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人別信嘴,交人要交心


信人別信嘴,交人要交心

2021-01-11 一心問禪

好聽的話,誰都會說,但交付真心,又有幾人能做到呢?會說好話的人,未必有好心;嘴笨拙舌的人,未必有壞心。就像余華說的:「沒有什麼比時間更具有說服力了,因爲時間無需通知我們,就可以改變一切。」北宋時期,范仲淹因主張改革,損害一些權貴的利益,遭人陷害,被貶去穎州。平日那些吹捧他才華、智慧的朋友,生怕被說成是朋黨,紛紛避而遠之。更加過分的是,有些當初聲稱與支持自己的朋友,還去幫助那些小人陷害自己。這樣的情誼,讓他十分寒心,不禁感慨道:「世態炎涼,人心叵測呀!」在離開時,他卻意外地看到一個人來了給他送行,那人是王質。那時王質生病躺在家,聽說范仲淹的遭遇後,立即起身前往城門給他踐行。冒著受牽連被貶謫的風險,王質不計個人利害得失,堅持爲范仲淹送行,實在是難得可貴。在事後,有人曾經問過王質,對他說:現在別人都不敢靠近范仲淹,生怕受到牽連,難道你就不怕嗎?王質聽到後笑著說:「我如果能夠成爲有才有德的范先生的同黨,這難道不應該是我的榮幸嗎?」正是這樣一個在平常沒有太多交集的人,卻給了范仲淹最後一點慰藉。其實,要看清一個人,無需有多深厚的了解,只需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就足夠了。時間長了,假情假意的人自然會顯現出來,真情真意的人也自然會出現。人心確實很複雜,但經過時間的篩選,留下的都是真正好的人。真心對你的人,會一直對你好;虛情假意的人,會因時間止步。一段感情的價值,不在於彼此承諾多少,而在於彼此付出多少。很喜歡一句話:「有些人只適合陪你享樂,卻不願和你吃苦;而有些人不僅可以陪你享樂,還能陪你吃苦。前者留下的是冷漠,後者留下的是溫暖。」一個人對你是不是真的好,不是看他說了多少漂亮話,而是看他行動了多少。一次,他的一個朋友,在生意上遇到了困難,他快走投無路了。他知道後,二話不說就借錢給朋友,並積極幫他找資源,才度過了難關。事後,朋友十分感激他,併到處聲稱小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恩人,兩人也稱兄道弟。後來,小伙的孩子生了重病,爲了救治孩子,小伙幾乎是傾家蕩產,四處向人借錢。可親朋好友看到他,都躲得遠遠的,生怕他向自己借錢。沒想到,去了幾次那個好兄弟家,都沒見到人,打電話也聯繫不上。可那人卻推脫說自己現在生意剛有起色,也沒錢借給他,並勸說他還年輕,可以放棄救那個小孩。這時他才知道,之前的稱兄道弟都是場面話,真正需要他的時候,卻沒任何行動。人就是這樣,當你富貴顯達的時候,就會有人以朋友的名義,信誓旦旦地結交你。而當你遭遇變故的時候,那些所謂的朋友,就以最快的速度離你遠去。能被風雨洗掉的感情,不必去惋惜;洗不掉的感情,才是最該珍惜的。

真正的交友之道,不是其他外在的條件,而是在於交心。人們常說,欣賞一個人始於顏值,敬於才華,合於性格,久於善良,終於人品。1932年,魯迅與瞿秋白相識了,彼此一見如故,十分相契,有了深厚的交往。後來瞿秋白還到魯迅家中避難,魯迅爲瞿秋白安置住處,讓他用白之的筆名發表雜文。在這段時間,兩人會相互點評彼此的作品,該批評的批評,該稱讚也不吝讚美之詞。魯迅還題贈過「人生得一知已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給瞿秋白,認爲他是自己的生平知己。

「我們是這樣親密的人,沒有見面的時候就這樣親密的人。這種感覺,使我對於你說話的時候,和對自己說話一樣,和自己商量一樣。」

在瞿秋白就義後,魯迅仍堅持抱病爲亡友編印《海上述林》,以此表達深切的悼念。每個人都孑然獨立,都渴望能有一人立於身側,同悲共喜。所以每個人心裡都跟明鏡似的,誰對自己有心,都能感覺得到。你欺騙別人,別人會遠離你;你算計別人,別人也會算計你。你用真心對待別人,別人才會真心待你;你把別人放在心裡,別人才會把你放在心裡。就像陶知行先生說的:「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莎士比亞說過:「愛所有人,信任少數人,不負任何人。」你可以對所有人保持善意,但信人不要信嘴,交人要交心。

圖|源於網絡,侵刪