrim),綠精靈才得以解圍。第一次會戰僅是貝爾蘭五大戰役的首次會戰。第一次會戰結束後,多瑞亞斯受到美麗安(Melian)魔法環帶的保護,這個朦朧的迷陣隱藏了多瑞亞斯的入口,在魔法環帶後,埃盧·庭葛還設置防禦工事。在第一次會戰陣亡的迪耐瑟及歐西瑞安精靈,無力再參與其後精靈和魔苟斯之間的戰爭。

參戰方:辛達族精靈及其盟友VS安格班指揮官和領導者:埃盧·庭葛,瑟丹,迪耐瑟VS魔苟斯,半獸人酋長兵力:精靈約爲30,000-40,000;安格班約有80000-100000傷亡與損失:精靈死傷沉重,約10000;安格班損失35000-45000人

1.2努因吉利雅斯戰役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小說的中土大陸,努因吉利雅斯戰役(Dagor-nuin-Giliath,又稱星光下的戰役)是貝爾蘭(Beleriand)爆發的第二次大型戰役,諾多族精靈首次介入戰事。以費諾(Fanor)爲首的諾多族精靈在專吉斯特峽灣(Drengist)登陸,並進入希斯隆(Hithlum),定居於米斯林湖(Lake Mithrim)的北面,他們的突然到來不得不使魔苟斯(Morgoth)調整戰略部署。費諾在登陸後焚毀帖勒瑞族(Telerin)的船隻。這引起了魔苟斯的注意,魔苟斯改變了征服貝爾蘭的計劃,他先調動他的力量挑戰這新的威脅。魔苟斯尚未了解諾多族精靈的軍事力量,他希望可以在費諾諾多族精靈建立基礎前摧毀他們,魔苟斯遂調遣半獸人軍隊以達成他的目的。一支半獸人大軍由安格班出發,襲擊威斯林山脈(Ered Wethrin)的隘口,而一直在侵擾瑟丹(Círdan)港口的半獸人部隊亦參與攻擊費諾。魔苟斯的兵力遠勝費諾的精靈,但半獸人酋長沒有下令全力進攻,雙聖樹之光授予諾多族精靈強大的力量,他們擁有優良的武器和裝備,並且有以往從未出現的騎士,他們擊敗了半獸人。首支約40000人的半獸人大軍在米斯林大敗,向北撤退至阿德加藍草原(Ard-galen),費諾帶領大部分騎士乘勝追擊。而在第一次貝爾蘭會戰(First Battle of Beleriand)後一直包圍法拉斯(Falas)港口的半獸人部隊向北回援,凱勒鞏(Celegorm)統領其餘的諾多族精靈埋伏在埃塞爾西瑞安(Eithel Sirion)前,將來援的半獸人部隊趕入塞瑞克沼澤(Fens of Serech),大量半獸人被殺,倖存的都逃返安格班。費諾爲了追擊半獸人殘軍,越過阿德加藍草原,孤身冒進。半獸人殘軍撤至戴德洛斯(Dor Daedeloth),勾斯魔格(Gothmog)及炎魔由安戈洛墜姆(Thangorodrim)前來接應,費諾陷入苦戰,被後來的諾多精靈搶救過來,但最終傷重不治。對於費諾的諾多族精靈來說,努因吉利雅斯戰役的結果好壞參半,他們消滅了魔苟斯大部分的軍力,但費諾戰死,使諾多族精靈失去了君王。在《珠寶之戰》的一些描述里,拉姆莫斯之戰(Battle of Lammoth)亦是努因吉利雅斯戰役的一部分,月亮出現後,芬國昐(Fingolfin)及第二撥諾多族精靈抵達拉姆莫斯(Lammoth),他們在這裡受到半獸人襲擊,這些半獸人是魔苟斯用來襲擊費諾後軍的。諾多族精靈猝不及防,芬國昐之子亞岡(Argon)戰死,芬國昐追擊半獸人,直至半獸人軍隊全軍覆沒,當月亮首次升起之際,芬國昐及其子民進入米斯林。地點:希斯隆,阿德加藍草原參戰方:費諾的諾多族精靈VS安格班指揮官和領導者:費諾,凱勒鞏VS多個半獸人酋長,勾斯魔格兵力:費諾所部約15000–20000人包括約5000騎兵;安格班60000–75000人傷亡與損失:費諾所部損失輕微,但自己不幸商重身亡;安格班損失20000–30000人戰役結果:諾多族精靈大勝。

1.3阿格烈瑞伯戰役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小說的中土大陸里,阿格烈瑞伯戰役(Dagor Aglareb)是敘述在《精靈寶鑽》內的一場戰爭,是第一紀元貝爾蘭爆發的第三次大型戰役,阿格烈瑞伯戰役又稱光榮戰役(Glorious Battle)。諾多族(Noldor)精靈在努因吉利雅斯戰役(Dagor-nuin-Giliath)獲勝後,並沒有趁機迅速擊敗魔苟斯及強襲安戈洛墜姆(Thangorodrim)。他們和辛達族精靈建立了許多領地,以監視安格班(Angband)。魔苟斯重建要塞及重組軍隊後,爲了探明諾多族的力量,他令英格林山脈(Ered Engrin)冒出濃煙,他派出先遣部隊在煙火的掩護下突襲多索尼安的東西兩翼。兩翼部隊通過西瑞安通道(Pass of Sirion)及梅格洛爾低谷(Maglor’s Gap),以轉移芬國昐(Fingolfin)及梅斯羅斯(Maedhros)爲主諾多族精靈軍隊的注意力,中央的主力部隊則進襲安格羅德(Angrod)及艾格諾爾(Aegnor)駐守的多索尼安。魔苟斯的牽制性攻擊卻未能達到目的,半獸人穿越西瑞安通道進入貝爾蘭西部,但卻被芬羅德·費拉剛(Finrod Felagund)及特剛(Turgon)的軍隊殲滅。進入貝爾蘭東部的一支則被梅格洛爾(Maglor)、安羅德(Amrod)、安瑞斯(Amras)及卡蘭希爾(Caranthir)的軍隊擊敗。半獸人的主力部隊進襲多索尼安,安格羅德及艾格諾爾率軍頑抗,芬國昐及梅斯羅斯增援於阿德加藍草原(Ard-galen),擊敗半獸人大軍。諾多族的騎兵對撤退的半獸人展開追擊,將殘軍殲於安格班門前。魔苟斯的策略是侵擾多索尼安側面,以轉移諾多族守軍,多索尼安高地才是魔苟斯的主要目標。如果拿下多索尼安,他可以在高地建立防禦據點,並將芬國昐及梅斯羅斯的領土割開。這次的失敗證明了半獸人軍人的力量不足。魔苟斯開始尋求其他更具領導能力的人員。諾多族精靈大勝。此後,諾多族精靈繼續監視安格班,開始安格班之圍(Siege of Angband)時期。地點:貝爾蘭東部及西部參戰方:貝爾蘭的諾多精靈VS安格班指揮官和領導者:芬國昐、梅斯羅斯及芬羅德·費拉剛VS魔苟斯,半獸人首領兵力:諾多族40,000-50,000;安格班70,000-90,000傷亡與損失:諾多族損失輕微;安格班全軍覆沒戰役結果:精靈戰勝

2鼎盛時期(安格班年代)

經歷過初期的一系列慘敗之後,從陣痛中甦醒的奧克開啓了瘋狂的大發展時期,他們可能以蜂羣或者蟻羣的生存方式繁衍,此時他們的數量成倍增長,他們每次出征不再是幾萬人出征,動不動就是幾十萬人,在數量上完全壓制住了人類、精靈和矮人,雖然損失每次都大大超過對手,但是都能以慘勝結束,不僅在戰爭中消耗了精靈、矮人和人類的實力,奧克攻城略地,爲魔苟斯打下了一片大大的疆土!

1.4班戈拉赫戰役(455-467)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奇幻小說的中土大陸里,班戈拉赫戰役(Dagor Bragollach,辛達林語解作瞬間烈炎之戰Battle of Sudden Flame)是貝爾蘭爆發的第四次重大戰事,這亦是貝爾蘭戰事的轉折點。驟火之戰第一階段第一紀元455年驟火之戰在第一紀元455年早期一個冬季晚間爆發,安戈洛墜姆(Thangorodrim)火山爆發,釋放出熔岩、毒霧、濃煙、灰塵。這得以掩護魔苟斯軍隊行軍。以格勞龍爲首的先鋒部隊焚燒阿德加藍草原(Ard-galen),阿德加藍草原從易名爲安佛格利斯(Anfauglith),「窒息的煙塵」。梅斯羅斯(Maedhros)、諾多族君王芬國昐(Fingolfin)及費諾的諾多族精靈騎兵駐紮在阿德加藍草原作爲監視魔苟斯的前鋒。他們被魔苟斯大軍擊敗,並撤退至草原四周的山脈,由炎魔(Balrogs)率領的半獸人軍隊得以繼續前進,分兵進襲各個諾多族精靈領地,牽制著諾多族精靈不得分兵營救。一如阿格烈瑞伯戰役(Dagor Aglareb),魔苟的主要目的是占領芬羅德·費拉剛(Finrod Felagund)的多索尼安(Dorthonion)高地。占領多索尼安可使魔苟斯建立前哨據點,安格班可輕易向前哨據點進行補給,並可將諾多族精靈軍隊分割開,防止諾多族的各部精靈聯合。在瞬間烈炎之戰,多索尼安是首個被攻陷的諾多族精靈領地,安格羅德(Angrod)、艾格諾爾(Aegnor)及拉德羅斯(Ladros)領袖、巴拉漢(Barahir)的親兄弟貝國拉斯(Bregolas)戰死。芬羅德·費拉剛自納國斯隆德(Nargothrond)率大軍來援,但他們在塞瑞克沼澤(Fens of Serech)中伏,巴拉漢救了他,芬羅德·費拉剛將戒指給了巴拉漢,即著名的巴拉漢之戒(Ring of Barahir)。芬國昐的軍隊亦嘗試援救多索尼安,但在希斯隆(Hithlum)山脈被擊敗,遭受嚴重損失。多爾露明(Dor-lómin)領袖哈多(Hador)的兒子剛多及大量他的追隨者爲了掩護芬國昐軍隊撤退而戰死。多索尼安終落入魔苟手裡,進入貝爾蘭中部的阿納赫(Anach)通道被半獸人打通。魔苟斯成功支配多索尼安,他的下一個目標是多索尼安以南的貝爾蘭及西面的希斯隆。歐洛隹斯(Orodreth)堅守西瑞安島的米那斯提力斯。在東面,梅斯羅斯防線(March of Maedhros)的所有騎兵據點都被占領,梅斯羅斯英勇作戰,守住了海姆瑞恩(Himring)。魔苟斯也付出了重大傷亡攻下艾格隆狹道(Pass of Aglon),凱勒鞏(Celegorm)及庫路芬(Curufin)沿多瑞亞斯(Doriath)北界逃到米那斯提力斯。在西面,格勞龍再次展開攻勢,梅格洛爾(Maglor)的騎兵在洛斯蘭恩戰敗,梅格洛爾低谷(Maglor’s Gap)失陷,梅格洛爾率敗軍撤至海姆瑞恩,會合梅斯羅斯。魔苟斯的半獸人軍隊亦占領了賴瑞爾山(Mount Rerir)及海萊沃恩湖(Lake Helevorn),並南進薩吉理安(Thargelion),渡過蓋林河(Gelion)抵達貝爾蘭東部。卡蘭希爾(Caranthir)向南逃到伊瑞伯山(Amon Ereb),他的親弟弟安羅德(Amrod)及安瑞斯(Amras)聯同綠精靈(Green Elves)也在伊瑞伯山。梅斯羅斯及梅格洛爾合兵於海姆瑞恩後,多索尼安的殘軍及來自東方的援軍都集結於海姆瑞恩,但安格班之圍的東翼已被擊破。芬羅德·費拉剛及他的軍隊撤到納國斯隆德,巴拉漢及比歐族人(House of Bor)則繼續嘗試重奪多索尼安。威斯林山脈的要塞亦勉強抵抗著魔苟斯軍隊的進攻,安格班之圍瓦解,費諾兒子(sons of Fanor)都各自爲戰,芬羅德·費拉剛的部分領土失陷。芬國昐及芬鞏死守希斯隆,半獸人盤踞整個北方。魔苟斯雖然節節勝利,但他的軍隊亦承受重大損失,他在春季召回他的軍隊,結束主要戰役。驟火之戰第二階段第一紀元456年諾多族精靈的失敗使芬國昐非常憤怒,他孤身越過安佛格利斯,向魔苟斯叫戰,半獸人不敢接戰,芬國昐直達安格班要塞大門前,魔苟斯親自迎戰。芬國昐以寶劍璘及爾(Ringil)多次擊傷魔苟斯,但魔苟斯的釘頭錘葛龍得(Grond)把芬國昐殺死了。他的屍首被巨鷹(Eagles)之王索隆多(Thorondor)帶走。魔苟斯被砍傷左腳,再也沒有離開安格班要塞。驟火之戰第三階段第一紀元456-466年魔苟斯開始整固他所得的領地,並重燃戰火。索倫(Sauron)率領半獸人大軍及座狼攻擊西瑞安島的米那斯提力斯。在猛攻下,米那斯提力斯陷落,守將歐洛隹斯在凱勒鞏及庫路芬的騎兵掩護下撤至納國斯隆德。索倫以西瑞安島作爲進攻據點,易名爲堝惑斯島(Tol-in-Gaurhoth),「狼人之島」。索倫以他的法術及恐怖力量擴大占領多索尼安,就連半獸人也不願意多作停留。巴拉漢及他的子民被擒,貝倫最終也逃進多瑞亞斯。索倫派遣半獸人部隊從西面包圍多瑞亞斯。另一支由博爾多格(Boldog)率領的半獸人大軍亦進軍至多索尼安,經阿拉赫通道來到多瑞亞斯北境。圍攻多瑞亞斯導致半獸人和灰精靈爆發戰爭,索倫派遣的半獸人從南面而來,但由貝西爾的哈拉丁族人及多瑞亞斯精靈混編的軍隊在畢烈格(Beleg)的統領下於第一紀元458年在泰戈林河渡口消滅一支半獸人軍團。埃盧·庭葛(Elu Thingol)則分別在第一紀元462年及465年擊敗了自東面及北面入侵的半獸人大軍。第一紀元462年,海姆瑞恩被圍攻。高多(Galdor)在埃伊塞爾西瑞安戰死。魔苟斯在這一年發動兩次進攻,一支包圍威斯林山脈的山隘,另一支攻擊希斯隆平原上的芬鞏。高多的兒子胡林(Húrin)擊敗了魔苟斯的軍隊。瑟丹及其部下的精靈來援,擊敗在希斯隆及法拉斯(Falas)之間的半獸人大軍。第一紀元465年,露西安(Lúthien)在胡安(Húan)的協力下推翻索倫,擊垮堝惑斯島。第一紀元466年,露西安及貝倫從魔苟斯冠上取下精靈寶鑽。驟火之戰第四階段第一紀元467年露西安及貝倫的成就結束了瞬間烈炎之戰,精靈寶鑽得以奪回及人類和精靈在第一紀元458-466年的勝利爲精靈和人類帶來推翻魔苟斯的希望。這鼓舞梅斯羅斯組成自由人類的同盟,稱爲梅斯羅斯聯盟(Union of Maedhros),目的是要反攻安格班。在約400年的安格班之圍和平時間被打破後,與魔苟斯的戰爭便再沒有停止。

地點:阿德加藍草原,多索尼安,洛斯蘭恩,貝爾蘭東部參戰方:諾多族精靈及其屬下VS安格班指揮官和領導者:芬國昐 及其他諾多族精靈領袖VS魔苟斯,格勞龍,勾斯魔格,索倫,博爾多格兵力:雙方兵力都不祥傷亡與損失:精靈傷亡慘重,包括10000名戰俘;安格班同樣傷亡慘重戰役結果:魔苟斯獲勝,擊破安格班之圍

1.5尼南斯·阿農迪亞德戰役(472)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奇幻小說的中土大陸里,尼南斯·阿農迪亞德戰役(Nírnaeth Arnoediad)或無盡的眼淚(Unnumbered Tears)是貝爾蘭第五次戰役,也是貝爾戰事的高潮部分。精靈寶鑽所述的第五次戰役班戈拉赫戰役(Dagor Bragollach)戰敗後,諾多族(Noldor)失去了貝爾蘭北部的控制權,防線退縮至希斯隆(Hithlum)、海姆瑞恩(Himring)及納國斯隆德(Nargothrond)。貢多林封閉起來,不知道那裡的情況如何。貝倫(Beren)及露西安(Lúthien)卻發動進攻,他們推翻了要塞堝惑斯島(Tol-in-Gaurhoth),並從魔苟斯冠上奪得一顆精靈寶鑽,埃盧·庭葛(Elu Thingol)也在多瑞亞斯(Doriath)的邊境屢次擊敗入侵的敵軍,這大大鼓舞了諾多族擊敗魔苟斯的信心。第一紀元太陽紀468年,梅斯羅斯(Maedhros)組成同盟,意圖光復諾多族精靈的領土。貝爾蘭的精靈、人類、矮人及東方人也被邀請加入梅斯羅斯聯盟(Union of Maedhros)。聯盟首先收復貝爾蘭及多索尼安(Dorthonion),在472年的盛夏,聯盟開始攻擊安戈洛墜姆。梅斯羅斯欲引出安格班的大軍,由芬鞏(Fingon)從西面的威斯林山脈(Ered Wethrin)攻擊魔苟斯大軍的翼側。梅斯羅斯集結在東面,旗下包括費諾衆子(Sons of Fanor)、以梅格洛爾(Maglor)爲首的海姆瑞恩(Himring)軍隊、卡蘭希爾(Caranthir)帶領的伊瑞伯山(Amon Ereb)精靈、烏番格(Ulfang)及波爾(Bór)的東方人及來自貝磊勾斯特(Belegost)的矮人。梅斯羅斯在西面亦聚集了不少軍力,包括希斯隆的人類及精靈、法拉斯(Falas)的精靈、貝西爾的哈拉丁族人類以及納國斯隆德(Nargothrond)的援軍。有一些勢力則不願意加入聯盟,那是因爲梅斯羅斯兩位弟弟凱勒鞏(Celegorm)及庫路芬(Curufin)的邪惡行徑。納國斯隆德由葛溫多(Gwindor)帶領少量軍隊來援。埃盧·庭葛曾發誓永不協助費諾衆子,因爲貝倫及他的女兒露西安曾被費諾的兒子軟禁。埃盧·庭葛的部下馬伯龍(Mablung)及貝賴格(Beleg)卻不願意留在後方,他們加入西線Fingon旗下。令人意外的是,特剛由貢多林帶領一萬精靈來援。梅斯羅斯雖召集了精靈的所有戰力及盟友,但他缺乏政治及外交手腕,他也把凱勒鞏及庫路芬召來,這意味著他將得不到埃盧·庭葛的援助,埃盧·庭葛是精靈勢力里擁有最強的戰力的,約有30000至45000名戰士。凱勒鞏及庫路芬的加入使聯盟失去了約15000至20000的納國斯隆德精靈戰士。魔苟斯透過探子及在敵軍里的間諜烏多(Uldor),得悉了梅斯羅斯的計劃。烏多又故意妨礙梅斯羅斯在多索尼安點燃信號火。爲了進一步破壞梅斯羅斯的計劃,魔苟斯遣出一旅半獸人挑釁西面的芬鞏軍隊。領軍的半獸人首領在芬鞏的軍前親自把俘虜葛溫多的弟弟吉爾墨(Gelmir)殘殺。葛溫多部的精靈大怒,離陣攻擊半獸人,大部多芬鞏的部隊也跟隨著攻擊。精靈們的怒火徹底被激起,他們大敗半獸人旅,半獸人撤回安戈洛墜姆,幾乎擾亂了魔苟斯的計劃。魔苟斯震驚於葛溫多部竟攻擊安格班。葛溫多部在安格班的階上擊殺守衛,他們旋即被半獸人包圍,全被擊殺或被俘。此時,安格班四周的祕密通道湧出無數半獸人,擊退芬鞏大隊,貝西爾的人類殿後掩護大隊撤退,大多數貝西爾人類死在這裡,包括他們的首領哈迪爾(Haldir)。沒有出擊的特剛的此時才出擊,迎擊追擊的半獸人。特剛的方陣打破了半獸人的防線,與胡林(Húrin)及芬鞏的軍隊一起遭遇了特剛的守衛。梅斯羅斯帶領主隊抵達,在主隊能會合芬鞏及特剛前,格勞龍(Glaurung)及勾斯魔格(Gothmog)忽帶領安格班的後備力量出擊,擊敗了梅斯羅斯的主隊。魔苟斯的內應烏多,在此時叛變,襲擊梅斯羅斯的後軍,鳥多的軍隊從山上向下進攻,擊潰了東面的聯軍,來自貝磊勾斯特的矮人協助大軍撤退,矮人拖住了格勞龍,使費諾衆子逃到伊瑞伯山。貝磊勾斯特國王阿薩格哈爾(Azaghl)及他的部隊抵抗惡龍,他們較精靈及人類更能抵抗惡龍噴出的烈火。格勞龍將阿薩格哈爾踐踏在腳下,但阿薩格哈爾也刺中了格勞龍的腹部,格勞龍逃去,魔苟斯部下的一些巨獸也跟著逃去。矮人凝重地將阿薩格哈爾的遺體帶走,退出戰爭返回家鄉。矮人的怒火使旁人都不敢去招惹他們。位於安格班西方的聯軍被勾斯魔格帶領的半獸人包圍。炎魔撕破了芬鞏的防線,殺死了芬鞏的親衛兵。勾斯魔格親自決戰芬鞏,另一名炎魔從後以鞭子纏住芬鞏,使芬鞏被殺。聯軍慘敗,胡林及胡爾(Huor)勸說特剛撤至貢多林。胡爾預言他們的家裡將會出現救星,將會是精靈及人類的希望。胡林、胡爾及殘存的人類在塞瑞克沼澤(Fens of Serech)建起防壁,爲特剛部精靈的撤退爭居時間。胡林部的人類全部戰死,「人類在戰役里爲了精靈而犧牲,尤其是死守在多爾露明的人類最爲著名」。胡爾因眼中毒箭而身亡,胡林至少斬殺了七十名食人妖,他被屍體壓著,終也被生擒。魔苟斯大獲全勝,他殲滅了希斯隆的所有戰士,擊潰了費諾衆子。半獸人幾乎將整個貝爾蘭摧毀,貝爾蘭很大部份地區也已經無法阻擋魔苟斯的步伐,只有隱藏起來的多瑞亞斯、納國斯隆德、貢多林及濱海的法拉斯仍未被魔苟斯攻下。但最終魔苟斯亦擊破其敵人,費諾衆子的海姆瑞恩失守、魔苟斯揮軍奪取瑟丹的法拉斯(Falas)港口(第一紀元473年)。魔苟斯卻突然將槍頭指向盟友東方人,在希斯隆陷害他們,拒絕將豐饒的土地分給他們。魔苟斯仍對特剛深感憂慮,已成爲諾多族最高君王的特剛仍然倖存,他的城市貢多林對魔苟斯來說仍然是謎。魔苟斯雖然取得決定性的勝利,但他的損失也不少,他需要一段時間方能恢復戰力。戰事部署安格班陣營前鋒:兵力=80000至100000人:一至兩旅半獸人,每一旅約40000至50000人,被派遣挑釁芬鞏部。中隊:兵力=150000至300000人主隊:三至六旅半獸人,每一旅約40000至50000人,當芬鞏部攻擊半獸人先鋒時掩上來。後軍:最後的兵力=100000名半獸人及其他後備兵力:兩至四旅半獸人、炎魔、食人妖、龍、狼,還有一些從梅斯羅斯陣營變節的人類。梅斯羅斯聯盟西翼 – 芬鞏部=40000至55000人來自希斯隆的15000至20000名精靈來自多爾露明的12000至15000名哈多族人類[7]來自米斯林的1000至3000名辛達族精靈來自法拉斯、瑟丹旗下的3000至5000名精靈來自納國斯隆德的500至1000名精靈來自貝西爾的1000至2000名哈拉丁族人類來自貢多林的10000名精靈東翼 – 梅斯羅斯部=45000至60000費諾衆人旗下約12000至15000名精靈波爾帶領的8000至10000名人類以鳥番格爲首的10000至15000名人類

2500至5000名綠精靈

10000至15000名矮人地點:安戈洛墜姆,阿德加藍草原參戰方:梅斯羅斯聯盟:費諾衆子、海姆瑞恩、伊瑞伯山、東方人、希斯隆、法拉斯、貢多林、貝磊勾斯特、納國斯隆德、貝西爾VS安格班,以烏番格爲首的東方人指揮官和領導者:梅斯羅斯、芬鞏、葛溫多、特剛、阿薩格哈爾、波爾、胡林、胡爾、哈迪爾VS魔苟斯、勾斯魔格、格勞龍、烏多兵力:梅斯羅斯聯盟約100000至120000人,包括精靈、人類及矮人;安格班方 500000人,包括所有兵種傷亡與損失:聯盟損失65000人以上;魔苟斯陣營損失200000戰役結果:安格班大勝

人類抵達貝爾蘭的時候約爲一萬人,包括2000名比歐族、6000名哈多族及2000名哈拉丁族

1.6法拉斯陷落(473)法拉斯陷落(Fall of the Falas)是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奇幻小說的中土大陸里,貝爾蘭爆發的一場戰事。法拉斯陷落一戰,是緊隨著第五戰役-尼南斯·阿農迪亞德戰役的戰鬥。這場戰鬥沒有被視爲貝爾蘭的主要戰役。這場戰鬥結束於法拉斯地區的毀滅,及很多法拉斯精靈的死亡。在第五戰役後,半獸人及惡狼已經可以自由通行于貝爾蘭各地。同時,魔苟斯Morgorth 正準備發動最後攻勢,以征服整個貝爾蘭北方。法拉斯港口,成爲了很多逃亡精靈的庇護所。瑟丹是法拉斯的首領,他的水手乘船快速登陸,襲擊魔苟斯的部隊。法拉斯港口,貝松巴Brithombar 和伊葛拉瑞斯特Eglarest,仍然擁有強大兵力,而且擁有高牆防護。無盡眼淚之戰一年後的秋天,魔苟斯派遣重兵駐守希斯隆及內佛瑞斯特。大軍沿著貝松河、南寧格河進軍,圍困法拉斯港口。精靈們頑強抵抗,但魔苟斯隨軍的鐵匠等,架設起巨大的引擎熔爐,最終攻破城牆。寧瑞斯塔亦倒塌了,大部份精靈被殺,或是被擄去當奴隸。不過,瑟丹及他一部份子民乘船逃離敵軍,包括諾多族王子之一的愛仁尼安·吉爾加拉德在內。他們撤退至巴拉爾島及西瑞安河口,建立庇護所,繼續收容逃亡精靈。但法拉斯自此被毀滅。地點:法拉斯港口、寧瑞斯塔參戰方:法拉斯、諾多族及辛達林精靈VS安格班指揮官和領導者:精靈指揮官爲瑟丹;安格班指揮官不詳,估計是個半獸人酋長兵力:雙方兵力都不祥傷亡與損失:精靈損失慘重,大部份被殺或擄去當奴隸;安格班損失不明戰役結果:法拉斯精靈戰敗撤退、法拉斯港口被毀滅

1.7納國斯隆德的毀滅(495)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奇幻小說的中土大陸里,納國斯隆德的毀滅(Fall of Nargothrond)是貝爾蘭爆發的一場戰事。這場戰事並非貝爾蘭的主要戰役。這場戰事令到隱匿精靈王國,納國斯隆德毀滅。淌哈拉德之戰淌哈拉德之戰Battle of Tumhalad,是精靈王國納國斯隆德的最後一戰。戰鬥爆發於淌哈拉德原野,地點位於納羅格河和支流金理斯河之間。伊甸人圖林·圖倫拔(在納國斯隆德被稱爲摩米吉爾Mormegil,「黑劍」),胡林·沙理安之子,成爲了納國斯隆德中最有影響力的將領。他促使國王歐洛隹斯Orodreth,放棄納國斯隆德一直以來,以埋伏、偷襲來對抗外敵的方法。納國斯隆德的精靈,選擇正面與魔苟斯的兵力對抗。起初,圖林獲取不少勝利,收復了中、西部貝爾蘭的大片土地,趕走了半獸人及惡狼。圖林說服國王在納羅格河上建立大橋,以便軍隊出擊。這座大橋最終引致到納國斯隆德的毀滅。圖林的勝利對魔苟斯來說是微不足道,反而讓納國斯隆德暴露了她的位置,以及她的軍隊實力。第一紀元495年,大量半獸人集結於西瑞安通道及威斯林山脈下。造船者瑟丹Círdan 派出信使,格勒米爾Gelmir 及阿爾米那斯Arminas 前來納國斯隆德,傳遞維拉、衆水主宰烏歐牟Ulmo的口信,建議納國斯隆德的精靈應該防守自己的要塞、擊斷納羅格河上的大橋,而非正面與敵人對抗。圖林拒絕聽從警告,而他以往取得的勝利,令到歐洛隹斯亦支持圖林。同年秋天,格勞龍率領大量半獸人進軍,它玷汙了艾佛林泉Eithel Ivrin,及焚燒位於納羅格河及泰格林河間的「監視平原」迪能平原Talath Ninen。圖林及及納國斯隆德大軍北進,迎戰敵人。精靈軍隊人數遠遜於敵方,加上毫無方法阻止格勞龍,精靈們向西撤退。雙方決戰於淌哈拉德原野Tumhalad 上,精靈軍隊被困,大部份精靈均被殺害,包括國王歐洛隹斯。圖林救走身受重傷的葛溫多Gwindor,葛溫多勸說他去拯救芬朵菈絲Finduilas 後死亡。圖林帶領少量殘兵回救納國斯隆德。納國斯隆德被掠奪掠奪納國斯隆德(Sack of Nargothrond),由格勞龍和它的部隊發動,發生於第一紀元495年。精靈王國、要塞納國斯隆德在此戰中被魔苟斯大軍摧毀。納國斯隆德大軍戰敗於淌哈拉德原野後,格勞龍於冬天來到時,進軍納國斯隆德要塞。當時納國斯隆德並未知道大軍戰敗,遭到突然襲擊。納羅格河上的大橋,被證明是極爲錯誤的策略。一直以來,魔苟斯不能找到納國斯隆德要塞,但因爲大橋而令敵軍得以避過納羅格河這一天險。留守人員試圖擊斷大橋,但因爲建造堅固,結果被敵軍占領,並用以渡河。格勞龍噴火摧毀費拉剛的大門,將它們擊倒。半獸人攻入要塞內,殺死反抗的守軍、洗劫及破壞所有廳堂,並準備將殘存的俘虜(包括歐洛隹斯之女芬朵菈絲)帶回安格班作奴隸。圖林來得太遲,納國斯隆德已被攻陷,並遭到洗劫。他迎上格勞龍的視線,結果因而落入魔法之中,並看著俘虜被帶回北方。格勞龍釋放了圖林,因爲它知道詛咒會到圖林上。格勞龍把仍在劫掠的半獸人趕走,不准它們帶走任何財寶,並擊垮了納羅格河上的大橋,把財寶收在費拉剛最深的廳堂中,宣稱自己爲納國斯隆德的龍王。納國斯隆德自此滅亡。後果隱匿的精靈王國納國斯隆德自此滅亡,仍然抵抗魔苟斯的精靈國度,只剩下多瑞亞斯、貢多林兩個而已。在納國斯隆德被俘的精靈,被押回北方安格班。押送俘虜的半獸人於泰格林渡口被貝西爾森林的伊甸人伏擊,它們受到襲擊時,將所有俘虜一律處死,芬朵菈絲亦同樣被殺。一些逃離劫掠的精靈,來到多瑞亞斯尋求庇護。圖林被釋放後,受到格勞龍魔咒影響下,他前往多爾露明尋找莫玟及妮諾爾,結果只發現她們已經一早逃往多瑞亞斯。圖林前往拯救芬朵菈絲,最終來到貝西爾森林,知道她被殺。此後,他留在貝西爾之中,並於3年後殺死格勞龍,但發現他娶了自己從未見過的妹妹,妮諾爾,結果自殺而死。格勞龍在攻下納國斯隆德後,以此地爲巢穴。之後多瑞亞斯大將梅博隆,帶領莫玟及妮諾爾等人尋找圖林,來到納國斯隆德的廢墟。妮諾爾及莫玟失蹤,妮諾爾因爲格勞龍的魔咒而失憶,並流落到貝西爾,被不知內情的兄長圖林所娶。格勞龍死後,小矮人密姆宣布擁有納國斯隆德,之後胡林來到納國斯隆德,殺死了密姆,並取去留在此地的芬羅德的項鍊諾格萊迷爾。納國斯隆德自此荒廢,隨貝爾蘭大陸沉沒於海中。地點:淌哈拉德原野、納國斯隆德要塞參戰方:納國斯隆德VS安格班指揮官和領導者:歐洛隹斯、葛溫多、圖林·圖倫拔VS格勞龍兵力:納國斯隆德軍隊數量不明,另有一名伊甸人;安格班出動大量半獸人和一條龍傷亡與損失:納國斯隆德傷亡慘重;安格班損失不明戰役結果:安格班大軍勝利,精靈王國納國斯隆德毀滅

1.8 第一次掠奪多瑞亞斯(503)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奇幻小說的中土大陸里,第一次掠奪多瑞亞斯,或稱掠奪明霓國斯(Sack of Menegroth)是貝爾蘭爆發的一場戰事。這場戰鬥未有被認爲是貝爾蘭的主要戰役之一。這場戰鬥令精靈王國多瑞亞斯實力大損。背景第一紀元502年,胡林被魔苟斯釋放。他來到納國斯隆德(Nargothrond),殺死了背叛他兒子圖林·圖倫拔的小矮人密姆,並取去項鍊諾格萊迷爾(Nauglamír)。胡林稍後帶著項鍊來到多瑞亞斯(Doriath),將項鍊送予多瑞亞斯之王,埃盧·庭葛(Elu Thingol)。早前庭葛取得了精靈寶鑽,他拒絕了費諾衆子的要求,不肯把寶鑽交還他們。他得到諾格萊迷爾後,他決定把寶鑽鑲在項鍊上面,請來了矮人的協助。矮人見到這兩件寶物後,心生貪念,意圖占有這兩件寶物。但是他們仍未敢奪取項鍊,並應允庭葛的要求,把寶鑽鑲在項鍊上。當時庭葛多次單獨來觀看他們工作,當完成鑲嵌時,庭葛正單獨一人。矮人拒絕把項鍊交給他,庭葛看穿他們的意圖,在驕傲及憤怒下辱罵矮人,並命令他們離開多瑞亞斯。矮人惱羞成怒,殺害了庭葛,並帶著諾格萊迷爾離開多瑞亞斯。多瑞亞斯的精靈們發現庭葛被殺,追擊奪走項鍊的矮人,並殲滅了絕大部份的矮人。諾格萊迷爾被送回多瑞亞斯,交到王后美麗安(Melian)的手上。這批矮人中,只有少數幾名成功逃回諾格羅德(Nogord),他們大肆宣揚是庭葛爲了不付報酬,而殺害矮人,引起諾格羅德矮人的憤怒,並準備攻打多瑞亞斯。劫掠多瑞亞斯諾格羅德矮人對此極爲憤怒,並準備攻打多瑞亞斯。他們要求貝磊勾斯特的矮人協助他們,但他們卻拒絕,並勸他們打消報復的念頭。諾格羅德的矮人拒絕聽從,大軍出發,前往攻打明霓國斯(Menegroth)。同時,多瑞亞斯王埃盧·庭葛死後,當地發生極大變動。王后美麗安坐在庭葛屍體身邊,悼念著他們當初的相遇。她早已預知庭葛與自己的分離,以及多瑞亞斯末日的來臨。身爲邁雅(Maia)的她,因爲庭葛的死,而令她產生變化。她以往布置在多瑞亞斯周圍,用以保護多瑞亞斯從外界攻擊的魔法環帶(Girdle of Melian),力量現在開始消退。美麗安命令多瑞亞斯大將馬伯龍(Mablung)保管精靈寶鑽,及派人通知貝倫及露西安,然後她就放棄了形體,前往了維林諾(Valinor),在羅瑞安(Lórien)的花園思念丈夫庭葛及女兒露西安。諾格羅德大軍人數衆多,而且裝備精良。他們毫無阻礙地攻入多瑞亞斯,灰精靈們陷入一片混亂之中,矮人一路攻入明霓國斯。在這座千石窟宮殿之中,雙方發生血戰,無數精靈及矮人喪生於此。自此矮人及辛達族精靈就互相敵視。矮人最終獲取勝利,洗劫了明霓國斯,庭葛的宮殿被搜掠一空。多瑞亞斯大將梅博隆,當場戰死。諾格萊迷爾三度易手。矮人洗劫明霓國斯後,帶著得來的財寶返回諾格羅德。薩恩渡口之戰薩恩渡口之戰(Battle of Sarn Athrad),是一場發生於薩恩渡口,及藍色山脈長坡的戰鬥。這場戰鬥發生於多瑞亞斯第一次掠奪後,戰鬥雙方是諾格羅德矮人,及綠精靈、樹人一方。這場戰鬥是貝倫參與的最後一仗。諾格羅德的矮人進軍時,消息自綠精靈間迅速傳開,並傳到位於嘉蘭島的貝倫(Beren)及露西安(Lúthien)。加上一名多瑞亞斯的使者,來到通知他們關於多瑞亞斯的慘劇。貝倫因此帶著他的兒子,迪歐北上,大羣綠精靈亦跟隨他們。掠奪了多瑞亞斯後,矮人返回諾格羅德。他們前進速度十分緩慢。當他們抵達歐西瑞安的薩恩渡口時,綠精靈突襲他們。大批矮人被射殺,但他們不知道是誰攻擊他們。矮人爬過吉理安河(Gelion)時,他們終於知道是精靈伏擊他們。在貝倫帶領下,綠精靈殲滅了絕大部份的矮人。貝倫在戰鬥中,親手將諾格羅德的矮人王擊殺,並奪回諾格萊迷爾項鍊。一些逃出生天的矮人,爬著多米得山的長坡上,結果被居住在附近的樹人攻擊,諾格羅德矮人的軍隊,全部被殲。多瑞亞斯的寶物,被諾格羅德的矮人王所詛咒,除了諾格萊迷爾外,其他寶物皆沉入阿斯卡河(Ascar)底。諾格萊迷爾被貝倫交給露西安,露西安佩戴起項鍊,令寶鑽散發前所未有的光輝及美麗。她與貝倫的居地,嘉蘭島,因爲寶鑽而變成維林諾以東最美麗的地方。另外,多瑞亞斯經過掠奪後,損失慘重。貝倫與露西安之子,迪歐·埃盧希爾(Dior Eluchl),帶著妻子寧羅絲(Nimloth)、兒子們埃盧瑞及埃盧林(Eluréd and Elurín)、女兒愛爾溫(Elwing),前往明霓國斯並復興了多瑞亞斯。地點:明霓國斯、薩恩渡口、藍色山脈的長坡參戰方:多瑞亞斯、綠精靈、樹人VS諾格羅德指揮官和領導者:馬伯龍、貝倫、迪歐VS諾格羅德之王兵力:雙方軍力都不明傷亡與損失:多瑞亞斯精靈損失慘重,綠精靈及樹人損失輕微;矮人被全殲戰役結果:明霓國斯被矮人掠奪,矮人稍後被殲滅,貝倫及露西安接收精靈寶鑽

PS:這次事件就是造成精靈和矮人不和的原因,電影中那個純屬導演原創,確實在電影中把兩者矛盾追溯到6000年前也不大現實

1.9 第二次掠奪多瑞亞斯(506)在托爾金(J. R. R. Tolkien)奇幻小說的中土大陸里,第二次掠奪多瑞亞斯,或稱第二次親族殘殺(The Second Kinslaying)是貝爾蘭爆發的一場戰事。這場戰鬥並未被認爲是貝爾蘭的主要戰役。這場戰鬥引致辛達族精靈王國多瑞亞斯Doriath 滅亡。薩恩渡口之戰後,迪歐·埃盧希爾Dior Eluchíl 帶著家人離開他的父母,伊甸人英雄獨臂貝倫Beren 及多瑞亞斯精靈公主露西安·緹努維兒Lúthien Tinúviel。迪歐與妻子寧羅絲Nimloth、兒子們埃盧瑞及埃盧林Eluréd and Elurín 和女兒愛爾溫Elwing,抵達了多瑞亞斯。當地殘存的辛達族Sindar 精靈迎接了他們,於失去統治者的悲傷中恢復。迪歐使用多瑞亞斯之王的稱號,決定要復興多瑞亞斯。當時精靈寶鑽仍在貝倫及露西安手上,露西安佩戴起鑲有精靈寶鑽的項鍊諾格萊迷爾Nauglamír。506年的秋天時,綠精靈貴族來到多瑞亞斯,把諾格萊迷爾送到迪歐手上。迪歐意識到貝倫及露西安逝去,於是他佩戴起項鍊,成爲塵世間最美麗的生靈。迪歐佩戴起項鍊的消息,亦同時傳到費諾衆子的耳中。原本他們不敢招惹露西安,但現在他們意圖履行誓言的願望,又重新回來。費諾衆子希望取回寶鑽,首先他們使用和平手段,派出使者去要求迪歐把寶鑽歸還他們。不過,迪歐卻無任何回復。凱勒鞏Celegorm 策動他的兄弟,對多瑞亞斯發動攻擊。費諾衆子帶著追隨者,於深冬時偷襲明霓國斯Menegroth。多瑞亞斯精靈雖然受到襲擊,但仍然奮力抵抗。第二次精靈的親族殘殺Kinslaying 發生。雙方在千石窟宮殿裡戰鬥,凱勒鞏被迪歐擊殺,同時庫路芬Curufin 和卡蘭希爾Caranthir 亦當場戰死。多瑞亞斯精靈頑強抵抗,但最終仍然失敗。迪歐和他的妻子寧羅絲遭到殺害。大部份多瑞亞斯精靈亦遭到殺害。凱勒鞏的部屬抓獲了迪歐的兒子,埃盧瑞及埃盧林,並將他們丟棄在森林裡,要他們活活餓死,以報復凱勒鞏被殺的仇。梅斯羅斯Maedhros 對此十分懊悔,並多次派人尋找他們,均告失敗。埃盧瑞及埃盧林的命運自此無人得知。多瑞亞斯自此毀滅,再無復興。雖然費諾衆子攻取了多瑞亞斯,但他們尋遍整個宮殿也找不到他們的目的,精靈寶鑽。因爲在混戰期間,一小羣辛達族精靈抱著愛爾溫和帶著精靈寶鑽,逃離了敵人攻擊,沿西瑞安河來到河口,並受到其他精靈的庇護。亦因爲費諾衆子殺害迪歐(以及他們攻擊西瑞安河口港),他們最終被剝奪了精靈寶鑽的擁有權。地點:多瑞亞斯參戰方:多瑞亞斯VS費諾衆子指揮官和領導者:迪歐VS梅斯羅斯兵力:雙方兵力都不明傷亡與損失:迪歐、寧羅絲、埃盧瑞及埃盧林、大部份多瑞亞斯精靈死亡;凱勒鞏、庫路芬、卡蘭希爾、不明數量追隨者死亡結果:多瑞亞斯王國滅亡

1.10 貢多林的陷落(510)沒啥好說的,提提都是淚,連維基百科上都沒條目,戰役結果貢多林王國滅亡,全城僅僅逃出來580人,包括320名男性與男孩,260名女性與女孩

1.11憤怒之戰(545-587)精靈寶鑽中描述《精靈寶鑽》描述,在太陽升起後約五百年,魔苟斯擊敗了所有反對他的勢力,稱霸中土大陸。航海家埃蘭迪爾(Erendil)戴住精靈寶鑽,來到維林諾(Valinor),懇求維拉(Valar)原諒及援助中土大陸的人類和精靈。維拉答允埃蘭迪爾的懇求,派遣阿門洲的凡雅族及諾多族的軍隊,在愛爾溫(Elwing)的號令下,帖勒瑞族精靈用船隻運載大軍,但帖勒瑞族並沒有參戰。維林諾大軍登陸後出發,穿越貝爾蘭(Beleriand),決戰魔苟斯的大軍。維林諾大軍大敗魔苟斯的半獸人,殺死了大多數的炎魔(Balrogs)。伊甸人(Edain)加入維拉的陣營,東方人則加入了魔苟斯的陣營,但在戰敗後則逃回遠東。維林諾大軍向北方的安格班(Angband)進發,追擊敗軍。魔苟斯派出他的所有戰力,包括從未出現過的有翼龍,擊敗了維林諾大軍。此時,埃蘭迪爾駕著飛船威基洛特(Vingilot),與鷹王索隆多帶領的巨鷹並肩作戰,殺死了大多數的龍,埃蘭迪爾更擊倒了最強大的黑龍安卡拉剛(Ancalagon),安卡拉剛墜落時壓毀了安戈洛墜姆。魔苟斯被擒,維拉再次以鐵鏈安蓋諾爾(Angainor)捆魔苟斯,魔苟斯的鐵冠被擊成項圈,他的兩顆精靈寶鑽被伊昂威(Enw)拿走。最後,維拉將魔苟斯驅進空虛之境。憤怒之戰所帶來的禍害十分巨大,西瑞安河被破壞。伊瑞德隆(Ered Luin)以西的北部地區荒廢陸沉。伊昂威勸說貝爾蘭的精靈跟他返回阿門洲,但部分精靈仍堅持留在中土大陸,他們遷往東方,凱蘭崔爾(Galadriel)和凱勒鵬(Celeborn)也在其中,還有吉爾加拉德(Gil-galad)。魔苟斯敗亡後,幫助維拉的人類被賜予一個島嶼。人類在島上建立努曼諾爾(Númenor)王國,愛洛斯(Elros)成爲首任國王。魔苟斯的部下索倫(Sauron)向伊昂威投降,將要接受維拉的判決,但索倫不願意,他逃到東方,一些龍、炎魔及半獸人也跟隨著索倫。中土世界的歷史中描述與精靈寶鑽爭戰史接近同時出版的貝爾蘭編年史,正是精靈寶鑽爭戰史的補資料。貝爾蘭編年史有早期及後期兩個版本,兩者劇情內容吻合,但在命名及日期上則有所差異。編年史提供了一些細節的詳情。後貝爾蘭編年史則是憤怒之戰的最後版本。在一些命名和日期上,後貝爾蘭編年史都與精靈寶鑽爭戰史有矛盾。最顯著的是,編年史認爲,魔苟斯曾離開安格班爭奪西瑞安渡口。其他的資料沒有和《精靈寶鑽》產生矛盾,因爲編年史和精靈寶鑽爭戰史只是以不同的風格描述。伊葛拉瑞斯特之戰便是其中一例。後貝爾蘭編年史提供了更多有關此役的資料,包括強勁的半獸人、維林諾大軍擊倒半獸人及炎魔的情況。只有編年史及早期版本的精靈寶鑽爭戰史指出伊昂威是維林諾大軍的首領及英韋安是凡雅族的首領。在《精靈寶鑽》,伊昂威只被稱爲「曼威的使者」《精靈寶鑽》又提及費納芬領導諾多族及「空中巨鳥的首領」索隆多。《Lay of Leithian》直接講述炎魔帶領半獸人:半獸人向前沖,炎魔一馬當先……」後貝爾蘭編年史擴充了維林諾大軍在西瑞安河河邊紮營的情況。這可在早期的故事裡找到他們在塔沙瑞楠紮營,樹胡亦曾提及過此地,「塔沙瑞楠的柳樹」。一些大會戰各地的戰役也有簡單地描述,例如描述塔沙瑞楠之役是半獸人的突襲。在微光之池的戰鬥,描述希斯隆的東方人襲擊精靈的側翼。憤怒之戰的戰場亦值得注意,如西瑞安河。這河流的流域沒有更改過,其角色也是首尾一貫的。這水流湍急的河流將貝爾蘭分爲東西兩部分,被形容爲不能徒步橫過,只有部分位置可以橫過,如北面的伊塞爾西瑞安(Eithel Sirion)、布雷塞阿赫等。這對軍隊來說是嚴峻的地理障礙,除非利用帖勒瑞族的艦隊渡河。

地點:伊葛拉瑞斯特,貝爾蘭中部,安佛格利斯,安戈洛墜姆參戰方:維林諾大軍VS魔苟斯的所有軍隊指揮官和領導者:伊昂威VS魔苟斯兵力:維林諾大軍超過10W(不少於最後聯盟),個人估計約15-20W;魔苟斯兵力應不少於淚雨之戰,大約爲50W以上傷亡與損失:維林諾大軍不詳,但應傷亡慘重;魔苟斯幾乎全軍覆沒戰役結果:維林諾大軍勝利,貝爾蘭被嚴重摧毀

第一紀元結束貝爾蘭被摧毀後愛洛斯帶領5000至10000人(大部分爲哈多族人),共150至300艘船逃亡到努美諾爾,人數較當初抵達貝爾蘭的要少。

第二紀元

2.1 精靈與索倫之戰爭(1693-1701)在托爾金的奇幻小說里,精靈與索倫之戰爭(War of the Elves and Sauron)[1]是第二紀元的一次重大戰役。是役有時被稱爲入侵伊利雅德。至尊魔戒(One Ring)的鑄造引發了這場戰爭。力量之戒第二紀元1693年,戰爭爆發。這是索倫欺騙了諾多族(Noldor)精靈鐵匠、暗自鑄造至尊魔戒以凌駕力量之戒(Rings of Power)以後的時間。當索倫戴上至尊魔戒後,凱勒布理鵬知道精靈已被背叛,開始對抗黑暗魔君的勢力。索倫的僞裝被拆穿後,索倫脅迫凱勒布理鵬將所有力量之戒交給他,這些力量之戒都是依照索倫旳計劃製造出來,除了精靈三戒(Three Rings)外,凱勒布理鵬拒絕交出力量之戒。後來,索倫大軍入侵伊利雅德(Eriador),凱勒布理鵬將精靈三戒交給吉爾加拉德(Gil-galad)及凱蘭崔爾(Galadriel)保管。戰爭索倫入侵的消息傳到吉爾加拉德管治的林頓,吉爾加拉德開始召集軍隊,準備戰事。他亦向努曼諾爾的塔爾-明那斯特求援,塔爾-明那斯特應援,但援軍延遲抵達。第二紀元1695年,雖然索倫的前鋒部隊被凱勒鵬(Celeborn)擊敗,但索倫還是抵達了伊瑞詹(凱勒鵬之妻凱蘭崔爾經摩瑞亞到達羅斯洛立安,凱勒鵬卻不願意進入矮人的領地,他被孤立在伊瑞詹)。吉爾加拉德派遣愛隆(Elrond)前往伊瑞詹,但索倫的軍勢強盛,愛隆無法進入伊瑞詹。第二紀元1697年,凱勒布理鵬嘗試據守伊瑞詹的奧斯特恩艾特希爾(Ost-in-Edhil),但他被索倫大軍擊敗,並且被生擒。索倫拷問凱勒布理鵬,凱勒布理鵬透露出人類九戒及矮人七戒的下落,但他沒有說任何有關精靈三戒的事情,索倫終殺死凱勒布理鵬。索倫在伊瑞詹獲人類九戒。至於矮人七戒是凱勒布理鵬還是索倫分配給矮人,就不能確認。愛隆會合凱勒鵬及伊瑞詹的殘軍,他們幾乎被索倫的大軍殲滅,但索倫的後軍就被摩瑞亞都靈四世及羅斯洛立安的部隊突襲。索倫站穩陣腳,擊敗了矮人,矮人逃回摩瑞亞,緊閉大門。自此,索倫對摩瑞亞抱有很深的怨恨,命令半獸人經常擾襲摩瑞亞。愛隆逃往北方,建立伊姆拉崔(Imladris)。第二紀元1699年,整個伊利雅德陷入索倫的控制中。伊姆拉崔被圍攻,林頓也被孤立。翌年,塔爾-明那斯特派遣的努曼諾爾大軍抵達林頓的塔巴德(Tharbad)。此時,索倫開始入侵林頓,吉爾加拉德及瑟丹死守米斯龍德(Mithlond),努曼諾爾大軍的到達逆轉了形勢,大敗索倫軍隊。索倫大軍在巴蘭督因河(Baranduin)再遭重創,索倫只好撤退。努曼諾爾的主將調遣軍隊至隆得戴爾(Lond Daer),趕至塔巴德,追擊索倫的後軍,索倫在關絲洛河大敗,索倫逃回魔多(Mordor)。圍攻伊姆拉崔的部隊也被擊潰。第二紀元1701年,戰事結束,伊瑞詹被毀滅,伊利雅德也受到嚴重打擊。結果當戰爭爆發時,索倫的力量處於巔峯,但並非軍事上的力量。精靈依然有足夠的力量抵抗索倫,加上努曼諾爾的協助,得以擊敗索倫,迫使索倫撤出伊利雅德。索倫需要一段長時間才可恢復他的戰力,他放棄了伊利雅德。是役是索倫唯一一次可稱霸中土大陸大部分地區。在戰事接近結束時,關絲洛河流域上的伊寧威治(Enedwaith)及敏西力亞斯(Minhiriath)已被完全摧毀。努曼諾爾人大量砍伐當地的樹木,引起當地居民的不滿。索倫聯合一些部落,焚毀樹木及努曼諾爾的儲木場。努曼諾爾人粗暴地掠奪林木資料,沒有進行保護及重新栽種。一千五百年後,索倫得以實現復仇,他腐化努曼諾爾皇帝亞爾-法拉松(Ar-Pharazn),終導致努曼諾爾陸沉。倖存者逃到中土大陸,並建立亞爾諾(Arnor)及剛鐸(Gondor)。此時,吉爾加拉德的影響力已擴展至迷霧山脈(Misty Mountains)以東的巨綠森(Greenwood the Great)。索倫希望擊倒敵人,但他卻低估了精靈的力量,索倫進攻剛鐸,但被精靈及人類最後同盟(Last Alliance of Elves and Men)擊敗。第三紀元,索倫重返中土大陸,他失去了至尊魔戒,但他有比人類及精靈更大的力量。無疑,他在第三紀元時的力量較第二紀元最巔峯時的力量還要強大。在第三紀元末,正如《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所說,甘道夫(Gandalf)向佛羅多·巴金斯(Frodo Baggins)說,索倫需要收回至尊魔戒,「讓黑暗再度降臨大地」,而第一次「黑暗降臨大地」所指的是第一紀元時的魔苟斯(Morgoth)。地點:伊利雅德,特別是瑞文戴爾、伊瑞詹、林頓、米斯龍德參戰方:伊瑞詹、林頓、努曼諾爾、羅斯洛立安、摩瑞亞VS魔多指揮官和領導者:凱勒布理鵬、瑟丹、愛隆、凱勒鵬、凱蘭崔爾、塔爾-明那斯特、都靈四世VS索倫兵力:雙方軍力都不明傷亡與損失:雙方均傷亡慘重戰爭示意圖

2.2 最後同盟戰役最後同盟戰役是第二紀元末精靈及人類組成同盟以回應索倫企圖征服中土大陸的軍事衝突。最後同盟戰役包括達哥拉之戰及圍攻巴拉多。在《魔戒》裡,埃爾隆德曾以最後同盟戰役與第一紀元憤怒之戰當中的維林諾對魔苟斯作出比較,向佛羅多解釋: 「這又讓我回想起他們旗幟鮮明的樣子……我當時不禁想起了遠古時候貝爾蘭大軍的鮮衣怒馬,當時聚集了那麼多勇猛善戰的貴族和將領,但那還是比不上安戈洛墜姆被攻破時的戰陣氣勢,精靈們那時以爲邪惡已經永遠被消滅,但其實並非如此。」在精靈與索倫之戰爭,索倫與精靈及人類爭奪中土大陸及力量之戒的支配權。第二紀元1701年,索倫戰敗,撤出伊利雅德。精靈在這一戰亦損失慘重。在緊隨的一千五百年,索倫在東方擴展其勢力,努曼諾爾國勢強盛,甚至迫使索倫投降。3319年,索倫的陰謀得逞,使努曼諾爾在輝煌時期淪亡。努曼諾爾倖存的登丹人流亡中土大陸,並建立王國。索倫對努曼諾爾流亡者所建立的王國亞爾諾及剛鐸感到擔憂,於是在第二紀元3429年向剛鐸發動進攻,在一次突襲里攻占米那斯伊希爾,剛鐸的安那瑞安奮力據守奧斯吉力亞斯。登丹人最高君王伊蘭迪爾、埃西鐸及安那瑞安的父親與諾多精靈最高君王吉爾加拉德組成同盟,發起大軍抗衡索倫。吉爾加拉德率領來自林頓的精靈,伊蘭迪爾率領亞爾諾的人類在風雲頂建立要塞,大軍接著趕抵瑞文戴爾用約三年時間進行補給及作戰準備。3434年,大軍經最高隘口及紅角隘口越過迷霧山脈,摩瑞亞的矮人在此時加入。最後同盟渡橋橫過安都因河,會合以阿瑪蒂爾及歐瑞費爾爲首的羅斯洛立安及巨綠森的西爾凡精靈,在東岸沿河南下,直至在進入魔多境內之前遭遇索倫軍隊。埃西鐸的長子伊蘭都爾一直跟隨父親戰鬥,他的弟弟亞瑞坦及齊爾揚沒有參與核心的戰鬥,而是被派去收復米那斯伊希爾,索倫以該處爲後方。第二紀元3434年,最後同盟在達拉哥平原大戰數個月,擊敗敵軍。不過,西爾凡精靈不受吉爾加拉德的指揮,阿瑪蒂爾被孤立,並被趕入死亡沼澤,而歐瑞費爾在一次魯莽的進攻里被殺。西爾凡精靈剩下三分之一兵力的統領權轉到歐瑞費爾的兒子瑟蘭督伊手上。最後同盟攻破黑門,圍攻索倫的要塞巴拉多。在死亡沼澤戰死戰士的外型在以後仍殘留在沼澤里。咕嚕形容爲:「那是場恐怖的大戰,高大的人類拿著長劍,還有恐怖的精靈,半獸人尖叫,他們在黑色的大門前奮戰了好幾個月。」圍攻巴拉多長達七年,從巴拉多投擲出來的火球及投射物令最後同盟損失慘重。索倫亦派遣許多突擊小隊襲擊進攻的盟軍。安那瑞安被塔內投擲出來的石砸死,他那祖傳的米那斯提力斯王冠也毀壞了。最後,索倫從塔里出來,在末日火山附近親自迎戰,與盟軍指揮官吉爾加拉德及伊蘭迪爾撕斗,吉爾加拉德及伊蘭迪爾也被殺,納希爾聖劍斷裂。伊蘭迪爾的兒子埃西鐸用納希爾聖劍的碎片把索倫那戴著至尊魔戒的手切斷,索倫肉身死亡。喪失了至尊魔戒的力量,索倫的肉身也無法維持,他的靈魂在二千五百年內也無法再重塑肉身。最後同盟取得勝利,吉爾加拉德及伊蘭迪爾戰死,最後同盟隨之解散。埃西鐸管有至尊魔戒,他在格拉頓平原遇襲喪生,至尊魔戒失落。因此,人類及精靈所作出的犠牲作不能徹底消滅索倫。最後同盟戰役削弱了林頓及亞爾諾的國力,結束了第二紀元,揭開了第三紀元的序幕。彼得·傑克遜執導的電影《魔戒首部曲:魔戒再現》裡並不包含最後同盟戰役的詳情,只顯示最後在末日火山的部分。電影與原著主要不同的地方是,埃爾隆德在原著里是一位傳令官,而電影裡卻能發號司令;吉爾加拉德只在電影裡短暫出現,他的戰死也沒有展示,戰役里亦看不到矮人的身影;索倫以釘頭錘擊殺伊蘭迪爾時,納希爾聖劍被索倫用腿踏斷成許多碎片,而不是原著里的斷成兩截;埃西鐸把索倫手上的手指幾乎全部斬斷,而不是原著里的僅斬斷一隻手指。安那瑞安及瑟丹完全被省略掉。地點:達哥拉、魔多參戰方:林頓、剛鐸、亞爾諾、摩瑞亞、羅斯洛立安、巨綠森及其同盟VS魔多、黑暗努曼諾爾人及其同盟指揮官和領導者:吉爾加拉德、埃爾隆德、瑟丹、阿瑪蒂爾、歐瑞費爾、瑟蘭督伊、都靈四世、伊蘭迪爾、安那瑞安、埃西鐸VS索倫、戒靈兵力:同盟約100,000;魔多500,000傷亡與損失:歐瑞費爾的部隊損失三分之二,約4000人,整個聯軍損失比例要比三分之二要小,約67,000;魔多損失慘重,大部應被消滅了結果:最後同盟勝利;索倫肉身被毀,失去至尊魔戒。

3、衰弱年代

經歷過長期戰爭,我們明顯發現各方的實力大大的削弱,戰爭規模也大幅度縮水,雖然奧克的實力損失嚴重,但他們能迅速填補起一定數量的兵力,並對各方發動戰爭,從此時起,他們對人類、精靈和矮人相比,具有了絕對優勢!努爾曼諾的衰亡是主要標誌!

第二紀元結束隨著諾多在中土的最後一任至高王死亡,諾多精靈大部分西遷,造成精靈勢力在第三紀徹底衰落第三紀元

3.1 格拉頓平原之戰格拉頓平原之戰又稱格拉頓平原災難是第三紀元2年發生在巨綠森附近的一次短暫軍事衝突。最後同盟之戰結束後,埃西鐸在返回亞爾諾之前在剛鐸逗留了兩年,以重整王國以及教導即將成爲剛鐸國王的侄子梅蘭迪爾。埃西鐸將他的軍隊先遣回國,只留下了二百人。埃西鐸離開剛鐸返國,他留下了他的幼子,預期在四十日內抵達瑞文戴爾。太陽落下之時,埃西鐸的軍隊開始紮營,一支半獸人突然從樹林裡冒出,突襲埃西鐸的軍隊。半獸人在數量上占有絕對優勢,埃西鐸將父親的納希爾聖劍交給侍從歐塔保管,命他逃往瑞文戴爾。數月後,歐塔抵達埃爾隆德所在的山谷。埃西鐸及其軍隊可以以優越的兵法及精良裝備輕易擊退半獸人。雖然埃西鐸預料半獸人只會派出探子,因爲半獸人通常不會硬撼埃西鐸較爲強勁的軍隊,但埃西鐸十分謹慎,將軍隊移至河岸。不過,至尊魔戒急於擺脫埃西鐸,於是向半獸人求援。半獸人發動進攻,以全軍出擊的姿態包圍登丹人。雖然登丹人弓兵殺傷了不少半獸人,但對半獸人來說損傷實屬輕微,日落西山更爲有利半獸人。半獸人以喇叭爲令發動攻勢,但被登丹人精良的武備所遏止。半獸人暫時撤後,然後又再次進攻,這一次,每兩個或以上的半獸人盯死一名登丹人攻擊,登丹人的死傷擴大,埃西鐸也失去了兩個兒子。平均來說,半獸人每殺死一名登丹人便會損失五人,但半獸人能夠承受這種程度的損失。埃西鐸及伊蘭都爾重整陣型,伊蘭都爾讓父親逃亡,他自己卻力戰而亡。所有的登丹人也戰死了,除了伊蘭都爾的隨從伊斯泰莫,他被棍棒擊昏,並被其他屍體壓著。埃西鐸來到安都因河,並缷下武器裝備,然後戴上至尊魔戒游往對岸,卻被一名半獸人弓兵射穿喉嚨死亡,至尊魔戒掉入河裡。巨綠森的統治者瑟蘭督伊得到消息後,馬上率領援軍趕來,希望能夠搶救登丹人,但他們只能阻止半獸人褻瀆登丹人的屍體而已。地點:格拉頓平原北部參戰方:亞爾諾軍隊VS半獸人指揮官和領導者:埃西鐸、伊蘭都爾 VS來自魔多的半獸人兵力:亞爾諾軍隊約爲200;半獸人軍隊超過2000傷亡與損失:亞爾諾幾乎全軍覆沒;半獸人應損失大半結果:半獸人獲勝,登丹人大敗,埃西鐸及他的三個兒子遇襲身亡。至尊魔戒下落不明。間接造成亞爾諾和剛多3000多年的分裂狀態

3.2 王族鬥爭王族鬥爭是剛鐸國內一場災難性的內戰。由政治動盪所產生的內亂自剛鐸國王羅曼達希爾二世的兒子瓦拉卡迎娶羅馬尼安的一名北方人女子維都馬維(Vidumavi)開始醞釀。他們育有一個兒子艾爾達卡,許多具有努曼諾爾血統的剛鐸人不滿這位王位繼承人混有異族血統。當艾爾達卡日漸長大後,剛鐸的一些沿海地區造反。第三紀元1432年,艾爾達卡繼承王位,政局由不穩惡化到暴動。許多剛鐸人都認爲混血兒艾爾達卡無權統治剛鐸,當中包括艾爾達卡的遠親卡斯塔馬。第三紀元1437年,卡斯塔馬篡位爲王,艾爾達卡被迫流亡。在暴動中,奧斯吉力亞斯被縱火焚毀,星晨之穹(Dome of Stars)被破壞,保管在奧斯吉力亞斯的一顆真知晶球也下落不明。卡斯塔馬還殺了艾爾達卡的兒子奧奈第爾(Ornendil),艾爾達卡投靠在羅馬尼安的親人。第三紀元1447年,剛鐸發生反抗卡斯塔馬粗暴統治的叛亂,艾爾達卡趁機率領羅馬尼安軍隊返國,許多登丹人也加入了艾爾達卡的陣營,艾爾達卡在依魯依渡口之戰殺了卡斯塔馬,但卡斯塔馬的兒子們及其支持者逃到昂巴。由於逃亡者把船隻都帶走了,艾爾達卡無法追擊他們。自此,昂巴脫離剛鐸接近四百年,並樹立了新的敵人昂巴海盜,他們是卡斯塔馬的親屬。許多擁有純正努曼諾爾血統的剛鐸人在內亂當中被殺,令剛鐸國力弱化。王室鬥爭時期,中土大陸同時爆發大瘟疫,這是剛鐸放棄魔多境內據點的主因,導致剛鐸國勢下滑。

3.4福諾斯特戰役(1975)佛諾斯特戰役以邪惡的安格馬王國淪亡爲結束。佛諾斯特戰役於第三紀元1975年爆發,以剛鐸王子埃阿努爾爲首的聯軍對抗安格馬巫王的安格馬王國。雖然戰爭以安格馬王國滅亡爲結束,但這次勝利對亞爾諾來說太遲了(亞爾諾的最後一個殘存的王國雅西頓在1974年之前已被征服,末代國王亞帆都在逃亡時於福羅契爾冰封灣淹死)。該戰爭以雅西頓的首都佛諾斯特命名,戰事在佛諾斯特附近的平原爆發。剛鐸的陣營里還有來自羅馬尼安的人類、林頓的精靈、亞爾諾的流亡者(包括亞拉那斯)以及據霍比特人所說的一些來自夏爾的弓箭手。安格馬向西行軍,而埃阿努爾的剛鐸騎兵則進入伊凡丁丘陵,準備進行伏擊。當剛鐸的主力軍隊遇上敵人時,剛鐸騎兵突擊安格馬的後軍,安格馬軍大敗。安格馬巫王向東逃竄,埃阿努爾緊隨其後,但座騎不願意靠近安格馬巫王。葛羅芬戴爾也攻擊安格馬巫王,安格馬巫王不敢接戰,在北面失去蹤影。葛羅芬戴爾預言安格馬巫王不會死於「男子之手」。北方從安格馬王國的陰影里解放出來,但亞爾諾再也不復在,亞爾諾的子民變成北方遊俠。地點:亞爾諾佛諾斯特附近參戰方:埃阿努爾率領的剛鐸軍隊、亞爾諾的登丹人、羅馬尼安的人類、林頓的精靈及夏爾的弓兵(據霍比特人的說法)VS安格馬的人類、山地人、座狼、半獸人及食人妖指揮官和領導者:埃阿努爾、瑟丹、葛羅芬戴爾、亞拉那斯VS安格馬巫王

3.5 凱勒布蘭特平原之戰(2510)凱勒布蘭特平原之戰是在凱勒布蘭特平原爆發的一場激戰,導致洛汗王國的建立。第三紀元2510年,一支凶勇的東方人畢額丘斯人對國力衰弱的剛鐸開戰,占領了剛鐸北部的大部分地區。剛鐸在安都因河以東沒有盟友,於是將希望寄托在三對前往忠實盟友伊歐西歐德求援的使者。畢額丘斯人在第三紀元2510年橫過安都因河,進入剛鐸北部卡蘭納宏的平原。他們在這裡沒有遇上很大的阻力,因爲第三紀元1636年爆發的大瘟疫使這裡的人口銳減,而剛鐸北部的軍隊在卡蘭納宏的南邊,大部分畢額丘斯人都得以掠過卡蘭納宏。剛鐸北部的軍隊進行反擊,但被擊敗,退到林萊河以北的凱勒布蘭特平原,被後來的畢額丘斯人援軍切斷補給。時,剛鐸的南方軍隊投入戰爭,北方軍隊卻遭到趁機從迷霧山脈出擊的半獸人襲擊,北方軍隊的後方是河流,後無退路。伊歐率領的援軍突然抵達,這出乎盟友及敵人的意料之外。伊歐收到唯一一位安全抵達伊歐西歐德的使者博隆迪爾的求援,遂領軍南下。伊歐西歐德的援軍從安都因河的淺水處渡河,攻擊畢額丘斯人的後軍。畢額丘斯人大敗,被困的剛鐸軍隊獲救。援軍進入剛鐸北部,分兵殲滅在卡蘭納宏境內的所有畢額丘斯人。戰事結束後,剛鐸攝政王西瑞安將卡蘭納宏送給伊歐西歐德,以示謝意。西瑞安及伊歐在哈力費理安作出永久性的盟誓。伊歐西歐德人建立洛汗王國。

地點:凱勒布蘭特平原參戰方:剛鐸軍隊,伊歐領導的伊歐西歐德騎士VS畢額丘斯人、來自迷霧山脈的半獸人兵力:唯一可知的是伊歐西歐德出動了7000騎兵,幾乎全軍出動,家中只留了幾百人看家戰役結果:剛鐸及伊歐西歐德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3.6綠原之戰(2747)綠原之戰(Battle of Greenfields)是英國作家托爾金奇幻小說里的虛構戰役,發生於第三紀元2747年的夏爾北區。一團來自迷霧山脈的半獸人,以高耳夫裘爲首遭遇一隊以吼牛·圖克爲首的哈比人。半獸人被擊敗,高耳夫裘被殺,據傳說,吼牛·圖克僅一揮臂便將高耳夫裘斬首,高耳夫裘的頭顱落在一個兔洞內,因此發明了高爾夫球。綠原之戰發生在魔戒聖戰前的250年。地點:夏爾北法辛參戰方:夏爾的霍比特人VS半獸人指揮官和領導者:吼牛·圖克VS半獸人首領高耳夫裘兵力:數百名哈比人VS一團半獸人傷亡與損失:哈比人傷亡不詳;大多數半獸人覆亡,包括高耳夫裘戰役結果:哈比人獲勝。

4 奮發時代

此時的奧克處於奮發時代,爲何我會稱爲奮發時代,主要原因是此時戰爭規模的逐漸擴大,半獸人的數量有所恢復!雖然無法到達安格班鼎盛時期,但強獸人的出現爲這個種族增添了新鮮血液。我會爲大家慢慢道來!

1、最明顯的標誌在於莫瑞亞之戰,也就是我們熟知的阿扎奴比查之戰,在經歷多年修養生息之後的奧克數量重新回歸,此時有大批個頭高大的奧克出現,他們通體白色,身材高大,以阿作格和博爾格爲代表的一支,發起了大規模的戰爭,人類、矮人和精靈只有招架之工。

3.7矮人與半獸人之戰爭(2793-2799)矮人與半獸人之戰爭是矮人與半獸人兩個種族之間的一場大戰。戰爭詳情主要見於《魔戒》附錄一及《中土世界的歷史》第十二部。第三紀元2790年,都靈的後裔、年邁的矮人國王索爾進入摩瑞亞,被半獸人阿索格所殺。殺死索爾的不只是阿索格一人,但阿索格在索爾嚴重受創的首級上烙上他的名字,身體則被剁碎,然後用以餵食烏鴉。阿索格很喜歡這樣做,他不但不許矮人取回索爾的首級,還姿意嘲弄,把錢袋丟到首級那裡。第三紀元2790至2793年,都靈部落召集軍隊,並邀請其他矮人部落協助,以回應半獸人的行徑。第三紀元2793年,矮人聯軍自迷霧山脈的極北山峯剛達巴山開始,至南端的馬西德拉斯峯逐一洗劫半獸人的據點。戰事大都在地下進行,在迷霧山脈的礦坑和隧道里。矮人擅長在地下作戰,他們也不想其他自由子民插手這次戰爭。據說戰爭非常殘酷,雙方也痛下殺手。由於矮人作戰英勇,他們的武器精良,並帶著強烈的怒火,在戰爭里處於上風。第三紀元2799年是戰爭的高潮部分,最終一役在摩瑞亞以東一處山谷爆發,矮人稱爲南都西理安之戰。據說這一戰令「半獸人聞之喪膽,矮人聽之淚流」。矮人在這一役初頭稍處下風,因爲半獸人在高地的有利位置,加上冬季天色較陰沉,對討厭陽光的半獸人有利。葛爾的兒子耐恩率領來自鐵丘陵的最後一支生力軍來援,使戰況逆轉。阿索格被耐恩的兒子丹恩所殺,首級被懸在槍尖上,嘴巴里塞著一個錢袋。半獸人損失慘重,約一萬名半獸人死於此戰,剩餘的半獸人潰逃。戰事結束後,索爾的兒子索恩二世想一舉收復摩瑞亞,一些非都靈部落的矮人拒絕進入摩瑞亞,他們認爲他們已爲都靈而戰鬥,這已經足夠了。只靠都靈部落的兵力不足以進入摩瑞亞,而且一些矮人仍對摩瑞亞的炎魔心存畏懼。戰事也令矮人付出沉重的代價,參戰的矮人超過一半戰死。耐恩、索恩二世的次子佛瑞林及佛瑞林的兒子方登戰死。索恩二世的一隻眼睛瞎了,他的長子索林因矮人與半獸人之戰爭而得到「橡木盾」的綽號,因爲他在受傷後用橡木的樹枝抵擋攻擊。在戰爭期間,許多半獸人經洛汗南下逃亡,在白色山脈建立據點,威脅洛汗的安全達兩個世紀。迷霧山脈的半獸人實際上不再對伊利雅德及羅馬尼安構成威脅,僅有少數在最高隘口附近的半獸人存活。

150年後,北方半獸人的元氣仍未恢復。第三紀元2941年,五軍之戰爆發,半獸人的人口進一步減少。在五軍之戰,阿索格的兒子波格想爲父親報仇,但他被比翁所殺。

參戰方:矮人(包括都靈的部落及其他六個部落)VS迷霧山脈的半獸人指揮官和領導者:耐恩、索恩二世、丹恩VS阿佐格兵力:根據最後南都西理安之戰半獸人死亡1W推測,整個戰爭期間矮人動員兵力應在1W以上,上限2W;半獸人5W左右(順便說一句,這場戰爭矮人花了3年,7族兵力也不過剛過萬人,而第一紀淚雨之戰貝磊勾斯特一族就出動了10000-15000矮人,矮人人口下降的太厲害了)傷亡及損失:雙方均傷亡慘重結果:矮人慘勝。

3.8五軍之戰(2941)五軍之戰(Battle of Five Armies)是托爾金(J. R. R. Tolkien)作品《哈比人歷險記》裡描述的一場戰役。五軍之戰在孤山附近爆發,由長湖鎮人類、幽暗密林精靈及矮人對抗半獸人及座狼。哈比人比爾博·巴金斯(Bilbo Baggins)、巫師甘道夫(Gandalf)、比翁(Beorn)及迷霧山脈的巨鷹也參與五軍之戰,但並不計算在五軍內。戰爭經過很多年前,惡龍史矛革摧毀了矮人的國度孤山(Erebor)及附近的河谷鎮(Dale),迫使都靈(Durin)的後裔索林·橡木盾(Thorin II Oakenshield)流亡國外。史矛革占據了孤山及河谷鎮的財寶,並將財寶置於史矛革所居住的山內五軍之戰爆發之前,長湖鎮遭受史矛革襲擊,長湖鎮的人類得悉索林的祕密任務。河谷鎮的遺民神射手巴德(Bard)射殺了史矛革,雖然史矛革受誅,但長湖鎮也被嚴重破壞。森林精靈知道史矛革死後,意欲瓜分遠古矮人的寶藏,但當森林精靈知道長湖鎮陷入困境後就放棄了這個意圖,並給予支援。還存活的長湖鎮人類在精靈的陪同下前往孤山,欲取回原本屬於巴德的寶藏,以彌補他們的損失。可是,索林卻不願意瓜分寶藏。索林等人因此受到以精靈國王瑟蘭督伊及巴德爲首的人包圍。索林利用孤山的大烏鴉向鐵丘陵的矮人求援,鐵丘陵的統治者丹恩二世帶領超過500名重裝矮人戰士到達孤山,聲援索林,其中大部分的戰士都曾參與矮人與半獸人之戰爭(War of the Dwarves and Orcs)。丹恩二世的軍隊到達,幾乎爆發戰爭(此時已有三軍),但甘道夫在此時宣稱迷霧山脈(Misty Mountains)及伊瑞德米斯林(Ered Mithrin)的半獸人在酋長波格的領導下向他們進襲。半獸人在得悉史矛革死後,馬上調動全軍,進襲無人守備的寶庫。三軍司令達成共識,認同半獸人是他們的共同敵人,能爲他們帶來更大的威脅,因此暫時放下爭端。他們將軍隊布置於一個峽谷的兩側山脊上,那峽谷是進入孤山的唯一通道。矮人及長湖鎮人類的部隊埋伏在一個山脊上,精靈軍隊則埋伏在另一山脊上。他們又把少量部隊部署在谷口,引誘敵軍隊深入山谷。比爾博·巴金斯則在精靈的軍隊裡,不參與戰事。半獸人及座狼大軍抵達(五軍已聚集),矮人、精靈及人類聯軍的計策在起初收效。半獸人及座狼大軍被少量長湖鎮戰士誘入山谷,遭受重大損失,但由於敵軍數量龐大,矮人、精靈及人類聯軍未能占優。半獸人開始在背面攀山,夾擊山脊上的聯軍。戰爭全面爆發,在山內的索林等人也聽到戰爭的巨響,他們推倒橫越大門上的石牆,殺死許多半獸人。索林等人從寶庫里獲得上好的武器裝備,開始加入戰團。索林突進半獸人軍隊中,但卻被波格的巨人守衛擋著,並且被包圍。聯軍陷入苦戰,迷霧山脈的巨鷹首領率領巨鷹前來增援。比爾博首先發現了巨鷹,並高呼「巨鷹來了」,惹來一名半獸人以石塊擊昏比爾博。巨鷹擊潰了山上的敵軍,使聯軍能集中於山谷的戰鬥,逐漸扳回優勢。比翁此時以熊的外型出現在戰場,比翁擊潰半獸人的防線,扛起負傷的索林,他懷著滿腔怒火衝散波格的守衛,並擊殺了波格。半獸人敗潰,聯軍乘勝追擊,取得了勝利。菲力及奇力(Fíli and Kíli)在護衛索林時戰死,索林重傷,比爾博見了他最後一面後,索林離世。擊敗了敵軍後,勝方瓜分寶藏。所有黃金和白銀的十四分之一分給巴德,巴德成爲河谷鎮鎮長(Master of Lake-town),丹恩將吉瑞安(Girion)的翡翠項鍊還給巴德,巴德將它轉贈給精靈國王瑟蘭督伊。比爾博協助孤山復國,本來應獲得最豐厚的獎賞,但比爾博考慮到很難運送大量寶藏回家,加上他對寶藏並不熱衷,故他放棄了他應獲得的寶藏,最後只收下一箱黃金及一箱白銀,以及他那祕銀甲衣。地點:孤山參戰方:鐵丘陵及孤山矮人、幽暗密林精靈、巨鷹、長湖鎮人類VS半獸人、座狼、蝙蝠指揮官和領導者:甘道夫、瑟蘭督伊、巴德、丹恩二世·鐵足、索林·橡木盾、巨鷹首領VS波格兵力:聯軍包括超過500名鐵丘陵矮人、超過1000名森林精靈、13名孤山矮人及不詳數目的長湖鎮人類及巨鷹;超過1萬半獸人、座狼及幽暗密林血蝙蝠,兵力遠超對方傷亡與損失:索林、菲力、奇力戰死,聯軍損失慘重;獸人幾乎全軍覆沒,約四分三的北方獸人戰士陣亡。

2、而在半獸人博爾格和阿作格一族衰亡的同時,各地的文學著作片段可以看出半獸人的實力正在慢慢復甦,他們即將發動對中土世界的全面戰爭:大家是否記得甘道夫和13矮人勇闖霧山地精洞那一幕,大家可以想像成千上萬的地精僱傭兵從山崖山俯衝下來,追擊他們:大家是否記得在莫瑞亞洞窟之中,巴林率領剩餘的數百矮人在坑道之中與成千上萬的半獸人交鋒,直至6年之內全軍覆沒;大家是否還記得魔戒小隊在莫瑞亞坑道之中,被成千上萬的半獸人、哥布林圍攻的場景!大家是否還記得樹人恩特一族踏平艾辛格要塞中,留守的數以萬計的獸人在勞作!大家是否記得打開黑門和傾巢而出圍攻剛鐸的獸人和強獸人大軍,這些都是預示著獸人即將發動更大規模的戰爭!

3.9第一次艾辛河渡口之役洛汗國王塞奧頓的兒子塞奧德雷德注意到他的探子在艾辛格被殺,他在渡口兩邊部署防守,讓三個連的騎兵留守東岸。塞奧德雷德在清晨時分率領一支主要由弓兵及騎兵組成的軍隊渡河,以圖突襲強獸人軍隊。不過,薩魯曼矇騙了洛汗的探子,他的軍隊經已開赴進攻渡口。在渡口以北約二十里,塞奧頓遭遇強獸人的先頭部隊,很快就擊破了強獸人,並對強獸人的主力部隊發動攻勢。強獸人的主力部隊停留在一道滿布槍矛的壕溝後。艾辛格的援軍趕至,包抄洛汗騎兵。塞奧德雷德慌張地命令撤退,然後強獸人軍隊不會輕易放行。統領洛汗後軍的葛林伯多次挫敗追擊的敵軍。薩魯曼在東岸的軍隊雖數量上較少,但更爲危險,軍隊由登蘭德人、座狼、半獸人及強獸人組成。東岸渡口的洛汗守軍被迫撤退,敵軍得以重渡艾辛河,襲擊塞奧德雷德。塞奧德雷德及他的軍隊徒步撤到一個小島,掩護葛林伯撤退。葛林伯亦從西面受到攻擊,他見到塞奧頓被趕至小山,於是率部下趕去,塞奧德雷德試圖突圍。當葛林伯終於趕到時,塞奧德雷德已經戰死,他被一名巨大的半獸人所殺,葛林伯奮力殺死了他,並捍衛塞奧德雷德的遺體。艾海姆的援軍前來解救,葛林伯僅以身免。此前,艾海姆率領四個連的軍隊向聖盔谷機動,有人回報發現兩名座狼騎士。他下令全速向渡口機動,並看到情況險峻,於是下令進攻,奪取西岸渡口。接著又向小島的方向發動攻勢,大部分強獸人都向艾辛格撤退。艾海姆見葛林伯以一敵二,守護塞奧德雷德,於是衝上前殺死一個,葛林伯則解決了另一個。當他們擡起塞奧德雷德時,才發現塞奧德雷德還未斷氣,並聽到他說:「把我留在這裡,守住渡口在直到伊歐墨來。」戰事在黃昏時分結束。洛汗人雖然守住了渡口,但損失慘重,並失去了指揮官。

3.10 第二次艾辛河渡口之役渡**由西境的鄂肯布蘭德控制,在鄂肯布蘭德來交接之前,一直由葛林伯留守。艾海姆想放棄渡口,因爲他認爲防守薄弱,但葛林伯不想完全棄守。兩人後來達成共識。葛林伯讓步兵留守,他們預計敵人會從東面攻擊,艾海姆的軍隊於是到那裡迎擊。薩魯曼派出小隊,該小隊的數量已多於守軍,迫使葛林伯渡河撤退,並遭受重大損失。葛林伯在東岸渡口留守,等待艾海姆來援。薩魯曼軍隊也開始進襲葛林伯的守軍。一些座狼騎士鑽進在兩隊守軍之間的空隙,試圖包圍艾海姆。雖然艾海姆知道葛林伯正在苦戰,但也只得向東撤退。葛林伯看到北方和艾辛格的方向出現火炬,那些是薩魯曼派遣的援軍。他棄守渡口,返回營地,並布置一道盾牆。儘管洛汗人被包圍,艾辛格的軍隊要擊破他們的防線也不容易。葛林伯也知道他們無法持久,而艾海姆及鄂肯布蘭德似乎無法來援,於是決定嘗試突圍。他讓騎兵全部上馬,並衝擊包圍圈的東面,弄出一個缺口,又把軍隊分成兩組,同時攻擊南北方。洛汗人趁著混亂徒步撤退。

3.11 聖盔谷之戰聖盔谷之戰是記述在托爾金的作品《魔戒》裡的虛構戰役,通常出版在第二冊《雙塔奇兵》裡。戰役經過敘述在「聖盔谷之戰」一章里,結果則在「殘骸和廢壚」里敘述。戰爭由巫師薩魯曼對陣以塞奧頓爲由的洛汗人,後者已經到聖盔谷的號角堡布防。甘道夫幫助塞奧頓從懷有惡意的顧問葛力馬·巧言的影響里解放出來,塞奧頓前往援助在艾辛河渡口與半獸人作戰的鄂肯布蘭德,後來發現鄂肯布蘭德的部隊已經潰散。甘道夫建議塞奧頓前往位於聖盔谷的號角堡,而甘道夫則離開塞奧頓,他沒有說明他的任務。塞奧頓於是率軍抵達號角堡,該處的長官是加姆林,軍隊大多老弱殘兵。洛汗首都伊多拉斯的婦女及兒童被塞奧頓的外甥女伊歐溫疏散到鄧哈羅。薩魯曼的軍隊主要由半獸人、強獸人、半獸人及人類的混種人及登蘭德人組成,他們在一個暴雨的午夜到達聖盔谷。精靈萊戈拉斯及矮人吉姆利決定進行殺敵比賽,以殺敵數目決定勝負。薩魯曼的大軍很快就越過第一道防線聖盔渠,迫使守軍退回要塞。守軍向敵軍密集處投石射箭,但敵軍在多次衝鋒後來到城牆下。敵軍嘗試用攻城錘打破城門,但阿拉貢及伊歐墨率領一小隊出外擊潰攻城的敵軍。半獸人及登蘭德人升起過百條攻城梯攀城。阿拉貢及伊歐墨鼓動疲憊的守軍抵抗登城的敵軍。一些半獸人從溝渠里躡進城內,襲擊正忙於守城的守軍後方。在吉姆利的帶領下,躡進聖盔谷內的敵軍被擊敗,又堵塞溝渠。不過,敵人再次進入溝渠,並引爆薩魯曼發明的不明爆破物「妖火」。守軍撤至晶洞,包括伊歐墨及吉姆利。不久後,薩魯曼的大軍擊破城門,得到進入城堡的通路。這時,國王的號角響起,以塞奧頓及阿拉貢爲首的騎士向外衝鋒,其他洛汗戰士跟在後面,掃蕩衝鋒線上的敵軍。雙方後來發現許多野樹人堵塞了半獸人的退路。接著,騎著影疾的甘道夫及鄂肯布蘭德的一千步兵,另一些洛汗軍力則前往艾辛河渡口。到達聖盔谷的洛汗援軍投入戰場,登蘭德人很害怕甘道夫,很快就失去了戰意。半獸人開始失控,逃進野樹人的「森林」,結果全軍覆沒。戰後,投降的登蘭德人得到國王特赦,得以回家(登蘭德人很意外,因爲薩魯曼告訴他們,洛汗人會活活燒死戰俘)。洛汗人要求登蘭德人解除對洛汗的仇恨,並撤至艾辛河以西,不得攜帶武器過河。

地點:洛汗聖盔谷參戰方:洛汗VS艾辛格、登蘭德指揮官和領導者:塞奧頓、伊歐墨、阿拉貢、吉姆利、甘道夫、鄂肯布蘭德兵力:洛汗及其同盟:來自埃多拉斯的1000騎士,聖盔谷原有駐軍1000步兵,甘道夫**的艾辛河渡口援軍1000步兵,數百樹人艾辛格及其同盟:10000強獸人、半獸人和登蘭德人戰役結果:洛汗人取得決定性勝利。

3.12艾辛格毀滅之戰艾辛格毀滅之戰是魔戒聖戰時期的重要一役,這標誌著薩魯曼軍隊的生產設備被摧毀。經過長達三天的樹人會議後,樹人及野樹人動身前往艾辛格,響起驚天動地的聲響。3月2日,他們抵達艾辛格並開始進攻。他們抵達的時間對他們非常有利,因爲薩魯曼已派遣軍隊向洛汗進攻,艾辛格防守空虛,僅有少量部隊留守。當艾辛格的軍隊正在進攻洛汗時,樹人向城牆發動進攻。艾辛格的守軍以弓箭還擊,但這只會刺激樹人發動更猛烈的攻擊。在幾分鐘內,艾辛格的南城門及城牆化爲灰燼。正如梅里和皮平向朋友覆述那樣,樹人可揮拳把金屬壓扁,又可以將石頭如麵包皮般撕開。野樹人則包圍著艾辛格,殺死所有向外逃亡的半獸人。艾辛格的外牆被摧毀後,樹人布理加拉德發現薩魯曼,於是高呼「砍樹者」,因爲薩魯曼大量砍伐法貢森林的樹木用作燃料。一些樹人跟隨布理加拉德追趕薩魯曼,薩魯曼逃進歐散克塔。他開啓了噴嘴及氣孔,燒灼進入艾辛格的樹人。一名叫柏骨的樹人不幸被烈炎擊中身亡,激起了樹人的怒火。霍比特人梅里及皮平形容樹人的怒火足以震碎石頭,摧毀了艾辛格的所有建築物,但卻對歐散克塔無可奈何。這時,樹人經商議後決定展開新一輪攻擊。他們挖掘溝渠及破壞薩魯曼的水壩,樹人及野野人將艾辛河的河水導入艾辛格,淹沒艾辛格內除了歐散克塔的一切建築物及軍備。這時,雖然薩魯曼仍在歐散克塔內,但對艾辛格的攻擊已經基本完成。薩魯曼在聖盔谷之戰失敗,加上他的要塞艾辛格被摧毀,令他再也無法對西方造成軍事威脅,即使他仍有強大的說服力及威嚴的聲音可以構成危害。如果樹人沒有摧毀艾辛格,薩魯曼仍可利用艾辛格的少量軍力死守艾辛格,拖延時間直到恢復軍力。地點:艾辛格參戰方:法貢森林VS艾辛格指揮官和領導者:樹胡、梅里、皮平VS薩魯曼北部戰線

3.13 羅瑞安之戰羅瑞安之戰(原著里並沒有命名)是魔戒聖戰時期的一場戰役。這是魔多及多爾哥多的半獸人與以凱蘭崔爾爲首的羅斯洛立安西爾凡精靈之間的軍事衝突,是魔戒聖戰時期其中一次規模最大的戰事。精靈的勝利使凱勒鵬得以反攻多爾哥多,索倫在幽暗密林的勢力自此結束。原著里並沒有說明半獸人如何渡過安都因河,而北河套是最有可能的渡河地點。多爾哥多的半獸人聯合魔多的援軍三度入侵羅斯洛立安,其中一次還得到摩瑞亞的半獸人協助。雖然托爾金並沒有詳細敘述羅瑞安之戰,只知道羅斯洛立安邊境美麗的森林遭受戰火破壞,但英勇的精靈成功阻止敵人深入森林。儘管半獸人的兵力超出精靈三倍,但半獸人三度入侵均告失敗。羅瑞安的精靈非常善戰,但托爾金說明,羅瑞安沒有被征服的主要原因是「那裡的力量強大到沒有任何人能擊倒,除非是索倫本人親自來到。」那力量是指戴著水之戒南雅的凱蘭崔爾,被擊敗的半獸人向南逃到法貢森林,而攻入艾辛格的樹胡及其他樹人開始防止半獸人敗軍進入洛汗。絕望的半獸人只得向東走,最終被樹人所殺,或者淹死在安都因河。接著,凱勒鵬及凱蘭崔爾率領軍隊以精靈小船渡過安都因河,進入幽暗密林並進攻多爾哥多。凱蘭崔爾以她的力量掃蕩多爾哥多,終止了森林內的邪惡勢力。伊力薩王的凱歌亦傳達到西爾凡精霝那裡。4月6日,剛在幽暗密林之戰取得勝利的瑟蘭督伊會合凱勒鵬。幽暗密林的領土被瑟蘭督伊(取得幽暗密林北部)、比翁(居住在幽暗密林中部)及凱勒鵬(領土擴張到幽暗密林南部)瓜分,凱勒鵬將幽暗密林南部命名爲「東羅瑞安」。雖然精靈獲得勝利,但他們在中土大陸的角色逐漸淡化。在第三紀元末,凱蘭崔爾離開中土大陸。

3.14 幽暗密林之戰幽暗密林之戰發生在第三紀元末的魔戒聖戰時期。幽暗密林之戰是魔戒聖戰的主要戰役。多爾哥多的半獸人意圖擊敗精靈,攻占幽暗密林,但最終失敗。在北方戰線,索倫的主要目的是進攻羅斯洛立安,所以多爾哥多的主要兵力都用以進攻羅斯洛立安,其他的兵力則用以對抗瑟蘭督伊的精靈勢力,以確保側翼。在索倫的計劃里,他的東方人盟友也會參與進攻瑟蘭督伊,因此索倫才放心讓多爾哥多將進攻焦點放在羅斯洛立安。不過,東方人正忙於圍攻孤山的矮人,未能赴援。幽暗密林內爆發激戰,受戰火摧殘,樹木被點燃。國王瑟蘭督伊帶領精靈取得勝利,擊敗半獸人,索倫敗亡後,瑟蘭督伊進軍多爾哥多,援助凱蘭崔爾攻陷多爾哥多。在第二紀元末發生的最後同盟戰役,巨綠林的西爾凡精靈起兵參與達哥拉之戰及圍攻巴拉多。他們在戰爭里損失慘重,折損三分之二兵力。瑟蘭督伊率殘軍返回綠葉森林,這支殘軍足以讓一支二千人的半獸人不敢攻擊他們。接近第三紀元末,瑟蘭督伊匆忙調軍救援河谷鎮,參與五軍之戰,由約二千至三千兵弓兵及矛兵組成。至於在魔戒聖戰時期,瑟蘭督伊起初處於被動,但仍能調配他的所有兵力。

3.14 河古鎮之役河谷鎮之役(Battle of Dale)是英國作家托爾金奇幻作品《魔戒》裡的虛構戰爭,屬於魔戒聖戰的一部分。在更早時同一地點爆發了一場戰爭,該戰爭導致矮人王國的重建,稱爲五軍之戰。孤山矮人及河谷鎮的人類不接受索倫的統治,也不願意加入索倫的聯盟。當索倫舉軍入侵剛鐸時,東方人亦在北方開始策動攻勢,牽制敵軍。第三紀元3019年3月17日,索倫派遣東方人進攻河谷鎮。河谷鎮國王布蘭德及孤山國王丹恩·鐵足組成聯軍迎戰。雖然聯軍擁有矮人打造的上佳兵器,但敵軍數量浩大。經過三天的激戰,聯軍退守孤山,由布蘭德及丹恩·鐵足親自率領的戰士在孤山下作戰英勇,孤山幸保不失,但丹恩爲了援護布蘭德而戰死,孤山被圍。 3月25日,剛鐸及洛汗聯軍在南部戰線擊敗了索倫的主力部隊,使仍在北方作戰的東方人失了主心。河谷鎮及孤山的新國王巴德二世及索林三世見敵軍士氣受挫,於3月27日率軍奮力突圍,擊敗東方人。此戰對中土大陸的未來意義重大,因至尊魔戒的命運直接促成魔戒聖戰的結果,故此戰沒有改變魔戒聖戰的結果。由於索倫分兵進攻羅瑞安及瑞文戴爾,如果索倫的東方人軍隊迅速取得勝利,可讓他們跟多爾哥多的軍隊裡應外合進攻幽暗密林,造成極大的破壞,遠至伊利雅德也可能會被摧毀。戰後,河谷鎮得到重建,巴德二世及索林三世均遣使參與伊力薩王的加冕禮。後來,曾與亞拉岡並肩作戰的金靂帶領許多矮人南下,在聖盔谷的閃耀洞穴愛加拉隆殖民。小說《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的附錄記載了此戰。

3.15 奧斯吉力亞斯之戰奧斯吉力亞斯之戰(Battle of Osgiliath)是托爾金奇幻作品《魔戒》的虛構戰役。奧斯吉力亞斯之戰是帕蘭諾平原戰役的前哨戰。背景在戰前,索倫經已恢復他的軍事力量,準備進攻中土大陸。他的第一步是攻打最具威脅的剛鐸。爲了攻陷剛鐸首都米那斯提力斯,必須先攻占地處安都因河戰略重地的剛鐸前首都奧斯吉力亞斯,渡河的渡口正好處於奧斯吉力亞斯(安都因河貫穿奧斯吉力亞斯)。這是大型軍隊唯一可渡河的地方(佩拉格及凱爾安卓斯亦有渡口,但奧斯吉力亞斯更加直接),有大橋橫跨安都因兩岸。如果索倫拿下奧斯吉力亞斯,索倫便可自由指揮軍隊渡河,兵鋒直指米那斯提力斯。自伊西力安落入索倫之手以後,對奧斯吉力亞斯的爭奪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如III-2475年間,巫王親率大軍橫掃伊西立安,占領了奧斯吉力亞斯,但旋即被當時身爲攝政王兒子的波羅莫一世(遠征隊的波羅莫是爲了紀念這位英雄)所擊敗。防壁拉馬斯安澈(Rammas Echor)保護著米那斯提力斯,並連接奧斯吉力亞斯,連接處建有幹道堡壘,雖然奧斯吉力亞斯己成爲廢墟,但幹道堡壘仍有重兵駐守。由於國力衰微,外牆經已失修。第三紀元3018年6月,魔多對奧斯吉力亞斯發動新一輪攻勢。因爲索倫爲了掩護戒靈渡河(戒靈怕水),故此派遣大軍攻擊,在戒靈刺激下,魔多士兵陷於嗜血的狀態,守軍不敵,奧斯吉力亞斯東岸迅速失陷,波羅莫死守著西岸,並摧毀了連接東西岸的橋樑,暫時終止了魔多的攻勢,剛鐸仍保有西岸。魔多停止了攻勢很可能是因爲這只是試探性質。波羅莫接著離開剛鐸,到瑞文戴爾參加會議,尋找至尊魔戒的下落,之後再也沒有回來。波羅莫的弟弟法拉墨則帶領數支游擊隊深入伊西力安附近,伏擊向黑門機動的敵軍。佛羅多和山姆就偶而遇見過游擊隊伏擊哈拉德林人。戰事當魔多的進攻信號亮起及米那斯魔窟的響應,意味著魔多全面向中土大陸發動進攻。奧斯吉力亞斯之戰是中土大陸南部的第一場戰役。此前,剛鐸攝政王迪耐瑟二世命法拉墨率軍到奧斯吉力亞斯增援。甘道夫亦從米那斯提力斯趕往奧斯吉力亞斯,援護戰敗的法拉墨及傷兵。魔多早已作出準備,在多個月前暗中建造大量舟筏,聚集大量軍隊渡過安都因河進軍剛鐸占領的西岸。激戰過後,法拉墨的剛鐸軍隊損失慘重,只得撤至拉馬斯安澈的幹道堡壘。半獸人炸開城牆攻入堡壘。守軍向米那斯提力斯撤退。法拉墨在撤退時與一名南方騎士糾纏,卻遭帶毒箭矢所傷,並受到戒靈的黑之吹息重創。迪耐瑟命多爾安羅斯親王印拉希爾率領部下騎兵抵擋追兵。同時,半獸人在奧斯吉力亞斯修補橋樑。魔多的主力部隊亦抵達米那斯提力斯,佛羅多曾經目睹他們進開米那斯魔窟。另外,一股更浩大的魔多大軍由黑門往奧斯吉力亞斯聚攏,並進入西岸,還有一些從凱爾安卓斯那邊趕來。奧斯吉力亞斯失陷後,索倫大軍從這裡進軍,圍攻米那斯提力斯,並爆發帕蘭諾平原戰役。改編描述

1981年電台劇奧斯吉力亞斯之戰幾乎隻字不提,只提到奧斯吉力亞斯失陷後,甘道夫向迪耐瑟二世匯報,也沒有提及騎兵敗挫追兵。法拉墨受到重創,被送入城內,迪耐瑟感到極度絕望,米那斯提力斯的控制權落在甘道夫身上。

2003年電影半獸人軍官葛斯摩帶領半獸人軍隊橫渡安都因河。基於影視原因,彼得·傑克遜執導的《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僅扼要地描述奧斯吉力亞斯之戰。是役始於米那斯魔窟的訊號,數千名半獸人在葛斯摩及戒靈的領導下橫渡安都因河。在加長版里,剛鐸士兵沒有注意到悄悄逼近的半獸人,直至一名哨兵被射殺。奧斯吉力亞斯守軍遂躲在古老的石柱後伏擊半獸人。半獸人不斷湧入西岸,守軍寡不敵衆。半獸人甚至建造橋樑從另一處進占西岸。初時,法拉墨與副手馬德爾(Madril)命部下在不同地點伏擊敵軍。半獸人雖傷亡甚衆,但剛鐸守軍依然抵敵不住,開始沿路敗退。後來,剛鐸守軍乘上坐騎撤往米那斯提力斯。馬德爾撤退時受傷,並被葛斯摩所殺。法拉墨及其殘軍經帕蘭諾平原撤退,受到戒靈擾襲。甘道夫騎著影疾接應敗軍,舉起權杖射出白光,趕走戒靈。法拉墨會見其父親,迪耐瑟二世覺得西岸不應該那麼容易失陷,命法拉墨前往收復。這是迪耐瑟二世開始陷入癲狂的症兆,因爲敵軍在奧斯吉力亞斯已占有地利優勢,而且數量龐大。在小說里,法拉墨履行了防守奧斯吉力亞斯的命令,導致幾乎喪命,但迪耐瑟二世並沒有下這個自殺式的命令。法拉墨並沒有遵從甘道夫的勸告,與殘餘的二百名戰士向奧斯吉力亞斯進攻。當他們接近奧斯吉力亞斯時,箭雨鋪天蓋地般落在剛鐸戰士身上(結果並沒有直接顯示在電影裡但強烈地暗示了),唯一可知的倖存者是法拉墨,他的胸肩甲之間的位置受創。奧斯吉力亞斯失陷得以讓半獸人建造橋樑渡口,給半獸人、攻城塔及投石器渡河。在電影《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加長版的記錄影片裡,肖恩·賓(Sean Bean)提到奧斯吉力亞斯約有二萬人類守軍,但托爾金並沒有在小說里具體說明守軍的數量。

3.16 帕蘭諾平原戰役在英國作家托爾金的奇幻小說《魔戒》裡,帕蘭諾平原戰役(Battle of the Pelennor Fields)是剛鐸及其盟友與黑暗魔君索倫雙方在米那斯提力斯爆發的戰役。托爾金在魔戒第三冊《指環王:王者歸來》內有詳細敘述。帕蘭諾平原戰役是魔戒聖戰里最重要的一場戰役,標誌著中土大陸第三紀元接近尾聲。帕蘭諾平原戰役於第三紀元3019年3月15日在安都因河與米那斯提力斯之間的帕蘭諾平原爆發。關於帕蘭諾平原戰役的構想則載於《魔戒的歷史》第四部。背景自剛鐸最後的防線奧斯吉力亞斯陷落以後,米那斯提力斯遭到魔多大軍圍攻,剛鐸攝政王迪耐瑟二世之子、奧斯吉力亞斯守將法拉米爾撤回奧斯吉力亞斯,身受重傷。絕望的迪耐瑟不願意離開法拉米爾,巫師甘道夫遂負責米那斯提力斯的防務。同時,敵軍在城外的帕蘭諾平原準備發動進攻。索倫旗下最可怕的奴僕戒靈馭著飛獸在平原上空飛翔,動搖守軍的士氣。經過一輪投石車及攻城塔強攻不果後,索倫的軍隊終以巨型攻城錘葛龍得擊破了城門。安格馬巫王則與甘道夫對峙。此時,洛汗人的援軍抵達,並迅速投入戰鬥。參戰方索倫的軍隊來自米那斯魔窟,以安格馬巫王(戒靈之首)爲首,數量上遠超剛鐸及其盟友的援軍。索倫的軍隊包括哈拉德威治的哈拉德林人,他們帶同猛獁作戰,還有來自侃德的維瑞亞人及來自盧恩的東方人,以及大量的半獸人及食人妖。托爾金以「即使在埃西鐸的全盛時期,這座山谷中也沒有出現過這麼強大的兵力。安都因河從來沒有目睹過這麼邪惡和浩大的陣容,而且,這只不過是魔多諸多兵力的其中一支罷了」來形容其數量之多。守軍的兵力則非常單薄。托爾金敘述法拉米爾在奧斯吉力亞斯敗陣予魔多大軍,失去三分之一兵力時,提到敵軍的兵力十倍於法拉米爾。托爾金亦記載剛鐸各省亦有軍隊趕赴米那斯提力斯增援。當中較重要的有來自多爾安羅斯、由迪耐瑟侄子印拉希爾率領的軍隊。由於剛鐸沿岸亦遭受昂巴海盜襲擊,分身不暇,故實際聯軍的兵力較預期爲少。剛鐸盟友洛汗的騎兵於翌日清晨抵達,戰事才正式打響。洛汗來援的兵力僅三倍於哈拉德林人。剛鐸沿岸城鎮的援兵則於稍後才乘著海盜船抵達。他們被具有亞爾諾皇族血統的阿拉貢解救出來,並聯同亞爾諾殘餘的小股北方遊俠參戰。戰事甘道夫阻擋安格馬巫王入城,戰事隨即爆發。葛龍得擊破城門後,安格馬巫王「就這麼走進了從來沒有敵人踏入的門內,甘道夫騎著影疾,獨自攔著安格馬巫王的去路。兩者正欲交鋒之時,洛汗人抵達戰場。清晨破曉,戰事正式開始。憑督伊頓森林的野人的引路,洛汗騎兵繞開了索倫的視線抵達戰場。洛汗騎兵的一輪衝鋒擊退了城牆外的敵軍。他們破壞了敵軍的攻城武器及營地,擊敗了哈拉德林人的騎兵。安格馬巫王騎著飛獸襲擊洛汗國王塞奧頓。國王座騎被殺,並壓倒塞奧頓。國王的外甥女伊歐溫(僞裝成士兵並化名作德海姆)悍然挑戰安格馬巫王。安格馬巫王重創伊歐溫,與伊歐溫並肩作戰的霍比特人梅里雅達克·烈酒鹿以寶劍刺傷安格馬巫王,因劍身被施加特殊的魔法,強如安格馬巫王也受了傷。伊歐溫則「將寶劍刺進皇冠和斗篷之間的位置」,殺死安格馬巫王。這實踐了葛羅芬戴爾的預言:安格馬巫王「不會死於男人之手」。兩柄攻擊安格馬巫王的寶劍完全被毀。塞奧頓至死也不知道外甥女在旁。繼承洛汗國王王位的伊歐墨發現了塞奧頓的遺體及伊歐溫。憤怒的伊歐墨馭騎向敵人衝殺過去。同時,所有有一戰之力的男子都出城響應,他們由印拉希爾及其他軍官率領。印拉希爾發現伊歐溫仍存活。伊歐溫及梅里被送入城裡救治。戒靈的黑之吹息讓他們重病,就像早前的法拉米爾一樣。伊歐溫及梅里的雙臂失去知覺,身體冰冷。伊歐溫持盾那隻手骨折。而在洛汗援軍抵達之前,迪耐瑟打算在火柴堆上火焚他自己及法拉米爾,他認爲法拉米爾已經無法救治。霍比特人皮瑞格林·圖克、守衛貝瑞貢及甘道夫及時趕到,搶救了法拉米爾,但卻不及阻止迪耐瑟自殺身亡。縱使太陽升起,戰況對剛鐸仍然非常不利。米那斯魔窟的軍官葛斯摩指揮魔多軍隊在猛瑪的掩護下重整軍勢。伊歐墨則遭到圍堵,準備進行最後的突擊,他看到一隊黑船航行在安都因河上,那些是昂巴海盜的船艦,似乎是索倫的援軍,但操控船隻的是阿拉貢及其他北方遊俠、矮人吉姆利、精靈萊戈拉斯、半精靈伊萊丹及伊羅何兄弟以及南剛鐸的軍隊。許多索倫軍隊都被阿拉貢及伊歐墨的軍隊包圍。剛鐸扳回了優勢。這次勝利贏得了短暫的喘息,直至黑門之戰爆發。描寫無線電台在英國廣播公司的電台劇,帕蘭諾平原戰役被分成兩部分,其中一部分以皮平爲主線,講述他和迪耐瑟之間的談論,如小說里所述的無甚差別,他去找甘道夫阻止迪耐瑟火燒法拉米爾。另一部分則集中在戰事上,塞奧頓的話語伴隨音樂。一位歌手詠唱洛汗騎兵衝鋒的場景,接著音樂轉變,聽到塞奧頓及伊歐墨說戒靈來了。「歌劇」再度開始,說明安格馬巫王攻擊塞奧頓,把他擊倒並準備殺死他,接著音樂停頓,聽到伊歐溫面對安格馬巫王,並刺殺了他。電影帕蘭諾平原戰役是彼得·傑克遜執導的電影《指環王:王者歸來》的中心部分。其中的重要部分包括洛汗騎兵來援、與猛瑪象的戰鬥、安格馬巫王之死及亡靈軍隊的插入。安格馬巫王旗下的指揮官葛斯摩被描繪爲醜陋畸形的半獸人。二十五萬名半獸人及邪惡人類圍攻米那斯提力斯,又把早前犠牲的剛鐸士兵的頭顱拋進城內。甘道夫則充當守軍的指揮官,監察防務。與小說里不同的是,攻城塔里滿載半獸人衝上城牆,甘道夫則帶領守軍在牆上抵擋。戒靈則破壞城內的投石機。城門最終被葛龍得擊破。魔多大軍湧入城內,守軍撤退到上層。破曉時份,塞奧頓率援軍抵達,擊敗敵軍。在電影裡,伊歐溫暗中參戰的情節被清楚交代,並沒有使用「德海姆」這名號。洛汗人後來遭遇猛瑪。塞奧頓遂號令軍隊進行第二次衝鋒,造成許多傷亡。洛汗戰士則用弓和矛攻擊猛瑪。正當塞奧頓**軍隊進行第三次衝鋒時,安格馬巫王把塞奧頓連人帶馬擊倒。安格馬巫王手執一把巨大的鏈錘(取締了小說里的釘頭錘)和一柄劍。伊歐溫面對安格馬巫王,並展示她是一名女性,接著給予她致命的一擊,然而在小說版本裡,伊歐溫在兩者搏鬥之前便揭示了她的面目。塞奧頓在臨終前還和伊歐溫對話。阿拉貢在吉姆利、萊戈拉斯的陪同下率領亡靈大軍(小說里並沒有這名詞)乘海盜船抵達。那些已死去的、無敵的亡靈軍隊徹底殲滅了平原上及城裡的魔多大軍。戰後,吉姆利建議留下亡靈大軍,阿拉貢稍作躊躇後解放了他們,因爲他們履行了對剛鐸國王的誓言。在加長版里更描述了伊歐溫和梅里徒步與半獸人作戰,還有伊歐溫和葛斯摩的戰鬥,結果葛斯摩被阿拉貢及吉姆利聯手殺死。

CNN的網站將帕蘭諾平原戰役評爲其中一個最佳戰爭場景及其中一個最差戰爭場景。最佳戰爭場景是指阿拉貢及亡靈軍隊抵達之前,最差戰爭場景是指亡靈大軍抵達之後,因爲戰事在此後變得過於簡單。創作概念《中土世界的歷史》的第四冊「索倫敗亡」含有帕蘭諾平原戰役的其他版本。一些情節有明顯的差別。例如,塞奧頓被擊中心臟而死,而非被戰馬壓死;當伊歐溫揭示她的性別時,她把頭髮剪短,最終版本卻沒有。托爾金甚至曾經考慮讓塞奧頓和伊歐溫都戰死。評論分析多部刋物就帕蘭諾平原戰役發表評論及分析。托爾金學者珍妮·布倫南·哥夫的著作《托爾金的戰爭與工藝》剖析第一次世界大戰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托爾金奇幻著怍的影響以及他對戰爭的取向。米高·多特在《托爾金研究》裡發表的《托爾金的寫作風格及其文學修辭的影響》分析托爾金的寫作風格及其來自《李爾王》的影響。多特又利用《中土世界的歷史》的材料來寫出故事事件的進程。李察·馬菲士的《奇幻作品:文學想像力》亦有分析帕蘭諾平原戰役,得出「魔法元素的美妙運用及將深邃的目光融入不可或缺的現實人類」的結論。地點:主要米那斯提力斯城及帕蘭諾平原,也有在佩拉格等地爆發戰鬥參戰方:剛鐸、洛汗、北方登丹人VS魔多、哈拉德、盧恩、昂巴指揮官和領導者:甘道夫、迪耐瑟二世 塞奧頓 (塞奧頓陣亡後轉爲伊歐墨統領)、阿拉貢、剛鐸衆多領主兵力:剛鐸及盟友:(洛薩那奇200裝備精良的士兵,林羅谷300人,黑根谷500弓箭手,安法拉斯150人裝備較差,拉密頓約50名戰士,伊瑟約100漁民,皮那斯傑林300綠衣戰士,多爾安羅斯1200人,包括500天鵝騎士)南部各省共支援2800人,米那斯提力斯原有守軍2000,洛汗6000騎兵,阿拉貢率領30北方遊俠和1000南方士兵—-西方聯軍共計11250魔多及盟友:20000獸人,18000哈拉德林人,7000盧恩及侃德人,共計45000傷亡與損失:西方聯軍傷亡總數不詳,約2,000名洛汗戰士和幾百名剛鐸士兵;實際上索倫的軍隊全軍覆沒結果:剛鐸及其盟友勝利

3.17黑門之戰在英國作家托爾金的奇幻小說里,黑門之戰(Battle of the Black Gate)是發生於第三紀元末魔戒聖戰時期的一場戰役。托爾金的奇幻小說《魔戒》的第三部《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記述了黑門之戰的事件經過。故事情節黑門之戰是魔戒聖戰時期對抗索倫的最終一戰,戰事在黑門爆發。亞拉岡所率領的西方部隊向黑門進軍,以分散索倫對佛羅多及山姆的注意力,佛羅多及山姆攜帶著至尊魔戒穿越魔多。西方希望能誤導索倫,讓索倫以爲亞拉岡是至尊魔戒持有者,正運用至尊魔戒推翻魔多。在行軍期間,雖然亞拉岡仍未正式加冕爲皇,但亞拉岡讓傳令官用「伊力薩王」的名號公然挑戰索倫。以亞拉岡等人爲首的剛鐸及洛汗聯軍約7000人,一些則留守米那斯提力斯,3000名洛汗人在艾海姆的率領下向堵塞在前往安諾瑞安道路上的敵軍進發,當中僅有1000人是騎兵。在岔路上,亞拉岡率小隊往米那斯魔窟偵察,並在魔窟谷縱火,又遣一些弓兵留守岔路。後來,他們在早前法拉墨及其游擊隊伏擊哈拉德林人的地方遭到半獸人及東方人伏擊,但很快就擊退了他們。事實上,半獸人及東方人故意示弱,誘使他們認爲索倫的軍隊無法發動強大的攻勢。一些感到恐懼的士兵則被遣至凱爾安卓斯,前往收復該要塞。最後能夠抵達黑門的西方部隊不足六千人。在開戰之前,索倫派遣他的奴僕黑暗努曼諾爾人索倫之口與西方的領袖談判。他企圖讓甘道夫相信索倫經已俘獲佛羅多,便出示佛羅多及山姆隨身攜帶的物件(山姆的佩劍及斗篷、佛羅多的祕銀鎧衣)。索倫之口並威脅,如果西方不接受索倫的條件,佛羅多將會受到折磨(顯示索倫知道有哈比人在魔多境內,但不知道其目的)。甘道夫並沒有因此而動搖,他從索倫之口那裡搶回那些物品,並趕走他。驚訝和憤怒的索倫之口返回黑門,同時索倫的軍隊開始行動,埋伏在黑門四周山地里的索倫軍隊也出現了,將西方部隊包圍,索倫軍隊的數量至少遠超西方部隊十倍之多,指揮官不明。西方部隊在黑門前的兩座山丘上布防,亞拉岡、甘道夫及愛隆的兒子都在左邊的山丘,伊歐墨、印拉希爾則在右邊。對抗西方部隊的由大批半獸人、食人妖及索倫的人類同盟如東方人、哈拉德林人等組成,索倫軍隊具體數量並沒有交代,托爾金說西方部隊被「數十倍的敵人包圍」,推斷數量超過六萬。變種食人妖歐羅海更是首度亮相。在雙方交戰期間,作爲米那斯提力斯城堡守衛的哈比人皮瑞格林·圖克奮力殺了一名食人妖酋長。八名戒靈在西方軍隊上空盤旋,以製造恐慌及混亂。以風王關赫爲首的迷霧山脈巨鷹抵達,並與戒靈撕斗。此時,所有希望似乎已經失去,佛羅多戴上了至尊魔戒,索倫因此察覺到佛羅多在末日火山內,戒靈離開戰場趕往攔截佛羅多。此時咕嚕將佛羅多戴有至尊魔戒的手指咬斷了,但隨後咕嚕及至尊魔戒意外地墮入末日裂縫,索倫的力量亦隨之摧毀。戒靈飛到末日火山之的上空,卻遇到劇烈的火山爆發,結果被消滅。巴拉多、黑門及牙之塔也崩塌了,因爲它們是以至尊魔戒的力量所建造的,索倫的肉身再次消亡,而且是最後一次。天空的陰影被強風吹散。自紀元開始時便寄身於一個高大人形的索倫靈魂只得永遠軟弱地遊蕩。半獸人及索倫旗下因索倫的敗亡而開始潰散,被西方軍隊輕易擊敗,其中一些開始自相殘殺,一些則逃到陰暗的地方匿藏。那些自傲的東方人及哈拉德林人仍奮勇地作戰,但最終亦只得棄械投降,後來亞拉岡釋放了他們,消除了他們對剛鐸的憤恨。在其後的數周,對抗索倫殘存勢力的戰事依然在北方持續,如幽暗密林、羅斯洛立安、多爾哥多及孤山,但索倫的力量已蕩然無存。多個月後,對抗敗逃的薩魯曼的臨水之戰在夏爾爆發,結果薩魯曼及期隨從葛力馬·巧言被殺,魔戒聖戰結束。改編描述

1980年動畫片剛鐸軍隊向黑門機動,其目的不在於牽制,而是向魔多發動自殺式的進攻。戒靈在他們頭頂盤旋,並聽到半獸人正在唱著「牙之塔」的歌曲,但卻沒有現身。亞拉岡讓他們閉嘴,並要求索倫出來。索倫之口隨之出迎,他嘲笑亞拉岡,並告誡西方軍隊,說他們沒有戰勝的可能。亞拉岡亦寸步不讓,索倫之口只得返回。半獸人再次唱起歌,並在城牆、塔樓及閘門附近現身。在魔戒被毀之前,末日火山也沒有出現在屏幕上。至尊魔戒被毀後,黑門及塔樓相繼崩坍,地面震動。地震還會危及西方軍隊,幸得巨鷹及時出現(數以千計),將西方軍隊帶返米那斯提力斯。以及被那如火焰般的魔眼監視!

1981年電台劇與索倫之口的交涉以及戰前的一切都依據原著。戰役卻被省略了。索倫之口離開以後,可聽到半獸人正在逐漸逼近,甘道夫說:「我們中計了,我們被魔多的主力部隊包圍著,我們必須戰鬥!」接著便馬上講述佛羅多及山姆攀上末日火山的事。

2003年電影在彼得·傑克遜執導的電影《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裡,關於黑門之戰的鏡頭主要在末日火山的佛羅多及山姆、甘道夫、亞拉岡及其他魔戒遠征隊成員之間穿插。在電影的加長版里,索倫之口被亞拉岡斬首。比對原著里的索倫之口說:「我只是負責傳令的使節,你們不能攻擊我!」一些讀者認爲這是斬殺使者。索倫的軍隊一邊前進一邊一致地高呼「巴拉多」。亞拉岡並沒有將部隊分成兩邊,而是將軍隊集結成一個大圈子,遭到索倫軍隊的重重包圍。梅里及皮聘也在戰場,而原著里的梅里仍留在康復屋。戰前,亞拉岡鼓舞部下軍隊,接著聽到索倫以「伊力薩」來呼喚他,西方軍隊開始奮不顧身地攻擊索倫的軍隊。兩軍相遇繼而爆發激戰。亞拉岡在與一名食人妖搏鬥(亞拉岡處於劣勢)。巨鷹抵達,奮力將多名戒靈從飛獸上擊落。巴拉多及末日火山均清晰可見(在原著里,黑門與巴拉多及末日火山有數百公里的距離)。至尊魔戒被摧毀時,巴拉多也接著崩塌,出現劇烈的地震,地面出現巨大的裂縫,將黑門及索倫的大部分軍隊吞噬,其餘的恐慌逃亡,接著巨大的震動波也令索倫之眼破裂。彼得·傑克遜想讓索倫在黑門之戰登場,設想其形態爲第二紀元時外表善美的「安納塔」。電影的加長版特載了關於這設想的製作畫版,亞拉岡與索倫搏鬥,並幾乎被殺,至尊魔戒毀滅後,索倫的肉身也破滅了。這個設想後來被放棄了,因爲劇情與首部曲的開首甚爲相似,並削弱了佛羅多及山姆摧毀至尊魔戒的重要性。原本亞拉岡與索倫搏鬥的鏡頭被食人妖所取代。地點:黑門(接近達哥拉平原,魔多的入口)參戰兵力:西方聯軍6000人;魔多至少60000指揮官和領導者:甘道夫、印拉希爾、伊歐墨、亞拉岡、關赫、勒苟拉斯、金靂, 皮聘VS索倫、索倫之口(後遭伊力薩王所殺頭)、克哈穆爾戰役結果:西方取得決定性的勝利、索倫敗亡

5 滅亡年代

此時的奧克隨著索倫的敗亡,而逐漸絕滅,僅存的一股強大的實力盤踞在莫瑞亞礦坑附近,經過金靂、石盔索林三世和杜林七世的不斷討伐和打擊,那裡的奧克終於被消滅殆盡!矮人們也奪回了他們失去多年的莫瑞亞!雖然他們基本被消滅殆盡,但就如托爾金在文中所說的,奧克這個種族會不斷威脅中土世界的安定祥和,所以他們只會小規模進行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